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二十四章莫詠欣的請求(繼續求幫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沒機會寫。 「因為那風水師下了那個洞之後再也沒有上來過1 賀平緩緩講道,從他的話語中,秦宇總算明白了一切。 原來那位風水師隨後叫來了自己的大兒子,將尼龍繩綁在一顆大樹上,並且交...

「龍晶液,只有龍脈之地才會孕育出那麼幾滴,而且龍晶液的位置一般是在龍口之處,所以又被人稱為龍涎精。」

賀平也沒有再詢問秦宇的師門來歷,既然人家不想說,他再追問就屬於逾矩了,當下介紹起龍晶液。

其實在秦宇的諸葛內經中也有對龍晶液的記載,諸葛內經的奇物篇上有百種東西,而這龍晶液恰恰排在前十,是以秦宇才對這個名字有印象。

諸葛內經中說龍晶液是一條龍脈孕育出的精華所在,具有治百病,延年益壽的神奇功效。不過一條龍脈千年下來可能也就只有那麼幾滴,而且不是所有的龍脈都會有龍晶液的,前面說了,龍晶液所處的位置是在龍口之下,龍口的地形才決定會不會生出龍晶液。

「賀師傅,你們這次是為了龍晶液才來到這銅鈸山的?你們怎麼就確定這裡會有龍晶液。」秦宇不解,要找尋龍晶液這種東西必須要經過長期的勘測,難度甚至比點龍穴還高。

賀平遲疑了一會,瞧了眼莫詠欣,後者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這才繼續開口:「半年前,我們獲得了一位風水前輩的筆記,裡面就記載了關於銅鈸山龍晶液的事情。」

賀平從懷中掏出一本老舊的筆記本,上面的紙張已經是泛黃了,遞給了秦宇,秦宇接過筆記本,看了起來。

這本筆記本挺厚的,大概有那麼兩百多頁,秦宇大致翻看了一下,確實是出自一位風水師之手,裡面記載了他生平給人家看風水的事,這些秦宇都粗略的看過去,直接翻到筆記本的最後幾頁,這上面赫然提到了龍晶液。

據上面的記載,這位風水師在給一家大戶人家的祖先選擇遷墳時,來到了銅鈸山,花了三年的時間才尋到一條真龍之脈,那位風水師找到真龍脈后,並沒有急著幫僱主找一個好的穴位,而是仔細觀察起了這條龍脈,這一觀察讓他發現了一個重要的東西。

那就是在這條龍脈龍口處正下方,有一個深不見底的岩石洞,這一發現讓風水師大喜,這龍口有洞,可能裡面會有龍晶液這種奇物,他連夜準備好下洞的繩索和工具,準備下洞看看。

筆記上的字到這裡戛然而止,秦宇皺眉,思考了一會問道:「這本筆記到這裡就突然結束了,是那風水師故意不寫?」

「不是那位風水師不寫,是他沒有機會寫了。」

「怎麼回事?」秦宇狐疑地看了眼賀平,他又怎麼知道這風水師沒機會寫。

「因為那風水師下了那個洞之後再也沒有上來過1

賀平緩緩講道,從他的話語中,秦宇總算明白了一切。

原來那位風水師隨後叫來了自己的大兒子,將尼龍繩綁在一顆大樹上,並且交待兒子在洞外守著,如果他拉動繩子三下,那麼大兒子就可以把繩子往上拉了,然後就綁著繩子下了洞穴。

那位風水師的大兒子在洞外一直注意著尼龍繩,畢竟這洞穴挺深的,洞底下拉動繩子,經過這麼長的一段距離,恐怕到了洞外就不會那麼明顯了。

原本以為自家父親下去最多就是個把時辰,那位大兒子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繩子,可是直到天色完全暗淡下來,仍然不見繩子有什麼動靜,這深山野林的又多野獸,大兒子不敢呆在地上,便把繩子的一頭綁在自己的身上,然後跳到樹上去,這樣既不怕野獸,繩子一有動靜也能感覺的到。

大兒子在樹上呆了半宿,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突然一陣奇大的拉扯力從繩子那端傳來,把他直接給拽下了樹,朝洞口拖去。

大兒子摔倒地下,神志馬上恢復了清醒,以為是父親準備上來了,趕忙解下繩子綁回樹上,自己來到洞口邊,朝下觀望。只是洞內黑漆漆的一片哪裡看的清什麼,大兒子只得往上拉著繩子,不過拉著拉著他就感覺到了不對頭,隨著繩子被拉上來,這傳來的重量是越來越輕了,根本就沒有一個人的重量。

等到大兒子把所有繩子拉上來,借著月光一看,整個人嚇傻了,原來繩子的那端綁著一隻斷手,在月色下還滴著鮮血,大兒子一眼就認出這是父親的手,父親肯定是在洞內出事了。

顧不得害怕,大兒子趕忙拿起這隻斷手,這手的斷裂處有著奇怪的印記,似乎是一種動物的牙齒,難道父親在洞內遇到了什麼怪物,遭到了不測,大兒子如是想到,不過隨即他就發現在那斷手的掌心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被緊緊的握祝

