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武俠修真

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第六章邪術與雞

作者:長孫禹哲

本章內容簡介:突然就膛目結舌了 不僅是他,在場的人也都驚得捂住嘴巴面色煞白 只見姜樂倒提的錦雞,那斬斷的脖子中流出來的不是紅色的鮮血,而是散發惡臭的黑水在水中,還有一個個細小的令人噁心的小蟲子在爬<...

從正堂出來的一共有四個人,一位不苟言笑,西服正領,頭髮梳的光溜的中年男子,一位身材豐腴,貴態十足的中年美婦,兩個二十來歲的少男少女

「銘哥,大嫂

見到走來的四人,張貴鑫首先開口喊了一聲

「貴鑫來了」中年男人淡然的回應了一句

「呵呵,二表叔好」少男少女甜甜的喊道,張貴鑫微笑點頭,不敢託大的樣子

中年男子看向姜樂,發現很陌生,問道:「這位是?」

張貴鑫連忙道:「銘哥,這是我請來的一位看宅子的人」

「什麼?」聞言,中年男子面色一沉,然後凝聲道:「貴鑫,我說過幾次了,迷信不過是怪力亂神,你怎麼還往家裡帶這種人」

張貴鑫苦笑一聲,他之前何嘗不是這樣想,可是現在……

「嘉銘,是我讓貴鑫幫忙的,家裡現在這樣,已經不是普通的現象了,我覺得有必家宅風水」中年男子身邊的美婦連忙說道

「哼,婦人之言,你這話要是在幾十年前,足以讓你萬劫不復」中年男子哼聲道

美婦張嘴無語

不過他們身後的一對少男少女卻是好奇的看向姜樂,不斷的打量著

見氣氛有些僵,姜樂覺得自己有必要做些什麼,畢竟這是自己和張校長的交易,這事兒不解決,張校長怎麼可能會全力幫自己解決上大學的事兒

微微一笑,姜樂開口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位叔叔,難道連給我一個試試的機會都不行?」

中年男子鄙夷的看了一眼姜樂,在他們這類人眼中,凡是裝神弄鬼,皆屬歪門邪道,騙人的玩意

「貴鑫,如果你請來的是一位看起來仙風道骨,頗有法相的道長,或許我還可以給他一個表演的機會,可是這麼一個半大小子,你覺得我該信任你嗎?」

張貴鑫笑的苦了,人不可貌相啊,當初他不也是很輕視姜樂嘛

張張嘴,張貴鑫正要解釋,姜樂卻是一揮手攔住了他

也不搭理中年男子,姜樂而是嗅了嗅鼻子,然後觀察了四周幾眼,然後他神秘一笑:「死氣好重啊,這宅子內死了不少家禽」

此話一出,眾人驚愕

就連中年男子都是眼睛一眯

姜樂突然面色一動,看向了宅子的西北方向,玩味道:「有趣,又死了一隻」

「是貴鑫告訴你,額,錦雞」中年男子正要揭穿姜樂的弄虛,突然面色一變,匆匆的向姜樂看著的方向跑去

中年男子一動,中年美婦和少男少女也都是面色變了,快的跟著而去

張貴鑫驚呼道:「難道是大伯最寶貝的那隻錦雞?」

姜樂撇撇嘴,笑道:「去看看就知道了」

剛剛來到一個院子門口,裡面就有一個婦女模樣的僕人驚恐的喊道:「不好了,錦雞死了,錦雞死了」

圍上去一看,果然在一片草地上,一直色彩斑斕的雄偉錦雞躺在地上,身體都硬了

中年男子撲上去,抱起錦雞,只是摸了幾下,他的臉色就煞白一片:「怎麼會這樣?這隻雞身體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就死了?」

婦女僕人惶恐的道:「我也不知道,從早上開始,錦雞就趴在這裡,並沒有什麼異常,就在剛才,錦雞突然瘋狂的亂串,亂叫,我還沒有做什麼,它就倒在地上不動了」

「又是這個怪事,這是家裡的最後一隻家禽了,下面是不是就該輪到人了?」中年美婦突然驚慌的說道

這話一出,眾人面色大變

「老媽,你可別亂說,太嚇人了」少男不滿的對美婦說道

「可是,可是……」美婦驚得手足無措

「夠了」中年男子沉穩下來,呵斥了一聲,然後繼續道:「錦雞的死,千萬不要告訴爸爸,我怕他受不住這個打擊」

眾人面色加難看了

在宅子里,誰不知道這錦雞是老爺子的唯一愛**,幾乎當成了子孫一般疼愛這要是知道錦雞死了,那打擊的確不小

少女這會兒也開口了,為難的道:「爺爺每天都侶韃渙碩嗑謾

這話讓眾人又是語塞

「能不能去買一隻冒充一下?」少男遲疑的說道

「不行,爺爺對錦雞太熟悉了,這個絕對騙不了他」少女搖頭

姜樂這時候忍不住笑了,眾人怒目而視,這個傢伙良心大大的壞,沒看到大家都在著急嗎?

「我說你們一家真有趣,這家宅被人用邪術作祟,都要壞你們家族氣運,甚至害人性命了,你們不關心這個,反而操心一隻雞,不覺得本末倒置了嗎?」

「夠了,家禽死亡,與邪術有什麼關係,你這小娃年紀輕輕不去上學,在這裡胡言亂語,裝神弄鬼,想坐牢悔改嗎?」中年男子瞪視過來,他身份高貴,發起怒來,氣勢頗強

姜樂冷笑,不顧張貴鑫的眼神,大步走過去,一把從中年男子手中奪過錦雞,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家禽與邪術的關係」

說完,他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小刀

看到刀,大家本能的四下躲避,一臉警惕

姜樂無視了這些人的動作,倒提錦雞,一刀揮過,直接把錦雞斬首,雞血飛濺

「你幹什麼?張貴鑫,你還不把他帶……」

姜樂的殘忍行為,驚得中年男子越發氣怒,不過不等他說完,突然就膛目結舌了

不僅是他,在場的人也都驚得捂住嘴巴面色煞白

只見姜樂倒提的錦雞,那斬斷的脖子中流出來的不是紅色的鮮血,而是散發惡臭的黑水在水中,還有一個個細小的令人噁心的小蟲子在爬

「唔」

看了一眼,中年美婦第一個忍不住轉過身就開始乾嘔

少男少女也都別過頭,面色發白,不敢再看

姜樂冷笑看著中年男子那一臉便秘的模樣,說道:「你現在覺得,這錦雞和邪術有沒有關係?」

中年男子語塞

「也罷,迷信不足信,就當我沒來過」

姜樂傲然一笑,丟下錦雞就大步離去

「哎小樂,你別走氨張貴鑫也被錦雞的模樣嚇得夠嗆,不過看姜樂要走,他連忙追上

「小樂,我都說了,這家有點傲氣的,你也說過不在乎的,怎麼現在受點氣就要走啊,我這還要你幫忙呢」張貴鑫拉住姜樂,一臉哀求

姜樂淡然道:「校長,這不是我不幫忙,你也看到了,是他們不要我幫忙,道家講究因果,講究緣分,看來我和這家沒什麼緣分」

「這」張貴鑫無奈,他也是頗有口才之人,此刻,卻是被說的啞口無言,不過他抓著姜樂的手卻是緊緊地,今天說什麼,都不能讓這小子走了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