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二十五章遙遠的GZ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李衛軍知道他話里的意思,這件事不解決,遲早會被整個gZ市的百姓知道,要真到這一步的話,他這商業區算是砸了。 「警察來過沒,怎麼說的?」 「李總,刑警隊的人來返了好幾次,整個大樓都...

遙遠的東南城市Zg市,一座正在施工的建築工地上,一群工人熙熙攘攘的圍在一棟還未完工的樓房前,小聲議論著什麼。

「這是第三個了吧1

「我早說這棟樓房鬧鬼,大頭不聽我勸,這雙倍工錢是這麼好賺的啊,這下可好,錢沒賺到,命倒是沒了,年紀輕輕還沒有娶妻生子,這讓我過年回去怎麼和大頭他娘說啊1

「哎,年輕人膽子大,不信邪,這下好了吧1

「快看,老闆他們來了1

幾輛車子駛進了工地,帶頭的是一輛賓士轎車,車子行駛到這棟樓房門前停了下來。一位西裝革履,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士從賓士車中下來,後面的車子上的人也紛紛跟隨下車。

「李總1

工地的一位工頭模樣打扮的人趕忙驅散了圍觀的工人,迎了上來。

「怎麼回事?又有人從上面掉下來?」

李衛軍臉色變得難看,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三個工人從高樓摔下來了,作為開發商,最怕的就是死人,尤其是在同一棟樓,連續三個工人死亡,這件事已經鬧得工地上的工人人心惶惶的,而且要是傳出去,對於商鋪的招商也會有影響,畢竟沒有人會願意把自己的商鋪放在死過人的建築里。

「這……我也不清楚啊,這好好的人怎麼就會突然掉落下來1工頭也是一臉的喪氣,這些工人都是他找來的,出了事故他賠的也不少,而且這連續死了三個人了,這一年的賺頭算是都賠在這上面了。

「李總,工地外有幾位記者,據說是聽聞這裡鬧鬼,想進來採訪,已經被我攔在外面了。」一位秘書模樣的男子走到李衛國的身邊輕聲說。

「報導,給他們報導了就能不死人了嗎,一群只知道嘩眾取寵的東西1李衛軍是從部隊轉業的,脾氣本來就暴躁,對於那些只知道靠熱點去吸引百姓眼球的記者此刻是沒一點好感,直接開口大罵。

「李總,現在該怎麼辦,這群記者就像蒼蠅一樣無孔不入的,恐怕遲早會被他們報導出去,而且如果在出事故的話,恐怕……」

說話的人沒有把話說完,不過李衛軍知道他話里的意思,這件事不解決,遲早會被整個gZ市的百姓知道,要真到這一步的話,他這商業區算是砸了。

「警察來過沒,怎麼說的?」

「李總,刑警隊的人來返了好幾次,整個大樓都快要被他們刮掉三尺了,還是沒有什麼線索,只說應該是意外1

「一次可以說是意外,這連著兩次三次都有人在同一個地方出事,這也是能是意外?」

工頭瞧了眼李衛軍憤怒的神情,猶猶豫豫,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來。

「有什麼話你就直說,不要這麼吞吞吐吐的。」李衛軍瞥了眼工頭,放緩了語氣,說道。

「李總,據老一輩的人說,這樓是鬧鬼了,可能是有什麼髒東西待在這棟大樓里。」工頭小心翼翼的說著,邊說還邊看李衛軍的臉色,看到對方並沒有露出不悅的表情,才大膽說了出來。

「髒東西?當初這商業區動工的時候,可是請了龍雲寺的法師親自來做過法事還有風水大師看過的,怎麼可能會有髒東西?」

「李總,我覺得劉大哥說的有道理,其實這風水師的水平也是有高低的,就像我家裡前不久發生的一件事情……」跟在李衛軍身後的一位青年男子也突然出聲道。

「張華,你的意思是說我請來的那位風水師水平不夠?」

原來,這青年正是秦宇的表哥張華,張華聽到李衛軍質疑的口氣,連忙解釋道:「李總,我聽我表弟說過,風水也不是一成不變的,風水無時無刻不受四周環境的影響,有時候很小的一個方面都有可能引起風水吉凶的改變。有可能經過了兩年多的時間,這裡的風水發生了改變也說不定。」

張華是李衛軍公司旗下的一個工程項目經理,初中剛剛讀完就出來闖蕩的張華能當上項目經理,除了個人的努力,還有李衛軍的賞識,是以眼下才出來說道。

「那是要再去找一個風水師來看一下?」李衛軍遲疑道,對於張華他是很欣賞的,人本分,又聰明,才會大力培養他。

「李總,恐怕一般的風水師我覺得不一定能行,我這裡有一道我表弟當初給我的符籙,說是有鎮煞的作用,可以拿來試試。」

張華從包中掏出了一張黃表符籙,遞給了李衛軍看,後者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說:「你確定這個有用?」

