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十八章進警局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整個後腦勺都是紅通通的,顯然在車上也沒老實,沒少受那些警察的招呼。 「笑什麼,還不是因為你的破事,嗎的,老子長這麼大,除了自家老頭還沒被別人打過,我要不把這警察局給掀翻了,我就不信莫1<...

莫詠星在前,秦宇在後,兩人踏入歌舞廳內,秦宇放眼望去,廳內的桌椅被推得東倒西歪,一群警察簇擁著一位大肚腹腹,滿臉肥肉的警官站在廳內,對面阿龍和幾個小弟也站在一起,盯著這些警察,不過氣勢上就差了許多。

「姓任的,不要欺人太甚了,我紀阿龍也不是好欺負的。」

「哼,欺負,對面的歌舞廳被縱火燒毀,是不是你乾的。」

肥胖的中年警官開口說道,臉上還有一絲戾色,他就是新上任的副局長任遠彭,對面的那凱旋歌舞廳最大的股東就是他。這家歌舞廳他投入了不少,卻在昨晚被一場大火給燒掉了,裡面的裝潢傢具全部沒了,想到這他的臉色越加的陰冷。

「好笑,那凱旋歌舞廳被燒關我什麼事情,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去燒的1

阿龍臉上露出譏笑神情,這凱旋歌舞廳昨晚失火后,他特意問過手下的人,可以肯定這件事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嫉妒對面歌舞廳的生意好,帶人放火還想狡辯,到了警察局我看你還會不會嘴硬。」

任遠彭此刻卻是存了另外一個主意,原來有凱旋歌舞廳對於這個夢幻歌舞廳他也不是非要不可,只是現在凱旋歌舞廳被一把火給燒沒了,這夢幻歌舞廳他卻是想得到手了,不管這件事是不是阿龍做的,任遠彭都要把他帶進警察局,進了裡面自己有的是方法叫對方承認下來。

「怎麼的,沒有證據,你姓任的就想抓人1

「對於你這種混混,還用什麼證據,給我把這群人扣起來。」

任遠彭一揮手,自然有警察上前拿著手銬朝阿龍一群人扣去。

「怎麼現在的警察辦案都不講究證據了,這是回到了舊社會了嗎?」

一道嘲諷的聲音從眾人後頭傳來,一群人全都回過頭瞧去,只見兩個青年站在剛進門處,其中一位一臉的高傲似乎對滿場都不屑,另外一位臉露笑容,不過怎麼看這笑容都帶著嘲諷。

這兩人就是秦宇和莫詠星了,剛出聲的也正是秦宇。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進來的,不知道警察在辦案嗎?門口的那幾個警察幹什麼吃的,隨便放人進來。」

任遠彭瞧見有外人在場,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最後沖著身邊的一位警察吼道。

「任局,您別急,那幾個小兔崽子我這就去收拾他們。」

任遠彭身邊的是一位小隊長,門口的那幾個警察正是他的手下,顧不得理會秦宇二人,快步朝門口走去。

「你管我們是怎麼進來的,我還沒聽說過沒有證據警察能隨便逮捕人的,還如此大張旗鼓,到底是不是因為某人為了謀私利,公器私用。」

秦宇對於場上的情況已經看明白了,這任局長已經差不多撕破臉了,再虛與委蛇也沒有什麼作用了,索性不妨把事情說破,不說自己算是縣長的上賓,實在不行大不了把尋龍盤借給莫家,還不信奈何不了一個副局長。

「你...你放屁1

任遠彭被人說出老底,一張老臉也掛不住,面紅耳赤。

「秦宇,你怎麼來了?」

阿龍瞧見秦宇,眉頭微皺,出聲問道。這任遠彭這次是擺明來要拿下自己這個歌舞廳了,此刻把秦宇牽連進來,他是不怎麼願意。

「原來是一丘之貉,好的很,想必這縱火案和你倆也有關係,給我一起帶回警察局。」

任遠彭聽到兩人認識,老臉一橫,厲聲命令道。

「哎呦,別扣,我自己會走,有些東西是不能亂扣的,嗎的,你敢打我1

一群警察一擁而上,秦宇給了阿龍一個不要反抗的眼色,不過莫詠星卻是遭殃了,這傢伙什麼時候被人家拿手銬拷過,剛出聲威脅就被警察一個耳刮子扇到後腦。

「給我老實點。」

任遠彭滿意地看著場中的局勢,只要到了警察局自己就有的是方法讓他們把縱火案給承認下來,想到這家夢幻歌舞廳不久后將屬於自己,一張肥臉紅光滿面,神情得意。

「這王明怎麼回事,出去半天了也不回來,現在更是人都不見了,還有他帶的手下也不靠譜,隨便放人進來,等我正位局長的時候倒是要調整一下他的職位了。」任遠彭大手一揮,一群人魚貫而出,上了警車疾馳而去。

