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四十五章六駕龍馬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比起李文鷹差得多,不可能拿出進士文寶來換。 孫知府不甘心道:「方運只是童生,至少要成為舉人才能用進士文寶,現在就算給他無大用。」 「離他當舉人的日子會多遠?一年還是兩年?」李文鷹反問。...

在老石巷的衚衕口,一干學子說得吐沫橫飛。

景國幾十年也出不來一篇鎮國詩文,現在不僅連續出了兩篇,而且就在他們眼前誕生了一篇,全都心潮澎湃。

連那些士族子弟也滔滔不絕盛讚方運,在鎮國之文面前,寒門和士族的隔閡不復存在,只剩下讀書人對文道的尊敬。

「此人之才,只能用驚世駭俗來形容,當真是滿腹經綸。」

「幸好他在這裡寫文,要是去海邊寫,那一句『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必然驚動龍宮,禍福難料。」

「那些龍類和普通妖族不一樣,他們最愛才名。當年劍眉公打傷龍孫,那龍孫竟然不生氣,而是一邊跑一邊誇讚劍眉公,說哪天再比試一番。」

「《陋室銘》里的諸葛亮、揚雄和孔子三聖如果在天之靈知道有後人如此,一定會很欣慰吧。」

「我輩讀書人心中有聖人,腹中藏千軍,所居之處,哪裡會簡陋!那嚴躍真是長了一對狗眼1

「志乃文之根,此子以陋室立志,與三聖比肩,宏圖鋪展,如虎添翼,才氣文宮怕是要根深蒂固了。」

「當年孔聖也是經過多年磨礪才有所成就,方運家世寒微,又苦學多年,《陋室銘》一出,自然毛遂入袋、錐出鳴世。」

「我景國……大膽!何人在城內縱車狂奔1

「噓,你沒看那是州刑司的馬車嗎?」

「那……那也不能在城裡跑這麼快,傷了人怎麼辦?」那人的氣勢頓時弱了九分。

「裡面應該坐著大人物,起碼是一位舉人,應該不會讓馬車傷人。咦?後面怎麼還有一輛快車,好像是監察司的?刑司和監察司的大人物都來了,差一個法司全了,莫非哪個官員出事,逼得三司齊出?」

「壞了!另一邊還有城衛軍的馬車,怎麼像是包夾,不會是來抓我們的?」

「要是能被這麼多大人物包圍抓捕,我死了也不冤。」

「那好像是府台的馬車。」

所有的秀才士子停下談論《陋室銘》,許多人本來什麼都沒做也感到心虛,這陣勢太嚇人了,抓捕入城的妖物也不過如此。

那些快車越來越近,突然,在東邊傳來六聲極為高亢嘹亮的馬鳴聲,就見所有的馬全都瑟瑟發抖,少數馬甚至跪在地上。

那些飛馳的馬車立即減慢停下,所有的馬都不受車夫控制,驚駭地靠著牆,讓出一條路。

六匹比尋常駿馬高一頭、體長要長三尺的銀白大馬拉著一輛馬車出現,六頭大馬趾高氣揚,都不屑於看一眼別的馬。

和普通馬匹不同,這六頭馬身上長的不是馬毛,而是厚厚的銀白色鱗片。

「江州唯一的六駕龍馬,劍眉公怎麼也來了1一個秀才小聲道。

那些車上的人罵開了。

「院君大人好威風,知道的當你是大學士,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聖人駕臨1

「李文鷹!你眼裡還有沒有昔日同袍之情?」

「哼,劍眉公若不要麵皮跟我區區進士爭一頁紙張,我一定想讓。」

一個又一個大員走下車,大源府所有的實權官員齊聚一堂。

州刑司的四品司正、大源府的五品知府、府文院的從五品府院君、府軍的從五品府將軍、城衛軍的六品偏將等等全都在。

在場的秀才門目瞪口呆,這還是平時表面上一團和氣的官員嗎?怎麼個個劍拔弩張,人人對李文鷹一臉怨氣。

此時此刻,這些人已經完全拋棄官員的身份,都是以讀書人的姿態出現。

龍馬嚇得住馬匹,卻嚇不住這一位位舉人和進士。

六匹龍馬不得不停下,不斷打著響鼻,四蹄亂走,躍躍欲試。每一匹龍馬都可以獨戰一位秀才,除了李文鷹它們誰都不服。

面相如三十齣頭的李文鷹掀開門帘走出來,環視眾人,微微一笑,兩道劍眉愈加英武。

「各位可好?我這龍馬性子暴躁,你們可要多擔待埃」李文鷹微笑道。

六匹龍馬得到表揚立刻大聲叫起來,高高仰起頭。

孫知府理直氣壯道:「我聽聞大人從周主簿那裡搶了一本《枕中記》的原稿,又得以給《三字經》註釋,可謂名利雙收,怎麼還不知足?」

五品官如此質問三品大員,這在聖院大興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現在人人都覺得稀鬆平常,認為孫知府有文人風骨。

