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十二章銅鈸山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招呼出去看看,劉安山野跟了出去,畢竟到了這裡他是地主。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兩人都沒有很快就回來,秦宇反而聽到了一些爭論聲,其中夾著一些普通話,好像是外地人和劉安山在爭論。 「我出去看看吧...

次日上午,一輛越野車停在了秦宇家門口,秦宇提著一個麻袋鑽進車內,越野車發動,快速消失在鎮上。

「秦大師,這次真要麻煩你了。」

車上郝建國坐在後面,大舅開車,王秘書坐在前面,秦宇自然是和郝建國一起坐在後面。

「替人看陰陽風水,本就是我們份內的事情。」

這段時間,秦宇也看過其他的一些風水書籍,在融合諸葛內經也算是對風水師這個行業有所了解,風水師其實分陰陽兩種,正如風水中分陰宅和陽宅,一個是為死人服務,一個是為活人服務,兩者間的的差距其實還是蠻大的。

現在社會的一些所謂的風水師不但給人看陽宅還給人看陰宅,其實壓根就沒有真正的了解風水,風水中對死人和活人居住的風水有著嚴格的要求,在古代,風水師們的分工都是很明確的,有的專攻陽宅,有的專攻陰宅,只有那些真正的大師才能做到陰陽兼顧。

不過這些對秦宇來說都沒有太大的問題,諸葛內經本就容括了陰陽風水學說,集諸葛亮的一生技藝傳承,既可以看陽宅又可以給人看陰宅。

越野車很快就駛出了縣城,朝著山邊呼嘯而去,這一路倒出乎秦宇的意料,車子開的很平穩,水泥路一直蜿蜒著盤到上頂,猶如一條銀蛇繞山。

可能是瞧見秦宇的疑惑,郝建國出聲解釋道:

「秦大師應該是很久沒有來過銅鈸山了,前幾年這裡被國家立項搞了個旅遊開發區,這山路也經過了改造,倒是方便了遊客上山遊玩。」

「是啊,我記得我當初來銅鈸山的時候還是小時候,那時候都是石頭路,車開著顛簸不停,一邊又是懸崖峭壁,看著就讓人心驚膽顫的。」

不過雖然現在水泥路打好了,上山的路上,越野車還是放慢了車速,畢竟現在這裡是旅遊開發區,來往的車輛不少,加上山路盤旋,一邊又是懸崖,秦宇的大舅也不敢開快。

車子蜿蜒著在山路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前方才隱約可見人家,和秦宇以前見到的土胚房不同,這些房屋都是平頂磚房,有的房屋外頭還掛著空調機子,三三兩兩的人們坐在門外曬著太陽。

車子沒有在這裡停下,而是徑直朝里行去,來到一棟竹園前停下,秦宇眼尖看到竹園門口的幾個大字:來客居。

來客居的門口一位大肚腹腹的男子正昂首翹立,瞧見越野車停下,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快步走上來。

王秘書從車上第一個下來,郝建國第二個下車,男子瞧見郝建國下車,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猶如一個彌勒佛一般,老遠就伸出雙手,準備握住郝建國的手

只是讓他意外的是,郝建國下車后並沒有第一時間和他握手,而是讓開車門的位置,禮貌的讓車內的其他人出來。

「難道這車內除了縣長還有其他大人物?」

劉安山昨晚接到縣長的電話說要來銅鈸山一趟,又吩咐是因為私事,就不要打擾當地政府人員的正常工作,只允許他一個人來迎接。

劉安山的腦海閃過這個念頭,臉上的笑容更甚,這回卻沒有再伸出雙手,與縣長握手這是上下級關係很正常,但是要是其他的大人物,人家不一定會給自己這個臉,官場上講究不能逾矩,不是誰的手都能隨便握的。

秦宇本想從另一側車門下車,不過瞧著郝建國特意給他禮讓位置,也就跟著從這邊下來,這一下車,溪水潺潺流動的叮咚聲,鳥鳴清啼聲便傳入耳中,不禁讓他心神一震,這因為坐了兩個多小時的車而產生的疲勞一下煙消雲散。

「這莫不是市裡哪位領導的公子來這遊玩,不過能讓縣長親自作陪,這起碼得是市裡前三把手家的公子。」

劉安山瞧見下車的秦宇,內心猜測,這麼一位年輕人論職位肯定不高,那麼能讓縣長這麼禮待的只能是因為家世了。

一伙人都下車后,郝建國彷彿這才看到站立在一旁的劉安山,伸出手和對方輕輕的點了下就收回,說道:

「劉主任,這次我來銅鈸山是因為一點私事,你沒有通知管理會的同志吧。」

「縣長放心,您今天來這裡的事情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不過管理會的同志都很希望縣長能給我們指導指導工作,讓大家工作更有動力。」

「哈哈,你們的工作做的很好嘛,等下次我有空再來參觀下同志們的工作成果。」

「哎呦,縣長您可要說話算話啊,大家可都盼著縣長您能來給大家指導下,這消息要是讓大家知道鐵定要興奮死。」

劉安山彷彿撿到什麼寶貝的表情,一臉的激動,一旁瞧著的秦宇看著有趣,這劉主任也是一個妙人,一般的機關員工對於縣長恐怕也就停留在電視上的印象,又哪會因為縣長到來而興奮,不過從這劉主任的口中說出來,好像縣長就是大家的指明燈,主心骨。

