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十一章紙上談兵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化極大,好像突然大了好幾歲似的。 柳子誠看向楊玉環,楊玉環毫不掩飾對他的鄙夷。 柳子誠目光閃爍,許久不語,突然獰笑一聲,道:「現在文院還沒放榜,你也沒有去聖前正式參拜,沒有童生服和童生...

魯捕頭看了看手中的請柬,心中火熱,大聲擠開文院門口的眾人,恨不得長了翅膀飛到方運家裡。

「魯捕頭,好久不見1一個熱情的聲音想起,魯捕頭仔細一看,正式神童方仲永的父親方禮。

「原來是方兄,我有急事要處理,不能奉陪,告罪1魯捕頭匆匆離開,嘴角卻浮現無人看到的譏笑。

方禮僵在原地,他本以為自己馬上就是「案首之父」,以前也認識魯捕頭,想趁機在親朋好友面前展現自己的人脈,結果對方根本不停步,一點面子都不給。

一旁的親戚好友立刻罵開了。

「一個捕頭也敢這麼無禮,等仲永成了案首,看他怎麼說1

「區區秀才而已,仲永可是有狀元之才1

方禮最重面子,但即將放榜不好發作,於是道:「不必理他,等仲永平步青雲那一天,這種小人自會低頭!放榜了,你們猜猜仲永的名次。」

「當然非案首莫屬1

「您太謙虛了,全縣的童生誰能跟仲永比埃」

「前面的人讓開,讓今年的案首先進1

前方眾人紛紛讓開,方禮面帶微笑,從容步行,方仲永跟在他身後。

方禮等人還沒走到金榜前,金榜周圍就炸了鍋。

「什麼?雙甲?雙甲童生?聖人垂憐,我景國也有了雙甲童生,破了天荒啊1

「真沒想到姓方的會是雙甲案首1一個認識方運的人驚訝地長大了嘴巴。

方禮一聽,笑得合不攏嘴,既然是姓方的就沒錯,而且是雙甲,這簡直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足以立一座文牌坊,讓子孫後代都瞻仰。

緊跟父親的方仲永眼中閃過一絲慌色,他不否認自己是神童,也不否認自己有信心拿到詩詞的甲等,可絕不相信自己能拿到「請聖言」的甲等,因為他有好幾道題都不會,胡亂寫的答案。

方仲永急忙抬頭看向不遠處的榜單,定睛一看,榜首赫然是方運。

方禮正要誇兒子,覺察方仲永的神色不對,立刻眯著眼快走幾步看向榜單。

方運,甲,甲。

方仲永,乙中,乙下。

到手的案首飛了!

方禮氣急敗壞大喊:「這個排名一定有問題!我兒子怎麼可能不是案首!我要去京城告御狀!怎麼可能有人能拿到雙甲童生!我不信1

金榜前的衙役冷笑道:「隨你去告,誰不知道這金榜要過半聖考官之眼,要是有問題,不用等放榜早就事發,用得著你叫?」

方家的親友一臉茫然。

「方仲永可是神童啊,怎麼當不了案首?」

「那個方運是誰,看著耳熟。」

「就是有江州西施童養媳的那個方運啊,他爹娘葬禮的時候我還去過,沒曾想中了案首。」說話的人不動聲色側走一步,遠離方禮,然後四處張望,想要尋找方運報喜。

方運沒在這裡。

太陽西斜,照在方運家門口的馬車上,留下長長的影子。

四個曾來過方運家的柳家家丁也在,在他們之前站著一個英俊的白衣書生。

方運把楊玉環護在身後,平靜地看著柳子誠,道:「不知柳兄突然拜訪,所為何事。」

柳子誠看了一眼楊玉環,露出一個自以為禮貌得體的微笑,一甩扇子,扇面打開,輕輕扇著。

「方運,我聽說你受了傷,急忙趕來,還帶了江州最好的傷葯。童生試考得怎麼樣?一身是傷還去考童生,一定考的得很差吧?不打緊,來年再考。」柳子誠微笑著說。

楊玉環卻冷笑道:「收起你那副虛情假意的嘴臉,我早就看透你了!這是我們家門口,馬上讓開,我要和小運去看放榜1

柳子誠的笑容僵在臉上,皮笑肉不笑地說:「去不去都一樣,反正方運也考不上童生。玉環,我對你可是一片真心,你要是再這麼任性,等娶你回家,我那幾個小妾要是吃醋,讓我怎麼幫襯你?」

不等方運說話,楊玉環上前挽著方運的胳膊,仰起頭說:「我很快就會嫁入方家,小運已經是我的相公,你永遠也娶不到我1

方運詫異地看著楊玉環,他早就看出來,楊玉環雖然認命,但對他只是姐弟之情,從來沒叫過他相公夫君之類的,可今天竟然當眾承認,還隱約有點兩個人已經圓房的意思。

方運看到楊玉環臉上浮現淺淺的紅暈,不知是被太陽曬的,還是羞的。

柳子誠目露凶光,壓下心頭怒火道:「我知道你只是想氣我,不過你成功了!方運,如果你還執迷不悟,把不屬於你的東西留在手裡,不出三天,必然會再次大難臨頭!這一次,你不會有任何僥倖1

