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武俠修真

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第十一章驚險

作者:長孫禹哲

本章內容簡介:p> 姜樂睜開眼睛看去,卻是藥店掌柜雲季晨慢慢的爬了起來,他面色蒼白,嘴角溢血,看起來傷的不輕 姜樂撇撇嘴,沒好氣的道:「廢話不要說了,走,先去幫我把藥材的賬結了,真是鬱悶,買個葯也能遇到妖...

「嗷……」

瘋狂的秦少,力氣大的可怕雲季晨完全不是他的對手,被他一抓肩膀,直接仍飛,砸在了牆壁上,發出砰的一聲,落地后雲季晨就只能哼哼唧唧,再也站不起來

解決了阻擾,秦少就獰笑著看向了牆角的女孩,目光中露出淫邪貪婪的光澤

「不要,不要過來」女孩被嚇傻了,恐慌的蜷縮身體,搖頭哀求

秦少不予理會,張牙舞爪的逼近

「靠,這是幹啥,大白天的,耍流氓氨

姜樂見了,橫眉豎眼

也不管這秦少是不是真的妖邪了,直接就沖了過去飛起一腳

背後中腳,秦少直接撲地

不過姜樂這一腳貌似不給力,秦[email protected]身就爬了起來,面色陰狠的怒視姜樂這個壞好事的人

「啊~啊~」

秦少對著姜樂嘶吼,如同發怒的野獸

姜樂面色嚴肅

這下他看明白了,這個秦少不是妖邪,不過看他的樣子,感覺像是中了妖術一樣

不知道驅邪符管不管用

姜樂凝神警惕,手掌悄悄的把驅邪符準備好了,只要找到機會,就給這傢伙一張嘗嘗味道

秦少果然動手,張牙舞爪的向姜樂衝來

這夥計這麼猛,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姜樂靈巧的避開

不過這個秦少卻和屍變不同,屍變是沒有智慧的,只有本能

而秦少卻是人,有智慧,動作也靈活

姜樂一躲,秦少就轉身一撞

姜樂躲避不及被撞中,沉重的力量,讓姜樂連續退了四五步,只覺得胸口一悶,差點沒吐血

「靠,這傢伙力氣怎麼這麼大?」姜樂齜牙咧嘴,驚駭後退

秦少得勢不饒人,寸步緊逼

連續退後,姜樂一下子靠到了牆邊,後退無路

秦少獰笑,伸手就抓向姜樂的脖子

姜樂眼珠子一轉,也不躲開,任由秦少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

不過秦少那可怕的力量讓姜樂估算錯誤,巨大的力道一緊,讓姜樂忍不住眼珠子泛白,差點沒一口氣憋過去

「好強的力量,尼瑪驅邪符一定要有效啊,不然哥今天就栽了」

心中大驚失色,姜樂驟然抬起手,對著秦少的頭就是一拍

早就準備好的驅邪符貼在了秦少的頭上

下一刻,驅邪符突然爆發一道法力波動,紙上的符籙散發細微的紅光

秦少就好像中電了一樣,身體不斷的打擺子,眼珠子都開始翻白,嘴裡『喝呀喝呀』的怪叫著

絲絲絲絲

頃刻之間,秦少身上冒出了一股令人聞之欲嘔的惡臭青煙,而他就好像虛脫了一般,身體一軟,倒在地上

在青煙散去,秦少頭上的符籙突然無火自燃,化作灰燼

姜樂直勾勾的看著秦少昏倒在地,這才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驅邪符不愧是師父畫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然後他感覺喉嚨又痛又癢,忍不住咳嗽著坐在了地上,閉上了眼睛暗罵秦少這混蛋下手真重而他臉上卻是劫後餘生的欣喜

真是好險

差點就被掐死了

哎,哥只是來買葯而已……

「多謝小兄弟救命之恩」一聲虛弱的聲音傳來

姜樂睜開眼睛看去,卻是藥店掌柜雲季晨慢慢的爬了起來,他面色蒼白,嘴角溢血,看起來傷的不輕

姜樂撇撇嘴,沒好氣的道:「廢話不要說了,走,先去幫我把藥材的賬結了,真是鬱悶,買個葯也能遇到妖邪」

「妖邪?」雲季晨面色微變,驚駭的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秦少,道;「這不會,秦少怎麼會是妖邪?」

姜樂哼道:「他不是妖邪,但是他撞邪了」

「撞邪?這,這怎麼可能?」雲季晨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畢竟現代社會,什麼妖魔鬼怪都被稱為迷信的,

不過之前的秦少,似乎真的很不正常這讓雲季晨的眼神變得古怪起來

姜樂也不多解釋,懶得多管閑事,淡然道:「是不是都不重要,趕快幫我把賬結了就行還有,剛才發生的事情,有警察問起來,我不希望被供出來,就說是你們自己制服發瘋的秦少的,我想救命恩人的這點小要求,你們不至於不答應?」說完,姜樂深深的看著雲季晨

