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八章縣令怒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嗯!我回屋洗洗臉。」楊玉環突然轉身快步,掀開門帘回西廂房,迅速洗了臉擦乾淨,然後望著銅鏡,看到自己臉上有一抹嫣紅,心跳得更快。 「心怎麼跳的這麼厲害1楊玉環羞澀地心想。 「雖說我將來要...

萬學正露出掩飾不住的羨慕之色,說:「才氣鳴州,聖前童生,一次就是兩座文牌坊,景國前所未有,哪怕是陳聖也只是聖前童生而已。跟這位考生比起來,那個所謂的神童就算不得什麼了。蔡縣令,貴縣藏龍虎埃」

蔡縣令和王院君往神童方仲永所在的方向看了看,又迅速轉回頭,萬學正說的沒錯,跟聖前和鳴州比起來,區區出縣的小神童真的不算什麼。

蔡縣令笑道:「考官巡場,兩位是否一同前往?」

「願往1萬學正和王院君異口同聲回答。

三人大笑,一起向方運所在的方向走去。

三人路過考房,考房裡的考生們抬頭一看,頓覺詭異。

「三個考官不會被妖魔附體了吧?怎麼笑得跟升官發財似的?」

「不像是巡場,出大事了?」

「蔡縣令平時可是冷麵清官,今天中邪了?笑的比太陽都燦爛。」

許多考生紛紛探出頭,想三位大人要幹什麼。

就見三位大人在方運的考房前減慢了腳步,慢得跟蝸牛爬似的。

方運剛接受完才氣灌頂,心中的喜悅還沒消褪,就看到蔡縣令、王院君和萬學正三人一起帶著無比燦爛的笑容扭頭看著他。

方運愣住了,三位大人的舉動實在太怪異,讓他想起恐怖片里的場面。

三位大人向方運點了點頭,給予鼓勵的神色,然後掃了一眼方運桌子上的試卷,目光帶著些許羨慕離開。

「他們應該是知道我成了聖前童生。」方運心想。

方運又仔細看了看《春曉》,危機感緩解,成為聖前童生,柳子誠就不敢在濟縣殺他。

方運收拾好書箱,把試卷放在桌面上,背著書箱離開,附近的衙役立刻走過來,把試卷拿走,放入方運的請聖言試卷的上方。

方運路過其他考房的時候,許多考生忍不住低聲嘀咕。

「狂生1

「這人速度好快,佩服。」

「這不是那個被江州西施養著的方軟飯么?晦氣1

走出考房區域,方運看到三位考官坐在涼亭里向自己看來,他沒有上前攀談,只是拱手作揖,然後向文院外走去。

萬學正高聲稱讚:「好一個氣宇軒昂的男兒1

蔡縣令心想那孩子明顯是寒門子弟,身體瘦弱不堪,而且一身是傷,鬼都看不出來氣宇軒昂。

一旁的王院君贊道:「明明是傷病之身,卻毅然赴考,風骨卓絕,乃考生之楷模,定入《縣誌》,流芳後世。」

蔡縣令立刻命人把檢查方運進場的兩個士兵帶過來。

蔡縣令看著兩個忐忑不安的士兵,說:「我有話要問,爾等務必據實回答。」

「是。」

「方才離開的受傷考生進場的時候,有沒有說他的傷情?」

兩千考生就這麼一個頭上包著葯布的,兩個士兵記得很清楚,就一五一十複述方運的原話,說方運是被牛車送來的,昨日被四個大源府口音的蒙面人襲擊,差點被打死。

蔡縣令的臉一片青黑。

萬學正和王院君頗為同情地看著蔡縣令。

方運詩成鳴州和聖前童生固然是蔡縣令的政績,但聖前童生在縣試前差點被人打死,這就是治安不力,萬一朝廷追究下來,蔡縣令很可能要面臨責斥、罰俸祿。

吏部有考功司考察官員的執政水平,也就是所謂的考評,原本蔡縣令能得上上,可如果方運被打的事鬧大,能得個中上就不錯了。

蔡縣令猛地一拍桌子,道:「告訴魯捕頭,給我嚴查此事!本縣出一聖前童生不易,絕不容忍宵小猖狂1

蔡縣令說完望向文院門口。

方運從側門走出文院,之前被考生擠滿的門前此刻已經被家長佔領,上千人在焦急地等待,相互認識的人聚在一起聊天,喧鬧無比。

「可憐天下父母心。」方運想起自己的母親,目光一暗。

「你交卷了?不是說考到傍晚五點嗎?你怎麼不到四點就出來了?」

「誰家的孩子?這樣能考上才怪。」

「好像是江州西施家的那孩子,都說還不錯,沒想到自暴自棄,可惜了。」

方運可不想跟那些大叔大媽糾纏,快步向外走,擠出人群,外面停滿了轎子和馬車,其中一輛牛車格外醒目。

方運快步向牛車走去,只見幾個鄰居熟人和楊玉環一起在牛車邊聊天。

「小運?」楊玉環詫異地看著方運。

那幾個鄰居什麼都沒說,都惋惜地看著方運,現在交卷的要麼是天縱奇才,要麼是考的不好乾脆放棄的,在他們看來,方運明顯屬於後者。

這些鄰居沒有像旁人那樣說難聽的話,反而都安慰方運。

「小方還年輕,不著急,要是現在考上童生才奇怪。」

「對,都是這身傷弄的,不然小方一定能高中。」

方運微笑道:「謝過各位嬸嬸大娘。玉環姐,咱們回家吧。」

「好,老母雞已經燉上,只等你回家。」楊玉環笑靨如花,沒有絲毫的失望和責備,甚至不問考的怎麼樣,生怕方運難過。

方運越發感激她,和她一同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兩人有說有笑,楊玉環故意說一些高興的話。

