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四十七章深研經義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術』就有些差了,更不用說『道』。」 「一篇經義的結構和起承轉合等都是技法,而如何讓破題深刻、立意新穎則是術的範疇,至於道,那是跟眾聖比肩的思想,我目前還不敢奢望。根據我的推斷,只要掌握技法就...

「你真能做到?」唐大掌柜瞪大眼睛,不說《西廂記》在文學中的地位,單論銷量幾十年也未必能有一本通俗小說比得上。

「我們可以簽訂契約,如果做不到我賠償你們,如何?」

「好1唐大掌柜高興道。

方運道:「據我所知,一本書若是定價十文,那麼文院和朝廷佔四文,作者、書鋪和書行各佔兩文。我若是要開書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做到玄庭的程度,文名散播減緩不說,甚至可能會耽誤自己的文位,所以我會選擇與貴行合作。不過這分成比例,是否可以調整一下?」

「我可以做主,我們讓你半成,你可得兩成五。」唐大掌柜道。

方運笑道:「唐大掌柜你沒說聰明話。這書銷量必然好,你們給各書鋪的分成會由兩成減到一成半,等於你們自身的分成不變。我也不多要,只要兩成八,如何?」

唐大掌柜低著頭,似乎在仔細算計,許久后抬頭道:「好!就這麼說定了。我馬上與總掌柜聯繫,敲定契約細則,明日再來找你。若是別的書行找來,還望你能遵守君子協定。」

「那是自然,除非你們玄庭首先放棄,否則我不會與其他任何書行商討通俗小說的事項。」

「方雙甲是個痛快人,告辭!」

唐大掌柜離開不久,李文鷹府上的家丁帶著盪妖筆前來,護送文寶的除了兩個強壯家丁,還有一個舉人層次的牛蠻將。

方運覺察有什麼在盯著自己,下意識仰頭一看,就見一頭極大的鷹妖在高空飛翔,那鷹妖鳴叫一聲,振翅離開。

「不愧是大學士,送件東西都讓兩個蠻妖來,單單他的私兵恐怕就能屠滅一座縣城。」方運暗想。

家丁把裝有盪妖筆的錦盒給方運后,又遞出兩個小盒子,說裡面是兩塊田黃石,給方運做印章用,最後說李文鷹讓方運隨身攜帶盪妖筆,尤其在城裡。

方運不明李文鷹的用意,但知他不會害自己,否則他的文膽必然會出問題。

家裡的幾個人清點完太后賜予的東西就開始生火做飯。

江婆子和方大牛比楊玉環興奮得多,一直在念叨太后的賞賜,一直在誇方運,江婆子自告奮勇去做布包,要把太后的懿旨包起來,還說那就是尚方寶劍。

楊玉環取了薄薄的一片龍宮血參,清洗一遍後放到水裡泡著,取出一半泡血參的水單獨給方運熬了一小砂鍋粥。

粥做好后芬芳四溢,整個屋裡都充滿略帶海腥味的異香,僅僅聞著就讓人全身舒坦。

楊玉環把粥放在方運桌前,道:「送禮的人告訴我,平常人不能直接吃龍宮血參,只能先泡水喝,泡十天左右,才能一點一點吃。這東西畢竟是龍吃的,一條小龍就有十丈長,咱們人族可受不了。」

「你身子弱,咱們倆一人一半。」方運道。

楊玉環急忙推辭道:「你是童生能受得住,我怕我現在的身體受不住這大補之物。」

「那好,等再過些日子你再喝。」

奴奴眼巴巴地看著方運的粥,輕輕用小粉舌頭舔著嘴唇。

方運看到它這副饞樣,笑著問:「你想喝?」

奴奴眼神著實掙扎了一陣,然後堅定搖搖頭,用毛茸茸的小白爪子指了指方運。

「你讓我喝?」方運問。

奴奴點點頭,兩隻小爪子放到嘴邊做出吃飯的動作,接著舉起雙臂,兩腿直立站起來,全身的白色狐毛豎起,變得蓬鬆,顯得更加大。

「你讓我自己吃,好讓身體變強壯?」

奴奴用力點頭。

方運笑著摸摸奴奴的頭,說:「看來你是只有良心的小狐狸。」

奴奴立刻咧著嘴笑起來,高興地蹦跳著。

吃過飯,方運回到屋裡,拿起盪妖筆仔細觀察。

這是一隻普通的小楷毛筆,淡褐色的筆桿、灰白色的筆頭,這毛筆的筆桿明明是普通的竹子,但摸在手裡卻如玉石,而且足足有一斤重。

方運深吸一口氣,粘著墨汁寫字,發現由於毛筆太沉,寫字比較彆扭,不過以後可能要經常用文寶筆寫字,他決定就用盪妖筆練習書法。

可惜他還是童生,無法利用紙上談兵激發盪妖筆的力量。

方運一邊寫一邊想:「經過今日之事,柳子誠必然會用別的手段打擊我,我一定要注意,在掌握紙上談兵之前,絕不出城。只要在聖廟籠罩範圍內,他就不敢殺我。本月十日的入學報道我也盡量低調,否則必然會被他利用。」

