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四十三章文宮裂(沖榜求票)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稱讚方運「德才兼備」,稱讚楊玉環「溫婉賢淑」,他卻做歪詩把方運和楊玉環都罵了,這可是實打實的犯上。 景國太后雖然沒有才氣,但現在垂簾聽政,位近國君,自然能牽動國運。嚴躍文位不高,在太后的力量前...

第四十三章文宮裂

馬蠻人沒有絲毫得意,緊緊地盯著嚴躍。

管堯源搖搖晃晃站起來,不敢再阻攔唐大掌柜,畏懼地看著那個蠻帥。蠻帥相當於人族的進士,可統帥蠻兵三千,已經是蠻族的上層力量。

眾人看著倒霉的嚴躍,他作歪詩嘲笑方運無能被童養媳養,可結果卻是方運不僅有賺錢的才能,甚至招來了玄庭書行的大掌柜,這件事必然會成為嚴躍的污名。如果他不能洗涮這個污名,以後會出大問題。

嚴躍則牙關緊咬,他相信自己還有希望,只要方運不寫出什麼名篇對他進行打擊,他就有希望成舉人、煉文膽,不至於成為第二個盼兒。

小巷的眾人向兩側分開,給唐大掌柜讓路。

等唐大掌柜走進了,方運道:「方運見過唐大掌柜。」

唐大掌柜卻笑道:「你可知我是怎麼找來的?」

方運脫口而出:「一定是周主簿把我賣了。」

「哈哈,我可是用了一本古書換來你的地址。我剛才的建議如何,你若不同意可以商量。」

一干秀才睜大眼睛,可以商量?唐大掌柜是說他開的條件還不夠好?就算換成望族之家、舉人之身也會急忙答應,難道方運還不滿足?

方運道:「價格的確低了,不過你誠意十足,可以商量。我有點好奇,玄庭書行乃書商楷模,怎麼會喜歡我這種劍走偏鋒的宣傳手段?」

唐大掌柜笑道:「學以致用是聖人定下的規矩,有了你的手段,書賣的更多,就是教化之大功,何來劍走偏鋒之說?當年孔聖破私學開辦公學時若得你之宣傳妙法,必然也會用。腐儒過街,人人喊打,你怎會不知。我之所以喜歡你這賣書手段,匆忙趕來,是有私心的。」

「唐大掌柜請講。」方運道。

「我是小說家傳人。」唐大掌柜眼中滿是傷感。

許多秀才也輕聲一嘆,百家爭鳴時,小說家地位最低,至今無小說家封聖,哪怕是神話小說《搜神記》的作者干寶,也只能止步於大儒。

唐大掌柜繼續道:「你,讓我看到了小說的中興之象,無論是遣詞用句的樸實,還是新奇句讀的簡易,都能以最快的方式流傳,輔以新奇的宣傳手段更是事半功倍,所以我才馬上趕來。」

方運點點頭,道:「唐大掌柜請進屋說話。」

方大牛快步打開房門,就見楊玉環和小狐狸正從正屋出來,似是聽到方運的說話聲。

楊玉環好奇地向外走,奴奴則歡快地叫著,化為一道白影撲到方運懷裡。

唐大掌柜看著奴奴,眼中閃過一抹訝色。

方運抱著奴奴,正要請唐大掌柜進去,巷子口突然有人叫喊:「這裡可是方運方案首家?」

方運聽聲音耳熟,扭頭一望,正是縣試的三位考官之一萬學正,在府文院任職。

萬學正今天身穿官服,而且官帽上戴了紅綢,表示要出席重大的禮儀,後面跟著許多披著大紅綢的人,抬著一些盒子,個個喜氣洋洋。

「萬大人。」方運拱手行禮,其他學子都是府文院的人,全都認識這位從七品的學正,一起行禮。

萬學正詫異地掃視小巷,向方運和唐大掌柜微微點頭示意,然後舉起手中一卷綢布。

「太后懿旨。」

有文位的人立刻低頭彎腰,而那些沒文位的如馬夫和楊玉環,全都單腿觸地半跪著。

舉人或舉人之下,只跪天地父母和眾聖,見君半跪,其餘不跪。

進士及進士以上見君不跪,見聖半跪。

無文位者見君而跪,見王及太后等半跪。

聖前童生不跪君,聖前秀才不跪聖。

那馬蠻人不情願地彎腰低頭,他是蠻族,地位要比實力降兩級,在懿旨前只相當於秀才。

奴奴好奇地看了看眾人,然後直立起來,學著方運的樣子,雙爪抱拳彎腰,但一對狡猾的眼珠不斷地張望。

「哀家聞濟縣方運詩詞蓋世、德才兼備、識大體,乃我景國棟樑之材、人族之雛鳳,因年齡尚小不便加封,特賞御制文房四寶一套、龍宮血參等物。又聞有童養媳玉環天生麗質、溫婉賢淑,陷苦難而不棄、終得方運富貴而不離,實乃景國女子楷模,賜誥命八等,封安人。賞郡主制鳳冠霞帔、哀家手書福語『錦瑟和鳴』一頁。」

