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四十九章不幸的消息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系?莫非他去聖廟罵聖人被鎮滅文宮也要怪眾聖不成?清風不識字,文膽自有靈,他若不是藏著害方運的心,文膽豈能針對他?當日幾十個秀才都在,為什麼偏偏嚴躍和管堯源出事?」 「太卑鄙了!簡直丟讀書人的臉...

方鏡堂冷哼一聲,道:「路膺年的下場你們也看到了,手不該伸就不要亂伸1

一個老師抱怨道:「您老別把我們當傻子埃他教的東西說不定已經擺在劍眉公的桌案上,有了路膺年和二夫人的下場,誰還敢做什麼?說句沒骨氣的話,我們現在巴結方運還來不及呢。」

「我們要是奪了他的名作,他若一生氣請聖裁,那可是至少奪一族、禁三代文位的大罪。那路膺年有二夫人撐腰敢小看方運,可昨日全城的高官都去了他家,現在誰敢奪?」

「是啊,老太爺還誇了大夫人幫方運幫得對,說以後家裡大事小事都讓大夫人管,二老爺徹底失勢了。」

「主家的事豈容你們在背後議論?」方鏡堂沉聲道。

賀裕樘問:「院長,這《狐狸對韻》要不要馬上在族學里推廣?」

「這《狐狸對韻》考究很多,比《三字經》都繁瑣,正式成書可能要很久,先等一等。等教完《三字經》再請方運教。」方鏡堂道。

一個童生老師突然低聲嘆氣,道:「恨不能晚生二十年。」

眾人一愣,嘆氣聲接連而至。

「我確信不出十年,這一屆甲班孩子大半都會成為秀才舉子,就算有人考中進士我也不吃驚。」

「這方運,不得了啊,或許會和百家半聖一樣自成一家。」

「或許能更上一步。」

眾人沉默,還有一個更大的可能,但沒人敢說。

方鏡堂笑眯眯地道:「我方氏族學將來可是要做成書院的,甲班只有二十個學生太少了,至少要四十名學生才像個書院。」

「您老的意思是把別的班的學生送到甲班?這不太好吧。」賀裕樘道。

「誰說是別的班?是別的族學,是別的書院或私塾!新的二十個名額里,十個是免費名額,憑真才實學考進來,另外十個是收費名額,咱們族學可不能總賠錢。別的班也可以擴招。」

眾老師這才明白,一人笑道:「姜還是老的辣,借方運的名號打響族學,只有您才想得出來。」

「不過方運會不會不高興?畢竟他還要考科舉?」

「當然要先問過他再做打算,教書育人也是傳播文名的重要手段,一旦他成了名師,江州的孩子和父母必然更尊敬他。若是族學將來真成了書院,就稱為『方運書院』或由他命名,讓他當院長。之後咱們書院出去的都是他的學生,自成一社不在話下。」

「方社?好1所有老師這才明白方鏡堂的用意,書院只是開始,壯大方運和方家才是目標,心思活躍起來。

方鏡堂笑得更開心。

一堂課講完,方運向外走去,對著奴奴一勾手,她就像小松鼠爬樹似的,飛快地爬到方運的肩頭,然後輕輕舞動著大尾巴。

方鏡堂走過來道:「一起去教習室,我們想與你商量一件事。」

「好。」方運道。

回到教習室,方鏡堂開門見山道:「方運,我想把甲班的學生增加到四十人,你是否接受?」

方運道:「四十人和二十人對我來說差別不大,我沒意見,不過其他負責批改作業和試卷的老師擔子就有重了。」

「你沒意見就好。」方鏡堂笑道,「族學會不斷擴招,一旦達到書院的標準就會去文院申請,我想讓你為書院命名並書寫匾額。」

「為書院命名太過重要,就由您或大伯父決定吧。」

「不不不,方氏族學要升格為書院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現在有了你,便有了可能。你對族學的重要性遠超我和守業,所以這個名字還需要你來敲定。等書院成立,你就是永遠的院長,以後這個書院的學生都是你的弟子。」方鏡堂笑眯眯地說。

方運立刻明白方鏡堂的用意,這是在幫他培養日後的班底,而且這個方鏡堂把他看得比方守業的兒子都更重要。

「好,那我回去想想,在申請書院前仔細想一個名字。」

方鏡堂又道:「你那《狐狸對韻》極好,在我看來遠超《三字經》,所以你這段時間仔細編修《狐狸對韻》,對了,一定一起去文院提前備案。」

「《狐狸對韻》?不錯,就以這個命名了。」方運扭頭看向肩膀上的奴奴。

奴奴激動的嚶嚶亂叫,毛茸茸的大尾巴不斷搖掃著,在方運的肩膀上走來走去,最後似乎鼓足勇氣,羞怯地在方運的臉上輕輕親了一下,然後用爪子捂著臉、用尾巴蓋著頭,趴在方運肩頭一動不動。