「現在我在府城的根基還弱,沒有得力的幫襯。等我成為聖前秀才,就算你柳子誠不來找我,我也會主動找你,解決你這個大患1

練完字,方運拿起一本《經義述解》,這是一本教童生怎麼寫經義考秀才的書。

方運從上面找一篇經義題目《求則得之》,不動用奇書天地,用縣令蔡禾教他的方法寫了一篇,然後再用書里的方法評判。

方運仔細分析。

「我的這篇經義的等次應該不是丁,至少是丙中,甚至可能到丙上。我的經義的缺點是深度不夠,沒能全面闡述孟子的這句話,破題力度也不夠。但優點在於,我身為現代人接受海量的信息洗禮,在『立意』和『列舉』方面超出普通秀才的水平,而立意恰恰是經義和策論重要的方面之一。」

「簡單來說,經義就是先解釋一下題目,然後再用自己的例子或觀點來印證之前的解釋,接著引用一些名家的觀點佐證,最後收尾。《求則得之》這個題目的意思是去求索、去努力就能得到,我通過天真的孩童、莽撞的青年和睿智的老人三種人的求索來論證,然後又引用前幾天學到的半聖的話來證明我的觀點,在基本結構上沒出任何問題。」

「接下來我要鍛煉破題的能力,學會在一開始就用最犀利的語句讓考官眼前一亮,之後再以新奇的立意吸引考官,接著摸清楚考官的理念去寫考官喜歡的眾聖語錄。」

「不過,就算要迎合考官,也不能違背我自己的理念!我是為我的聖道作經義,不是為了科舉而作1

方運想到這裡,立刻覺察文宮輕輕一顫,才氣更加凝練,比連續苦讀三天更加有效。

方運更加確信自己的選擇。

方運繼續閱讀那本《經義述解》,足足看了三個小時,才看出點門道。

「這《經義述解》的作者原本就是景國一個普通的進士,對經義的模式非常了解,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但缺陷在於,他的思維太固化了,他太注重『技』,涉及到『術』就有些差了,更不用說『道』。」

「一篇經義的結構和起承轉合等都是技法,而如何讓破題深刻、立意新穎則是術的範疇,至於道,那是跟眾聖比肩的思想,我目前還不敢奢望。根據我的推斷,只要掌握技法就可以中秀才,而要中舉人必須有自己的術,進士的話則需要把技和術同時練到爐火純青的程度。」

「至於道,至少要翰林才能摸到門檻。怪不得科舉只到進士,因為道不是考試可以分出高下的。」

「我明白了,『技』可清晰說明,但『道』和『術』卻難以用固定的模式讓人學會,所以我才會發覺這書的缺陷。要想學到真正的術和道,別人是教不會的,而且沒有一點捷徑。」

「多看。大量閱讀那些名士甚至眾聖的經義,哪怕他們所作經義不適合科舉。他們的經義文章如同一粒粒種子,平時或許沒用,但在關鍵時刻必然能生根發芽,形成靈感。」

「多想。思索別人的經義好在哪裡,思索自己的缺點在哪裡並想想怎麼改正,思索怎麼加強自己的強項。」

「多寫。看和想都是『收』不是『放』,只有不斷寫,才能掌握如何把自己的理念和思想正確表達出來,達到收放自如。」

「這本《經義述解》,閱荊」

方運毫不猶豫把這書收到奇書天地,以後就算再看也是只泛讀不精讀。

方運繼續翻閱其他相關的經義指導書籍,有了經驗,他不再逐字逐句看,而是跳著看。

月初的月光暗淡,屋裡一片漆黑,無燈無燭,但絲毫不影響方運看書。

不多時,方運翻到一代大儒朱洪志早年間的著作,竟然也提到多看多想多寫等相關理念,如獲至寶,立刻決定明天就去買齊朱洪志的文集。

「不愧是一代大儒,此人不僅自己會寫,也會教人,他的經義堪稱範本,結構嚴密,條理清晰,立意新穎,完全等於手把手在教人。這本《星空集》當真是考生必看之文。可惜別的考生不如我能快速讀書無法快速甄別,或者運氣不好沒能看到,或者不能領會其意,可惜。若能領會這書,輔以其他所學,考個秀才綽綽有餘。」

方運鄭重把《星空集》收入奇書天地,然後閉目反覆閱讀。

一睜眼,已經到了清晨四點,天蒙蒙亮。

「龍宮血參果然是好東西,我至今仍然精神抖擻。若是龍宮血參不斷,每天只睡兩個小時足矣!這樣,我在今年成為秀才的可能大大增加。」

方運離開書桌,上炕睡覺。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