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十九章戰隊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手銬1 張更良回頭瞪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警察,其中一位趕忙遞來鑰匙,張更良親手把秦宇手上的手銬解開,笑道: 「秦先生,這次的事不好意思,恐怕是有什麼誤會。」 作為...

「喲,是任局啊,這是辦什麼大案子啊,這麼勞師動眾的,在審訊犯人嗎?」

一位和任遠彭一樣肩膀上有三顆星星的中年警官走了過來,一臉的笑呵呵。

「老梁,這不剛抓到了幾個縱火案的主謀,不但不交待事情,竟然還在警察局裡公然襲警1

任遠彭開口解釋了一下,他口中的老梁就是局裡的梁副局長,在他沒有調來縣局之前,梁副局長是公認的局長接班人,不過被他橫插進來后,那梁副局長也識趣,主動退出了競爭,平時見自己都是笑呵呵的,任遠彭也就沒怎麼把他放在眼裡。

「襲警,這可是太無法無天了,我倒裁慈蘇餉吹螅

梁副局長一臉的震驚,朝審訊室里望去,當目光停留在莫詠星身上時,臉上閃過一絲莫名的神彩,良久才出聲道:「就這幾個年輕的小夥子敢襲警?」

「誰說我們襲警的,是這警察不分青紅皂白就想動手腳,再說我們最多只是有嫌疑而已,憑什麼連個電話都不能打1

秦宇不管這出現的警官是什麼來頭,不過眼下是一個好機會,他可不能任由那任遠彭把什麼屎盆子都往自己幾個人頭上扣。

「任局,這幾個人還只是嫌疑,沒有證據?」

梁副局長彷彿很吃驚的樣子,任遠彭看著不爽,警察辦案很多時候都不需要講什麼證據,這老梁又不是不清楚這中間的道道,至於這副神情嘛!

「既然只是調查一下,人家想打電話也是可以的嘛1

梁副局長語氣一轉,一幹警察全部驚詫的望向他,這梁副局長是怎麼了,看不出來這幾個人是任局想要整的嗎,沒理由埃

任遠彭也是納悶,這老梁今天是怎麼回事?平時在局裡對自己一直是笑呵呵的,一個老好人的表現,今天怎麼感覺像是要來拆他台似的。

「哼,就算縱火案暫時沒有證據,這襲警總是真的吧,就這一條就可以治他們了。」

任遠彭此刻決定等這次換屆當上公安局長后,一定把這老梁給發配到一邊去,只是他想不到的是梁副局長已經在向他的局長位置發起了挑戰,而面前的幾個人就是梁副局長的籌碼,準確的說是莫詠星。

「這個,說他們襲警也要有證據吧,要不把審訊室的錄像調出來看看?」

梁副局長一臉的笑眯眯,到了這個時候他知道他沒有退路了,如果這次不能借這件事情把任遠彭給打垮,以後縣局將沒有他說話的位置。

審訊室的一些貓膩,當然這麼多年的警察,他清楚的很,有些時候在審訊時,往往會去把監控的攝像頭給關掉,他篤定任遠彭想暗中使用一些手段,沒有打開審訊室的攝像頭。

「老梁,你這是什麼意思?」

任遠彭要是還看不出梁副局長已經撕開臉和他當面對著幹了,他也就混不到副局長這個位置上,雖然不明白梁副局長為什麼會蹦出來,不過他隱約覺得似乎是和裡面的人有關。

「別都在門口廢話,把我的手機給我拿來1

莫詠星也看出這後來的梁副局長和任遠彭不對付,他直接朝門口喊道。

「哎,這是你們幾位的手機1

一位警察聽到聲音扒開眾人,手上拿著三個手機,快步的交還給秦宇三人。

「王明,你怎麼回事,還有沒有組織紀律了,怎麼可以隨便把手機給他們。」

原來這進來送手機的警察,不是別人,正是那小隊長王明,王明迴轉頭,臉上露出虛偽的笑容,看到任遠彭鐵青的臉色,一咬牙說道:「任局,他們還只是有嫌疑而已,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根據規定是可以允許打電話的。」

賭上前程的不止是梁副局長,王明也把自己的未來壓了上來,成功了,梁副局長上位,自己也跟著進步,失敗了,恐怕等待自己的將是任遠彭憤怒的打擊。

嘶!

這梁副局長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埃在場的警察都看出來這次梁副局長的出現不是偶然,這局裡兩位最有權力的副局長終於撕破臉皮,開始爭鬥了起來。

不過眾人疑惑的是梁局為什麼會選擇這個時機出來,明眼人都看出裡面的三人襲警了,哪怕任局沒有證據貿然審訊人家違反規定,可你想去包庇襲警的三人,這難度太大了。

「老梁,你好樣的啊1

任遠彭陰測測的對身邊的梁副局長說道:「雖然我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讓你忍耐不住跳了出來,不過這三個人襲警的事實是有目共睹的,你想撈他們也要你有這個本事。」

「哼1

梁副局長哼了一聲,沒有搭理任遠彭,他現在的目光緊緊的盯著莫詠星拿著手機的手,剛剛他就和王明偷偷瞧過莫詠星手機上的通話記錄,發現上面果然有市局局長辦公室的通話記錄。

「快給大老闆打電話吧1

這一刻,梁副局長和王明都目光炯炯地盯著莫詠星,心裡都在吶喊!

