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二十七章奴奴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色漸淡。 方運伸手摸了摸它的頭,它露出一副不情願的卻又無奈的樣子。 「走。」方運伸手抱它。 小狐狸卻不喜被方運抱,用力掙扎,可惜它太小了,方運一隻手就能讓它掙扎不得。 ...

「四大名著等明清小說影響力最大,最能增我文名也最賺錢,不過一是文字太多,二是需要培養市場,三則是裡面有些東西我從沒接觸過,需要買些相關的書籍掩飾。所以,目前最適合出那些中短篇的唐傳奇,在時代上屬於無縫銜接。等唐傳奇培養了一些讀者,我再寫那些長篇名著。等到以後,可以把後世的歷史寫成小說,這樣用詩詞典故就方便了許多。」

方運思來想去,把目標對準唐傳奇小說中影響最大的《鶯鶯傳》,而著名的元曲《西廂記》就是根據這本小說改編的,這部小說的歷史地位和文學地位都極高,一經現世必然在目前的聖元大陸引發轟動。

清朝著名的文學家、文學評論家金聖嘆曾評出「六才子書」,把《西廂記》跟《水滸傳》《史記》和杜甫的律詩等相提並論。

「不過《鶯鶯傳》原文太短,只有三千多字,不能成書,賣不出好價錢。這部短篇小說結局是悲劇的,故事也不符合現在聖元大陸的讀者口味。」

「改編的《西廂記》是最後大團圓收場,既然《西廂記》影響最大,而且故事性強於《鶯鶯傳》,那就應該以《西廂記》為主,不過,其中不適合聖元大陸的東西不能保留。」方運心想。

於是,方運就開始在奇書天地中尋找跟《鶯鶯傳》和《西廂記》有關或元曲,然後自己慢慢拼湊新。

《西廂記》全文五萬多字,但畢竟是元曲,寫成小說就要刪減很多。

這時候的書籍一面只有一百六十個字,一頁不過三百二十個字,方運決定把數字壓縮到三萬字左右,湊一百頁,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長篇小說。

經過一個小時的忙碌,方運榷鶯鶯傳》《西廂記》等書中的精華,去掉或改變其中不符合聖元大陸的元素,於是寫成了新的《西廂記》。

這個故事和原《西廂記》相似又有所不同,講的是一個官宦女子崔鶯鶯為了保住父親,被迫許給左相的兒子,但在結婚前,認識一個寒門窮書生,然後兩個人相愛相戀,之後那個窮書生考中狀元,跟左相之子以戰詩比斗,最後勝利,迎娶崔鶯鶯。

「廢柴幹掉高富帥、推倒白富美的故事果然是古今中外永恆的主題埃要不要寫一部古裝的《泰坦尼克號》?還是算了。」

方運忍不住輕笑。

一本新的《西廂記》被收入奇書天地中,然後方運開始研墨寫字。

方運把《西廂記》中窮書生取名為「方之雲」,崔鶯鶯名字不變,但左相的兒子改為「柳子錚」,一想到柳子誠看到這部書的表情,他就想笑。

這樣,不用方運過多解釋,眾人就會推測:一定是方運受到柳子誠的欺壓和羞辱,心中憤恨,以自己的經歷為原型寫下這本奇書。

整本書都在奇書天地中,方運根本不用思考,不斷地在紙上寫。

這時代的書籍都沒有句讀,方運在書中第一次加入了逗號、句號和冒號,至於別的標點符號都沒加。除此之外,還分了段落,讓閱讀體驗更好。

「以故事情節動人,以標點符號驚人,不信這書火不了!這裡的儒家可比古代地球開明的多,他們一旦發覺這種標點符號比句讀方便,必然會快速應用,尤其是軍方,因為標點符號可以最大限度減少誤讀和歧義,避免軍令出問題。小說才氣不多,但這本書至少也應該是達府!等流傳久了,必然鳴州。不過,這次原稿我可要保存好。」

方運急速書寫,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匆匆吃了晚飯,讓楊玉環給他留一份夜宵,然後繼續寫。

夜已黑,但他有明眸夜視,夜晚對他沒有絲毫影響,依然奮筆疾書。

方大牛先他睡覺,小狐狸始終沒有醒來。

到了深夜,方運吃完夜宵繼續寫,直到寫到天亮,足足寫了十二個小時,手臂酸痛,實在寫不動了才睡覺。

僅僅睡了三個小時,他就起來,吃過早飯繼續寫。

臨近中午的時候,屋裡菜香瀰漫,方運揉了揉酸脹的手腕,停下筆休息。

一直在寫毛筆字非常累,要不是這些天不斷有才氣滋養身體,吃的很好,他能被累出病來。

「嚶……」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竹筐里的小狐狸已經醒來,正用烏溜溜的黑眼珠看著方運,露出一副無辜可愛的模樣,傻乎乎的。

小狐狸抽了抽鼻子,不斷地聞著,把頭轉向門的方向,有香味從外面飄進來。

方運微微一笑,道:「你醒了?不會是餓醒的吧?」

那小狐狸立刻露出害羞的神色,輕輕低下頭,不好意思看方運。

方運心中驚奇,難道這隻小狐狸能聽懂人話?

