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十五章莫詠欣的心思?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碗里的雞蛋面怎麼都覺得沒有對方的好吃。 其實從製作成本來講,請湯的成本要遠遠低於雞蛋面,用料也很簡單,在擺攤的早餐店中一碗清湯也就兩塊錢,但就是這麼平凡的一道點心卻是本地人不論老少都十分喜...

秦宇雖然聽到了對方的嘀咕,卻沒有解釋,清湯在很多外來人聽來會理所當然的以為是一道湯,應該是味道清淡而不油膩。不過本地人才會知道,清湯其實是一種點心。很多人吃過小餛飩,無不被她晶瑩剔透的皮子、鮮美無比的肉餡、柔嫩滑爽的口感所折服,但和清湯相比則是小巫見大巫了。

清湯的皮手工干制,薄如紙翼;清湯的餡用刀背捶打出來。大師傅左手捏皮,右手拿一支竹片,蘸點肉餡,只見竹片飛揚,雙手翻動,眼花繚亂之際,肉餡已和皮子混為一體,成了一個個小而又小的清湯。放在湯鍋里一滾,即起鍋,盛入碗里,撒上蔥花,最後點綴一點豬油和香油,這色、這香、這味怎不令人神往!

秦宇以前上學的時候,每天早上就是去擺攤的地方吃上一碗清湯,尤其是冬天,這熱湯下肚,整個人都感覺暖和和的。

莫詠欣姐弟兩點的是雞蛋面,等到秦宇的清湯上來的時候,莫詠星的眼都直了,吃清湯講究趁熱,就著滾燙的湯水,秦宇窸窣的吞吐聲更是讓他口饞,再看一眼自己碗里的雞蛋面怎麼都覺得沒有對方的好吃。

其實從製作成本來講,請湯的成本要遠遠低於雞蛋面,用料也很簡單,在擺攤的早餐店中一碗清湯也就兩塊錢,但就是這麼平凡的一道點心卻是本地人不論老少都十分喜愛。

莫詠星剛嘲笑了秦宇,此刻雖然也想吃上一碗清湯,卻是拉不下這個臉面,把筷子一扔,暗自在那生著冷氣,秦宇瞥了一眼,心中好笑,這簡直和一個被家裡寵壞了的小孩子性格一樣。

莫詠欣仍然慢條斯理的吃著麵條,秦宇不得不承認有一種女人天生就是受上天眷顧的,無論是幹什麼,動作都那麼的優美。

等秦宇一碗清湯吃完,莫詠欣也剛好把雞蛋面吃光,從挎包掏出紙巾把塗抹在紅唇上的湯汁擦掉,莫詠欣把剩下的半包紙巾遞給秦宇。

熟悉的手機鈴聲恰在這時候響起,秦宇一看來電,是劉安山打過來的,想必是麒麟已經運到了吧。

「喂,劉主任啊,哦,麒麟已經到了是吧,哎,那好,我就在賓館門口等你來接我。」

秦宇掛了電話,正打算和這姐弟打個招呼就離開,莫詠欣卻突然開口說:「秦先生來這是來幫別人看風水的吧。」

「你怎麼知道的?」

秦宇自認知道這件事的幾個人沒有人會對外聲張,畢竟還要照顧影響,尤其是郝建國作為縣長,更是不可能讓這件事對外宣傳出去。

「秦先生不要誤會,我只是猜出來的,秦先生看樣子不像來遊玩,而且麒麟作為一種瑞獸,本就是風水師經常用來鎮煞的一種道具,不知道我們方不方便和秦先生一同去看看。」

莫詠欣今天沒有什麼事情,她想到秦宇也是一位風水師,是真的想跟去看看,這段時間通過和賀平師傅的交流,她也明白一般情況下風水師是不會動用麒麟的,除非是出現煞氣需要去鎮壓。

「如果秦先生是怕僱主生氣,我莫詠欣可以拿莫家的聲譽保證,這件事絕對不對外聲張,而且說不定我莫家也會有和秦先生合作的機會。」

莫詠欣最後的一句話算是打動了秦宇,看他們的排場想必家世不簡單,秦宇現在缺的就是一個和這個層次的人打交道的機會,如果有莫家的幫忙宣傳,恐怕更容易進入上流群體中。

「那好吧,不過你們只能看,不要多說。」

秦宇交待了一句,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只要不是想要他的尋龍盤,他確實願意和這些富貴家族拉上關係。

秦宇和莫家姐弟站在賓館門口等候,沒一會,劉安山的車子便開了過來,瞧見秦宇和莫家姐弟站在一起,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問道:

「秦大師,這是?」

「這兩位是我的朋友,今天和我們一同前去的。」

秦宇沒有過多的解釋,這個理由想必劉安山也不會相信,畢竟從昨天在來客居的事情來看,雙方稱不上多友好。

不過劉安山也是人精,反正秦宇是這件事的主導,他只是負責幫忙的,秦宇既然要帶人去,那就讓他帶著就是了。

「既然是秦大師的朋友,那就一起上來吧。」

「不用了,我們自己有車,你們在前方走,我們後面跟著就是了。」

莫詠星雖然不理解老姐為什麼要跟著這秦宇,不過對於劉主任實在是沒什麼好臉色,也不願上他的車,莫詠欣聽后也沒有其他表示,顯然也是默認了自家老弟的話語。

秦宇也沒有多說,進入劉安山的車子,行駛在前面,悍馬車跟在後面。

「秦大師,這女的長的漂亮是漂亮,就是太冷了點。」

劉安山開著車,回頭沖秦宇露出莫名的笑意,顯然在他眼中認為秦宇是對莫詠欣有意思,才讓對方跟著,秦宇苦澀的搖搖頭,也不辯解,總不能告訴他,我這是在給自己尋找潛在客戶。

