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二十八章聖前秀才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其他大許多,代表著鎮國之詩《濟縣早行》。 六顆星辰發出淡淡的光芒照耀方運的雕像。方運的雕像上有一縷如絲才氣,原本只有三寸高,此刻卻高達六寸! 一旦到了十寸,再經過磨礪,去聖廟拜聖,如絲...

方運夾了一塊雞翅膀,放到奴奴的碗里,說:「吃吧。」

奴奴立刻用兩隻小爪子抱拳向方運拱手致謝,然後開心地吃起來。

方運四人都被有禮貌的小狐狸逗笑了,楊玉環又夾了一塊肉放到奴奴的碗里。

奴奴立刻抬頭警惕地看了一眼楊玉環,又看了看那塊肉,輕輕用鼻子聞了聞,繼續吃方運給它的雞翅。

吃完方運的雞翅,奴奴用粉色的小舌頭舔舔爪子和嘴,也不看楊玉環夾的肉,只是仰著頭,用可愛又可憐的眼神看著方運,好像在說:再給我一塊,就一塊!

方運沒想到奴奴不吃別人給的肉,於是說:「那塊肉你可以放心吃,以後你也要聽她的話。」

奴奴帶著一絲不情願低下頭,開始吃楊玉環的給它的肉。

方運伸手摸了摸它的頭,奴奴用頭蹭了蹭方運的手,一口吃掉肉,露出滿意的神色,已經不再不滿。

方運一邊吃飯一邊喂奴奴,吃完后才發現,奴奴明明還不如一隻雞大,卻吃了整整一隻雞,小肚子撐得圓鼓鼓的。

飯後方運把奴奴放回竹筐里,他休息片刻,繼續寫《西廂記》。

剛寫了一會兒,奴奴突然「嚶嚶」地叫起來。

方運扭頭看去,就見奴奴用小爪子指著方運的桌子。

「你要上來?」方運問。

奴奴立刻興奮點頭。

「好。」方運把它抱起來,仔細看了看它的爪子,她的爪子有粉色的肉墊,十分可愛,而且竟然沒有一絲污垢或灰塵,可她剛才明明在地上吃肉,沒有洗過爪子。

「舉人有才氣庇護,能夠『蚊不近身』,而只有成為『翰林』,才能有『身不染塵』,就算幾十年不洗澡身上也沒有污垢。妖類或許也有類似的身不染塵,但實力起碼也得跟翰林相當,它明顯是幼狐,莫非地位非比一般?」

方運心裡想著,把奴奴放到桌子上。

方運突然問:「你到底懂不懂我們人族的話?」

奴奴這次反應極快,堅定地搖頭。

方運伸手扶額:「你真是太聰明了1

奴奴立刻高興地笑起來,以為方運是真誇它。

方運笑了笑,繼續寫《西廂記》。

奴奴趴在桌上看著紙面上的字,一開始是眼神迷迷糊糊,等過了一陣理清人物關係后,立刻來了精神,目不轉睛看著,而表情隨著方運的文字而變化。

寫到方之雲和崔鶯鶯談情說愛的時候,奴奴一副痴迷的表情。

當寫到方之雲幫崔鶯鶯化解危機的時候,奴奴十分高興。

寫到柳子錚設計害方之雲的時候,奴奴突然憤怒地叫了一聲,揮舞爪子拍向「柳子錚」三個字。

「幹什麼1方運瞪了奴奴一眼。

奴奴憤怒地看著方運,還沒從故事裡脫離。

方運輕輕拍拍它的頭,道:「老實點,不然不讓你看了。」

奴奴這才意識到自己太衝動了,用小爪子撓了撓頭,害羞地笑起來,露出一副認錯的表情。

「沒想到我的第一個讀者會是只狐狸。」方運笑道。

奴奴不滿地叫了一聲,好像在說狐狸怎麼了?

方運寫了兩個小時,感到累了,就拿著一些筆墨紙硯離開東廂房,他想趁休息的時候教楊玉環認字。

奴奴老老實實呆在桌子上,等方運走了,它立刻興奮地從頭翻看《西廂記》,不時聳動一下耳朵,聽方運的動靜。

方運把筆墨紙硯放到西廂房的桌子上,走到正屋門口,看到楊玉環正在整理院子。

「玉環姐,洗洗手,進來我有事跟你說。」

「哦。」楊玉環拿了臉盤洗手,然後走到方運面前。

「什麼事?」楊玉環仰著美麗的面龐看著方運。

方運拉著她的手向里走,道:「我來教你識字寫字。」

「嗯。」楊玉環感受到方運手上的溫度和堅定,輕聲答應著。

方運把楊玉環帶到西廂房,鋪好白紙,提起筆,卻沒有立刻寫字。

這個時代蒙學只有《百家姓》和《千字文》以及一些各地文院編的東西,沒有《三字經》《顏氏家訓》《增廣賢文》和《幼學瓊林》等後世大名鼎鼎的蒙學讀物。

方運也記得自己蒙學的內容,完全就是死記硬背下《千字文》和《百家姓》,用了很久才記祝《千字文》裡面有一千個很基礎的字,對仗工整,條理清晰,非常適合孩童學習。

方運當年學完《千字文》和《百家姓》,就離開蒙學,直接去私塾去學眾聖經典,中間沒有過度,學得一直很吃力。

「這裡大多數孩子學完《千字文》和《百家姓》后就直接接觸《論語》等書,太過於揠苗助長,其間應該再學一些《三字經》《增廣賢文》等再去學習眾聖經典。不過玉環姐不識字,那就從《千字文》開始教。」

