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十六章踏虎九步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終於露出高興的笑容,雙手再次用力一搬,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這麒麟卻紋絲不動了,不管他怎麼用力,這最後一點就是轉不過去。 「我操,這東西邪門了。」 莫詠星嘗試了幾次,麒麟仍然是紋絲不動,他...

今天要去拜年,九燈早上6點起來碼了一章,要是晚上回來的早,繼續碼第二章,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

莫詠星在莫詠欣的眼神下,心不甘情不願的來到麒麟雕像前,伸出雙手,一點一點的轉動麒麟,這麒麟也有百來斤重,莫詠星作為莫家的少爺,哪干過什麼力氣活,才轉了一會就氣喘吁吁。

不過這小子倒有一股不服輸的韌勁,雖然面紅耳赤卻仍然一點一點的在轉動麒麟,秦宇在一邊看著好笑,暗襯道:「別說你的力量不大,就算你是大力士也不可能把這麒麟轉個九十度。」

眼看著麒麟就要完全轉過角度,莫詠星臉上終於露出高興的笑容,雙手再次用力一搬,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這麒麟卻紋絲不動了,不管他怎麼用力,這最後一點就是轉不過去。

「我操,這東西邪門了。」

莫詠星嘗試了幾次,麒麟仍然是紋絲不動,他就感覺似乎有一股阻力在阻擋著麒麟轉身,最後只得無奈的放棄。

「這……秦大師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安山在一旁看著驚奇,明明只要再轉一點,這麒麟就能正對那白虎峰了,為什麼就轉不過去呢?

「劉主任你可以去試試那個麒麟。」

劉安山聞言走到另外一座麒麟前,不過和莫詠星的結果一樣麒麟到最後一步怎麼也轉不過來,兩人大眼對小眼望了一會,最後兩人走到一起,不信邪的去合力轉動麒麟,不過結果仍是這樣。

「秦師傅,這裡面有什麼原因吧。」

在一旁看著的莫詠欣,瞧見秦宇臉上的笑意,也是明白了什麼,出聲詢問。

「其實很多人都知道麒麟能鎮壓白虎煞,但是到底怎麼個鎮壓法一般人卻是不清楚的,很多人以為只要將麒麟對著白虎的方向就可以了,這種說法是錯誤的,要想鎮壓住白虎煞,麒麟無論從擺放的位置和方向都是有講究的。」

秦宇給他們出聲解釋,說道:「真正要想鎮壓住白虎煞,這麒麟擺放的位置必須是白虎煞氣最嚴重的兩個方位上,就我畫的這兩個石灰圈就是這白虎煞最嚴重的兩個位置,只有把麒麟擺在這裡才能鎮壓住煞氣,不過白虎煞是極凶之煞,想要把麒麟擺上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宇說的話,讓在場三人沉默,秦宇瞧見他們臉上仍然是迷惑的神情,只得繼續說道:「磁鐵大家都玩過吧,一塊磁鐵把他掰開兩半,分別形成兩個磁場,如果一塊磁鐵轉一面,兩塊磁鐵的磁場不同還能吸到一起,可如果要是就把掰開的磁鐵想要給鏈接一起就會發現兩塊磁鐵會產生阻力,往往就是一塊往下,一塊往上,很難從段處鏈接起來,這就是氣場相斥的作用,白虎煞就好比一塊磁鐵,有著他的氣場,這麒麟又有著不同的氣場,當麒麟位置正對白虎煞的時候,兩塊氣場就會相互碰撞,產生阻力,所以這最後一步轉不過去,正是因為白虎煞的氣場作用。」

秦宇的這個通俗易懂的解釋讓三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來麒麟轉不過身來是白虎煞在作怪。

「那現在該怎麼辦?」

秦宇沒有說話,來到墓碑對面,兩頭麒麟中間,臉色變得嚴肅,閉上雙眸,左腳抬起,卻不踩下,似乎在感應著什麼。

「這神神秘秘的搞什麼名堂。」

莫詠星站在一旁小聲的說道,莫詠欣給了他一個禁聲的神情,妙目盯著秦宇,目不轉睛的注視著。

只見秦宇閉目感受了一會,驀然,雙眸睜開,左腳毫不猶豫地朝著一個方位踩下,這一腳踩下去,山峰之間突然狂風呼嘯,樹木嘩嘩作響,似乎還隱隱夾著猛虎咆哮的聲音,莫詠欣幾人面色大變,只感覺這狂風吹得身軀搖搖欲墜。

「踏虎九步。」

秦宇口中朗朗吟道,腳步卻沒停頓,一步一步的踏出,身邊狂風大作,他的衣角卻絲毫不動,彷彿這狂風根本就無法進他身。

七步踏出秦宇已經來到了墓碑前,前面已經無路可走,眼看再走就要撞向墓碑,秦宇絲毫不為所動,仍是一腳踏出,這一腳踏出,其他三人感到一陣顫抖,似乎地動山搖般,再一看秦宇,眼瞳急驟收縮,原來秦宇這一腳踏出竟然人浮空在墓碑前,離那寶頂上的草地也只有一寸之遙。

