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武俠修真

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第七章死氣威脅

作者:長孫禹哲

本章內容簡介:老爺子客氣了,小子儘力而為」 有了老者的開口,姜樂高人的身份基本上算是定下來了中年美婦大喜,忍不住胃部的不舒服,招呼眾人進屋再說 在一間客廳落坐之後,就有僕人送來茶水點心 這時...

「誰說沒緣分的」

一聲略顯氣弱的蒼老聲音憑空響起

聞聲眾人看去

這是一個身穿白色褂子的七十左右老者,滿頭白髮,身材消瘦且挺拔,只是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似乎久病不愈的模樣

「大伯」張貴鑫連忙龔聲喊道

「爸」中年男子也連忙喊了一聲,然後擔憂的道:「您怎麼出來了?醫生說您現在不能見風,需要靜養」

「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用不著你操心」老者面無表情的回應了一句,讓中年男子臉色越發便秘

隨後老者看向姜樂,展顏一笑,和氣道:「自古華夏多奇士,當年我也曾遇到一些修鍊有成之士,只可惜當年那個時代,不為世人接受,被打壓的厲害,沒想到時隔多年,我居然再度見到此門高人,甚幸甚幸」

姜樂面色緩和一些

好話誰都喜歡聽,而且老者說來,卻是語氣真切,顯然對於方外之人並不歧視

「老爺子過譽了,小子不過初入此道,學的也只是皮毛,當不得高人之稱」姜樂謙虛幾句,然後打量老者幾眼,笑道:「不過老爺子貴氣逼人,威壓凝重,普通陰邪近不得身,這小人作祟,卻也奈何不得您老人家,卻是讓小子大開眼界」

「哈哈哈哈,聽了這麼多年的好話,唯獨今天這話讓我開心」老者大笑,然後一拱手認真道:「我老了,不懼陰邪,但是我卻有晚輩家人,還望小友不要與之一般見識,指點一二」

姜樂微笑:「老爺子客氣了,小子儘力而為」

有了老者的開口,姜樂高人的身份基本上算是定下來了中年美婦大喜,忍不住胃部的不舒服,招呼眾人進屋再說

在一間客廳落坐之後,就有僕人送來茶水點心

這時候,經過閑聊,姜樂也了解了這家人的姓名和身份

這是魏姓之家,老者名叫魏國棟,是此家家主,中年男子魏嘉銘,是老者長子,中年美婦是長媳姚雪少男少女是他們的一對雙胞胎兒女魏豐兵和魏佳

雖然魏國棟等只是通報姓名,沒有告知魏家是幹什麼的,但是從張貴鑫的態度和魏國棟身上不自然流露的氣勢看,姜樂就明白,這一家子肯定了不得

不過姜樂也沒有恭維什麼

修道者,方外之人,求仙問道,雖然缺錢缺的緊,但是身份擺在這裡,用不著巴結別人什麼

喝了一口茶,魏國棟首先開口道:「小友可是奇怪為什麼家中晚輩很緊張那錦雞?」

姜樂微笑看著老者

魏國棟頷首嘆息,目光中透出一抹追憶的神彩:「說來,也是老朽小兒態了,亡妻因為出身鄉村,心態樸素,生平不喜奢華,最愛的就是養小動物,而她最喜愛的就是這一隻錦雞,亡妻病故,我無法忘懷,就把思念寄托在這錦雞身上,朝夕相處,聊慰己心」

姜樂恍然,然後讚歎道:「老爺子伉儷情深,小子敬佩」

魏國棟深深的看著姜樂道:「錦雞之事,我雖痛心,卻也能承受只是有人謀害魏家,卻是我不能忍受小友是道門高人,我也不說廢話,如今我魏家事態如何?還請小友直言」

姜樂看了一眼眾人,認真道:「老爺子開口了,那我也不遮掩了,我第一眼看到魏家,就察覺到一種讓我厭惡的氣息,這種氣息,道門稱之為死氣」

「死氣?」魏國棟眯起眼睛,身上那威嚴之勢,越發凝重,讓姜樂都不敢直視,只覺得好像身上壓了幾十斤的石頭一樣暗暗心驚,這老者絕對是身處高位之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有那種傲視天下的氣度和威壓,才能給修道之人傳達一種心境上的壓力

「不錯,所謂死氣,就是生靈死亡之後的軀體腐爛后的一種氣息,這種氣息對人體危害很大,有多種負面效果,沾染的多了,輕者疾病纏身,久治不愈,且有的會做惡夢,幻聽幻視重者損害陽壽,一命嗚呼」姜樂嚴肅的說道

眾人都是倒吸冷氣,寒毛豎起

「對呀對呀,最近我經常做惡夢,都不敢一個人睡了呢」魏佳面露驚懼的說道

魏豐兵也是面色難看道:「最近我也總覺得好像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攪得心神不寧,感覺自己都快變成神經病了」

「高人可有解決的辦法?」姚雪連忙詢問,不過確是不敢自稱長輩,畢竟老爺子都稱之為小友而且姜樂口述而出完全符合魏家情況的話,是讓她不敢以小輩視之

姜樂點頭道:「驅除死氣很簡單,只要找出死氣來源,輕易就能驅散,不過我觀察宅院,發現這個宅院的風水被改動過,本應是一種富貴匯聚的天罡之勢,卻被移動乾坤,改成了地煞之勢」

「不錯,當初購買這個宅院的時候,介紹人也說過,這是富貴匯聚之勢,會福及後代不過天罡與地煞,有何分別?」沉默不言的魏嘉銘突然也開口了,目光詫異的看著姜樂,顯然姜樂接連不斷的奇異表現,動搖了他不信迷信的心

姜樂道:「有分別,而且分別很大,天罡主陽,匯陽氣而生大富貴,地煞主陰,匯陰氣而亂後人現在宅院的改變,把富貴之勢擯棄,榔,所以宅院之中才會出現家禽接連死亡的事情,這般下去,等死氣日益旺盛,就會影響人,比如老爺子,現在身上已經沾染死氣,如果不及時驅散,不過三個月,老爺子必然無救」

「什麼?」

這句話如同一個地震,驚得在座的人豁然起身

張貴鑫也不淡定了,連忙問道:「小樂,你不是說老爺子貴氣逼人威壓凝重嗎?怎麼還能沾染死氣?」

姜樂解釋道:「老爺子是貴氣逼人,不過年歲也大,氣血衰弱,他心中肯定也是有了把家族移交後輩的想法,身上氣勢不再凝聚,再加上死氣針對的就是老爺子,所以他身上貴氣不足以抵擋死氣,現在糾纏不清,後患無窮」

張貴鑫大驚失色:「怎麼會這樣?有誰會和一個老人這樣過不去?」

「還能有誰,自然是那些和我魏家不對付之人,只要父親在世一日,他們就不得翻身,不敢囂張」魏嘉銘目光中浮現一絲憤怒,咬牙切齒的說道

「嘉銘坐下,讓小友繼續說」這時候,魏國棟開口了,一臉沉穩,不為死亡威脅所動,可見其心性之堅韌

姜樂讚歎道:「老爺子不愧是經歷大放大浪的人,小子佩服」

魏國棟微笑:「行將就木之人,就算別人不害,我也時日無多,有何可懼,不過小友對我魏家這情況,可有解決之法?」

姜樂傲然一笑,道:「不過小邪術罷了,想要解除,並不困難,不過我需要一些東西輔佐」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