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010年5月7日

作者:玄色  |  更新時間:2014-04-25 07:40  |  字數:2814字

2010年5月7日星期五大到暴雨

蘇晚落把書包抱在懷裡,坐在廣場的台階上,一點都不在乎自己已經被雨水渾身淋濕了,行人打著傘匆匆走過,偶爾有人向她投以奇怪的目光。

她也並不在意,只是獃獃地看著雨點打在光滑的青磚上面,濺起一個個皇冠型的水花。

雨打在她身上,又冷又疼,但她一點都沒有要躲雨的意思。冰冷的雨水順著她的頭髮,流過臉頰,混合臉上的淚,再流進脖子里。

蘇晚落正茫然地看著水花一個個濺起又消逝,突然有人為她撐起一把傘,遮住了下落的雨。

「已經很晚了,怎麼還不回家?」一個溫柔好聽的男聲如此說道。

她抬起頭,一個穿著黑色唐裝的男人,左手拎著環保袋,右手舉著一把黑色的大傘,關心地看著她。

這個男人很年輕,大概只有二十齣頭,明明是平凡得在街上匆匆一瞥就會忘掉的類型,卻穿著一件令人移不開眼睛的唐裝——深如暗夜的黑色緞子,對襟上的幾顆盤扣深紅如血,右手的袖筒綉著一條暗紅色的龍,龍身蜿蜒,順著袖子盤旋而上,龍口正對著領口,乍看如同活物一般,彷彿下一刻,就要咬斷他的脖子,這詭異而又栩栩如生的綉品,讓人感覺到他有種說不出來的神秘氣質。

蘇晚落很想說不用他多管閑事,但開口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沮喪道:「我把一個很重要的東西丟了……」

「真是可憐。」年輕的男人惋惜地嘆道。

蘇晚落扁了扁嘴,忍不住又哭了起來——她把他借給她的雨傘弄丟了。

放學的時候雨已經下得很大,同桌見她為難,好心地遞過一把雨傘。她呆了一下,正要滿心歡喜地追出去想要道謝,卻看到他和另一個女生共用一把雨傘,有說有笑地走出校園。

她的世界彷彿在那一刻崩塌了。

於是乾脆連傘也不打,一路走回家,半路上突然發現,他借給她的雨傘,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丟了。

其實雨傘丟了還是小事,最讓她傷心的,是她意識到她的心已經丟了。

年輕的男人並沒有立刻就走,反而沉吟了一會兒問道:「你是不是很想找回它?」

蘇晚落使勁地點了點頭。

「那要不要到我店裡坐坐?」年輕的男人輕聲建議。

蘇晚落一愣,再次抬起了頭。

男人長得平凡,但此刻笑起來時,他背後濃重的烏雲深處透射出一縷陽光,一下子掃除了天空中凝重已久的陰霾,讓人不自覺地連心情都變得好轉起來。

像是被催眠了一樣,蘇晚落輕輕地點了點頭。

雨點漸漸變小,淅淅瀝瀝地打在傘上,清脆好聽。

蘇晚落卻在這時後悔起來,她怎麼就突然鬼迷心竅,答應和一個陌生人走?不行,要趕緊編個理由溜掉!

這時那年輕的男人柔聲說:「到了。」

蘇晚落抬頭一看,這是間店面狹小的鋪子,布置非常古樸,門窗都是精巧的古典樣式,夾雜在兩家現代的快餐店之間,顯得有些不倫不類。門楣的牌匾上面寫著兩個漂亮的小篆書,依稀可以辨認出「啞舍」二字。