「我表弟告訴我,鎮煞符能鎮壓煞氣和一些污穢東西,而且會有徵兆的,只要把這符籙掛在貼在這樓中就可以了。」

張華拿的鎮煞符是秦宇給的,自己表哥是干建築的,難免動土開工的時候會碰到煞氣,秦宇這才畫了幾張送給他,並且告訴他鎮煞符的使用方法。

李衛軍半信半疑,一群人跟著張華來到這棟樓前,想到不久前這裡就有一個工人墜落下來,眾人心裡都是涼颼颼的。

張華按照秦宇教的方式雙舉符籙,朝空拜祭了三下,這才來到底樓的的一面牆上,在最中間的位置,把符籙給貼了上去。

鎮煞符剛一貼上,張華就感覺一道熱浪襲來,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踉蹌著往後退了幾步,再一看,鎮煞符散發著微弱的黃芒,似乎在和熱浪爭鬥對峙中。

看到黃色光芒的不止是張華,跟過來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盯著眼前的一幕,李衛軍更是雙眸閃著精光。

鎮煞符的黃芒大甚,眾人只感覺耳邊傳來一聲哀吼,緊接著鎮煞符散發的黃芒消失,又變的和普通符籙一樣,平淡無奇,貼在牆壁上紋絲不動。

「這……這是真的神符啊1

跟隨而來的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顯然是被鎮煞符剛剛的異象給震住了,不過張華短暫的震驚后,眉頭更緊鎖了,他記得當初丙說過的話:「鎮煞符如果黃芒大甚,就說明這裡的煞氣已經到了很兇險的地步了,僅靠鎮煞符也只能短期鎮住凶煞,時間一長,這煞氣只會更加厲害,遲早有一天會破符而出,變本加厲。」

「張華,這符籙真是你表弟畫的?」李衛軍的神情也很激動,這簡直和傳說中的神符一樣了,他和風水師打過的交道不少,符籙也見過許多,不過這能發出光芒的符籙還是第一次看到。

「李總,咱們能不能換個地方,我有點事情和你說。」

「行,那咱們就去那偏角吧1

李衛軍瞧見張華的臉色不是很好,顯然是有什麼發現,當下兩人單獨來到偏角處。

「李總,據我表弟說,鎮煞符越是表現的神異,說明這煞氣越是厲害,剛鎮煞符黃光大甚,顯然這地方的煞氣已經到了極其兇惡的地步了,恐怕這鎮煞符也只能短期鎮壓住而已。」張華直接開口說道。

「也就是說,這鎮煞符只是把煞氣鎮住了,並沒有驅除掉煞氣?」李衛軍很快就明白張華的意思,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沉思了半響,說:「張華,既然這符籙是你表弟所畫,想來你表弟也是位高人,你看能不能請他到咱們工地一趟,親自來看看。」

「李總,我給我家表弟打個電話問問1張華並沒有拍胸脯答應下來,而是掏出手機撥了秦宇的電話號碼出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再撥,sorry……」張華又撥了兩次,都是這個清脆女聲,只得朝李衛軍投去一個無奈的眼神,暫時是聯繫不上自家表弟了。

……

此刻的秦宇卻是在銅鈸山區深處,和莫家一行人在搜尋著那個洞穴。秦宇和賀平兩人走在前面,秦宇的手上有著一張銅鈸山區的鳥瞰圖,上面的山川走勢一覽無遺,這也讓秦宇感嘆現在的風水師相比以前要舒服的多,古代的風水師們因為沒有地圖,只能一步步攀爬摸索。

在兩人的身後是莫家姐妹,以及十幾個保鏢模樣的男子,一個個小心注意著四周的動靜,畢竟他們現在的位置已經是山林深處,這裡不再是旅遊區,人跡罕見,沒準就會突然竄出一頭野獸。

「賀師傅,有可能出龍脈的三座山,咱們已經去過兩處了,現在只剩下前面那處了1秦宇開口和賀平交談。

「是啊,從這鳥瞰圖上來看,只有這三處的山勢才會孕育龍脈,前面兩處都沒有發現,如果那筆記上記載的沒錯,就只有這最後一個地方有可能出龍脈了。」

一個禮拜前,秦宇加入了莫家的隊伍中,和賀平兩人仔細分析了銅鈸山的山川走勢,最後畫下了三處有可能有龍脈的地方,而通過交談,秦宇也了解到眼前的這位賀師傅,竟然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風水師,在國內都有著不小的名氣。

中國玄學協會理事,中國人文環境研究協會會員……這一竄竄頭銜是讓秦宇目瞪口呆,感情現在的風水師也都是有組織的,當真是與時俱進埃

PS:寫這一章的時候,九燈收拾完行李,明天也踏上了去廣州的路程,為了生活繼續奮鬥!各位道友敢不敢投張票給九燈送行

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