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武俠修真

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第五章鎮邪

作者:長孫禹哲

本章內容簡介:一部分的力量不過純陽八卦多年鎮壓血魔,消耗太大,已經傷了根本,這一次動用后,想要恢復如初,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毛小方臉上浮現一絲肉疼,如果不是金老頭的屍變太過驚人,而他也是元氣沒有恢復,說什麼也...

不敢猶豫,姜樂快跑到了毛小方的身邊,沒好氣的道:「我說師父,下次你能不能先提醒我,拿著對它不起作用的東西去干他,這是作死的行為氨

毛小方哼道:「我還沒說,你就撲過去了,你這麼牛逼,師父怎好阻止」

姜樂語塞,感覺到毛小方似乎很不爽,不敢反駁了,乾笑著轉移話題道:「驅邪符沒用,那該怎麼辦啊?」

毛小方目光一閃,看向了地方的純陽八卦,嘆息道:「看到地上那個八卦沒,你拿著它,然後咬破中指,把血滴在上面的陰陽魚上,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然後對著老頭打出」

姜樂瞪大眼睛:「這樣靠譜不?我可沒有修鍊過,我的血有沒有用啊?」

毛小方問道:「你是處男嗎?」

姜樂面色一紅,羞澀道:「這不是廢話嘛,我還這麼小呢,妥妥的處氨

「那就行了,童子尿都對陰邪有效果,你沒破身,血氣方剛,可以發動純陽八卦一部分的力量不過純陽八卦多年鎮壓血魔,消耗太大,已經傷了根本,這一次動用后,想要恢復如初,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毛小方臉上浮現一絲肉疼,如果不是金老頭的屍變太過驚人,而他也是元氣沒有恢復,說什麼也不捨得如此傷害師門的傳承至寶

姜樂臉上一喜,有效就行

看了看純陽八卦的所在,距離自己有四米多遠

而金老頭的屍變就在純陽八卦的兩米外

我去,東西不好拿啊

剛才血氣上涌才變得衝動了,現在冷靜下來,姜樂有些不可思議,剛才自己是怎麼敢和一個屍變的人對著乾的,難道哥是隱藏性的暴力狂?

「我說你倒是快去啊,再磨蹭下去,你就算是放完全身的血都搞不定它了」毛小方急促的說道

媽的拼了,今天不搞死這怪物,自己指定活不了

姜樂一咬牙,也不猶豫了對著屍變的金老頭就沖了過去

金老頭低吼一聲,也向姜樂滑行過來

他身上還捆著捆邪絲和盪魄鈴,但是兩樣寶物居然都對他無效,反而被一層青黑之氣壓制,現在已經光芒暗淡很多可見那至陰邪氣如何厲害

「驅邪符」姜樂對著金老頭就揚起手掌,手心中赫然就是一張驅邪符

金老頭吃過一次虧,再看到驅邪符,忍不住身影停頓了一下,頗為忌憚

姜樂卻是快一收手,腳步一頓,就向側面橫移了過去,一個貼地翻滾,就把地上的純陽八卦拿到了手中

「嗚」金老頭看姜樂轉移開,頓時大怒,感覺被耍了,嘶吼著就向姜樂衝來,那猙獰的獠牙令人不寒而慄

姜樂剛起身,見狀大驚,這下不欺騙了,在金老頭靠近的一瞬間,一張符就狠狠的拍了下去,貼在了金老頭的臉上

瞬間金老頭的身體就再度僵住,不過這一次度快,符籙逐漸發黑,然後轟的無火自燃

姜樂趁機連滾帶爬的遠離了四五米

「快點行動,他的至陰邪氣吸收月華會越來越厲害,等完成屍變,至陰邪氣轉化成為陰邪法力,就是恐怖的屍妖,到時候你會被他吸成人干」毛小方語氣急切的說道

姜樂粗重的喘息著,齜牙道:「我說師父,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可是手哎,什麼道法都不會,還要獨斗這麼厲害的屍變,這絕對是道界最凄慘的入行者了?」

毛小方語塞,這話說得,感覺好像還真是這樣

從沒有那一家道門的人,連基本的道法和修鍊都沒有,就出來獨自對抗屍變的這小子,運道不太好啊

毛小方咳咳一聲,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得,我搞他,你別說了」姜樂直接打斷了毛小方的話,不能幫忙就不能幫忙,說什麼大道理

轉身再看向屍變的金老頭,姜樂的神色逐漸的肅穆起來

「金老頭,雖然認識不到兩個月,但是收留之恩永不敢忘,所以,我絕不會讓你的遺體變成怪物的」

「死了,就該安息,到此為止」

抬起手,姜樂目光一凝,張嘴就在中指上狠狠一咬

一絲痛楚蔓延,中指瞬間血流不止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嘴中念念有詞,姜樂精神高度集中,這是他十幾年學習進度慢強迫自己練成的一種本能,只要他願意,可以雙眼盯著一個點看幾個小時,也不會覺得精神恍惚

手指在純陽八卦上慢慢轉動,暗紅色的鮮血不斷的滲透,染紅了一大片

在鮮血沾染到八卦中心的陰陽魚時略顯沉重,似銅非銅,似鐵非鐵,樣式古樸的八卦突然浮現一絲不一樣的光澤

在姜樂身旁,正要捻動劍指,準備以最後一點法力催動純陽八卦的毛小方突然愣住了

純陽八卦真的被啟動了?這怎麼可能?