方運道:「下面我教你千字文的內容,今日教你最基礎的八個字,以後會逐漸增多,你看好了。」

隨後,方運寫下《千字文》開頭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八個字,然後一一給楊玉環講解。

等楊玉環勉強記住了,就讓她慢慢寫,方運自己則回東廂房。

回到屋裡,方運看了一下桌面,一切都沒變化,只是奴奴笑眯眯的樣子,似乎在討好他。

方運摸了摸它的頭,它這次沒有不情願,反而很喜歡。

方運繼續寫《西廂記》。

寫完一頁,方運正要換紙,奴奴突然叫了一聲,然後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搭在方運的手腕上。

「怎麼了?」方運問奴奴。

奴奴不會說話,用爪子指著頁面上的「總」字,叫道:「奴奴!奴奴1看方運聽不懂,它有些著急。

方運仔細一看那字,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寫到最後有些急,「總」字少寫了一個點,於是提筆點上。

「字有誤,奴奴顧。」方運笑著引用「曲有誤、周郎顧」的典故。

「嚶嚶1奴奴異常激動,毛茸茸地大尾巴在身後掃來掃去。

「以後你要仔細幫我看著。古人有紅袖伴讀,我有奴奴添香,此書有你的功勞。」

「嚶嚶1奴奴更加興奮,輕輕一躍,想要跳到方運的肩膀,它雖然吃了肉有了力氣,可還是力氣不足,方運急忙伸手,放在在胸前,奴奴正好跳到他懷裡。

奴奴歡快地用頭蹭方運的胸膛,一副歡天喜地的模樣。

和奴奴玩鬧一陣,方運拍拍它的屁股說:「好了,我繼續寫書。」說著把奴奴放到桌子上。

奴奴卻羞得臉上微紅,用兩隻小爪子擋著眼睛,趴在桌子上,也不再去看方運寫什麼。

等方運寫了十幾個字,它聳了聳耳朵,偷偷看方運,發現他一切如常,才慢慢抬起頭,繼續看《西廂記》,只是毛茸茸的尾巴輕輕搖動。

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逝,方運終於完成整本《西廂記》。

在《西廂記》寫完最後一筆的時候,方運心中一動,閉上雙目,念入文宮。

文宮內有兩處變化。

上面的文宮星空已經有了六顆星辰,其中一顆比其他大許多,代表著鎮國之詩《濟縣早行》。

六顆星辰發出淡淡的光芒照耀方運的雕像。方運的雕像上有一縷如絲才氣,原本只有三寸高,此刻卻高達六寸!

一旦到了十寸,再經過磨礪,去聖廟拜聖,如絲才氣就會膨脹如針,成為秀才。

「別人的才氣需要去聖廟拜聖才能提升,我有這些名篇星辰滋養,或許可以成為百年難遇的聖前秀才。據說聖前秀才是極限,除了孔子親自教過的學生,沒人能成為聖前舉人。」

方運離開文宮,快速默讀了一遍《西廂記》,改了幾處,正式定稿。

方運發現《西廂記》的字數跟四大名著遠遠不能比,但在這個時代已經屬於很長的長篇,可作為一本書的話,頁數還是有些少。

於是方運又提筆寫了唐傳奇小說中的一個名篇《枕中記》,這篇小說衍生出一個成語,比書名更廣為流傳,即黃粱一夢。

《枕中記》講了一個書生窮困潦倒,在一家客棧遇到行走天下的半聖,半聖見他雖有才氣卻痴迷於官位,就送給他一件文寶枕頭。書生得到枕頭后便昏昏睡去,此刻客棧的廚房裡剛剛開始蒸黃粱米。

書生夢到自己仕途得意,一路青雲,最後當上輔相,位極人臣,享盡榮華富貴,但被別的高官誣陷叛國,被國君抓入天牢囚禁。幾年後,他的冤情平反,再次位極人臣,兒孫滿堂,個個有有出息。

最後他老了,想要辭官,但國君不允許,他卻看透一切,便寫了一份奏摺請辭,沒過多久去世。

隨後書生醒了,半聖還在他身邊,客棧蒸的黃粱米還沒熟。

書生大徹大悟,不再追求功名利祿,而是專心聖道,終成一代大儒。

方運覺得《枕中記》比較符合聖元大陸主流思想,所以稍加改動就成了一篇合適的短篇小說。

兩部小說都加了標點符號、分了段,頁數更多,最後共有一百五十多頁。

寫完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方運睡了一覺,吃過晚飯後,讓方大牛趕著車前往周府。

州文院和州衙門平級,最高長官都是三品大員。周主簿雖然只是六品,但卻負責文匯院等機構,極有實權,而且是負責全州的部分事務,其權力不下於五品知府。。。

明天周一就是《儒道至聖》第一次沖新人榜了,對本書、對老火我來說都至關重要,在新書榜的名次決定本書將來的成績,或者說命運。我有信心和實力寫好這本書,各位書友能收藏本書嗎?能把推薦票給這本書嗎?我想上新人榜。

願,才氣昌攏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