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武俠修真

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 第二章一代道長毛小方

作者:長孫禹哲

本章內容簡介:心跳如雷 這下可以肯定了,這絕對不是人 「那個,也,也可以不出來的,我只是路過,現在就走」姜樂強忍著恐懼爬起來就要向外跑出去 啪 就在這時,突然一陣陰風吹來,房門突然關...

「金老頭」

姜樂一聲驚呼,連忙跑進去查看

把金老頭斜趴著的身體翻過來,姜樂就嚇得面色一白,軟倒在地

此刻的金老頭,已經面白如雪,氣息全無,死不瞑目的眼瞳中,似乎還帶著興奮和不甘

「死了?怎麼會死了?」

姜樂嚇傻了

他說來也不過是一個十八歲的孩子,從未遇見過這種情況,突然之下,自然是不知所措了

「這麼大年紀了,而且五臟被陰氣侵蝕嚴重,死了就死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一個聲音淡然的回答

姜樂忍不住點頭

的確,金老頭都歲過七十了,而且常年咳嗽,病怏怏的也不知道患了什麼病,早晚都有這一劫

額,不對,這裡還有人?

姜樂這下可嚇了個夠嗆

他剛才明明沒有看到房間有其他人的

連忙扭頭四顧,還是沒看到人

沒有人,那是誰說的話?

姜樂只覺得身體一麻,背後冒出絲絲冷汗

難道見鬼了

「誰?出來?」姜樂顫抖著喊道,同時他已經做好了隨時逃離的準備

如果是人還好,真要碰到那種東西,那就悲劇了

「呵呵,小夥子膽子不小,真敢要我出來?」憑空的聲音顯得有些玩味

姜樂嘴中發乾,心跳如雷

這下可以肯定了,這絕對不是人

「那個,也,也可以不出來的,我只是路過,現在就走」姜樂強忍著恐懼爬起來就要向外跑出去

就在這時,突然一陣陰風吹來,房門突然關閉

姜樂大驚失色,連忙想要拉開

可是這個房門卻像是有了磁性一樣,怎麼都無法打開

姜樂著急了連忙哀求道:「這位鬼大哥,求求你放過我,我還有患病的老媽需要照顧,我死了她就孤苦伶仃了」

「嘖嘖,還是一個孝子啊?不錯不錯,不過你叫我鬼大哥,我很不滿,我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毛道長」

隨著長字聲落,在金老頭懷中突然一陣金光一閃,然後一個虛影就憑空出現,懸浮半空

這是一個身穿黃色道袍,頭帶道冠,瘦面劍眉的中年男子

這種神奇的場面,讓姜樂徹底的絕望了

真的有鬼啊哥們撞邪了

「毛道長,我只是這個古董店的一個普通員工,我和你的死沒關係啊,你千萬不要害我,我死了,我母親真的會傷心欲絕的,我不能死的」姜樂緊張的看向毛道長,誠懇的解釋

「哈哈哈哈,你這小子說的什麼胡話,我死了快一百年了,那時候你都還不知道在哪裡呢,怎麼會有關係」毛道長哈哈大笑,似乎被逗樂了

姜樂欲哭無淚,這還是一個百年老鬼啊

電視上的鬼片,可都是死得越久的鬼,越兇悍啊

「你也別害怕,我生前是專門替天行道,降妖伏魔的道長,一生弘揚正義,死後自然也不會隨便害人」毛道長淡然解釋

姜樂弱弱的問道:「真的嗎?你不會害我?比如上身啊,借屍還魂啊什麼的」

毛道長被說得翻白眼,沒好氣的道:「你倒知道的不少,不過這些我還不屑做,廢話少說,這個老頭似乎有話想和你說,你稍等片刻」

「哦」聽到毛道長親口說不會害自己,姜樂忍不住心中一松,這是遇到好鬼了啊,感謝菩薩保佑

不過隨後姜樂又是一驚

老頭有話要和我說?

哪個老頭?金老頭嗎?

不對啊,他不是死了嗎?

