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章 孔子去哪兒了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5-20 05:55  |  字數:3569字

方運輕聲一嘆。

以前那個方運記憶力很一般,加上每天只是上午去私塾學習,中午開始去酒樓當夥計,學到的背誦的很少,如果不出意外,那個方運很難考中童生。

方運在地球學的東西是不少,可根本沒學這些。

方運想著心事,希望那些多出來的記憶能幫助自己,然後把筆墨紙硯等物拿到桌子上。

別的中規中矩,唯獨用來壓紙的兩條鎮紙比較簡陋,別人的鎮紙都是特製雕刻的玉石、金屬、奇木,而他的鎮紙只是楊玉環從河邊撿來的石頭,然後慢慢打磨成兩指寬、筷子長的青色石器。

那個方運每次用鎮紙都有些不好意思,覺得丟人,但方運卻很喜歡這簡陋的鎮紙,因為這是楊玉環的心意。

方運鋪好第一張試卷,用鎮紙壓在頁面上端,看了眼第一題,就把水倒入硯台中,手持長條狀墨錠慢慢研磨。

方運一面思考一面研墨,可對第一題毫無頭緒。

「昭公二十七年,孔聖於何地?我哪兒知道啊!這道題是第一題,按照前世的經驗應該最簡單。」方運心中腹誹不已,想破頭也想不出來。

等磨好了墨,方運選了一隻小楷羊毫筆,沾了濃墨,又把筆放回去,把一張羊毛氈子墊在試卷下,有了羊毛氈吸收墨汁,墨汁就不會下滲影響卷面。

方運拿起筆,不甘心地看了一眼第一題,確信自己不會,正要看第二題,腦海突然出現一本古書的封面。

《史記》。

隨後,那本《史記》自動翻頁,翻到「孔子世家第十七」中,方運大喜,但是整個頁面突然模糊。

方運心頭一跳,感到要出事,突然,腦海多出一些記憶碎片,飛入《史記》中,就見「孔子世家第十七」迅速變幻成「孔聖本紀第五」,孔聖本紀的內容比孔子世家的內容多很多。

方運愕然,但很快想通。

《史記》有十二本紀、八書、十表、三十世家和七十列傳,內容各有不同。

其中「本紀」排在最前面,是全書提綱,記錄最重要的帝王和朝代,比如夏本紀,秦本紀。

而「世家」則記錄王侯封國的事迹和特別重要人物的事迹,地位次於本紀。

地球上的《史記》里,孔子只位於世家中。

但是,聖元大陸的孔子可不是地球的孔子,他的地位和實際作用超過任何「本紀」里的帝王,所以這裡的《史記》中沒有孔子世家,只有孔聖本紀,按時間順序位列周本紀和秦本紀之間。

在聖元大陸,《史記》的作者司馬遷是半聖,封「史聖」,是史家的代表人物,寫他書里的話也算請聖言。

孔聖本紀第五的文字變得清晰,上面是密密麻麻的黑色文字,眨眼間,部分文字由黑變成金色。

方運看完這些金色的字,長長鬆了一口氣,金色文字就是跟題目相關的語句。

方運又仔細看了一遍,心想出題人果然刁鑽,第一題就有小陷阱,題目是問孔子這一年在什麼地方,實際那年孔子從齊國回到魯國,不在一個地方。

這還沒有完,一本又一本書浮現在方運的腦海里,第一本是《左傳》,翻到昭公二十七年,金色字體寫著一個叫季禮的吳國人出使晉國。

第二本是《禮記》,翻到「檀弓下」,寫著那個季禮在齊國的時候,長子死了,把長子埋葬在吳國的嬴博之間,孔子參加了葬禮。但這本《禮記》里沒寫這個葬禮的時間。

方運暈了,這兩本書既然先後跳出來,肯定跟這道題有關係,可從表面上無法確定這個葬禮在不在昭公二十七年,也就無法確定孔子那年去沒去吳國。

就在方運猶豫不決的時候,《鄉黨圖考》《洙泗考信錄》《孔子自齊返魯考》《孔子家語》等各種書籍一一出現,浮現金光字體。

方運仔細閱讀這些書,上面的金字證明了這個叫季禮的人出使晉國,後返回,而他的長子就是在他返迴路過齊國的時候死的,這樣,就確定了其長子死亡的時間。

孔子既然參加了這個葬禮,就說明他在昭公二十七年不僅在齊國和魯國,還去了吳國。

方運哪怕有各種書籍參考都差點被繞暈,初覺這題真沒什麼實際意義,可仔細一想,這道題還算是文科大綜合,包括了歷史、地理還有別的經典,別說一般人,就算是極為出色的才子也很難答對。

方運提筆摘錄金字的內容書寫。

「魯亂,孔子適齊。昭公二十七年,齊大夫欲害孔子,孔子遂行,反乎魯。延陵季子適齊,其長子死,葬於嬴博之間,孔子曰:延陵季子,吳之習於禮者也。往而觀其葬焉。」

齊、魯和吳三地具備。

答完第一題,方運看著不是特別工整的字跡,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這童生試也太難了!」

方運心裡抱怨完,發覺腦海里的書已經隱去,不由自主猜測這些書的來歷。

「我隱約記得,圖書館失火跳樓的時候,我戴著的龍形玉佩碎了,然後什麼都不記得。這些書不可能憑空進入我的腦子裡,應該是東江圖書館的。媽媽說這玉佩是父親留下的,必須讓我戴著,說會保護我,莫非我能重生真的是玉佩的功勞?」

方運思索片刻,立刻收起思緒仔細答第二題。

第二題則是問「吾甚慚於孟子」這句話是齊宣王什麼時候說的,這一次立刻有書籍出現,方運迅速寫上:周赧王三年。

方運用筆疾飛,連續答了幾道題,發覺除了第一題,這些題其實並不難,便放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