雲季晨連忙道:「這個沒問題」

姜樂滿意點頭

雲季晨又道:「不過小兄弟,你說秦少撞邪?這……」

姜樂臉色一整,認真道:「你聽錯了,我剛才只是氣惱罵他,其實他看起來像是精神受到了刺激,可以送去精神科看看」

雲季晨一愣,面色古怪的看著姜樂

剛才他明明看到了那神奇的符籙,還有秦少身上冒出的青煙

這不,現在聞聞,空氣中還有一股惡臭呢

這絕對不是幻覺啊

不過看姜樂的模樣,卻是不想多說了

雲季晨也找不到好理由繼續詢問,只能無奈道:「好,我這就給小兄弟結賬」

姜樂滿意一笑,也不給雲季晨繼續問話的機會,站起來走下了樓

這次出手就是個意外,姜樂可不準備在秦少這個事情上多糾纏,真的遇到什麼可怕的妖鬼了,自己這個修道小菜鳥指定不是對手的

裝逼的行為,還是等以後成為了法力高深的修道高人再說

「二叔」

在雲季晨準備跟著一起下去的時候,牆角的女孩突然喊了一聲

雲季晨轉身看過去

女孩絕美的臉上還掛有淚痕,衣衫破爛,雙手環胸,嬌弱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憐惜這個女孩正是藥店夥計口中的紫鳶小姐,雲紫鳶

不過雲紫鳶這會兒卻是沒有那麼害怕了,畢竟恐怖的秦少被制服了

「剛才你看到了嗎?他用一張符,制服了秦翰」雲紫鳶眼神古怪的說道

雲季晨嘆息道:「我當然看到了,只是人家不承認,我也沒轍」

雲紫鳶眉頭微蹙道:「我感覺這個人不簡單,能不能查查他的底?」

雲季晨大驚,連忙道:「紫鳶,這個可不行,一般這樣的術士高人,都有各自的怪異脾氣,要是被他知道我們查他,隨便動動手,就能讓我雲家家宅不寧」

雲紫鳶一愣,道:「有這麼可怕」

雲季晨嚴肅點頭道:「有的,如果不是今天所見,我也不相信世間真有妖邪之物,可是現在,我不能不信了,傳說中,道家術士能夠降妖除魔,也能測命運,改風水,如果雲家得罪了道家術士,被人隨手改變風水,斷絕福運財運,禍及子孫那後悔也來不及了」

雲紫鳶徹底獃滯

她感覺自己的科學世界觀,一下子支離破碎了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一類人嗎?那豈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無人敢惹?

「好了,你別亂想了,在這裡好好照顧陳老,我去通知警察和醫院,不過你也要記住,關於這個小兄弟,千萬不能對外透露,這樣對我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雲季晨嚴肅的說道

雲紫鳶這會兒心中早就紛亂如麻了,聞言只是獃獃的點了點頭

雲季晨也不多言,嘆息一聲轉身下樓

他現在也比雲紫鳶好不到那裡去,感覺自己所處的世界一下子變得陌生了,需要好好的適應一下

從百草大藥房出來之後,背著一大包藥材的姜樂,忍不住眉開眼笑

救人沒白救啊,雲季晨大方的只收取了二十萬,說是感謝救命之恩,只收個成本費

我去,就算是從來沒有買過珍貴藥材的姜樂,也知道自己買的葯,再怎麼成本也絕對用二十萬買不到啊,這明顯就是雲季晨的示好和對救命之恩的感謝

當然,雲季晨願意用錢抵消救命之恩,姜樂也樂得如此反正在這裡出了這一檔子事,以後就算還需要藥材,也不會來這裡買了

大家萍水相逢,以後不見

帶著藥材,姜樂優哉游哉的回到了古董店,繼續為金老頭敬香守孝

到了晚上,毛小方準時從純陽八卦之中冒了出來

看到姜樂買回的藥材,忍不住驚訝道:「這些都是好葯啊,藥性保存完好,是絕佳的煉藥藥材」

姜樂傲然道:「我出馬,買到的藥材,自然是極好的」

毛小方瞥了一眼姜樂的得意表情,笑道:「是好葯,不過也挺貴」

姜樂得意道:「不算貴,才二十萬,小意思」

「二十萬?你不是騙我?」毛小方有些意外他知道了人民幣的購買力,自然算得清楚這些藥材的價值,絕對不止二十萬這小子怎麼可能用二十萬買到?

姜樂連忙把過程講了一遍,然後好奇的問道:「師父,你說秦少那種屬於什麼情況?為什麼我對他身上的那種氣息很反感?難道那是妖氣嗎?」

毛小方沒有回答,反而玩味的看著姜樂,語氣怪怪的道:「真是看不出來啊,你這才修鍊兩天的小菜鳥,法力不生,道法不會,居然也能降妖伏魔了」

姜樂一驚,師父這語氣,是生氣了呀連忙乾笑道:「沒,這不是師父給我留下的驅邪符好用嘛,不然我肯定降伏不了那個秦少」

「哼,你還知道你降服不了那個秦少?我告訴你,今天如果不是驅邪符,你指定會死在那裡,你知不知道?」毛小方面色嚴肅的說道

姜樂尷尬不已

當時的情況,如果沒有驅邪符,似乎,還真是這樣

「嘿嘿,這不是情況緊急嘛,俗話說的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身為未來的天師,不能見死不救啊,這說明我有正義之心,是值得培養的棟樑之才嘛」

「臭小子,你還狡辯,你知不知道我對你寄予多大的期望,你怎麼就一點都不愛惜自己」毛小方氣惱的罵了一句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