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小閑御神錄 散文詩詞

寧小閑御神錄 完結篇 最終之戰(13)

作者:風行水雲間

本章內容簡介:半晌,才低聲問沃:「如果,嗯,我只是假設神王打敗所有人,將整片南贍部洲都收入囊中,地府可是會受到影響?」 「那是自然。」沃沉重道,「不僅是地獄道。後土所化的六道依附於主世界,南贍部洲逢此大變,...

似乎她是一個看不見的幽影,始終徘徊在三人周圍,暗中窺伺卻又從未離去。

他們曲折起伏的命運,無論生前死後,都和她糾纏在了一起。

活到他如今的境界,就會明白命運之線這種東西真是奇妙難言。就算它被人為地扭曲、打結、交集,也會留下可以追循的痕。像他這樣的有心人雖然未必找得出原點,看得到線團,但只要留心線條延展的方向,也還能找到它的盡頭,讓真相條分縷析。

在那段記憶當中,命運之線雖然被擾亂,卻依舊因為主人的活躍而延續下去、沒有泯滅,並在四萬五千年後的今天重新聚攏起來,指向了一處。

他只覺得奇怪,為何在神魔獄坐牢時三天兩頭都能看見寧小閑,卻沒能將她和真相聯繫起來。這絕不是因為她也表現得很迷茫,只是那時他腦海中似乎蒙有一層迷霧,讓他自然而然就屏蔽了她。

直到柳青璃一語道破玄機,讓他頓生撥雲見日之感。

「她還活著?」天降紅雨,說明巴蛇大敗。寧小閑不是落入神王手裡,就是奔波在逃亡路上。

都說禍害遺千年,他直覺這女子恐怕沒那麼容易死。

話未說完,東方的天空忽然大亮,空中的紅雨卻不知何時停了。

那是……他眯眼望向東方,「看來巴蛇也還活著?」給天道辦事有個好處,就是情報特別及時準確。

他的語氣太複雜,除了譏諷和驚奇之外,柳青璃分析不出別的,只應了個「嗯」字。

「看來寧小閑短時間內不會拋頭露面了。」陰九幽皺了皺眉,「這可不好辦。」長天敗而未死,神王對他就一定要殺之而後快,否則難以令四海歸心。長天夫婦這會兒,也不知躲去了哪裡。

柳青璃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抿嘴一笑:「她和巴蛇不在一起。」

陰九幽眼中就有精光一閃,隨後黯淡:「就算她獨自一人,也不容易被找到。」他當然明白寧小閑有化形露為輔,隨時可以改換容貌,更不講理的是他的神術也被她學了去,她同樣可以改換神魂的面貌。所以她若是下定決心躲藏起來,當世還真沒幾人找得到她。畢竟人海茫茫,這偌大的南贍部洲、烏泱泱凡人世界,就是她藏木於林的好地方。

柳青璃壓低嗓子,飛快說了幾個字。

陰九幽臉上難得露出驚愕之色:「你怎麼……」

「此乃天意。」柳青璃不待他問完就催促道,「快走吧,時機不等人。」

陰九幽望著她,眼中的狐疑之色更濃,卻終究沒有說出口,而是重新化作一縷輕煙,散逸而去。

直到他消失不見,柳青璃才放鬆下來,面露疲憊之色。

海勒古感受到她的低落,輕聲道:「怎麼了,可要找個地方好好歇歇?」

她揉了揉眉心:「不了,沒有時間了。」應付陰九幽可不容易,隨時都要防著他暴起出手。她敢拿「寸光陰」打賭,這位笑得滿臉和善的「哥哥」方才至少有三回打算偷襲。

海勒古也知道她身負重任,不再堅持,換了個問題:「接下來去哪?」

「神山。」她撫著「寸光陰」的杖頭,「希望能把這傢伙餵飽……嗯,你想說什麼?」

海勒古幾次欲言又止,最後猶豫一下還是說出口了:「其實陰九幽說得不錯,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神王越發強大,我也未必能護得你周全……」

「我收手,他就能放過我了?」柳青璃冷笑一聲,「『寸光陰』還在我手裡,神王怎會忘記?只不過他現在忙著平定神山、追殺巴蛇。等大局已定,我還有個好下場?」

她說得好有道理,海勒古無言以對。

「從我潛入神山偷走『寸光陰』開始,就不能回頭了。」柳青璃的面色平靜,「走吧,只差這最後一步了。」

寧小閑也不知道流掉了多少升眼淚,識海里才有個聲音幽幽嘆了一口氣:「娘娘,保重。」

她哭聲一頓,發現這聲音傳自生死簿,當知是輪轉王開腔了。

她抽噎兩聲,沒好氣道:「你居然偷聽1

沃只能苦笑:「非我本意,只是生死簿那一頭的感情波動太過劇烈,我想忽略都難。」生死簿原本就是他的寶貝,一旦有變故發生,自然第一時間通知到他這裡來。

她從未在長天以外的男子跟前這般真情流露,不禁有些赧然……哪怕對方是閻羅,嚴格來說連人也算不上。

只聽沃好心勸她:「你將星力贈予神君,令他可以衝擊真神、對抗蠻王,這已經很了不起。南贍部洲大局若是因此再度改寫,這天大功勞就都源於你的犧牲。」他似是也輕嘆一口氣,「你的使命已經完成,對這方天地可稱仁至義荊餘下的,不妨就交給撼天神君吧。」

沃也認為,她的傷勢無力回天,在接下來的戰局中再發揮不了任何作用了嗎?哪怕寧小閑早就認清了這一現實,此時心底卻也拋不開滿滿的苦澀。

她咬唇好半晌,才低聲問沃:「如果,嗯,我只是假設神王打敗所有人,將整片南贍部洲都收入囊中,地府可是會受到影響?」

「那是自然。」沃沉重道,「不僅是地獄道。後土所化的六道依附於主世界,南贍部洲逢此大變,六道也會跟著震蕩不休,連天道運行都要受影響。若是神王修為再進一步,可以挑戰、擊敗天道」

他收了口。

「會有什麼後果?」

「他就能改寫這個世界的法則。」沃的聲音里有淡淡的悵惘,「或許,屆時連六道本身都不復存在了罷?」他秉承天命鎮守轉生殿,如果連地獄道都不在了,他這個閻羅本身還有什麼存在的必要?到得那時……

寧小閑卻無端想起了廣德在神山說過的話。那時她剛獲得踏入山海閣看書的許可權,廣德就來尋她一晤,也透露了神王的野心和抱負。他說,蠻祖要取天道而代之,重定天地法則,令眾生各行其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