李文鷹坦然道:「鎮國煉膽之文乃百年不出的名篇,我乃一州文院之魁、千萬人之師君,又坐大學士之位,理應當仁不讓。這《陋室銘》若能助我成大儒,自是皆大歡喜。」

「此言差矣。劍眉公大才誰人不知,陳聖曾言大人二十年內必然成大儒,何必與我等進士爭這一文。」

一旁年進六十的監察司朱司正突然道:「我是舉人出身,難道就不能爭了嗎?」

「口誤,口誤,朱大人您別誤會,千萬別中了李文鷹的詭計,我一向敬重您的鐵面無私,如果我得了《陋室銘》,一定讓您先睹為快。」孫知府道。

「什麼叫你得了《陋室銘》?我們大人從玉海城傳書給我,說他對這《陋室銘》志在必得1那六品的偏將道。

江州的州衙和文院都在大源府,但州軍的駐地卻在玉海城,主要防著海妖。

「大家不要吵,先合力解決劍眉公再說,他要是見到方運,我們真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又有一人道。

內訌停止,所有人看向李文鷹。

「此文對我有大用,萬萬不能讓與爾等1李文鷹站在車頭,一身官袍,語氣堅決。

「不若李大人把《枕中記》原稿和《三字經》的註釋讓出來,我們馬上離開。您吃肉,總要給我們分點湯吧?」

李文鷹道:「哼,你們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根本無力給《三字經》註釋。至於《枕中記》,我李文鷹咽下去的東西,誰曾逼我吐出過?廢話少說,《陋室銘》是方運的,由他決定贈予何人。我李文鷹不是巧取豪奪之人,來之前特地準備了一物與他交換。」

說著,李文鷹從衣袖袋中拿出一物。

那是一塊兩指粗半尺長的墨錠,和普通墨錠不同,這墨錠表面遍布細密的紅色血絲,如玉如火,似乎在流動。墨錠的上方雕刻著龍頭,栩栩如生。

「龍血墨錠1一個秀才羨慕地輕呼。

孫司正道:「你的龍血墨錠只是妖王龍孫之血,比之大妖龍子血差許多,更不用說龍聖之血。那《陋室銘》首本原稿足以流芳百世,對方運自是無大用,但足以讓我景國多幾個翰林,一方下品龍血墨錠自是換不來。你要是把那龍骨龍鬚筆拿出來,我等絕不再爭。」

李文鷹冷哼一聲,極為不悅。那龍骨龍鬚是他費盡心機自妖王龍孫身上獲得,比龍血墨錠寶貴得多,若是煉成文寶威能更強,他捨不得送人。

「你龍血墨錠雖然能讓戰詩詞增強兩三成,但終究用不了幾年,我手中有一件舉人文寶,倒可以跟方雙甲交換。」

李文鷹道:「區區舉人文寶而已。我家裡有一支進士文寶『盪妖筆』,雖然只能殺妖不能傷人,但此筆也足以增強戰詩詞的一成威力。」

所有人沉默了,他們地位都不低,可比起李文鷹差得多,不可能拿出進士文寶來換。

孫知府不甘心道:「方運只是童生,至少要成為舉人才能用進士文寶,現在就算給他無大用。」

「離他當舉人的日子會多遠?一年還是兩年?」李文鷹反問。

孫知府答不出來,方運在短時間中舉的可能性太大了。

這時,府文院的衛院君突然道:「此文既然如此重要,而且方運留之無用,那不如就捐給朝廷,留在景國學宮。仿照聖院,讓有功的官員閱覽,豈不是兩全其美?」

多人厭惡地看著衛院君,他雖然身在文院,卻是左相的走狗,這麼說明顯是有私心,不想讓方運得到好處。

李文鷹沉下臉,道:「那是方運之物,他想捐則捐,若不想捐無人可以逼迫。我聽衛院君的口氣,似乎是想跟方運交換?不知府文院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

衛院君挺起胸膛道:「此物對我景國極為重要,方運既然是我景國讀書人,捐給朝廷理所應當。」

孫知府嘲諷道:「衛院君家有白銀數十萬、良田數萬畝、珍寶無數,也對我景國也極為重要,你也是我景國讀書人,那就捐給朝廷吧。只要你能做到,我馬上勸說方運也捐出《陋室銘》。」

「你……你胡攪蠻纏1衛院君氣道。

李文鷹的劍眉一動,目光如冰,緩緩道:「在我沒有生氣之前,你最好滾遠一點。告訴左相那條老狗,他若是敢動方運,我屠他滿門1

周圍死一般的寂靜,這才是劍眉公,有理有據怎麼樣他都會容忍,但對衛院君這種煽風點火算計景國人才的,他素來不客氣。

那些秀才士子嚇得急忙低頭,心道不愧是差點屠龍的劍眉公,太可怕了,連當朝第一相都敢威脅。

反倒是官員比較平靜,李文鷹官職是不如左相,但他志在平妖不在朝堂,兩人同為大學士,左相才氣或許多一些,但若拚死相鬥,李文鷹的勝算要大一些。

風雨劍詩李文鷹有威脅左相的實力。

衛院君沒想到犯了李文鷹的忌諱,嚇得灰溜溜走開,車都沒坐。只是右拳緊緊握著。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