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三十四章奪文位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我這就把他叫來。」 「快去,我倒是哪一位才子。」 「是。」 不多時,邱學正帶著路膺年走過來,路膺年進門后立刻彎腰長揖,口中道:「學生路膺年,見過院君大人。」 李文鷹微...

送走方大牛,方運卻有些擔心《三字經》的未來。他原本更看好《西廂記》,可《枕中記》大出風頭。

這《三字經》雖好,可終究只是蒙學讀物,沒有什麼精彩的聖道大義,而且才氣不會多,族學里或許重視,但那些大人物未必重視,可能需要許多年才能慢慢出頭。

「希望能得李大學士推廣,不然這書可不像通俗小說那麼容易流傳。」

方大牛帶著周主簿給方運的手令和《三字經》,趕著馬車到達文院,被小吏引到周主簿房外。

進了門,方大牛道:「小人見過周大人,奉我家少爺方運之命,送來簡信和一本《三字經》,請大人過目。」

「《三字經》?」周主簿雖然不知那是什麼,卻面色一喜,立刻快步走過來,搶過那疊紙,定睛一看,冷哼一聲。

「這是誰抄寫的?」

「是少爺讓小人抄寫的。」

周主簿又翻看簡信,發現也不是方運的筆跡,被氣笑了。

「你下去吧,我會審閱這部書。」

「小的告退。」

等方大牛走了,周主簿仔細閱讀《三字經》。

方運所編的《三字經》不過一千五百餘字,周主簿很快看完。

「簡直是怪物!這麼好的點子我怎麼就想不到!三字一句,對韻簡易,偏偏卻道盡最簡單的聖道,歷史人物天文地理無一不包,不深奧,卻恰恰最適合啟蒙,和《西廂記》《枕中記》有異曲同工之妙。雖說未必能在一國推廣,但在一府乃至一州之地推廣卻不難。」

周主簿有認真看了一遍,心想:「終究是啟蒙讀物,能否流傳或未可知,登《聖道》則機會渺茫。各國文人編了許多啟蒙讀物,能登上只有《千字文》和《百家姓》,據說還是半聖欽點才能刊載。」

周主簿又拿過方運的簡信,心裡想:「話裡有話埃找德高望重?我還差得遠。還要沐浴聖道?他倒懂規矩,我的資格還不夠,那隻能讓院君大人註釋。哼,搶了我的《枕中記》手稿,那這種費力的事就交給你了。」

周主簿帶著手稿來到院君堂,也不敲門,推門而入,黑著一張長臉,用一種快要死的腔調說:「院君大人,雙甲聖前童生方運自編了一部蒙學讀物,名為《三字經》,想請德高望重之人傳播聖道光輝。我左思右想,別人難當此大任,所以請院君大人一一註解,印發后供方氏族學的蒙童學習。」

「放這裡吧。」

說話的是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人,看似三十齣頭,實則已經年近五十。他的眉毛又黑又密,如同兩把劍懸於眼上,哪怕面無表情也殺氣騰騰。

這位是江州州文院院君、李文鷹大學士,景國太后曾稱他為「劍眉公」,這個名號極為貼切,後來就流傳開。

「哼1周主簿冷哼一聲,把手稿放下,一拱手,轉身離去。

李文鷹臉上閃過一抹微笑,伸手拿過稿紙,仔細一看,發現這字既不是方運的也不是周主簿的,臉上的微笑消失。

「人心不古。」李文鷹心裡想著,仔細閱讀《三字經》。

只看一遍,李文鷹就把一千五百餘字記住,然後閉上眼,靜靜思考。

片刻之後,李文鷹再一次露出笑容,心想:「這個方運果真非凡,連周主簿都沒看出來他的真正用意。也罷,讓我作注,揚我文名,那我就幫你推廣這《三字經》,傳遍天下難,傳遍景國不難。更何況,這書雖然對考童生無用,但的確是不錯的啟蒙讀物。至於能不能上《聖道》,我也拿不準,就和《枕中記》一併推薦上去。」

「可惜啊,不是方運親筆。他寫的《枕中記》的字非常有韻味,值得借鑒,或許可以讓我的書法更上一層樓。」

李文鷹剛把手稿放下,門外響起邱學正的聲音:「下官有事稟報。」

「進來吧。」李文鷹說完,看向門口。

邱學正面帶微笑,雙手捧著一疊稿紙,道:「院君大人,您首重教化,讓我江州學風日濃。卑職剛得到一篇至少是出縣的蒙學讀物,名為《三字經》,乃是府城一位秀才所作,雖然文采有限,但卻最適合教授蒙童。」