聖旨有欽此,懿旨沒有,所以等萬學正停頓片刻,方運和楊玉環一起高聲喊道:「謝太后隆恩。」

一旁的嚴躍滿頭冷汗,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如果之前還有一絲機會,那現在除非左相親自保他,否則他徹底完了,太後下懿旨稱讚方運「德才兼備」,稱讚楊玉環「溫婉賢淑」,他卻做歪詩把方運和楊玉環都罵了,這可是實打實的犯上。

景國太后雖然沒有才氣,但現在垂簾聽政,位近國君,自然能牽動國運。嚴躍文位不高,在太后的力量前不堪一擊。

「怎麼會是這樣1嚴躍癱坐在地上。

另一邊,一直唱紅臉裝老實人的管堯源用顫抖著的手擦了擦汗,他知道自己的文名經此一事會遭受嚴重打擊,才氣也會萎靡,三五年內定然不可能考上舉人。他又看了一眼嚴躍,心知嚴躍比他更慘,太后不下台永無翻身之日。

大多數人去看向楊玉環,果然如傳言所說,傾國傾城、貌比西施。

此刻的楊玉環滿面通紅,腦子裡一片空白,她一直為自己的身份而自卑,畢竟只是一個童養媳,可現在太后封她為誥命夫人,雖然只是八等安人,可也相當於九品文官,許多望族家主的正妻都難以得到這個冊封,一般只有望族家主的母親能得冊封。

那郡主制的鳳冠霞帔更是意義非凡,一般只有翰林或三品大員之女在婚嫁的時候,才能得到宮中賞賜的郡主鳳冠霞帔,而得到太後手書的祝福少之又少。

賀裕樘等幾個年紀大的人則向那些抬著禮箱的人望去,吸引他們的不是楊玉環的地位和美貌,而是傳說中的龍宮血參。

龍宮血參是四海龍宮的特產海參,景國一年也不過得十,幾乎都送往宮中,只有極少數大儒或大學士可得賞賜。

龍宮血參有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增智強心的功效,同時也是大補之物,是龍族的日常食品,無論是妖蠻還是人族都可以食用。

馬族蠻帥貪婪地看著那些禮盒,輕輕嗅了嗅,望向裝有龍宮血參的盒子,前思後想,最終放棄搶奪的念頭。那龍宮血參雖然珍貴,可他的小命要緊,只要他稍有異動,此地的知府和州牧等大員都會憑藉官印第一時間發現,得不償失。

萬學正匆匆說了一句「唱禮單」,讓人開始誦讀具體送了什麼,然後快步來到方運和唐大掌柜前,把懿旨遞給方運,問:「方雙甲,到底怎麼了?」

方運就把事情經過簡單說了一遍。

萬學正大怒,他雖然不想得罪左相一系,可這方運的縣試他也是考官之一,算是方運的半個老師。

萬學正目視嚴躍道:「身為景國學子,不思報國;立於聖院之下,不知仁禮。連太后誇讚之人你都攻擊其品德,簡直一腔酸醋、滿腹壞水,可惡可恨!我明日就在奏請院君,革了你在文院之位!滾1

嚴躍和管堯源正要走,方運卻突然道:「兩位暫且留步,唐大掌柜罵痛快了,文學正教訓過了,我可是一句話也沒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兩位雖然為柳子誠辦事,但我過幾日終究要入府文院,大家還是同窗。我思來想去,就寫一篇銘文立志,也希望兩位未來的同窗切莫看貶我等寒門子弟。大牛,去屋裡拿桌子和文房四寶。」

管堯源和嚴躍心中暗暗叫苦,但卻不敢離開,只能等著。

萬萬學正道:「既然是勵志銘文,那就用太后贈你文房四寶書寫,你有大才,若此銘文能留名景國,最能彰顯太后識人之能。」

「好。」

方大牛快步衝進屋裡搬桌子,而楊玉環一直緊張地揪著方運的衣袖,如同害羞的小媳婦似的,始終沒有完全消化今天的好消息。

方大牛很快搬出桌子和筆洗,而萬學正叫人把太后賞賜的筆墨紙硯擺好,他親自往硯台里倒水,然後手持墨錠,緩緩研磨。

「萬大人,使不得1方運道。

「我從未用過宮廷貢墨,這次就當是過個癮,你不要壞我好事。這貢墨入水不散、經久不壞,其墨香淡雅,色澤烏潤,我看一看就滿足了。」萬學正絲毫不因為舉人給童生磨墨而羞愧,反而自得其樂。

方運也不好阻攔,開始挑筆。

這一套文房四寶共有毛筆十支、貢墨二十、貢紙兩百頁、琉璃錦鯉硯台一件,都是珍品。

方運一一查看毛筆,兔毫太軟,狼毫太硬,於是選了一支兔狼兼毫筆。

方運沒有閉目冥思。

周圍無人說話,只有萬學正的磨墨聲。

不多時,方運道:「今日就以這陋室為銘,與諸位共勉。」

方運提筆,寫下劉禹錫的傳世名作《陋室銘》,而一旁的萬學正慢慢念誦。

「陋室銘。」

「山不在高,有聖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叮可以調素琴,閱金經。」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文成,字字微光,十丈內才氣鼓盪,筆墨中的清香被無限放大,三里飄香。

隨後,兩聲清脆的碎裂聲從管堯源和嚴躍的頭顱傳出。

文宮裂!

沖榜求票,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