姜樂驚疑的看過去,然後就變得目瞪口呆

只見那懸浮的毛道長猛然大手一抓,一道紅光籠罩下,就從金老頭的屍體上拉起了一道虛影

這虛影穩定下來,就露出了一張略顯模糊的臉,不正是金老頭

可是看看地上,金老頭的屍體還在呢

我擦,金老頭也變成了鬼

姜樂這下真的是想哭了,他恨不得自己馬上昏迷,然後一覺醒來發現一切都是假的,是在做夢

可是咬舌頭,好疼

「金老……老闆,你的死和我沒關係氨姜樂又忍不住哭喪著解釋了起來

「哼,沒出息的小子」金老頭倒是淡定,罵咧了一句姜樂

姜樂苦笑

如果哪個騷年一下子遇到兩隻鬼,還能表現的很有出息,我現在拜他為哥,給他唱征服

「不過你小子的確不錯,有修道慧根,也肯吃苦我觀察了你兩個月,覺得你挺適合傳承我的衣缽,只可惜我突遭此劫」金老頭一聲嘆息

這時,毛道長哼了一聲道:「就算你沒有此劫,也不過只有半年陽壽,而且你體內法力不純,道魂不聚,陰氣難消,自己都修鍊不到家,又怎麼能教導出一個好徒弟」

金老頭看向毛道長,眯起了眼睛:「我就說呢,純陽八卦這樣的法器至寶中怎麼會有陰氣,原來裡面躲了一個鬼」

「鬼?你見過有那個鬼可以躲在純陽八卦之中?要不你現在進去試試」毛道長對於金老頭似乎沒有好感,冷笑反駁

金老頭一愣,旋即面色微變

毛道長察覺了他的神色變動,冷笑道:「現在知道不對勁了,告訴你,我很生氣,當年我陽壽無多,自知道途無望,就拼著最後的努力,以道魂融合純陽八卦,把血魔封印在九陽之地,接受每天的太陽真火的淬鍊,只需要九九八十一年就可以把血魔徹底的煉化,消除世間一大患,沒想到你們這些後輩不成器,居然把九陽之地挖開了,取走了純陽八卦,放走了血魔,現在血魔躲藏起來,等他恢復了元氣,對世間來說,就是一大劫難了,這錯誰來彌補?」

金老頭面色徹底大變,看著毛道長驚呼:「你是一代道長毛小方」

毛道長嘲諷:「那你以為我是誰,看你之前施展的法力波動,應是南嶺金家之人,當初我做出這種犧牲決定的時候,也與金家打了招呼的,你這後人居然犯下這種事,難道你心懷不軌?」

金老頭無語了,面色變幻數次,旋即一聲嘆息道:「是我的過錯,不過此事我也是一知半解,並不知道具體地點和經過,數十年前,因為華夏巨變,我南嶺金家也受到波及,家族四分五裂,傳承都差點斷了,別提這種秘史至於九陽之地是我偶爾路過,察覺那個地方陰陽雙氣交雜,詭異莫測,讓人看不透玄機,以為其中孕育重寶,只可惜自己早年也是干過盜墓一流,因為修為不足被陰氣侵蝕嚴重,不便下手,所以託人挖掘,沒想到卻是放出了一個絕世魔頭」

「華夏巨變?什麼樣的巨變,居然讓道家都受到波及?」毛小方面露疑惑

金老頭苦澀道:「這種巨變就是專門針對道門的技法盛,道法末,現今的社會,純正的道家一脈已經非常稀少了」

毛小方震驚不已:「怎麼會這樣?沒有道家坐鎮,天下邪祟豈不是可以胡作非為了?」

金老頭搖頭道:「這倒不至於,道法末路,天下妖魔鬼怪似乎也變得少了,我行走天下幾十年,也不曾遇到強大的妖邪,不知其中何故」

毛小方面色嚴肅起來,沉吟片刻嘆息道:「滄海桑田,沒想到區區不到百年,天地就變化如斯,果然是天地不仁氨

就在這時,金老頭的身影突然變得一陣模糊閃動,似乎有分散的跡象

毛小方目光一閃,驚奇的看著他:「你的魂魄居然無法聚合?初死之人,三魂七魄非常穩定,只有過了頭七之後如果不去投胎依舊滯留人間,沒有陰寶鎮神,才會魂魄渙散,你怎麼會這樣?」

金老頭無奈道:「此事我也不解,自從道門巨變之後,我行走天下,遇到很多這種情況,初死之人,如果不是心有怨念或者執念,魂魄就會不穩定,不過三日還停留陽間者,必然魂飛魄散,無一例外」

毛小方一臉驚奇,良久方才道:「這不過百年時間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眼看金老頭魂魄越發模糊,隱約有幾道影子欲脫離而去,毛小方嘆息一聲,手捏劍指,一道紅芒射中金老頭,讓他的魂魄瞬間穩定下來

「我融合純陽八卦,多年鎮壓血魔,現在道魂虛弱,法力不多,這鎮魂術只能震住你魂魄一刻,如果你有什麼遺言就快點說,否則你就只能進入陰間,投胎轉世」

金老頭對毛小方感激道:「多謝道友恩情了」說完看向一臉茫然的姜樂

姜樂嚇了一跳,臉上努力擠出一個笑容,看起來有點像哭

金老頭和毛小方的對話,他聽得雲里霧裡,不知所謂感覺這就應該是傳說中的鬼話連篇了,現在的他只想快點離開,然後報告警察叔叔,好收斂金老頭的遺體也算他報答金老頭的收留之恩了

可是現在的情況,貌似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啊

「姜樂,我時間不多了,本來我想收你為徒,可惜天不隨人願,不過你有修道慧根,如果不入道途,卻是可惜了,所以我準備把家店門傳承給你」

「啊把店給我?無功不受祿,這不太好?」姜樂嚇了一跳,雖然這是一個驚喜,不過姜樂卻沒有很歡喜,一個鬼給你的東西,想想就覺得彆扭

金老頭一瞪眼:「你想讓我死不瞑目?不怕我天天晚上來找你?」

姜樂嘴角一抽,嚇了一大跳,我去,見一次就差點嚇尿了,還天天來找,小心臟怎麼能承受的了?這下不敢猶豫了,連忙道:「老闆你放心,這店我要了,我一定好好打理,爭取一年盈利,兩年開分店,三年融資,四年上市」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