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二章 唇槍舌劍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5-20 05:55  |  字數:3528字

眼看黑霧刺客就要發動攻擊,一聲大喝響起。

「住手!濟縣捕頭在此,鼠輩安敢放肆!」魯捕頭遠遠地大喊一聲,拋出他的文寶腰牌。

半空憑空出現一個人的聲音,那聲音在誦讀景國半聖陳觀海的戰詩《滄浪行》,伴隨這誦詩聲,一股海浪拍岸的巨響在半空炸開,那文寶腰牌化作三丈高的藍色波濤擋在方運和柳子誠之間,遮住天空,隨時可以落下拍擊。

柳子誠下意識停筆,後退三步,緊握手中的毛筆,而那毛筆開始微微發光,竟然也是一件文寶。

柳子誠扭頭說:「魯捕頭,我是大源柳家的柳子誠,我大哥是江州解元,我叔公是當朝左相,你馬上離開,我當今天的是沒發生。」

魯捕頭一身正氣道:「你當街刺殺聖前童生,我乃濟縣捕頭,豈能袖手旁觀!文寶腰牌已動,縣尊的官印必然響應,你放下文寶,靜等縣尊發落!」

文院中,蔡縣令換好便服,要去吉祥酒樓赴宴,身後跟著一個極其健壯的大漢。

那壯漢的脖子以下和常人無異,但頭卻不是人頭,而是一顆牛頭,牛蠻人。

舉人,可養帶甲私兵兩人。

進士,可養私兵四人,不限妖蠻。

那牛蠻人手中提著一個小黃綢包裹,裡面放著官印,縣令外出必須攜帶。

黃綢包裹突然微動。

蔡縣令神色一動,周身才氣鼓盪,伸手拿過官印。

只見他雙目光華閃動,彷彿居於高空俯視全縣,隨後,他通過官印和魯捕頭的腰牌看到方運家門口的事,看到那半首《荊軻刺秦歌》,看到方運被困住。

蔡縣令氣得鬍鬚抖動,濟縣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可能名震天下的聖前童生,柳家人竟然敢殺他。

「大膽狂徒!」

蔡縣令大喝一聲,就見一道白色光芒從他口中飛出,在他身前凝聚成一道白光古劍。

這才氣古劍散發這莫名的殺意,牛蠻人哪怕浴血戰場都毫不畏懼,可在才氣古劍出現的一剎那,他不由自主眯著眼睛,縮著脖子,生怕被殺死。

蔡縣令離方運太遠,哪怕是進士的唇槍舌劍也難以抵達,但整個縣城都在文院的力量籠罩下,蔡縣令用力一握官印,藉助文院積累了數百年的力量催動才氣古劍。

「嗖」地一聲,才氣古劍劃破長空,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在兩個呼吸間來到方運家上空。

才氣古劍散發著強大的壓迫力,柳子誠握筆的手竟然顫抖起來。

柳子誠嚇得面無人色,他太清楚進士的可怕,更明白對方要死保方運,要是還敢動手必死無疑。

柳子誠立刻大喊:「望蔡縣尊明察,本人乃大源府秀才柳子誠、三年前的府試第九,之前並不知方運是聖前童生,既然現已知道,絕不會動手!」

蔡縣令的聲音從才氣古劍上傳來:「光天化日之下圍攻童生,罪大惡極!」

就見那才氣古劍突然消失,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掠過一個家丁的脖子,然後回到半空。

「唔……」那個家丁突然雙手捂著脖子,洶湧的血水從他指縫和口中噴出來,然後慢慢倒在地上。

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地面的沙土被漸漸染紅。

另外三個家丁嚇壞了,急忙跪在地上叩頭大呼:「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魯捕頭,把這三人押入大牢,擇日審問。至於柳子誠,在本案未了結之前,不得離開大源府地界,否則視同畏罪潛逃。」

柳子誠急忙彎腰行禮,道:「小生知錯。」說完匆忙上了馬車,狼狽離開。

「小運。」楊玉環哭著撲到方運懷裡,方運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慰她。

方運無比感激蔡縣令,正想道謝,卻發現說謝謝太俗,而且沒有分量,他畢竟是童生第一,而對方是進士縣令。

方運沉思片刻,朗聲作詩道:「蔡家洗硯池邊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學生方運,題詩謝蔡禾。」

魯捕頭一愣,心想不愧是雙甲案首,這詩起碼是出縣層次,隻字不說蔡縣令多好,只寫蔡縣令家的花,可卻把蔡縣令誇上天了。文人要文名,也要顧及影響,這種無聲無息的拍馬屁才叫高明,更何況還不忘把詩命名為「謝蔡禾」。

魯捕頭更加堅定了攀附方運的念頭,有才氣不算什麼,但小小年紀會做人太難得,日後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好詩!好詩!好一個清氣滿乾坤,唯有蔡大人才稱得上。」魯捕頭大聲稱讚。

此詩一出,那才氣古劍動了動,隨後慢慢消散,蔡縣令什麼都沒說。

魯捕頭敬畏地看了看才氣古劍消失的地方,收起捕頭腰牌,雙手把請柬遞給方運,道:「這是縣尊讓我給您送的請柬,請您參加吉祥酒樓的文會。」

方運也是用雙手接過,道:「謝謝魯捕頭。」

魯捕頭笑道:「不客氣。方公子既然高中案首,我本想進去討一杯茶喝,但還要辦案,就不進去了。這是我的禮金,恭喜方公子。你也知道我們公門沒什麼錢,這五兩銀子您一定笑納,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直接來找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說著,魯捕頭拿出一個五兩銀元寶。

楊玉環沒想到魯捕頭的隨禮竟然這麼重,一般人家喜事的隨禮也不過一百文銅錢而已,這五兩銀子相當於五千文,她更沒想到竟然有人叫方運「方公子」。

方運推辭道:「魯捕頭您太客氣了,我還沒謝謝你的救援之恩,怎麼能收你的賀禮。」

「一碼歸一碼,兩件事不能混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