雖然之前他說處男血氣方剛可以啟動純陽八卦,的確如此,但是他少說了一點,那就是必須要有法力為引才行,否則處男血就能啟動法器,那還要道士幹嘛

可是這小子,怎麼就啟動了?這不科學啊

不對,除了法力,似乎還有一樣東西可以啟動法器

毛小方面色一動,突然想到了曾經的一個往事

那是他的師父說過的一句話,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天才,能夠以意念為引啟動法器,這種人被稱呼天生道士,是修道的絕佳人才

難道,這小子就是?

毛小方目光閃爍,慢慢變得激動了

如果真是,那自己可就撿了大便宜了,這種修道天才,一般的門派從誕生到滅亡都不見得能遇到一個,只要發現了,好好培養一番,絕對能夠把師門發揚光大

這時候,姜樂抬起法器,對準了屍變的金老頭

似乎感覺到了純陽八卦的威脅,金老頭也變得焦急不安起來,眼珠子轉動著,似乎打算撤退

「小子,你要注意了,不能讓這個東西跑出去,直接接觸月華,會讓他的屍變加,到時候就真的完蛋了」毛小方小聲的警惕了一句

姜樂面色一凝,想了想,他就目光堅定的向金老頭走了過去

毛小方大驚,想要阻止,畢竟發現了姜樂是修道天才了,就這樣掛在一個屍妖手下,那就太不值了

不過毛小方張了張嘴,還是沒有出聲攔截

剛才姜樂說了,絕不會容忍金老頭變成怪物

這是一個重情之人,自己讓他逃離,會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後相處就會有一些隔閡了這容易影響師徒之間的感情

也罷,今天就算拼著道魂大損,也要保下這小子

毛小方面色嚴肅起來,手掐道決,隨時準備支援

姜樂的靠近,讓金老頭警惕起來,居然緩緩的倒滑,似乎對姜樂有了一些畏懼

狹路相逢,拼的就是氣勢,氣勢強的人,勝利的希望就大一些

漸漸的,金老頭倒退到了房間的一個角落,他的兩邊都是牆壁,後退無路

姜樂得意的笑了

他逼近的目的就是要讓這個怪物沒有離開房子的機會,現在,可以施展了

「怪物,看靈符」

揚起右手中的驅邪符,姜樂毫不猶豫的就沖了過去

「嗚」

身後的牆壁讓金老頭眼中閃過一絲急切,兩邊看看,都沒有退路,自己進入了死角再看姜樂已經接近,那讓自己吃了兩次小虧的驅邪符又往自己的臉上招呼過來

金老頭猛然一聲嘶吼,然後面孔突然變得猙獰起來,那陰邪的目光給人一種我死也要拉著你墊背的狠毒意味

下一刻,他也向前衝去,狠狠的向姜樂撞去同時,他的臉上突然浮現一層青黑之氣,散發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

「壞,逼得太狠了」姜樂大吃一驚

只是現在短路交鋒,已經沒有閃避的可能了,姜樂一咬牙直接就揮手拍了過去

一聲脆響,驅邪符被姜樂打在了金老頭的頭上

但是隨後,姜樂就驚得瞪大了眼睛

被驅邪符貼臉的金老頭居然沒有定身,依舊筆直衝來

「驅邪符也失效了」姜樂震驚,他可是準備趁金老頭被定身的一刻,用純陽八卦打在它心口,一招定勝負

可是現在,戰略失敗

而後,金老頭的身體就狠狠的撞在了姜樂的身上

姜樂只覺得胸口一痛,眼前一黑,然後整個人倒飛而去

「姜樂」毛小方驚呼一聲,而後強行凝聚身上殘留的一點法力,化作一道紅光爆射出去

紅光擊中金老頭,打得他嗷嗷叫著倒飛出去

不過很快,金老頭就再度仰身而起,雖然胸口血肉模糊,還冒著一股難聞的煙氣,不過精神看起來還很好目光陰邪的看向了倒地不起的姜樂,散發饑渴的光澤

他是至陰邪氣轉化,有著和殭屍一樣的本能,那就是吸血

姜樂手指上滲透的鮮血氣息,對它散發出致命的誘惑

毛小方面色大變,不過隨著最後一道法力的消耗,他的道魂都開始變得不穩,根本不能戰鬥

看了看似乎已經昏迷過去的姜樂,毛小方忍不住悲憤的呢喃:「難道上天註定了我這一脈要自我斷絕嗎?好不容易才遇到一個絕世道才,怎麼會變成這樣?」

金老頭才不管毛小方,他詢著血氣滑行到了姜樂的身邊,嗅了嗅鼻子,聞到了血氣的香味,眼神中的邪光大勝

然後他開始傾斜身體,張開嘴巴,獠牙慢慢的向姜樂的脖子靠攏

就在他身體俯低之時,意外突生

「草泥馬,給我去死」

貌似昏迷的姜樂突然一翻身,抓著純陽八卦對著金老頭心口狠狠的頂去

純陽八卦正面頂住金老頭的身體,一瞬間,純陽八卦正中央的陰陽魚爆發強烈的金光,金色的毫芒兇殘的侵蝕金老頭身體上的青黑之氣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