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二十一章遷墳(一)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咕:「不會真這麼邪乎吧1 「好了,下面可以破土了1 做完這一切,秦宇朝郝建國點了點頭,後者一聲招呼,幾個青壯男子拿著鐵鏟鋤頭朝墳墓走去,破土挖墳要注意的一些事情,秦宇早就交待過了,倒是...

清明時節鬼門開,這一日是陰氣最盛之際,日曆上記載:宜下葬,遷墳,忌喜事。

離上次公安局事件已經過去了六天,那天秦宇給莫詠星手銬打開后,市局局長不一會就到了,秦宇甚至在想這魏局長是不是早就到來了,只是莫詠星手銬沒有打開不好意思進來。

魏局長到來后和郝建國一起召開了公安局黨委會議,在會議上直接宣布了對任遠彭的處置,免去縣公安局副局長職位,同時市局紀委辦將會對任遠彭的問題進行徹底調查,任遠彭不但官職不保,還要被徹查經濟問題。

在我黨什麼事就怕認真,市局現在是鐵了心要辦任遠彭,憑他的作風不要想也知道屁股不幹凈,等待他的將會是牢獄之災,不過這一切都和秦宇沒有關係了,在魏局長到來之後他們三人就離開了。

因為阿龍在警察局的出手,莫詠星對他倒是頗有好感,兩人很快就打成一片,在歌舞廳里喝了個酩酊大醉后,兩個醉貨大吵著要去炸掉警察局,秦宇無奈只能叫阿龍小弟把他兩給扶去休息,而他自己也在二樓找了個房間睡覺。

第二天莫詠星就離開了,阿龍睡醒后和秦宇進行了一番深談,最後決定把歌舞廳留給手下的這些人,他打算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經過了警察局的事情,阿龍一夜之間似乎成熟了很多,用他的話講:「原以為我龍哥在縣城怎麼也算是一號人物,結果在人家手裡任由別人揉捏,我算是看明白了,混,永遠是沒有什麼名堂的,有權有勢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自家兄弟能想明白這點,秦宇很為他高興,兩兄弟一起回想高中時期的年少歲月,曾經喜歡隔壁班的女生,談論起對方的囧事,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只是這眼裡難免有些心酸。

次日,阿龍就踏上了去北方的火車,秦宇目送著他上車,心裡默默為兄弟祝福,阿龍終於找到了方向,可自己呢,擺在自己和孟瑤前面的阻礙,自己能否踏破……

……

關於凱旋歌舞廳的縱火案,也有了結果,警察的調查報告上說明是因為隔板里的線路突然起火造成的,至於線路為什麼會突然起火,眾人就不得而知了,最後只能歸結為線路老化引起的。

只是凱旋歌舞廳才裝修了幾個月而已,怎麼會線路老化,秦宇看著警察給出的報告笑著搖搖頭,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其中的原因了,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阿龍走了,那任遠彭也被抓了,這件事情到這裡落下帷幕了。

…………

清明一大早,秦宇的父親便和秦家宗親去祭拜祖先,秦宇並沒有一同前去,因為他還要更重要的事情,秦宇畫的新墓地的設計圖已經完工,今天正是郝建國祖父遷墳的日子。

秦宇今天穿著一件黑色長袖單衣,有點類似九十年代的書生裝,整個人看上去儒雅秀氣。

「秦宇,上車1

門口響起了喇叭聲,悍馬車的車窗放下,莫詠星的頭伸出來喊道。

「莫小姐也在啊1

秦宇推開車門,才發現莫詠欣也坐在車上,今天的莫詠欣穿著一件白色褶皺連衣裙,領口高高豎起,腳上一雙平底白色運動鞋,加上全身白皙透紅的肌膚,整個人就像一個白雪公主一般。

「秦先生,我聽說今天是你給僱主祖先遷墳的日子,特意跟去看看。」

莫詠欣解釋了一句,秦宇也不客氣,直接鑽進車裡,警察局的事情自己就欠了莫家的人情,既然他們想去看看那就跟著吧。

郝建國此刻已經到了祖父的墳前,陪伴他的還有一些人,其中有六旬老者,也有一些青年幼童,想來是郝家這一脈的宗親。

「秦大師,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1

秦宇幾人上得山來,郝建國神情激動,和秦宇握手說道。

秦宇看了一下時辰,此刻太陽還未升起,墳墓前已經擺好了案桌,上面擺放著香爐、三牲、白酒、糯米、茶葉、陰陽無垠水,香爐上插著三支一米半高香三支,煙氣裊裊升起。

秦宇走在案桌前,合手三拜,拿起桌上的無垠水,雙指一沾,甩向四方位置,口中吟道:

「此間土地神之最靈升天達地出幽入冥

為吾關奏不得停留有功之日名書上清」

一邊吟唱,一邊腳踏罡位,秦宇此刻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神韻,還真有那麼一絲仙風道骨。

「姐,這秦宇還真適合當一個道士。」莫詠星在一旁瞧著好笑,莫詠欣橫了他一眼,打斷道:

「不要亂說,他是在拜祭四方山神,敬拜土地,以免衝撞太歲1

「燃得三尺安土神符,此刻借天一道招魂光1

秦宇臉色凝重,一把抓起案桌上的桃木劍,劍尖刺起一張符籙,桃木劍在空中揮舞,符籙飄飄,突然燃燒起來。

「姐,這……這秦宇是玩的什麼戲法1

莫詠星瞧見那桃木劍上的符籙突然燃燒起來,嘴巴張的老大,這種場景只有在香港的抓鬼片中才會出現。

「郝氏子孫,上來搖幡1

符籙燃燒,被驚到的不僅是莫詠星,很多郝家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不少人都呆住了,秦宇的一聲大喝,才讓大家回過神來,一位六旬老者顫顫悠悠的走出來,拿起案桌上的招魂幡搖動起來。