「哈哈。」方運笑著把小狐狸抓起,抱到懷中,輕輕撫摸她的後背。

奴奴則低聲嚶嚶叫著,好像在說羞死了。

眾老師也頗感有趣,倒不覺得稀奇,畢竟聖元大陸有靈性的動物妖物很多,集市上都有賣的。

這時候,族學大門外突然傳來喧嘩聲,眾人皺眉向外面看去,都聽不清,但奴奴突然仰起頭,指著外面對方運大聲叫著:「呀呀!呀呀呀……」非常憤怒。

賀裕樘道:「難道跟方運有關?你們別出去,我先去看看。」說完離開教習室。

方運知道能讓奴奴生氣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頓時沒了好心情,輕輕撫摸著奴奴,靜等賀裕樘的消息。

不多時,賀裕樘輕喘著跑回來,道:「是嚴躍的族人來鬧事!來了十多個人,正披麻戴孝在那裡哭喊。」

「什麼?嚴躍死了?」方運問。

「沒死。但那些人故意穿著孝服罵你,說嚴躍現在文宮碎裂,和死了沒什麼兩樣,說你心狠手辣。」賀裕樘憂心忡忡道。

方鏡堂氣得鬍子翹起來,怒道:「簡直混賬!明明是嚴躍自取其辱,跟方運有何關係?莫非他去聖廟罵聖人被鎮滅文宮也要怪眾聖不成?清風不識字,文膽自有靈,他若不是藏著害方運的心,文膽豈能針對他?當日幾十個秀才都在,為什麼偏偏嚴躍和管堯源出事?」

「太卑鄙了!簡直丟讀書人的臉1一個老師罵道。

「賭坊里都知道願賭服輸,污人文名還不想受罰?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1

「方運別出去,你若出去他們必然會潑你污水,我去解決。」方鏡堂氣呼呼地向外走,六十多歲的人比青年人都矯劍

賀裕樘直言不諱道:「嚴躍家人不是傻子,昨日連李大學士都幫襯你,他們若沒有依仗,絕不會來找你麻煩,極可能是柳子誠的手段。這些披麻戴孝的人傷不了你,但只要一天在,你的文名就會受損,他這是故意噁心你。」

奴奴用力點頭,十分氣憤,甚至沖著外面呲牙咧嘴,要去咬壞人。

方運沒有說話,現在說再多沒用,必須要解決這個問題。這種事比設計在詞會上污他文名更噁心,一旦日子久了對他非常不利,畢竟人都同情可憐的一方,未必在乎什麼對錯。

「樹大招風埃」方運心想。

足足過了一刻鐘,院長方鏡堂氣呼呼走了回來,道:「方運,他們果然就是為了潑你髒水,無論怎麼勸都不行,我已經派人找官府的人,不能讓他們再這麼鬧下去。」

方運道:「他們既然敢來,就不怕官府,畢竟嚴家是望族,差役拿他們沒辦法。不過,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用不了幾天,他們必然會主動離開。」

賀裕樘急忙道:「你萬萬不可大意,這種事看似容易解決,實則難纏的緊。」

方運微笑道:「鑒於他們找我鬧事,我希望院長允許我請假,嚴家人什麼時候不鬧事了,我什麼時候回來。」

「理當如此。」方鏡堂道。

方運道:「剛才院長說過甲班要增加人數,今日就宣布吧。順便幫我宣布兩件事。第一,等教完《三字經》,我會教《狐狸對韻》,教孩子作詩詞。第二,等我中了秀才,不僅會繼續教蒙童,還會開始教童生。」

眾人驚愕地看著方運。

「不愧是聖前童生,這借刀……咳咳,借筆寫字的手段太高明了。」

「厲害!厲害!我這就幫你傳揚,務必讓甲班所有家長和所有名門望族、官宦之家得到這個消息1

緊張的氣氛一掃而空,眾人臉上又恢復笑容的笑意。

賀裕樘道:「那咱們好好演戲,看看他嚴家能撐多久!左相雖大,可遠在京城,這江州可不是他柳家的,更不是嚴家的!甲班有幾個孩子深得老太爺喜歡,還有幾個孩子的父母在軍中有親戚,接下來,就看我們的吧。方運你從書院後門走,暫時不要來族學,我去向甲班的學生宣布這個沉痛的消息1

「我也去告訴別的班的學生,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天天盼著能進甲班跟你學詩詞,沾點才氣,現在你被嚴家逼走,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

眾人壞笑著四散,各做各的。

送走方運,賀裕樘用手揉了揉臉,在銅鏡前做出悲傷的樣子,來到甲班,讓正在講課的老師停下。

賀裕樘走到講台,嚴肅地掃視學生,悲痛地道:「甲班的學子,我要告訴你們一個不幸的消息,方先生恐怕再也不能教你們了。」

孩子們都懵了,那些大一點的孩子還好,幾個七八歲的孩子眼裡泛著淚花,隨時都會哭出來。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