一個人奇異的漂浮在空中,這不是魔術表演,三人的嘴唇都已經張的老大,莫詠欣的一雙妙目異彩連連。

「九步歸真,白虎退讓,麒麟正位。

秦宇一聲大喝,第九步踏出,整個人竟然直接浮空來到墳墓寶頂之上,隨著這一腳踏實,狂風驟停,兩尊麒麟在三人的注視中,竟慢慢旋轉,最後一絲不差的正對著白虎峰首。

麒麟正位,莫詠欣三人只感覺耳中一聲巨吼,似乎還伴隨著一絲哀鳴之聲,眾人尋著聲音望去,只見右邊山峰的巨石似乎顫抖了一下,好像猛虎垂下了高昂的頭顱。

這種感覺很怪異,明明那巨石還屹立在那沒有動搖,但是他們站在這裡觀看,就是產生了這種感覺,尤其是劉安山,這次再看巨石和昨日完全是兩種感官,內心說不出的詫異。

三人目光再次轉向秦宇,此刻秦宇那單薄的身軀踏立在寶頂之上,顯然那麼的神秘,飄渺,就連一直對秦宇不順眼的莫詠星眼神中也有著濃濃的佩服神色。

剛秦宇一步踏出,人漂浮在空中的場景實在是讓他目瞪口呆,還有那狂風咆哮,麒麟正位,這一切都讓秦宇顯得那麼的神秘,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他的身形拔高。

秦宇看到麒麟正位后,也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這踏虎九步,是諸葛內經中記載的一種步法,每一步都有講究,踏錯一步都無法鎮壓住白虎煞,而且每一步都是根據氣場變幻,悉心感應才能決定下一步的方位。秦宇這也是第一次使用,還好成功了。

從寶頂下來,看到莫詠欣三人望向自己的眼神,秦宇內心也一陣得意,自己似乎就天生適合干風水師這活,這踏虎九步第一次使用就取得了成效,看來自己還是挺有天賦的。

「秦大師,您,您真是神人埃」

劉安山此刻是真正的心悅誠服,由衷的說道,怪不得縣長會對秦大師這麼尊敬,這種手段實在是太神了!劉安山甚至在想,要不要找秦大師給自己家的祖墳也看下風水。

「呵呵,風水技法而已,談不上神人。」

秦宇謙虛的搖搖頭,他現在只能算是風水入門而已,古代真正的大師甚至可以做到一腳踏下,萬山臣服,龍脈轟鳴,更有甚者能藉助龍脈勢力與天爭鬥,一舉一動無不牽動山川走勢,河流經緯,這才是真正的神人。

不過秦宇所說的入門也只是諸葛內經中的入門,現在社會中,秦宇如果算入門的話,那麼可以說有大半以上的風水師連門檻都沒找准。

「秦師傅何必過謙,剛這一手足以稱的上大師了。」

莫詠欣此刻也恢復平靜,出聲說道。

秦宇本還待說幾句,褲袋中的鈴聲響起,一看來電,是郝建國打來的,秦宇臉上露出一個瞭然的神色,按下接聽鍵。

「秦大師,剛剛我在家突然感覺房屋一陣晃動,我家供奉的祖宗牌位顫抖個不停,不過現在平靜下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手機中,郝建國的聲音傳出,秦宇哈哈一笑,說道:「我剛剛鎮壓住白虎煞,縣長你不必擔心,這只是你的祖父有靈,感覺到煞氣被鎮壓傳遞出來的喜悅,你現在可以去看看你女兒身上的砂斑,應該已經完全消失了。」

郝建國那邊沒有出聲,秦宇能聽到腳步走動聲,看來郝建國是去察看女兒身上的砂斑,不一會兒,郝建國充滿驚喜的聲音就再次傳來:「秦大師,我女兒的砂斑真的完全消失了,真的是太感謝秦大師你了1

「不用客氣,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掛掉郝建國的電話,秦宇臉色平淡,現在第一步鎮壓煞氣是完成了,接下來就該是尋找一塊風水寶地進行遷墳了,只是這找好的風水之地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少則一兩天,多則十天半月都是有可能的。

想到這,秦宇朝劉安山問道:「劉主任,接下來就該是給縣長祖父選一塊風水之地了,這件事不是一時不會就能成的,我又不會開車,不知道劉主任能不能安排一位可靠的會開車的人跟著我。」

「會開車的人不少,要是可靠的話……」劉安山想了一會,剛要再說,就被莫詠欣給打斷了。

「秦師傅,我看不妨讓我弟弟這幾天跟著你,當你的司機。」

「這……」秦宇瞥了眼莫詠星,後者這回倒沒有一臉的不服氣,其實如果能讓莫詠星開車,秦宇內心也是願意的,畢竟這莫家姐妹看過自己的本事,自己現在也是迫切需要進入上流社會,和莫家姐弟處好關係也是必要的。

「就這麼說吧!」莫詠欣看到秦宇沒有直接拒絕,直接給這事定了下來,又轉頭朝莫詠星囑咐道:「小弟,你這幾天就好好跟著秦師傅,一切都聽從秦師傅的安排。」

秦宇有秦宇的算盤,這莫詠欣也打著她的主意,如果說一開始是打那尋龍盤的主意,此刻看到秦宇的本事,莫詠欣的腦海中又有其他的想法,不過不管是什麼想法,和秦宇處好關係總是沒錯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