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一章 紙上談兵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5-20 05:55  |  字數:3683字

魯捕頭看了看手中的請柬,心中火熱,大聲擠開文院門口的眾人,恨不得長了翅膀飛到方運家裡。

「魯捕頭,好久不見!」一個熱情的聲音想起,魯捕頭仔細一看,正式神童方仲永的父親方禮。

「原來是方兄,我有急事要處理,不能奉陪,告罪!」魯捕頭匆匆離開,嘴角卻浮現無人看到的譏笑。

方禮僵在原地,他本以為自己馬上就是「案首之父」,以前也認識魯捕頭,想趁機在親朋好友面前展現自己的人脈,結果對方根本不停步,一點面子都不給。

一旁的親戚好友立刻罵開了。

「一個捕頭也敢這麼無禮,等仲永成了案首,看他怎麼說!」

「區區秀才而已,仲永可是有狀元之才!」

方禮最重面子,但即將放榜不好發作,於是道:「不必理他,等仲永平步青雲那一天,這種小人自會低頭!放榜了,你們猜猜仲永的名次。」

「當然非案首莫屬!」

「您太謙虛了,全縣的童生誰能跟仲永比啊。」

「前面的人讓開,讓今年的案首先進!」

前方眾人紛紛讓開,方禮面帶微笑,從容步行,方仲永跟在他身後。

方禮等人還沒走到金榜前,金榜周圍就炸了鍋。

「什麼?雙甲?雙甲童生?聖人垂憐,我景國也有了雙甲童生,破了天荒啊!」

「真沒想到姓方的會是雙甲案首!」一個認識方運的人驚訝地長大了嘴巴。

方禮一聽,笑得合不攏嘴,既然是姓方的就沒錯,而且是雙甲,這簡直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足以立一座文牌坊,讓子孫後代都瞻仰。

緊跟父親的方仲永眼中閃過一絲慌色,他不否認自己是神童,也不否認自己有信心拿到詩詞的甲等,可絕不相信自己能拿到「請聖言」的甲等,因為他有好幾道題都不會,胡亂寫的答案。

方仲永急忙抬頭看向不遠處的榜單,定睛一看,榜首赫然是方運。

方禮正要誇兒子,覺察方仲永的神色不對,立刻眯著眼快走幾步看向榜單。

方運,甲,甲。

方仲永,乙中,乙下。

到手的案首飛了!

方禮氣急敗壞大喊:「這個排名一定有問題!我兒子怎麼可能不是案首!我要去京城告御狀!怎麼可能有人能拿到雙甲童生!我不信!」

金榜前的衙役冷笑道:「隨你去告,誰不知道這金榜要過半聖考官之眼,要是有問題,不用等放榜早就事發,用得著你叫?」

方家的親友一臉茫然。

「方仲永可是神童啊,怎麼當不了案首?」

「那個方運是誰,看著耳熟。」

「就是有江州西施童養媳的那個方運啊,他爹娘葬禮的時候我還去過,沒曾想中了案首。」說話的人不動聲色側走一步,遠離方禮,然後四處張望,想要尋找方運報喜。

方運沒在這裡。

太陽西斜,照在方運家門口的馬車上,留下長長的影子。

四個曾來過方運家的柳家家丁也在,在他們之前站著一個英俊的白衣書生。

方運把楊玉環護在身後,平靜地看著柳子誠,道:「不知柳兄突然拜訪,所為何事。」

柳子誠看了一眼楊玉環,露出一個自以為禮貌得體的微笑,一甩扇子,扇面打開,輕輕扇著。

「方運,我聽說你受了傷,急忙趕來,還帶了江州最好的傷葯。童生試考得怎麼樣?一身是傷還去考童生,一定考的得很差吧?不打緊,來年再考。」柳子誠微笑著說。

楊玉環卻冷笑道:「收起你那副虛情假意的嘴臉,我早就看透你了!這是我們家門口,馬上讓開,我要和小運去看放榜!」

柳子誠的笑容僵在臉上,皮笑肉不笑地說:「去不去都一樣,反正方運也考不上童生。玉環,我對你可是一片真心,你要是再這麼任性,等娶你回家,我那幾個小妾要是吃醋,讓我怎麼幫襯你?」

不等方運說話,楊玉環上前挽著方運的胳膊,仰起頭說:「我很快就會嫁入方家,小運已經是我的相公,你永遠也娶不到我!」

方運詫異地看著楊玉環,他早就看出來,楊玉環雖然認命,但對他只是姐弟之情,從來沒叫過他相公夫君之類的,可今天竟然當眾承認,還隱約有點兩個人已經圓房的意思。

方運看到楊玉環臉上浮現淺淺的紅暈,不知是被太陽曬的,還是羞的。

柳子誠目露凶光,壓下心頭怒火道:「我知道你只是想氣我,不過你成功了!方運,如果你還執迷不悟,把不屬於你的東西留在手裡,不出三天,必然會再次大難臨頭!這一次,你不會有任何僥倖!」

方運說:「你承認昨夜是你身後的四個人要殺我?」

柳子誠譏笑道:「你的把戲對我無用,我從來沒說要殺你。我柳子誠可是有秀才文位,就算打殘你,也只是賠錢了事。方運,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方運斬釘截鐵道:「玉環姐是我的妻子,誰也搶不走!你再敢胡攪蠻纏,我這就一紙訴狀去衙門告你!還有,你以前打殘我的確只需要賠償就可結案,可現在我是童生,你要是打殘我,足以剝奪你的功名文位!」

「你?童生?哈哈哈,我沒聽錯吧?你們聽到了嗎?」柳子誠大笑著問身後的家丁。

「聽到了,一個窮酸說他是童生!」一人道。

方運神態自若,道:「我能考上童生,多虧柳兄你,要不是柳兄借給我那些半聖的書籍,我恐怕考不上童生。若我將來中了秀才,一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