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四十二章玄庭書行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中,他大喊道:「方運,我們本來準備離開,可管堯源他們的馬車一直跟著你,可能要對你不利,我們就跟來了。」 管堯源立刻抱怨道:「你們真的誤會我了。我來這裡是再次向方運道歉的,方運,你放心,我今天回...

「哦?」方運把頭探出車窗,二十多輛馬車跟在後面,全都是詞會書生們的車。

「可能是順路,不用管他們,先送賀兄回家。」方運道。

賀裕樘急忙道:「我家離這裡很遠,等到了你家我走回去即可。」

「這樣吧,先送我回家,然後讓大牛送你回家。」

「也好。」賀裕樘道。

侖面發出咯咯的聲音進入市區,車速減緩。

馬車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叫賣聲。

「看了《西廂》會談情,讀了《枕中》當大儒!雙甲聖前童生方運出書嘍!快來買,買《西廂記》的話,原價出售《聖道》和《文報》1

賀裕樘聽的清清楚楚,扭頭看向方運,怒道道:「怎麼有人打著你的名號賣書?還什麼當大儒,簡直豈有此理!走,咱們下車,把他們送官,太不像話了。」

「咳!那書的確是我寫的,現在全城許多書販都跟我的書鋪合作。」方運道。

「這……」賀裕樘瞠目結舌,他想不通一個有著遠大前途的聖前童生為什麼會用這麼狂妄的詞語宣傳。

「讀書要花很多錢,我不能坐吃山空,所以就寫了兩部通俗小說賣。這廣告語是我想出來的。哦,廣而告之,簡稱廣告。」方運道。

賀裕樘沉默片刻,問:「不會影響你學業吧?」

「不會,我只在練字的時候寫這些通俗小說。」方運道。

「那就好。若真是你寫的,我也去買一本。」

方運道:「你帶到族學。」

「孔聖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你若給了我,其他先生怎麼想?要是因為我讓你送別人那麼多書,那不太好。不如這樣,我買你的書,你寫句警句送我。」賀裕樘。

方運心想這不就是簽售么,於是道:「也好。」

「那廣……廣告語也是你想出來的吧?別人可沒你這麼大膽。」在方運看來很普通的事,但在賀裕樘看來卻是驚世駭俗。

「廣而告之嘛,自然要一鳴驚人。」

「要是有人拿你這些廣而告之攻擊你文名怎麼辦?」賀裕樘慢慢接受了方運的說法。

「我是書店掌柜,經營都是夥計們去做,我只有不查之嫌,怎能害我文名?」

「說的也是。」

馬車靠近小推車,賀裕樘看到上面的廣告語有「劍眉公李大學士邀您提前看下月《聖道》神文《枕中記》」的字樣,嚇得臉都白了。

「方、方運,你這麼做真的經過劍眉公同意了?」

「沒有,但我相信李大人不會在乎。」

「你真是不怕死啊,膽子比妖王都大。」賀裕樘無奈搖頭。

後面的馬車路過,也聽到那個書販的叫喊,甚至看到幌子上方運的名字。

嚴躍輕蔑地道:「你和柳子誠都高看了方運,你看他這手段,只比下作好那麼一點點,誰家是這麼賣書的?我看啊,他是窮怕了,好不容易有了文名就涸澤而漁,難成大器。」

管堯源看了看書販的手推車,點頭道:「怪不得是小縣城出來的寒門子弟,嘩眾取寵的低賤手段倒不少。要是我出書,直接去找三大書商的執事,到時候大源府三成書鋪都會宣傳我的書。這麼個賣法,一年至多能賺幾百兩銀子,夠做什麼的?讓車夫看看,跟緊點,別跟丟了。」

嚴躍探出頭看,道:「方運的馬車就在前面,跟不丟。」

方運的馬車七拐八拐,停在家門口,方運從車上下來,對賀裕樘道:「賀兄告辭。」

「告辭。」賀裕樘剛說完,發現方運扭頭看向來時的方向,面色有些冷。

「怎麼了?」賀裕樘跟著下車,就見極多的馬車擠在巷子口,車上的人紛紛下車,向這裡走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詞會的舉辦者管堯源,面帶和善的微笑,好似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他身後的幾個人則面色不快。

這些人身後面還有許多府文院的秀才,濟縣的高明鴻就在其中,他大喊道:「方運,我們本來準備離開,可管堯源他們的馬車一直跟著你,可能要對你不利,我們就跟來了。」

管堯源立刻抱怨道:「你們真的誤會我了。我來這裡是再次向方運道歉的,方運,你放心,我今天回去就馬上宣揚你的才名!我會自己出錢,把你的這首《蝶戀花春景》印一萬張,分發給讀書人。這樣你們相信我了嗎?」