楊玉環把牛車還給鄰居,和方運一起回家。

楊玉環回屋后繫上圍裙,笑著說:「小運你坐著別動,姐給你做一頓全肉宴!不僅有燉雞和紅燒肉,還買了一條魚,讓你吃個夠,今天吃不了明天吃1

方運看著系圍裙的楊玉環,說:「玉環姐,我有件事跟你說。」

「說吧,我聽著。」楊玉環仰頭,用一雙美目看著方運。她雖然比方運大三歲,卻要比方運矮一些,身體嬌小玲瓏。

「你有沒有發現我臉上的傷口和淤青特別輕。」

楊玉環仔細一看,驚喜地說:「傷口都消失了,只留下淺白的印子,奇怪1

楊玉環覺察方運的笑容里藏著什麼,於是仔細思考,想了好一會兒,隱約想到一個可能,但又覺得荒謬。

方運突然上前繞到楊玉環側面,然後把她橫抱起來。

「礙…」楊玉環大叫一聲,急忙用手臂環住方運的脖子,又慌亂又疑惑地看著方運。

方運笑著問:「玉環姐,你說這天下有什麼力量能讓人突然變得強壯?又能迅速治好我的傷口。」

楊玉環直勾勾地看著方運,從小到大,方運在她眼裡就是一個小弟弟,如果要形容方運,她想到的詞語不外乎是膽孝懦弱、笨拙、不會讀書,同時還有善良。

在清晨,楊玉環從方運的目光里看到過堅定,而現在,她從方運的目光里看到從未有過的自信。

那是真正的男人才有的目光!

「你……你獲得才氣灌頂了?」楊玉環小心翼翼問。

「我已經是聖前童生1方運凝視楊玉環的雙眼說。

「真的?真的?」楊玉環用力摟著方運的脖子,驚喜地看著方運,生怕這只是一個夢。

「我永遠不會騙玉環姐1

楊玉環用力點點頭,說:「我知道,我們家的小運不會騙姐姐。」

楊玉環說著,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吧嗒吧嗒掉下來,為了供方運讀書,她吃了太多的苦,她明知道幾乎沒有希望,但仍然咬著牙堅持。

背地裡數不清的媒婆找上門給她說親,不僅有富商大戶,甚至有本縣的望族,連柳子誠那樣的名門之後她都毫不猶豫拒絕,為的就是內心的堅持。

如今,黑夜過去,得見曙光!

只是這曙光太亮了,楊玉環哪怕不是讀書人也知道聖前童生的意義,地位比普通秀才更高,甚至可以說如無意外必成舉人。

「好!小運你真爭氣1楊玉環哽咽著,用一隻手擦拭眼淚。

方運讀懂了楊玉環眼淚中的辛酸和喜悅。

方運慢慢放下楊玉環,伸手幫她擦眼淚,說:「玉環姐,別哭了,這是好事。」

楊玉環的手粗糙,但臉卻細膩的像羊脂白玉,摸在手裡滑滑的,微涼溫潤。

「嗯!我回屋洗洗臉。」楊玉環突然轉身快步,掀開門帘回西廂房,迅速洗了臉擦乾淨,然後望著銅鏡,看到自己臉上有一抹嫣紅,心跳得更快。

「心怎麼跳的這麼厲害1楊玉環羞澀地心想。

「雖說我將來要嫁給他,可我心裡只把他當弟弟,從來沒有別的想法,今天這是怎麼了?弟弟幫姐姐擦淚很正常,我怎會這樣?應該是最近太乏了,今晚要早點睡。」

楊玉環很快靜下來,正要回正屋,卻鬼使神差地照著鏡子,細心地梳理頭髮,然後極少見地用了一點點胭脂,讓氣色更好。她從來不捨得買這些東西,都是鄰居送的。

不一會兒,楊玉環走出來,發現方運在笨拙的刮魚鱗,笑道:「我來吧,咱們家不常吃魚,你怎會弄這個,我幫人做過,我來。」

「嗯。」

方運站起來,楊玉環走過來,身上帶著一陣香風。

方運看著楊玉環美麗的面龐,情不自禁說:「玉環姐。」

「嗯?」楊玉環低頭處理鯉魚。

「你真美1

楊玉環的手停住,沒有抬頭,白皙的面龐燒了起來,甚至燒紅了耳垂,她過了好一會兒才說:「去看看老母雞燉得怎麼樣了,要是湯少加些熱水,別加涼的。」

「好。」方運知道楊玉環害羞了,笑著往砂鍋里添水。

兩個人很快忙活完,一隻燉雞,一碗紅燒肉,一條紅燒鯉魚,最後是爽口的紅蘿蔔絲。

這是這些年來方家最豐盛的飯菜,連年夜飯也比不了。

飯前楊玉環給方父方母和她父親的牌位上了三支香。

方運卻整整點燃六支香,恭恭敬敬插在香爐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