「啞舍?」蘇晚落滿腹疑問。

「這是我的古董店,這裡的每件古董都承載了許多許多的故事,但它們都不會說話,所以也無法讓人聽到它們的心事。」

年輕的老闆推開陳舊的雕花木門,令蘇晚落感到異樣的是,店裡並沒有人,但他卻沒有鎖門。

「別擔心,我從來不鎖門,不會有小偷敢來這裡偷東西的。」像是知道她心底的疑問,年輕的老闆站在略暗的鋪內,緩緩回過頭,笑了笑。

「歡迎光臨『啞舍』。」

年輕男子的笑容,融在一片漆黑的背景里,讓蘇晚落怎麼看怎麼覺得非常的詭異。

奇怪的古董店,神秘的老闆。

蘇晚落吞了吞口水,並沒有向後退,反而鬼使神差地抱緊書包,邁了進去。

啞舍並沒有外面看上去的那樣小,反而像是一條細長的通道,黑黝黝的,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長。老闆點燃門口處的兩盞宮燈,蘇晚落掃了一眼,差點嚇得跳起來——這兩盞宮燈,怎麼和歷史書上的那個長信宮燈那麼像?

是贗品吧……肯定是贗品吧……

蘇晚落的嘴角抽了抽,警惕地說:「那個……我沒錢的,如果是想賣我東西,我可買不起啊!」

老闆聞言輕笑道:「我不賣你東西,我這裡有件東西,倒是很適合你。如果你喜歡,就送給你吧。」

送?居然還有這等好事?蘇晚落眼睛滴溜溜地轉了轉,心想,先看看他能拿出個什麼東西,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吧……她在旁邊的紅木椅子上坐了下來,不一會兒,老闆便拿著一個盒子走了出來。

幽幽的昏黃色光線籠罩下,他手中雕刻著龍紋的盒子慢慢打開,明黃色的綢布上面,躺著一條鑲滿寶石的手鏈。

「這、這太貴重了!」蘇晚落刷地站起來,瞪大了眼。

「這條手鏈的第一任主人,是清朝乾隆皇帝的一個寵妃,也就是那位『玉容未近,芳香襲人』的香妃。」

蘇晚落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老闆倒也不急,悠悠地說:「據說她本是新疆回部酋長霍集占之妻,回部叛亂,霍集占被清廷誅殺,將軍兆惠將香妃生擒送與乾隆。但香妃心懷『國破家亡,情願一死』之志,始終不從乾隆,相傳乾隆為討美人歡心,搜集了七顆顏色迥異、蘊含靈氣的寶石,精心打造了這條手鏈送給她。」

年輕的老闆緩緩地講述道,聲音柔和動聽,「這七顆寶石,分別是蛋白石、青金石、托帕石、月光石、橄欖石、石榴石和黑曜石,傳說帶上這條手鏈的人,可以找回自己丟失的東西。」

「七顆?這上面有兩顆寶石的地方空了。」蘇晚落有些懷疑。

「每找到一件東西,其中一顆寶石便會消失。香妃第一個想要找回的,是她丈夫霍集占的屍骨。而第二個想要找回的……」老闆頓了頓,「是她的故鄉,於是她被太后賜死,終於魂歸故里。她的願望相繼實現,所以相應的蛋白石和青金石都已經消失了,現在只剩下五顆寶石。」

年輕的老闆拿起這條手鏈,放在手掌上,朝蘇晚落遞了過去,「你不是丟了東西嗎?戴上試試吧。」

蘇晚落知道賣古董的往往都會說得一口好故事,但沒想到還有這麼離譜的故事。

帶上一條手鏈,就能找回丟失的東西?騙幾歲的小孩子估計還有用,但她已經過了會相信神話的年紀了。

可……就算是騙人的,就算手鏈缺了兩顆寶石,也不能否認這條手鏈是多麼的漂亮。每顆寶石都有拇指大,,細碎的寶石碎片作為點綴鑲嵌四周,昏暗的燈光下仍泛著奪目的光芒,彷彿天然帶著魔力。

她帶幾天,應該沒關係吧?

「真的送給我嗎?」蘇晚落最後確認地問道。

「是的。」年輕的老闆笑了笑,「有一點請客人必須記住,這條手鏈戴上以後,就不能摘下來,否則你找回的東西,就會再次失去。」

蘇晚落點了點頭,把左手伸了過去,老闆低下頭,在少女纖細雪白的手腕上戴上手鏈,並細心地繫上了鎖扣。

手腕上一陣沁心的冰涼。

外面的雨徹底停了,晚霞滿天,如火燒般的紅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