「姐,咱倆跟著姓秦的那傢伙幹嘛?」

「你覺得秦宇這個人怎麼樣1莫詠欣沒有回答自家老弟的問題,反而反問道。

「悶騷男一個1

莫詠星不屑的撇嘴,不知道為什麼對於秦宇他就是看著不順眼,尤其是對方經常擺出無視他的神情,更是讓他鬱悶不已。

莫詠欣白了自家老弟一眼,好看的眼瞳一挑,卻是不再理會他,閉上眼睛,靠在真皮沙發上,不知想著什麼。

再次來到石岩峰山下,已經停了一輛敞篷貨車,貨車上兩樽百來斤重的麒麟石雕顯得耀目,車邊還有幾個衣衫沾染石料灰塵的工人正蹲在地上抽煙。

「你們是富華石材廠的工人吧。」

兩輛車停好位置,劉安山下車朝蹲在地上抽煙的工人問道。

「哎,我們是富華的工人,您是劉主任吧,老闆叫我們把這兩座麒麟運到這裡,然後聽從劉主任的安排。」

看到劉安山問話,幾個工人麻溜的站起,有的煙還沒吸完的工人,直接把煙頭的火在地上戳滅,把剩餘的半截香煙放在口袋,卻是捨不得扔掉。

「嗯,你們幾個幫忙把這這兩樽麒麟給抬到那半山腰去。」

劉安山手臂一指,吩咐道。

索性這麒麟一個也就百來斤重,幾個工人從車內抽出繩子將麒麟綁好,又拿出一條扁擔,兩個人挑著,也能上山。

四個工人剛好抬兩個,秦宇跟在一邊小心注意著,不時還幫忙推一把,經過昨天的開路,這上山的路沒有磕磕絆絆,倒也有驚無險,一行人和一對麒麟都到了墳墓前。

運完麒麟,幾個工人本想離去,不過秦宇卻攔住了他們,從郝建國昨天給的那些錢中抽出八張一百的鈔票,一人給了兩百,麻煩他們在耽擱一下。

「這位老闆,這可使不得,我們老闆交代過的,你要有什麼事情直接吩咐就是了,不要給錢的。」

「拿著,這錢你們還必須拿的,再說一會還要再麻煩幾位大哥。」

秦宇不由分說的把錢放在工人們手裡,這也是一種風水規矩,就好比人死後下葬,對抬棺的人主家必然要好吃好喝的供著還要付報酬的道理是一樣的。

幾位工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最後還是收下了兩百塊,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喜色,這一趟出來的還真值,不但有工錢拿,還能有額外的收入。

接下來的事情,其他人就插不上手了,莫家姐妹站立在一旁,幾位工人也站在一邊,劉安山看了下,最後還是站在了莫家姐弟這邊,畢竟工人身上的那股汗臭味可不好聞,大家都一臉好奇的望著場中的秦宇。

眾人只見秦宇掏出一個羅盤,右手抓著一把石灰粉,腳步在墳墓四周不停的變換位置,時不時的看下羅盤,又在某個位置用石灰粉在草地上灑出一個白圈。

這些動作看似簡單,不過卻耗費了秦宇一個多小時,秦宇剛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找尋出白虎回首煞的兩個煞氣最重的方位。

兩個白色石灰圈的位置恰好位於墳墓兩邊,如果從墳墓寶頂中間量起的話就會發現這兩個白圈到寶頂的長度竟然分毫不差。

「好了,麻煩四位大哥把這兩尊麒麟挪到那兩個白圈之內去,不過注意麒麟的正面要先對著墓碑一邊」

秦宇收好羅盤,朝著站立在一旁的四位工人說道。

「哎,好的。」

四位工人,雖然滿臉疑惑,不過既然這是人家的要求照做就是了,幾人抬著兩個麒麟很快就將它們正面對著墓碑給擺放好。

「好了,現在沒有什麼事情了,四位大哥可以回去了。」

看到麒麟擺好后,秦宇打發了四位工人,接下來的事情卻是不好讓外人知道了。

「秦大師,這樣就可以了?」

劉安山瞧見秦宇讓工人們離開,不禁疑惑出聲問道。一旁的莫詠星撇了撇嘴唇不屑說道:

「這算什麼,這樣就能鎮壓掉白虎煞,搞笑吧。」

原來在先前賓館門口,秦宇就和他們說了這次的事情是為了鎮壓白虎煞,畢竟既然打算讓他們跟著,秦宇也就沒有隱瞞。

「小弟,不要胡說。」莫詠欣點了自家弟弟一句,不過眉頭也是皺起,一臉的疑惑,說道:

「秦師傅,據我所知麒麟鎮壓白虎煞必然要正面對著白虎煞氣之處,你這正面對著墓碑恐怕……」

「莫小姐對風水看來也挺了解的,破除白虎煞確實是要麒麟正對煞氣之處,不過嘛」秦宇眼睛一轉,看到莫詠星一臉的不服氣,突然起了一個想法,笑著說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請令弟幫個忙。」

「請我幫忙,你算老幾1

莫詠星話一出口,就遭到了莫詠欣的嚴厲眼神,莫詠欣給了秦宇一個抱歉的神情,說道:「秦師傅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就是了,只要我這弟弟能做到的,我都代他答應了。」

「其實也沒多大的事情,就是請令弟幫忙把這麒麟的正面給往右轉九十度,正對那白虎而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