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十四章白虎回首煞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上去大概多久時間了。」 「三個多月了。」 「那就沒錯了,這白虎回望的格局在這三個月內形成了煞氣,衝到了縣長家祖父的墳墓,才引發了一系列的事情。如果過個一兩年等白虎勢成,恐怕就會……」<...

「縣長,我找到問題的根源了。」

秦宇收好羅盤,來到眾人之中,一指對面的山峰,問道:「你們看對面那座山有什麼特點不?」

「右邊那座山?沒有什麼不同啊,就多了一塊雕琢出來的巨石埃」

秦宇大舅看了半響,也沒覺得什麼異樣,朝秦宇問道:「小宇,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直接給我們說說吧。」

「風水墓葬學講究左青龍右白虎,左為君右為臣,君在臣上,一般墓地選擇的位置都會是左邊山峰為高,右邊為低,你們在看這兩邊的山峰,這左邊的山峰要比右邊低了一個檔次,而低出來的那一塊正是那巨石的高度。」

秦宇一指巨石,繼續說道:「這巨石凸起,正死死的對著我們這邊,正好形成了白虎回頭的格局,在風水學中有那麼一句話:「寧可青龍萬丈高,不願白虎回頭望」。這埋葬在白虎回首的山峰上的墓地,不但墓地會多生變化,不得安寧,產生屍變,這墓地主人的子孫也會遭遇意外,家宅不寧」

「這……還真的是像白虎回望埃」

秦宇的話讓眾人都感覺涼颼颼的,劉安山不禁瞅了眼郝建國,這對面山峰開發放巨石的主意還是他大力主導的,因為這開發商正是他的一個遠房親戚,他沒少抽成。

「劉主任,對面這巨石調上去大概多久時間了。」

「三個多月了。」

「那就沒錯了,這白虎回望的格局在這三個月內形成了煞氣,衝到了縣長家祖父的墳墓,才引發了一系列的事情。如果過個一兩年等白虎勢成,恐怕就會……」

秦宇搖搖頭沒有再說下去,這白虎回望可是陰宅風水十大忌之一,極凶之煞,輕者子孫疾病,重者死亡,這郝建國祖父的墳墓正對白虎煞要不出事才怪。

郝建國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聲音低沉的說:「秦師傅說的沒錯,我祖墳葬在這裡,以前來祭拜的時候,左邊的山峰確實是比右邊的山峰略高一些。」

「秦大師,那讓右邊山峰停工,把那巨石調走?」

劉安山此刻管不了什麼提成了,要是讓縣長知道這巨石開發是他的主意,對他產生不滿可就糟糕了。

「那也不妥,這白虎回首的格局已經形成,哪怕此刻把這虎頭給摘了,這原本的風水也是遭到破壞了,只能算是一處普通的葬地,卻不能澤蔭子孫了。」

「秦大師,還請你出手幫忙,郝某感激不荊」

郝建國此刻絲毫沒有縣長的矜持,朝秦宇抱手,真誠的說道。

「縣長放心,我既然會來這裡,自然是要把事情給解決掉的,現在有兩個方法可以解決這白虎煞。一種是鎮壓法,這白虎煞是凶煞,可採用祥獸麒麟做兩頭麒麟雕像置於這墓地兩側,可以鎮住這白虎煞,不過唯一的問題就是隨著時間的積累,這白虎煞只會越加成勢,這麒麟也要不斷跟著變大,比較麻煩。至於另外一種方法卻能一勞永逸,那就是遷墳。」

「遷墳?」

「不錯,這是最好的辦法了,給你家祖父換葬一塊風水寶地,這銅鈸山不僅風景秀美,這風水也是極好的,想必尋找一塊好的風水之地應該不難。」

郝建國面色顯得為難,說道:「我祖父已經葬了二十多年了,當初家裡窮,用的只是普通山木做的棺材,恐怕這早就腐爛了,再說這入土為安,再把祖父的屍體給挖出來,不大好吧。」

「這個沒事,咱們遷的是屍體,這棺材重新再打造一口便是了,至於這動土之事那就更不需要擔心了,古代開國皇帝們在成就皇位后,往往會請風水大師建造皇陵,把祖先的屍骨給遷進來,只要方法得到,卻不會對死人造成不敬。」

秦宇出聲給解釋道,不過要是郝建國不同意的話,他也不會強制要求去遷墳,畢竟要遷墳還要再去尋風水寶地,這也是不輕鬆的活計。

「既然這樣,那就一切拜託秦大師了。」

郝建國很快就作出了決定,這要是不遷墳的話就要時刻承受著白虎煞的衝撞,雖然說有麒麟來鎮壓,不過也確實不是長久之計。

「在找到新的風水寶地之前,還是買兩座麒麟來擺放在墓前,剋制住白虎煞先,省的再出現事故。」

秦宇來到墓地的寶頂前,上面有一塊草皮,他從上面拔了一根長的最翠綠的草,交給郝建國,後者不解的看著他,秦宇出聲解釋道:

「貴千金得了砂斑,將這草加水煮熱服下,幾個小時便可以去掉砂斑,恢復正常。」

「這草能治病?」

「令千金的病本就是因為這祖墳引起的,這草長在祖墳寶頂陰氣最聚之處,服用之後自然能治玻」

秦宇還有句話沒說,服下這草就相當告訴先人:「你的問題我已經知道了,喝草為證,我一定會替你解決問題的,你就可以先離開了。」

其實關於這類事情,歷史上也是有記載的,相傳明代有一位侍郎,家裡的孩子無故生病,請了城裡的眾多大夫都無法治癒,後來一位風水異人得知這件事情,上門來到侍郎家告之是祖上的某位先人不滿,告示子孫的徵兆。

那位異人帶著侍郎來到祖上的墓地,也從墓地寶頂取了一根綠草,給侍郎家的孩子服下,病情立即好轉,異人隨後就離開,不過卻告訴了侍郎原因。

原來這位先人是侍郎的太祖,因為墳墓所處位置在深山之中,平時不方便祭拜,幾年下來雜草橫生,一片破敗,這位太祖有所不滿,才怪罪後人,而異人從太祖墓地上取草是告訴太祖,你的不滿子孫們已經知道了,保證不會再冷落了你的,墳墓也會給你修葺的。事後,侍郎聽從了異人的話,不但派人修葺了祖墳,還每逢節日就帶領家人去祭拜,從那以後孩子再也沒生過病,這就是有名的纈草為證。

做完這一切后,眾人開始下山,郝建國身為縣長自然不能呆在這裡,劉安山拍胸脯把安麒麟的事情給承擔下來,郝建國也就和王秘書離開了,秦宇大舅也是一位鎮長,自然也不好在這裡久待,只有秦宇不能離開,他還要在這裡再尋一塊風水寶地。

「秦大師,麻煩你了,等一切弄好后再有重謝。」

郝建國臨上車前從公文包里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頗為誠懇的交給了秦宇,秦宇也沒有拒絕,轉手放進內側袋子里。

「這恐怕得有一兩萬吧。」

等一群人開車離去,秦宇暗自感嘆了下,怪不得古代的風水師都是達官貴人家裡的常客,這些人出手果然大方,不過秦宇收的理直氣壯,如果沒有自己的指點,恐怕這郝縣長就要破財敗家,損失的遠遠超過這些錢。

「秦大師,今晚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就住在山裡一家農家樂的賓館里,等明天咱們再去把麒麟給弄上山去。」

劉安山從一旁走出來說道,剛郝建國給秦宇信封的時候,他故意躲開了,不得不說這些當官的都是人精,對於時機把握的非常準確。

劉安山剛剛也趁機給一個石材老闆打了電話,叫他明天送兩樽麒麟石雕過來,作為銅鈸山旅遊開發管理會的主任,他沒少和石材老闆們打交道,對方也表示明天一定給送到。

兩人上了車,又到來客居吃了晚飯,秦宇拒絕了劉安山邀請他晚上去放鬆下的建議,讓對方載他到賓館,便直接進了房間休息。

一夜無語,清晨,蟲鳴鳥叫聲把秦宇從夢鄉中喚醒,秦宇洗漱好下樓打算去賓館的食堂解決早餐問題。

這剛走到食堂,就發現一男一女坐在不遠的位置處,秦宇不禁感嘆這世界怎麼這麼小,這姐弟兩難道也住在這裡?

「咦,姐,這不是姓秦的那傢伙嗎。」

莫詠星抬頭看到秦宇,朝著身邊的莫詠欣說道。

莫詠欣似乎在思考什麼問題,聽到弟弟的話語抬頭朝前方看了一眼,看見秦宇,迷人的俏臉露出笑意,紅唇一張,說道:

「秦先生,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真是好巧。」

「呵呵,是挺巧的。」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雖然秦宇對這姐弟都沒什麼好感,但是也不好擺著臉色,當下打著哈哈,就打算離開。

「秦先生也是來吃早餐的吧,不如大家一起吧。」

就在秦宇打算離開的時候,莫詠欣又開口勸道,甚至還把身體挪出一個位置給秦宇讓座。

「那就不好意思了。」

人家女的都主動讓位了,秦宇也不好掃人家面子,再說,只是一起吃一頓早餐而已,反正那尋龍盤在自己手中,自己鐵定不賣,對方也不能拿自己怎麼樣。

秦宇坐在了莫詠欣先前的位置上,只感覺屁股傳來暖意,不用說也知道是先前莫詠欣臀部留在板凳上的體溫。

秦宇臉上閃過一道尷尬,不過隨即就逝,出聲朝食堂的師傅吆喝:「來一晚清湯。」

「大早上的喝湯,腦子有玻」

莫詠星對秦宇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聽到秦宇叫喊來一晚清湯,嘀咕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