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武俠修真

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第八章三才邪陣

作者:長孫禹哲

本章內容簡介:的,也都是徘徊在門外的不入流者 走到一處長勢喜人的花壇邊,姜樂轉身看向跟在身後的魏國棟等人,笑道:「能夠源源不斷製造死氣的,唯有屍體,而要害人,人的屍體最佳,老爺子,找人挖開這花壇」 ...

「高人需要什麼東西,儘管開口」姚雪連忙應聲

姜樂道:「純正黑狗血一盆,道觀供香過十載的神像一座,另外,我還需要白玉九塊,潔白無瑕最佳」

「就這些?」姚雪追問

姜樂點頭道:「目前就需要這些」

「好,我立刻就去辦」姚雪說完起身就快離去,一直跟在她身邊的女兒魏佳也一同隨行

姜樂又看向魏國棟,玩味道:「老爺子,邪術沒人配合可施展不開,我們也該行動了」

魏國棟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冷冷道:「小友做主即可,我倒,是誰吃裡扒外」

姜樂站起,先一步往外走去

繞著亭台樓閣漫步,姜樂走的很隨意,不過他的意念卻一直感應這宅院之中的死氣

從感應看,宅院之中,一共有三處最大的死氣來源,死氣源源不絕,呈三角形把整個宅院包圍

這陣勢,金家道解中說過,叫三才聚陰,拘魂奪命

不過在金家道解之中,這陣勢卻是上不得檯面的,因為不需要消耗法力,也沒有大的可怕的後果,屬於不入流的修鍊者才會使用的害人邪術

看來這世道,真正厲害的修道者加稀少了,就算有些活躍的,也都是徘徊在門外的不入流者

走到一處長勢喜人的花壇邊,姜樂轉身看向跟在身後的魏國棟等人,笑道:「能夠源源不斷製造死氣的,唯有屍體,而要害人,人的屍體最佳,老爺子,找人挖開這花壇」

「死氣在這裡?而且還是死人」魏國棟眼中浮現駭人的凶光

姜樂點頭道:「不錯,不過這裡只是一處,還有兩處」說完姜樂突然目光詭異的看向一個方向,喝道:「出來?」

魏國棟等人豁然轉身看去

一個身影連忙露了出來,這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頭髮半白,面相老實忠厚,穿著灰色的管家服,恭敬的跑過來,憂慮的道:「老爺,吃藥的時間到了」

見到男子,魏國棟面色舒緩,旋即皺眉道:「葯過後再吃,你去找些人來把這花壇挖開」

白髮男子貌似一驚,看了一眼花壇面露為難道:「老爺,這是夫人在世的時候親手種的啊,這挖開,怕是不妥」

魏國飧霾揮玫P模你叫人來就行」

「可是……」

「可是挖開這裡了,三才邪陣就要失效了是」姜樂突然插話,眼神詭異

白髮男子垂下的手指為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不過他臉上卻是迷糊的問道:「這位少爺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姜樂微笑:「聽不懂沒關係,叫人來挖開花壇總是懂得?」

魏國棟目光一閃,看向白髮男子:「魏金髮,我的話,你也敢違逆了?」

白髮男子魏金髮連忙彎腰惶恐道:「不敢老爺,我這就去叫人」

看著魏金髮匆匆離去,魏國棟看向姜樂,一臉陰沉的問道:「他是內奸?」

姜樂道:「嫌疑很大,而且身上死氣比老爺子身上的還重」

魏國棟一愣:「身上死氣比我還重,怎麼會是內奸?」

姜樂詭異一笑:「是不是,很快老爺子就知道了,不過暫時不能動他,我需要時間來破解這個邪術」

「好,一切聽小友吩咐」魏國棟面色難看的點頭

很快魏金髮就帶來了三個壯小伙,指揮他們挖開了花壇

只是方才挖出一個坑,就散發出難聞的惡臭,讓在場的人都是面色難看

特別是魏國棟,蒼老的雙手都握的骨節發白

被人陰害,甚至把邪術在自己家中布置,自己卻一無所知,如果不是今天姜樂的出現,魏家只怕就要毀在自己手裡了

這個仇,不能輕易放過

很快坑越挖越大,然後一截手臂暴露了出來

見到腐爛的手臂,這下挖坑的三個小夥子都忍不住了,面色慘白一片,捂嘴直欲乾嘔

「真的有死人?」張貴鑫倒吸冷氣,目光驚駭

「可惡,要我知道是誰幹的,我要他生不如死」魏嘉銘又驚又怒,雙目發紅,握拳發誓

「小友,還有兩處屍體在哪裡?」魏國棟面無表情的問道

姜樂一笑,又指了一處水池邊和一個廂房牆角處,果然又被挖出了屍體

雖然三個屍體早已經腐爛的不成人形,卻依然讓人可以辨認,這是三具女屍

姜樂解釋道:「這想要害魏家之人,布置的是三才聚陰之術,三才本是八卦之屬,無極生陰陽,陰陽化三才,為平衡之道不過在三才陣勢之中,安置女屍,匯聚陰邪死氣,陰盛陽衰,形成邪陣」

「那現在找出女屍,是不是就可以破解了?」魏嘉銘問道,他的神色再也不復之前的鄙視和嘲諷

現在一切都表明,這的確是有人用邪術針對魏家,對於此,魏嘉銘只覺得心中苦澀和羞愧無比

姜樂點頭道:「取出屍體,以黑狗血驅邪,的確可以化解這三才邪陣,不過邪陣運行這麼久,之前匯聚的死氣,卻無法驅除,需要另外的辦法才行」

「什麼辦法?」張貴鑫問道

姜樂道:「兩點,第一,把宅院地煞之勢改回天罡之勢,然後我再布置九宮鎖陽陣,凝聚富貴第二,滅掉邪氣根源」

「邪氣根源?」眾人眉頭一挑

姜樂瞥了一眼低頭沉默的魏金髮,笑道:「所謂邪氣根源,就是邪陣的陣眼,一般邪陣,陣眼以陪葬古物最佳,奢侈點的就用法器為陣眼,不過我觀察了整個宅院,卻沒有發現這類東西」

「沒有?那就是說沒有陣眼了?」張貴鑫錯愕的說道

姜樂搖頭:「錯,任何一個陣法,都必須要有陣眼,就比如任何一種機器,都要有發動機一樣,這是根本,沒有陣眼的陣法,就是廢陣」

「小樂,你就別打啞謎了,直接說陣眼在哪裡不就行了」張貴鑫嘴角一抽,不滿的說道

姜樂笑道:「沒有古物和法器為陣眼,那麼唯一能夠讓邪陣運行的,那就是以人為陣眼,人為萬物之靈,只要心甘情願,效果堪比法器」

「以人為陣眼?」

聞言眾人突然想起之前姜樂說的話,目光全部匯聚到了沉默不語的魏金髮的身上

魏國棟面部抖動了幾下,緩緩開口了:「金髮,你也算我魏家子侄一輩,為何要這樣做?」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