費了好大力氣把斷手給扳開,大兒子發現這是一張字條,上面只有幾個血紅的大字:把洞口封掉,不要進來,這是噬……。

這些字雖然比較潦草,但是大兒子還是認出是父親的字跡,雖然悲痛,但還是不敢忤逆父親的話,當下推動一塊岩石把洞口給堵上,就驚慌失措的離開了。

「這些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聽完了賀平的話,秦宇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們得到了這本筆記后,就去找尋這位風水師的大兒子,不過對方在那動蕩的十年裡已經死去了,索性的是他和他父親一樣都有記筆記的習慣,我們從他的筆記中找到上面的內容。」

這次是莫詠欣拿出了一本筆記遞給了秦宇,秦宇看了一遍果然和賀平說的一模一樣,那位大兒子後來也成了一位風水師,不過對於父親在洞中到底遭遇了什麼一直耿耿於懷,多年來一直查找有關龍晶液的文獻資料,甚至多次去那洞穴外勘測,最後好像是知道了什麼,這從他其中的一篇日記中就可以看出來。

「今天又去那洞穴外勘測了一番,果然,這和那個傳說很像,再想到父親手上的那奇怪的傷口,肯定是那東西無疑了,怪不得父親要我封住洞口,這是一個魔鬼窟,就讓他測底的被封住吧1

這是筆記上關於這洞穴的最後一篇,而通過這篇上的內容,秦宇也算明白為什麼筆記本有些頁面被撕毀的痕,而且通本都沒有提到那洞穴的具體位置,應該是那位大兒子知道了什麼,不想被後人或者說是看到他筆記的人找到那個洞穴才故意撕掉的。

「所以,你們是想要找到那個洞穴?」

秦宇皺眉,從這筆記上來看,那洞穴很明顯隱藏著什麼危險的東西,君子不理危牆之下,龍晶液雖好,可秦宇還不至於為此而犯險。

「秦先生可知道這父子兩位風水師是什麼人,說起來和你還有點淵源。」

「和我有淵源,不可能吧1秦宇可是知道自家祖上都是老實人,可沒出過什麼風水師之類的祖先。

「呵呵,秦先生你購買的那塊羅盤法器,難道那賣主沒給你提過來路。」

「來路,那店家老闆說是他朋友爺爺的,只是他爺爺在動蕩的十年去世了……等等,你是說那位大兒子就是這尋……羅盤的上一個主人1

秦宇反應的不慢,當初買這羅盤的時候,那店家就說過這羅盤是他朋友爺爺的的遺物,聯想到兩者都是在那動蕩的十年逝世的,他很快就理清了一切。

「當初我們去那一家人家裡想看看有沒有遺留下什麼有價值的線索,結果卻發現什麼東西都沒有了,不過那家的後輩告訴我們,他們的爺爺曾經遺留下一塊羅盤,不過因為破損了就賣給縣裡賣風水用具的朋友,接下來我們就趕往了那店家,不過沒想到卻碰到了秦兄弟,而那羅盤也被秦兄弟你給買去了。」

賀平的話也解開了秦宇的疑惑,當初他買羅盤的時候離對方那麼遠,對方還能認出這羅盤是一件法器,實在是不可思議,不過現在倒是可以理解了,想必他們也打聽了這羅盤的形狀,剛好看到秦宇又是在這家店買的殘缺羅盤,這才跟上來詢問。

「秦先生,我有一個請求1

莫詠欣清脆的聲音打斷了秦宇的思考,秦宇抬頭望了眼對方,說道:「那羅盤我是不會賣的。」

「我知道秦先生不會賣,不過秦先生既然願意幫那郝建國祖父遷墳,那麼我想聘請你一起參與這次的事件當中,事後可以獲得一百萬的報酬。」

莫詠欣妙目緊緊盯著秦宇,這個想法在銅鈸山遇見秦宇的時候就有了,等親眼看到秦宇的一系列表現后,她更加堅定了這個想法。

「聘請我?」

秦宇沒想到莫詠欣打的是這個主意,說實話如果沒有那位風水師提到的怪物,秦宇還真會同意,畢竟他就是打算吃這碗飯的,莫家也算是一個大主顧了,出手也很慷慨。

「秦先生,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只要和賀師傅負責找到那個洞口就可以了,而且不管怎樣,以一個月的時間為限,如果超過一個月仍然沒有找到那洞口,你也可以獲得五十萬。」

莫詠欣的這個條件開的很合理,或者說對秦宇很有利,只要一個月的時間不管能不能找到洞穴都可以有五十萬的進賬,秦宇沒有理由拒絕。

瞧見秦宇答應,莫詠欣精緻的臉上綻放出一抹笑容,猶如百花盛開,整個大廳頓時都增色了幾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