「王秘,張鎮,你們也是稀客啊,這位是?」

劉安山和王秘書還有秦宇大舅都互相認識,畢竟縣城就這麼大,這幾位都算是縣長的心腹,之間肯定有所了解和交流,只是在來到秦宇跟前時卻不知道該怎麼招呼。

「劉主任你好,我叫秦宇。」秦宇主動伸出了手出聲道。

「秦公子,歡迎來銅鈸山遊玩。」

劉安山臉上笑容不變,雙手握住秦宇的手搖晃了幾下才放開,腦海中卻是回想市裡姓秦的領導幹部,只是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來有哪個領導是姓秦的。

「縣長,今天中午咱們就在這來客居解決吧,這家店的食材不錯,都是山上的東西,衛生什麼的也搞得乾淨。」

和眾人都打過招呼后,劉安山又再次回到郝建國身邊建議道。

「秦大師你看呢?」

郝建國的稱呼讓劉安山疑惑不解,這麼一位年輕人怎麼被縣長稱為大師呢?其實郝建國也是沒有打算瞞著他,都是自己的心腹,叫讓他來這等候他們,也就打算把事情告訴他了。

這一點秦宇也能猜到,也就不藏藏掩掩,直接問道:

「這裡離縣長家的祖父的墳墓還有多久的路?」

「我祖父葬在石峰岩那邊,開車過了九仙湖也就徒步半個小時就差不多能到了。」

現在是十點多了,到了那裡恐怕也就中午了,秦宇估摸著時間最後點了點頭,道:

「那咱們就吃了飯下午過去吧。」

劉安山瞧見秦宇說完后,縣長也沒反對,就開始把眾人請進了一間竹房,別看這竹房從外面看不起眼,一進入房間,秦宇才發現竟然是別有洞天。

整個地上鋪著厚厚的紅絨毛毯,一張圓形桌子擺在中間,兩側掛著一副仿鄭板橋的桃竹畫,一個角落處還點著沉香,起著驅蟲的功效。

眾人落座,郝建國本想叫秦宇做主位,不過被他推遲了,劉安山出去安排菜肴,王秘書笑呵呵的說去上個廁所也跟了出去。

對於王秘書出去的目的,在座的都心知肚明,顯然是去解那劉主任心中的迷惑,順便也交待一些事情。

「縣長,秦大師咱們中午整一盅?」

劉安山安排好了菜肴就進來了,出聲詢問道。

「你們整吧,我不怎麼喝酒,下午還有正事要干,就不喝酒了。」

秦宇搖搖頭拒絕了,郝建國也同樣拒絕了,自家的祖墳事情還沒有解決,他同樣沒有心情喝酒。這兩人不喝酒,其他人也更不好開口了,眾人坐著由劉安山講著山裡的一些趣事來活躍氣氛。

「滴滴吧吧1

一道汽車的喇叭聲從門外響起,想來是因為大舅的越野車停在了門口擋住了其他車輛進來,秦宇大舅聞聲與縣長打了個招呼出去看看,劉安山野跟了出去,畢竟到了這裡他是地主。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兩人都沒有很快就回來,秦宇反而聽到了一些爭論聲,其中夾著一些普通話,好像是外地人和劉安山在爭論。

「我出去看看吧。」

秦宇起身走出門外,只見三輛悍馬停在了大院中,院中站著十幾個人,領頭的是一位女子帶著一副墨鏡,一身黑色披風,長發飄舞,一雙長筒黑靴襯托出一份野性美。

「這縣城真是小埃」

秦宇認出了這女子,正是在風水街想買他羅盤的那位,而與劉安山正在爭辯的是一位青年男子,秦宇也聽清楚了他們爭辯的原因。

原來這來客居最出名的一道菜就是:臘肉燉食冷。食冷是本地話的叫法,學名叫做田雞,又有人稱為癩蛤螅

客來局的食冷都是從鄉野山林的泉澗中抓到的,這種食冷色澤深黃,肉質細嫩,香味濃郁,口味甚醇,配上自家製作的臘肉,再用柴火去燉,味道令人食之入髓。

不過銅鈸山經過這幾年的旅遊開發,食冷的數量逐漸減少,而且食冷又是一些蛇類口中的美味,尤其是銅鈸山出名的五步蛇,山裡人都有一種說法:食冷所在之處,必有五步蛇匍伏。

尤此可見要抓捕野生食冷的困難,來客居每個月從農戶手上收到的食冷也不超過五十隻,這價格也是昂貴。

劉安山為了招待好縣長,昨天特意和來客居的老闆打好招呼,預留了十隻食冷,而來客居總共就剩下十二隻食冷,這夥人也是沖著食冷來的,本來聽老闆說只剩兩隻了,也是無奈,可剛看到廚房的廚師從大缸中撈出十隻食冷,這下不幹了,尤其是聽到對方也就五個人而已,哪裡吃的下這麼多食冷。那青年男子便找老闆討論願意出雙倍的價錢從對方手裡買五隻過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