在歌舞廳門外的一處拐角,一輛警車上,坐著四五個警察,赫然是先前守在門口那幾位警察還有那位小隊長王明。

「李子,你確定那電話是大老闆打過來的?」

「隊長,我保證是大老闆的電話,大老闆辦公室的電話咱們局裡也有的,我怎麼會認錯,而且還有那聲音絕對不會錯的。」

王明掏出一包煙,散給了幾人,點上火,狠狠吸了一口,沉思了半響,道:「如果真是大老闆的電話,這兩個年輕人的身份恐怕不簡單,這回任局有可能要栽了1

等吸完一根煙,王明掏出手機,下了車,翻出一個號碼撥了出去。

「領導,我有一個消息要和你說一下,……」

把歌舞廳的事情尤其是那兩個男子的身份還有大老闆的電話給告訴手機那邊的人,王明才掛掉電話,臉上露出喜悅的神情。

王明是本地人,他的靠山其實是局裡另外一位副局長,當初他還是一位警員的時候,那位局長是所長,後來那位領導當上了副局長也把他提拔到了小隊長的職位上,不過和他一樣,他的領導也沒有多大的背景關係,想要競爭局長根本就不可能競爭的過任遠彭,不過今晚發生的事情可能是個轉機,自從任遠彭調任過來,他可是好久沒聽到領導爽朗的笑聲了,剛在手機里,領導不但充滿了笑聲,還一個勁地誇他,並且給出了承諾。

…………

呼瀉芸煬褪喚了警察局,任遠彭當先,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朝審訊室走去,一路上不停的有警員恭敬的喊著「任局」。

「我們又不是犯人,憑什麼帶我們進審訊室1

「現在不是犯人,一會就是了,有什麼區別1

身後的一位警察一個橫推,直接把秦宇還有莫詠星,阿龍給推進了審訊室,至於那幾個小弟卻是被帶進其他的房間審訊。

三人坐在椅子上,秦宇瞧了眼莫詠星,噗呲笑出聲來,這傢伙整個後腦勺都是紅通通的,顯然在車上也沒老實,沒少受那些警察的招呼。

「笑什麼,還不是因為你的破事,嗎的,老子長這麼大,除了自家老頭還沒被別人打過,我要不把這警察局給掀翻了,我就不信莫1

莫詠星口氣不善的沖著秦宇吼道。

「哎呦,口氣還不小,掀翻警察局,到了這裡就給我老實點,老實把事情給交待了,爭取個寬大處理。」

門口一位警官推門進來,他是任遠彭培養的心腹,任遠彭暗中交待過他:一定要讓這幾個人把縱火案給承認下來,必要的時候可以使用些手段。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說過不是我縱的火,姓任的想玩什麼手段都沖我來,和這兩位無關1

阿龍對於警察的一些道道十分清楚,自己這兄弟還有那看起來滿臉傲氣的青年可不一定能吃的下這些手段,因此他出聲把對方吸引到自己身上來。

「這位警官,我想我們現在還不是犯人,打個電話總是可以的吧1

秦宇眯著眼睛,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他準備給王秘書打個電話去。

「打電話,在問題沒有交待清楚前,你們什麼電話都不能打,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通知同夥1

「喂,我說你就是一個小小的警察,別把某人的大腿抱的太緊,小心人家腿折了,傷著你1

莫詠星在一旁看著不爽,出言諷刺。

「喲,還是個刺頭啊1

警察從椅子上站起,朝著莫詠星走去,臨靠近莫詠星時,一腳朝著莫詠星的椅子踹去,莫詠星迫不及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位警官,做某些事情前最好想想能否承擔後果1

秦宇面沉如水,莫詠星只是送自己回來的,卻莫名的被捲入這場事件中,要是因此被打傷,他怎麼和莫小姐說。

「秦宇,你別出聲,讓他動手,嗎的,老子還就不信了,有本事你今天把老子打死,不然我廢了你的雙腳1

莫詠星雙目幾欲噴火,面目也變得猙獰,作為莫家少爺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被人踢走椅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還給我狂,這裡是警察局,不是你黑社會的盤子1

就當那警察還待踢腳的時候,一道黑影撲來,直接把他給撲倒在地上,原來是阿龍的身影,雖然手被扣住了,但是一米八幾的個子直接把這警察給撞到在地上。

阿龍本來就是受不得氣得主,莫詠星他不認識,這件事和他沒有一點關係,阿龍是一位講義氣的人,看到秦宇的朋友受了無妄之災,此刻卻不管什麼警察不警察的了,直接舉起雙拳狠狠的砸在了警察的臉上。

莫詠星瞧見阿龍幫忙,也從地上站起,直接一腳踹在那警察的肚子上,只聽得一聲悶哼,那警察的嘴角流出一道鮮血,整個人蜷縮成一團,這兩下可夠他受的。

室內的動靜引起了門外警察的注意,一群人推門進來,為首的正是任遠彭,瞧見室內的狀況,他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大聲喊道:「反了天了,竟然敢在警察局襲警1

任遠彭內心一陣竊喜,現在不管縱火案,只要坐實了這個襲警的罪名,他就不怕對方不就範。

「怎麼回事,審訊室怎麼站著這麼多人1

就在任遠彭得意之時,一道聲音從背後傳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