「喂,是王秘書啊,嗯,是我埃我在哪裡?我現在在警察局裡呢,人家把我當縱火案的主犯給抓了起來,還冠上襲警的罪名……行,好的,那我就在這等你。」

莫詠星的電話還沒有撥出去,秦宇倒是打通了王秘書的電話,接聽完秦宇的電話,王秘書不敢怠慢,趕忙進入縣長的辦公室彙報情況,要知道秦宇可是縣長的座上賓而且現在還在幫縣長處理祖墳的事情,要是惹得他不高興,一挑擔子,甩手離去可就遭了。

「這張更良的公安局長是怎麼當得,秦大師今天才從銅鈸山出來,怎麼會和縱火案有關!把後面的一個幹部會議延遲,你隨我去公安局一趟,另外打電話通知張更良。」

郝建國聽完彙報后,也是一臉的憤怒,秦宇可是在為他祖墳的事情在銅鈸山忙碌了好幾天,這剛從那邊出來就被警察局給抓進去,這讓他這個縣長怎麼給人家交待,當下直接出了辦公樓,下面奧迪車司機已經啟動,郝建國鑽進車內,汽車朝著公安局的方向快速駛去。

「王秘書?」

秦宇打電話的時候並沒有降低聲音,在場的警官都聽得一清二楚,不過最明白的還是莫詠星,他是知道秦宇最近處li縣長祖墳的事情,也知道秦宇的電話是打給誰的。

想到這,莫詠星沒有著急的打電話出去,倒是目光饒有興趣在眾人臉上打轉,不過眾人現在都沒有注意到他,更多人都想著這個電話里的王秘書是誰。

公然襲警后,還敢大刺刺的打電話,如果不是傻子,就說明這電話里的那個王秘書很有來頭,這其中梁副局長和任遠彭的腦子轉的最快,開始把縣裡的一些擔任秘書職位的人的名字在腦海放映一遍。

「難道是縣政府辦公室主任王處長,縣長的秘書。」

梁副局長的瞳孔急驟收縮,他在縣裡呆的時間長,對於縣裡的一些頭頭腦腦要比任遠彭清楚的多,這一會便反應過來,要說縣裡有實權的王姓秘書就只有這一位了,再一聯想到秦宇電話里直接稱對方為王秘書,這人難道是與縣長有關係?不然一般的人,都會稱呼王秘書為王處或者王主任。

「也對,都是這麼的年輕,能處在一起,肯定都是有來頭的。」

梁副局長聯想到莫詠星手機上的大老闆號碼,這回老臉上的笑容更甚,光縣長就夠這任遠彭喝一壺的了,加上大老闆的話,他的勝算就更高了。

任遠彭的反應也只比梁副局長慢了一會,一張臉暗了下來,心想:「怪不得老梁敢跳出來,原來這年輕人背後靠著縣長啊,這麼看來這件事不好處理了。」

不過任遠彭也沒有多擔心,公安系統有著他的特殊性,雖然地方領導有權管轄,不過掌握他們命運的還是市裡的市局領導,再說他背後靠著縣委書記,he縣長本就不是一路的,弄不好書記知道自己動了縣長的人,還會暗中嘉賞自己呢。

「都站在這裡幹嘛,這裡是菜市場埃」

秦宇電話打過後沒多久,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一位頭髮半白的警察走了過來,語氣不善,站在審訊室門口圍觀的幹警趕忙散開,這位正是縣局的局長張更良。

「張局1

任遠彭和梁副局長同時出聲喊道,不過張更良沒有理會兩人,徑直走進審訊室,出聲問道:

「你們誰是秦宇?」

「我是秦宇,你是?」秦宇疑惑,這位警官他不認識,不過看模樣似乎挺有地位。

「我是縣公安局的局長1

張更良聽到秦宇答覆后,臉上露出笑容,快步走到秦宇跟前,伸出雙手想要握住秦宇的手,不過卻發現對方的手被手銬給扣上了。

「這怎麼搞得,誰亂上的手銬1

張更良回頭瞪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警察,其中一位趕忙遞來鑰匙,張更良親手把秦宇手上的手銬解開,笑道:

「秦先生,這次的事不好意思,恐怕是有什麼誤會。」

作為一個局長給人家親自解開手銬,還要陪笑臉,張更良的心裡也在罵娘了,這任遠彭惹出來的事情卻要他出來圓場,要知道剛剛縣長電話打給他什麼話都沒說,就訓斥了一頓,他張更良好歹也是一位局長,連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被縣長給指著鼻子批評了一頓,他找誰說理去埃

解開了秦宇的手銬,張更良又來到阿龍面前,阿龍疑惑地瞧秦宇望了一眼,後者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這才把雙手伸起,讓對方把手銬解開,不過到了莫詠星那,張更良卻吃了一個蹩,莫詠星壓根就沒理他,氣極反笑道:

「別給我開鎖,這鎖不是那麼好開的,不給我拿出個處理結果來,這事還沒完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