李文鷹兩條劍眉微微一動,隨後恢復平靜,道:「拿來我看看。」

「是。」邱學正彎著腰,雙手把稿紙呈上。

李文鷹翻了幾頁,和之前收到的《三字經》一模一樣。

「好!很不錯,我想見見此文作者,能否把他帶來?」

邱學正滿面欣喜,道:「他就在文院,我這就把他叫來。」

「快去,我倒是哪一位才子。」

「是。」

不多時,邱學正帶著路膺年走過來,路膺年進門后立刻彎腰長揖,口中道:「學生路膺年,見過院君大人。」

李文鷹微微一笑,問:「這《三字經》可是你所作?」

路膺年道:「的確是學生所作。不過在作這《三字經》的過程中,我也曾跟族學的各位老師交流,數易其稿才完成,方氏族學所有老師也有一部分功勞。」

「方氏族學?我聽說方大眼請了方雙甲去族學教書,可有此事?」

路膺年的心跳猛地加快,眼中閃過一抹驚疑,隨後道:「方案首也在族學。」

雙方雖然相距兩丈,可在李文鷹耳中,路膺年的心跳響如擂鼓。

「既然《三字經》是你所作,那就沒問題了。就在你來之前,方運冒充《三字經》的作者,呈上一份和你一模一樣的《三字經》。你不要急,我會為你主持公道,我現在派人去抓方運,然後奏請聖裁,分辨誰是真正的作者。若是方運提前招供倒也罷了,最多責斥他幾句,若是他死不認錯,等真相大白,本官必廢了他的文位,並讓他三族九代不得參加科舉,然後把他流放到草蠻佔領之地,生死由命。咦?你怎麼面色發白,汗流如注,雙腿打顫?」

在說話的過程中,李文鷹的氣勢節節攀升,自身的才氣力量帶動周圍的空氣,吹的紙張書頁翻騰。

路膺年只覺兩耳生疼,兩手止不住地擦汗。

一旁的邱學正久歷官場,只聽到一半就意識到怎麼回事,等李文鷹說完,他立即跪倒,大聲道:「大人明鑒,卑職是跟方家人有舊,但真不知此事埃我再蠢,也不敢合謀貪圖方運之作啊,更不敢帶著他來見您埃大人,卑職雖然平時略有貪墨,但這種涉及剝奪文位的事卻萬萬不敢參與埃」

邱學正說著淚流滿面,心裡把路膺年和方二夫人罵了個狗血噴頭,心想這群蠢材,不知道方運是整個州文院重點關注的人物嗎?連柳子誠都不敢明裡下手,這兩個蠢材怎麼敢直接搶方運的文章!

路膺年嚇蒙了,不由自主跪在地上,不停磕頭求饒。

「學生認錯!學生見這文太好,被姨媽蠱惑,就動了佔有之心,從別的先生那裡借來他們抄寫的《三字經》,重新抄寫。我自首招供,甘願受罰,望院君手下留情,留我文位,不要波及我三族。」

李文鷹冷冷一笑,道:「我只說方運招供最多責罵幾句,何曾說過對你的處置?滾出去,斯文敗類1

李文鷹話一出口,路膺年如同被無形的大鎚擊中,砰地一聲向後倒飛去,摔在五丈開外的地方,大口吐血。

大學士唇舌一動,出口傷人。

「來人,剝掉這個衣冠**的秀才服,押入大牢,等聖院來人,奪了他的文位1

「是1院子里的士兵如狼似虎撲上去,拖著路膺年向外走。

路膺年氣急攻心,哼哼了幾句,昏死過去。

「路膺年的姨媽是何人?」李文鷹問。

邱學正道:「是方家二少爺的正妻方元氏,得封八等安人,就是她帶著路膺年來找我,不然我怎能相信路膺年能寫出這等好文。」

李文鷹想起方家的兩房之爭,略一思索,道:「身為朝廷冊封的誥命夫人,竟然慫恿後輩奪人文章,實乃大罪,但念在方家為國有功,酌情薄懲。傳院君令,在方家之外找一處住所,圈禁方元氏三年,三年內不得離開住所。我會奏請朝廷奪她的誥命,其後不得再封。」

「是。」

李文鷹又看了一眼桌面上兩份手稿,低聲道:「蠢材1

然後李文鷹親自寫了一封簡信,說明事情的經過,讓差役去周主簿那裡問清方運的住處,把信送過去。

方運收到信後走回屋裡,拆開信看著,小狐狸奴奴就在桌子上。

方運看完信,扔到奴奴的面前,笑道:「蠢貨,我們家奴奴都比他聰明。」

奴奴笑逐顏開,用力點頭。

「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走,奴奴,跟我一起去方家,把這件事告訴伯母。」

「嚶嚶嚶嚶……」奴奴興奮地又蹦又跳,這是方運第一次帶她出門。

方運又叫了楊玉環,一起去拜訪方家,說了此事然後離開。

大源府的夜景十分美麗,方運右手拉著楊玉環的手,左手托著奴奴,一起逛街遊玩。

起點出了一個夢想杯比賽,現在在主站的首頁有了排名顯示,相當於一個推薦位,能讓更多讀者看到本書。

老火懇請各位讀者把夢想杯的票投給本書。

現在客戶端好像沒顯示,只有主站的本書簡介下面有個「我要投票」。

請讀者點一下,如果有票,就投給本書,謝謝。

高V是每天一票,會員則是一周一票。

強烈建議:有票順手就投,沒票千萬千萬別在乎這個!

偷偷說一句,這個明顯是那啥,誰有錢誰刷去,咱千萬別為了這個票花錢,千萬別特意投,沒意義。

切記切記,有票就順手投,沒有千萬別在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