少頃,一道陰風颳起,樹木嘩嘩,老者的招魂幡被吹得呼呼作響,這場景,再聯想到剛剛的符籙自燃,很多人毛骨悚然,寒毛直豎。

「念禱告祖先文1

秦宇眉頭一皺,又朝郝建國說道。後者連忙上前掏出祭文念誦起來,這祭文也是早就寫好的,裡面的內容是告訴先祖,子孫後代要為他遷墳的緣故。

隨著祭文的念完,陰風逐漸變小,最後又回歸平淡,莫詠星瞧了眼四周,低聲嘀咕:「不會真這麼邪乎吧1

「好了,下面可以破土了1

做完這一切,秦宇朝郝建國點了點頭,後者一聲招呼,幾個青壯男子拿著鐵鏟鋤頭朝墳墓走去,破土挖墳要注意的一些事情,秦宇早就交待過了,倒是不用他去操心。

「秦大師,你先休息下。」

郝建國發現秦宇此刻臉上已經是汗跡淋淋,趕忙遞過一匹毛巾,秦宇擦了擦汗,看了眼正在挖墳的青年們,靠在了一顆樹邊休憩。

他確實是有點累,他念的咒語和普通的道士不同,用上了念力,加上還要分心踏步罡位,這心神也是疲憊。

「秦先生,剛那道陰風是怎麼回事?」

莫詠欣兩姐弟來到了秦宇身邊,他們只是看客,這會倒是無事可干,莫詠星甚至還走到墳墓前看他們挖墳,對於莫詠星,郝建國現在也算認識,知道對方的來頭不小,也沒說什麼。

「我要說是郝家祖先的鬼魂你會信嗎?」秦宇睜開眼睛,反問了一句。

「我信1

莫詠欣竟然沒有猶豫,直接點了點頭,這倒是有點出乎秦宇的意料。

「秦先生可想知道我呆在銅鈸山的原因是什麼?」莫詠欣問了一句,不待秦宇回答,紅唇輕啟:「此次遷墳之後,我有事情要和秦先生談談。」

「秦大師,已經挖好了1

秦宇剛要回答,郝建國的聲音傳來,這人多就是快,這墳墓已經被挖開了,秦宇趕忙走過去。

墳墓被挖開,露出了裡面的棺材,上空已經有幾個人拉開了遮陽布,秦宇觀摩了一會,點了點頭,說道:「可以開棺了。」

幾個青壯的年輕人聽到后,其中兩個拿起撬鑽,把棺蓋的一角弄鬆動,輕輕的移開一條縫隙,頓時一股腐朽難聞的氣息鑽了出來,秦宇抓起一把糯米投入棺中,眾人隨即離遠了一點。

開棺之時,裡面的屍體腐爛,難免有一股屍氣,先開一道縫也是為了讓空氣流通起來。這樣靜等了十來分鐘,秦宇沒有再嗅到那氣息,才招呼眾人把棺材完全打開。

棺蓋被掀開,一具保存完好的骨骼展現在眾人眼前,骨骼下方墊著一塊紅綢竟然還有一角,看來這棺材當初密封的很好,二十多年過去了,仍然沒有腐化。

「秦大師,現在該怎麼撿。」

郝建國也沒想到自己祖父的屍體會骨骼會保存的這麼完好,秦宇笑著說:「這麼完整的骨骼,不能破壞他,找幾個人拿一塊紅色綢布,鋪在這骨骼下面,給完整的抬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秦宇對這死人的骨骼竟然沒有一絲的害怕,甚至還用手在骨骼的頜骨處摸了摸,看來他倒還真的適合吃這碗飯。

眾人小心翼翼的將骨骼給抬出來,一些膽小的雙手捂住眼睛,或者轉頭不敢注視,秦宇引導著抬著紅綢布的人,直接把骨骼給抬到一旁早就準備好的一口金棺里。

這金棺裡面已經鋪上了紅布,五彩糧,秦宇戴著紅手套,伸手進去把一團棉花墊在頭骨下,接著又在頜骨和頭骨之間仔細摸過去,保證下頜骨和頭骨咬合,然後又拿起一條五綵線從骸骨的雙腳繫上,搭繞全身。

從棺材外看,秦宇的整個臉就彷彿和骸骨接觸到一起了,莫詠星自認膽子不小,可也不敢這麼近的去接近一具骸骨。

「撒茶葉,封棺1

確認一切無誤后,秦宇沖著郝建國喊道,郝建國趕忙拿起大把的茶葉灑在骸骨各處,有木匠師傅拿著三個柵釘,內里一個外側兩個把棺蓋給釘住,接著用遮陽紅布給蓋上。

「再去原棺木下方取一袋血水土用紅布袋裝起來,一會一併帶走1

血水土,原棺材下方八寸以內的土,因為棺木裡面屍體的腐爛,這些土往往沾染了屍體流出的血水,因此被稱為血水土,也算是屍體的一部分,要一併帶到新墳墓去。

一切做完后,郝家的那位老者拿著招魂幡在前面引路,後面八位青壯男子抬著棺木跟隨,眾人一齊下山,把棺木放在車上,朝著新墓地而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