方運說:「你承認昨夜是你身後的四個人要殺我?」

柳子誠譏笑道:「你的把戲對我無用,我從來沒說要殺你。我柳子誠可是有秀才文位,就算打殘你,也只是賠錢了事。方運,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答應還是不答應1

方運斬釘截鐵道:「玉環姐是我的妻子,誰也搶不走!你再敢胡攪蠻纏,我這就一紙訴狀去衙門告你!還有,你以前打殘我的確只需要賠償就可結案,可現在我是童生,你要是打殘我,足以剝奪你的功名文位1

「你?童生?哈哈哈,我沒聽錯吧?你們聽到了嗎?」柳子誠大笑著問身後的家叮

「聽到了,一個窮酸說他是童生1一人道。

方運神態自若,道:「我能考上童生,多虧柳兄你,要不是柳兄借給我那些半聖的書籍,我恐怕考不上童生。若我將來中了秀才,一定不忘報答柳兄的大恩大德1

最後四字咬音極重。

柳子誠認真地盯著方運,一步向前,咄咄逼人問:「我在路上就已經知道,此時濟縣的文院還未放榜,你怎麼知道你能考上童生!你以為幾句話就可以騙過我?」

「你若不信,大可跟我去文院門口看看。對了,我還是聖前童生。」方運微笑道。

柳子誠呆了一下,放聲大笑。

「聖前童生?你方運當我是三歲小兒嗎?你有幾斤幾兩我會不知道?你連《十三經》都背不下來,連三位半聖考官的名篇都是我提供的,還有你那半吊子的詩詞水平,中童生都不可能,還敢說自己是聖前童生?簡直讓人笑掉大牙!方運!你不要再廢話了,我的耐心已經用完!你今天要是不答應,我臨走前要從你身上取兩條腿,讓你知道我柳子誠說到做到1

楊玉環急忙道:「柳子誠你不要欺人太甚,相公如今已經是聖前童生,有了文位,你要是敢傷他,我就去縣衙鳴冤1

方運沒想到柳子誠竟然這麼膽大包天,心中暗恨,要不是有個左相當親戚,柳子誠斷然不敢這麼做。

方運立刻激將道:「柳子誠,你要是個真男兒,就跟我去一趟縣文院,先看清金榜再說。怎麼,你怕了?你不是一直看不起我嗎?連去文院的勇氣都沒有?」

柳子誠輕蔑一笑,正要答應,他身後一個家丁突然在他耳邊道:「二公子,他好像真是聖前童生。」

「怎麼說?」柳子誠急忙問。

「我清楚記得他昨天額頭一個明顯的傷疤,他們幾個也都看到了,可現在那道傷疤已經不見了,就算有靈丹妙藥也做不到,只有才氣灌頂才可能讓那麼大的傷疤一夜消失。」

柳子誠大驚,急忙回頭看其餘家叮

「我記得。」

「沒錯,他那道口子很深。」

幾個家丁眼中都流露出驚恐之色,如果方運真的是聖前童生,他們幾個很可能要倒霉。

柳子誠重新看了看方運,這才察覺今天的方運似乎和往常不一樣,氣定神閑,目光沉穩,氣質變化極大,好像突然大了好幾歲似的。

柳子誠看向楊玉環,楊玉環毫不掩飾對他的鄙夷。

柳子誠目光閃爍,許久不語,突然獰笑一聲,道:「現在文院還沒放榜,你也沒有去聖前正式參拜,沒有童生服和童生劍,定然是假的!你現在只是平民,我是秀才,打殘你只會賠錢而已1

方運沒想到柳子誠竟然這麼果斷。

「你們去攔住他1柳子誠說完,跑上馬車,拿出筆墨和紙。

方運暗道不好,柳子誠這是怕近身有危險,要用「紙上談兵」攻擊他。

「玉環姐你後退1方運說完沖向柳子誠,絕不能讓他用出紙上談兵,否則只能任他宰割。

但是,那四個有經驗的家丁立刻撲上來,也不打方運,或抱腰,或鎖臂,或抱腿,一眨眼就困住方運。

方運得才氣浣體,只要養幾個月就比這四個人高馬大的家丁強壯,可現在身體還沒養好,根本不是四個人的對手。

楊玉環上前一步想要幫方運,意識到自己的力氣不夠,立刻沖柳子誠跑去,要阻止他寫字。

一個家丁立刻放開方運,伸手攔住楊玉環。

柳子誠把宣紙鋪在馬車上,直接把毛筆插.入墨瓶中,提起吸滿了濃墨的狼毫筆,在紙上寫字,他周身才氣涌動,颳起輕風,吹起他的衣袍。

柳子誠一邊用極快的草書書寫,一邊誦讀荊軻刺秦王前所做的古戰歌。

他身上的才氣通過毛筆融入墨汁,形成文字,和文字產生奇異的共鳴,天地間的元氣被才氣文字引動。

狂風起,就見一個人形黑霧漸漸浮現在柳子誠身邊,那人形黑霧面目不清,手持匕首。匕首明明也是黑霧,可散發著森森寒意,讓這裡化為寒冬。

方運心生絕望,對方竟然使用這首著名的戰詩詞。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