「走,我抱你吃飯。」方運說著走過去。

哪知小狐狸卻掙扎著要跑,可四肢像踩在棉花上一樣,一點力氣沒有,最後只能蜷縮著身體,用驚恐且哀求的目光看著方運,好像在說不要傷害它。

方運慢慢伸出手,把手放在它面前,沒有碰它。

小狐狸感到方運沒有惡意,眼中的驚恐消失,仍然有哀求之色。

「我要是傷害你,你早就死在城外,還能活到現在嗎?」方運道。

小狐狸立刻流露出思索的樣子,哀求之色漸淡。

方運伸手摸了摸它的頭,它露出一副不情願的卻又無奈的樣子。

「走。」方運伸手抱它。

小狐狸卻不喜被方運抱,用力掙扎,可惜它太小了,方運一隻手就能讓它掙扎不得。

「你再動,我把你扔出城外,讓追你的妖怪吃了你。」

小狐狸身體猛地一抖,竟然不掙扎了,可憐兮兮地仰頭看著方運,眼裡竟然泛著淚光。

「你老實聽話,我就留你在這裡。等你傷好了,你是走是留隨你,怎麼樣?」方運問。

小狐狸下意識地點點頭。

方運笑著問:「你能聽懂我們人族的話?」

小狐狸愣了一下,漆黑明亮的眼珠輕輕轉了一圈,然後堅定地連連搖頭,好像在說聽不懂。

方運被傻狐狸逗得哈哈一笑。

小狐狸卻露出一副迷茫的樣子,好像在說都搖頭了怎麼還不相信我?

「以後就叫你小蠢狐。」方運笑著說。

哪知小狐狸立刻變了臉,憤怒地叫了兩聲,反對這個名字。

「你又不告訴我你的名字,怪誰?小蠢狐。」

小狐狸急了,急忙叫道:「奴奴!奴奴1

「你叫奴奴?」方運奇怪怎麼會有狐狸起這個名字,不過也挺好聽。

小狐狸立刻高興地點點頭,而且有點小得意。

「奴奴,一起吃飯去。」

奴奴立刻用力點頭,兩隻眼睛異常明亮。

方運用左手托著奴奴,用右手去開門,哪知奴奴突然輕叫一聲。

方運低頭一看,奴奴竟然再度害羞起來,臉上的雪白毛髮似乎有點變粉,並且用兩隻小爪子捂著自己的臉。

方運想不通奴奴為什麼害羞,走了兩步,發覺自己的左手熱乎乎的,似乎正托著奴奴的肚子。

「難道她因為這個害羞?」方運立刻動了動手指,摩擦它的肚子。

「嚶嚶……」奴奴的聲音又羞又急,還有一絲委屈。

方運輕咳一聲,不再逗奴奴,向正屋走去。

這時的普通民居樣式基本相同,房屋分為東廂房和西廂房,兩間廂房都有土炕。

兩座廂房之間是正屋,正屋靠大門的地方有左右兩個灶台,既可以做飯炒菜,也可以在冬天取暖。正屋最裡面擺著飯桌等物,算是客廳兼餐廳,比較狹校

方運猜到這隻香狐不是普通的動物香狐,應該是妖類,不過既然大源府的聖廟沒有鎮壓它,就證明它無害,所以放心帶它吃飯。

楊玉環看到小狐狸醒了很高興,對方運道:「你昨晚熬夜,上午又一直寫,怕你吃不飽,我特意多燉了一隻雞。你當了童生飯量也大了,我拿不準。」

奴奴好奇地看著楊玉環,然後打量正屋,目光中帶著少許戒備。

「謝謝玉環姐。」方運道。

「自家人謝什麼1楊玉環說道。

奴奴看到盛放兩隻雞的砂鍋,兩眼發亮,視線好像被粘在上面一樣。

「大家一起吃吧。江嬸,為奴奴準備一個小碗,以後只給她用。」方運道。

「好。」

方運把奴奴放在地上,然後把一個空的小碗放到它面前。

奴奴乖巧地坐在小碗面前,仰頭看著方運,像小朋友一樣,但嘴角似乎有一絲口水。

四個人陸續坐下,楊玉環先把一個雞腿放到方運的碗里,道:「四個雞腿都給你。」

方運雖然地位已經不同,但並沒有看低江婆子和方大牛,在他眼裡著兩人依舊是親戚和鄰居,以後兩個人或許不敢再跟他同桌吃飯,但既然現在同桌,那就待之以客。

「一人一個雞腿,不多不少正好。玉環姐,你分了吧。」方運道。

「好。」楊玉環給另外兩個人分雞腿。

「少爺真是大善人。」江婆子笑的嘴都合不攏。

「嘿嘿。」方大牛傻笑著。

兩個人昨天都不敢吃太多肉,只夾了幾筷子,一直吃菜。

濟縣終究是窮縣,糧食管夠,可肉類還是比較奢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