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四章 剎那文膽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6-03 04:49  |  字數:3916字

管堯源和嚴躍身體一顫,兩個人的雙眼變得通紅,數不清的書頁、字跡在眼中閃爍,最後被無形的力量攪碎。

兩人悶哼一聲,耳鼻流血,立刻萎靡不振。

管堯源還好一些,他並沒有用詩辱罵方運,只是受到波及,可文宮仍然裂開,沒有幾十年無法修復。

那嚴躍最為嚴重,他的文宮處處都是裂縫,文宮內的雕像也如蛛網般裂開,針粗的才氣如同風中飄蕩的細煙,已經無法發揮才氣的作用,再也不能使用紙上談兵。

他所學的所有文字都被撕裂,目光迷茫,陷入暫時的痴呆,以後學習文字會不斷被無形的力量干擾,方運文位越高,干擾他的力量越強。

方運不死,嚴躍永遠無法恢復為正常的秀才,連童生都不如。

萬學正譏笑道:「以為方運沒文膽就奈何不了你們的辱罵?他可是聖前童生,就算沒有文膽,只要一文鎮國、立志堅定,就有剎那文膽!不過我真要替景國學子感謝你們兩個蠢材,竟然把方運逼出了一篇鎮國『煉膽文』,筆墨飄香,文字放光,這篇文甚至還要超過那首《濟縣早行》。」

「一筆寫三聖,一文可鎮國,不愧是聖前童生,這份大氣常人難及啊。」唐大掌柜贊道,他是商人,也是一位舉人。

「此文大為有理,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是對嚴躍等人的最好反擊,怪不得文字生靈。」

「山有名,水有靈,開篇行文之壯麗世所罕有,但這都是次要的,身在陋室、心向眾聖之心卻是我輩遠遠不能比,遠遠不能啊。」萬學正似有慚愧,似有稱讚。

「此文字字有文膽,有人自不量力,怪不得方運。」

眾人細細品位,完全忘記被剎那文膽擊傷文宮的兩個人。

突然,又出現一道咔嚓聲,眾人微驚。

就見方運身前的木桌轟然倒塌,那頁壓碎了桌子的鎮國文篇竟然緩緩飄落,明明重若泰山,此刻卻又似輕如鴻毛。

一旁的萬學正眼疾手快,在桌子坍塌前先把硯台、墨錠和沾過墨的筆拿起來,防止墨汁迸濺。

奴奴立刻撲過去,想要從下面接住那張紙向方運表功,但那一紙重百斤,嬌小的奴奴立刻被紙壓住。

「嚶嚶!奴奴!奴奴!」小狐狸帶著哭腔望著方運,拚命求救,她被嚇壞了,想不通這麼一張薄薄的紙怎麼這麼沉。

方運急忙彎腰撿起紙,在別人手裡這紙有數百斤中,但在他這個主人手裡卻輕飄飄的,和普通白紙毫無區別。

小狐狸立刻輕輕一滾站起來,繞著破碎的桌子走了一圈,絲毫看不出受傷,然後憤怒地抬頭盯著那頁紙,眯著眼,露出威脅之意,似乎把那紙當成欺負她的小獸,一定要報復。

方運輕笑道:「這可是好東西,你不準弄壞了,聽到沒?」

小狐狸立刻垂頭喪氣點點頭,做出一副我被欺負了你還不幫我的委屈樣子,然後跑到楊玉環身後,直立著抱著楊玉環的腿,探出頭,哀怨地看著方運。

奴奴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方運把《陋室銘》原稿收好,道:「我們進去說。」

方運、唐大掌柜和萬學正一起進屋,跟萬學正一起來送賞賜的人也陸續把各種禮箱抬進院子里,一一打開,有絲綢布帛,有金銀首飾,其中一個盒子里放著一隻足有兩尺長的血色干海參,不過這海參被切成薄片擺在上面。

奴奴眼巴巴看著龍宮血參,圍繞著盒子不停地打轉,明明饞的要命,可始終不伸爪子,最後痛苦地哀叫一聲,跑回屋子裡,眼不見為凈。

門外的學子秀才陸續向外走,可這首《陋室銘》比之前方運的詩文更加出眾,他們聚在巷子口回味鎮國文成、三里飄香,一頁碎桌、文宮開裂等場面,熱烈地討論這篇《陋室銘》蘊含的高潔品性。

跟柳嚴躍和管堯源交好的人在圍在兩個人身邊,不知道如何是好。

「嚴躍真可惜了,到現在還呆傻。你說他作那歪詩罵方運做什麼?就算柳……咳,用間接的方法不行嗎?」

「從此以後,恐怕沒多少人敢中從正面打擊方運,區區童生就有剎那文膽,簡直天縱之才。」

「是啊,我都有些怕了。」

「諸位,我身有不適,先行告退。我可能要請假養病半年,來年再參加州試考舉人,今年就不參加了!」那人說完轉身快步離開。

「膽小如鼠!只要左相在,怕什麼!」管堯源有氣無力道。

幾個人目光閃爍。

在《陋室銘》成文的時候,州文院的院君李文鷹正在認真為《三字經》注釋。

「怪!這《三字經》明明淺顯易懂,可為何我每天只注釋百字便感到精神疲憊,再也寫不下去。醒後倒是精神奕奕,文膽更加精鍊、文宮似也有所增強。難道這《三字經》比那《枕中記》更微言大義?算了,想不通就不想,恐怕方運自己也不明白。等注釋完就把此文舉薦給《聖道》,有多位大學士和一位大儒把關,此文的秘密一定會被挖掘出來。」

李文鷹繼續一筆一划寫著字,行文極慢,筆好似有千斤重。

突然,李文鷹停下筆,伸手握住官印,仰頭看天,就見他雙目有藍天白雲閃過,如鷹在高空,看到府城全貌,最後看到方運所在的地方。

李文鷹認真看完後,情不自禁叫道:「好!有此文煉膽,我成大儒機會可增加一成!」

李文鷹說完閉上眼,不由自主誦讀《陋室銘》。

「山不在高……」

李文鷹明明是正常誦讀,可他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