方運不為所動,道:「管兄客氣了,不久之後我自會出一本詞集,不勞管兄。家宅簡陋,又沒備什麼酒水,就不邀請諸位進去了。」

方運說話間,看到又有別的人出現在巷子口,其中竟然有一個全身披甲的馬蠻人,異常高大,單手握著一把足足一丈長的巨斧,兩眼像是兩隻大銅鈴。

馬蠻人身前站著一個挺高的人,可那人只到馬蠻人的胸口。那人身穿黑色長袍,身形富態,面相和善,笑眯眯地看向這裡。

管堯源道:「唉,你還是不信我,也好,日久見人心。在下告辭。」

一旁的嚴躍卻憤怒地說:「方運,你就算是雙甲聖前,可你終究是童生,管堯源都已經這麼低三下四,你為何還得理不饒人?你就這般瞧不起我們文院的秀才?你就這般蔑視我們士族和英社?」

「嚴躍,屁可以亂放,話不能亂說。你和管堯源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當我們看不出來嗎?」方運厭惡透了這個嚴躍。

管堯源急忙拉著嚴躍道:「你少說兩句,我們走。方運,我們以後再聊,這次是我不對,下次一狼浮!

嚴躍立刻大喊道:「方運,你這卑鄙無恥小人,我今天作一首詩送你!你聽好了:家徒四壁不知羞,只會口舌逞英雄,不知道是童養媳,還是媳婦養童生1

在場的人驚呆了,嚴躍這話太惡毒,這詩要是流傳出去,再有人添油加醋一番,那方運必然會變成一個無能又只顧自己不顧童養媳死活的偽君子,只要給方運扣上忘恩負義、始亂終棄的帽子,那他以後文名再大也會被人唾棄。

「混賬1管堯源一巴掌抽在嚴躍的臉上,把嚴躍打得連連後退,撞在牆上。

「你……」嚴躍好像怕了管堯源,低著頭不說話。

管堯源立刻對方運道:「方運,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知道你還是寒門子弟,連來大源府的馬車和路費等都是別人送的。你雖然窮了點,雖然住得地方簡陋,甚至為了賺錢用那種讀書人都不屑的方式去賣書,可我相信你是有骨氣的。」

所有人都聽得出來,這是圖窮匕首見了,管堯源這等於在明著攻訐方運。

不等方運說話,巷子口外那個微胖男人大聲道:「誰說那是讀書人不屑的方式?我們玄庭書行決定向方雙甲求購整套賣書手段,一次支付五千兩白銀。另外,我們願意再支付五千兩白銀,收購《西廂記》一書在聖元大陸的售書權。若是方雙甲願意簽訂一份文書,把以後所有作品由我們玄庭書行銷售,我們可以額外多給他半成的收入!現在,誰說他方運是靠童養媳?」

所有人轉身向那人看去。

在場的都是府文院的秀才,經常見到府城的名流,幾乎都認識這個男人。

「唐大掌柜1所有秀才都彎腰拱手,極為恭敬。

管堯源和嚴躍也膽戰心驚地向唐大掌柜行禮。

玄庭書行是聖元大陸三大書行之一,佔據聖元大陸兩成多的市場份額,其股東是多位半聖,而陳觀海就是其中之一,所以玄庭書行也是景國最大的書行,占景國書籍市場五成的份額。

玄庭書行在每州設一最高主持者,職務就是大掌柜。

一州最大的書商不算什麼,但如果背後是多個半聖世家,就算是州牧或州院君都不願得罪。

唐大掌柜看向嚴躍,問:「你記得你叫嚴躍是吧?我見過你老子。你瞧不起方運?很好,我給你半刻鐘的時間,要是你在半刻鐘內拿不出一萬兩銀子,我打爛你的嘴!然後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要是你靠自己賺不到一萬兩銀子,我打斷你的腿!老馬,你盯緊他,三天後他要是寫不出《西廂記》那樣的好書,剁了他兩條腿1

「嗯。」那馬蠻人答應一聲,死死盯著嚴躍。

嚴躍倚著牆壁,面無血色,他沒想到羞辱方運不成,反被羞辱,甚至面臨未知的懲罰,他聽說過唐大掌柜許多事情,有人用八個字形容唐大掌柜,心狠手辣,日進斗金。

嚴躍心中一片絕望。

「完了,他既然認識我爹,必然知道我出身望族,可即使這樣也敢剁我腿,說明方運可以幫他賺極多的錢。他竟然捨得給方運一萬,那他就有信心從方運身上賺到兩萬甚至更多。我爹會為了我跟玄庭書行翻臉嗎?不可能1

管堯源上前一步,恭敬地道:「在下管堯源,叔父在京城吏部任五品主事,是左相門生。這件事是一個誤會,還望唐大掌柜給嚴躍一個機會。」

「你想阻我?」唐大掌柜陰森地道。

「不是……」管堯源話未說完,那在數丈之外的馬蠻人突然張口吐出一口唾沫。

那唾沫竟然發出刺耳尖銳的破空聲飛向管堯源,不等管堯源反應過來,唾沫擊中他的額頭。

管堯源慘叫一聲,身體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額頭一片模糊,疼的他緊緊咬著牙,吃力多坐起來。

「蠻帥。」也不知是誰說了一句,所有人都看向那個用唾沫傷人的馬蠻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