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十章死黨阿龍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事情嗎?」 「你告訴我你的具體位置,我去接你,有事情要找你。」 大舅的聲音有點著急,秦宇告訴大舅自己現在在夢幻歌舞廳下面,大舅吩咐他在那裡別走,馬上過來接他。 掛了電話,秦...

秦宇沒有理會阿龍的話語,徑直在他對面沙發坐下,問道:

「最近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

「哪來不順心的事情,我現在每天喝好玩好,還有大把的妹子,日子不知道多舒服。」阿龍大笑。

「是嗎?」秦宇一臉不信,說道:「我們兄弟之間還有什麼事情不好說的。」

阿龍聽聞,臉上的笑容收去,說:「是趙兵那傢伙和你說的吧,嗎的,看我回頭不大嘴巴去抽他丫的。」

「還用得著別人和我說,你是什麼性格的人我還不清楚嗎,人家歌舞廳都開到你對面了,你龍哥還沒有反應,這是你的性格嗎。」

秦宇撇了撇嘴,把龍哥兩字咬的很重,自家這兄弟的性格他最清楚不過了,從來就不是吃虧的主,這都被人挑釁到頭上來的事情,按他的風格早該召集小弟把人家歌舞廳給砸了。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那歌舞廳有來頭?」

阿龍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煙,甩了一根給秦宇,然後自己也叼上一根,點上火,吸了一口才道:

「秦宇,你的身份和我不同,我已經走上這條道了,很多事我不想把你拖下水。」

「扯淡,你這是不把我當兄弟是吧,那行,我現在就走,以後咱倆都不要再聯繫。」

秦宇作勢站起欲走,阿龍卻沒有攔著,只是笑吟吟地看著秦宇的動作,秦宇瞅著阿龍,只得無奈坐下說道:

「好了,你還是給我說說情況,咱兩兄弟一起來參考參考。」

阿龍也知道秦宇的性格,在某些方面也是的和頭牛一樣,既然瞞不住,索性就竹筒倒豆子,一股腦的把事情的原委給說了出來。

阿龍經營的這家夢幻歌舞廳,算是縣城的老場子了,名氣不小,位置又好,加上官面上的一些打點,也沒有什麼不長眼的來鬧事,生意很紅火,可以說是日進斗金。

只是生意好了,難免惹人嫉妒,不過他在縣城道上也算是新出頭的強龍,和幾個老牌勢力較量了一番后,對方只能放棄這塊地盤,他也算是通過這個歌舞廳成為了縣城的一霸了。

只是六個月前,對面的街上突然有一家店面開始裝修,阿龍當時並沒有在意,畢竟縣城現在的變化可以說是日新月異,很多老的店面重新裝修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兩個月後,這家店鋪裝修完后開業時,竟然也是一家歌舞廳,名為:凱旋歌舞廳。

阿龍是什麼人,他之所以走上這條路,也是因為高中時期,一群高二的學生找他收保護費,他一氣之下和他們干起,這才慢慢的在高中開始稱霸。這麼一個不願吃虧的主,又怎麼會容忍人家把歌舞廳開在他的對面,虎口奪食。

在對方開業的當晚,阿龍就召集小弟們拿著棍棒打算把那歌舞廳給砸了,結果一群人衝進歌舞廳的時候卻傻眼了,裡面全是穿著警服的警察,看到阿龍一群人二話不說直接給扣上,全部帶進警局。

中計了,這是阿龍看到警察的第一眼反應,在社會上混了這麼些年,他要還不明白自己落入了對方設計好的陷進也就不配成為一方勢力老大了。

為了把所有的兄弟給保釋出來,他花掉了歌舞廳半年的收入,就這樣還是有幾個小弟因為案底過重無法保釋,估計是要被判刑了。

出了警察局,阿龍找到了自己在警察局的關係,一位所長,從他嘴裡終於了解到這家凱旋歌舞廳的背景。原來這歌舞廳的老闆是公安局新調任的副局長的一位親戚開的,當然大家都明白這個親戚應該只是檯面上的人物,背後的那位公安局長才是真正的老闆。

吃了一個虧的阿龍,沒有再輕舉妄動,不過對方顯然不會就這麼罷休,既然選擇了把歌舞廳開到這裡,想必也是存了趕走阿龍的心思。

原本有那位所長的關係,歌舞廳從來沒有什麼警察來檢查,就算是例行檢查也是提前收到了風聲的,現在卻是警察隔三岔五的就上門突查,就算歌舞廳沒什麼違規的地方,這警察三番五次的來,客人們都被趕走了,畢竟客人都是求個娛樂,看到警察來,習慣性的會選擇離開,這一來二去夢幻歌舞廳的客人慢慢減少,對面凱旋歌舞廳的客人反倒越來越多了。

「問題出在那個副局長頭上,他們沒有找你談過?」

聽完阿龍的一番話,秦宇出聲問道。

「怎麼沒有,那癟三找人給我遞話說要麼把歌舞廳五十萬的價格轉讓給他,要麼等著關門大吉。」

阿龍撇了撇嘴,滿臉不屑,說道:「我這歌舞廳兩年前接手過來花了七十萬,加上重新裝修,他五十萬就想拿去,哪有這麼好的事。」

秦宇皺眉,對方擺明了是想黑下這歌舞廳,占著有官方的關係,甚至有可能這就是那位副局長的想法,對於這公安局新調任的副局長,秦宇也聽大舅偶爾談過,好像是縣委書記的人,公安局長的年紀已經要到了退休的線上了,這副局長是縣委書記為了拿下公安局特意從外地調過來的。

兩兄弟都沒有再說話,坐在沙發上,各自點燃香煙思考著,沙發上頓時煙霧繚繞。

一道急促的鈴聲傳來,秦宇瞅了阿龍一眼,從褲袋中掏出電話,一看號碼是大舅打過來的。

「喂,大舅。」

「小宇,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在縣城呢,有什麼事情嗎?」

「你告訴我你的具體位置,我去接你,有事情要找你。」

大舅的聲音有點著急,秦宇告訴大舅自己現在在夢幻歌舞廳下面,大舅吩咐他在那裡別走,馬上過來接他。

掛了電話,秦宇暗自猜測,大舅現在找自己,恐怕是與縣長家的事情有關,當下不在猶豫,從沙發起身,朝著阿龍叮囑道:

「我現在有事情,這段時間你不要亂來,等我回來后咱們再好好合計合計,千萬不要衝動。」

他就怕自家這兄弟,火氣上來,會不顧代價去做出一些事情了,這樣恐怕更會讓對方抓住把柄。

「你哥哥我冷靜的很,是你大舅給你打電話吧,我就不下去陪你了,免得給你大舅看到不好。」

阿龍對秦宇家庭也很了解,知道他大舅在鎮上當鎮長,他又長的五大三粗,滿臉橫肉,一看就給人一副混混的模樣,卻是不好陪著秦宇。

出了歌舞廳,秦宇站在街上,眯著眼睛打量對面的那凱旋歌舞廳,半響一個主意在腦海中浮現,掏出電話給阿龍打去。

「喂,我說你小子還站在門口,給我打電話幹嘛。」

阿龍懶洋洋的聲音從上方傳來,秦宇抬頭望去,一個腦袋從二樓的窗戶伸出來,正是阿龍。

「我有一個辦法對付那凱旋歌舞廳。」秦宇沒有理會上面的腦袋,壓低聲音繼續道:

「你去找人打造一面鏡子,要菱形的,那種可以強烈反光的鏡子,擺在你這二樓窗戶,調好方位,一定要能把這光反射到那凱旋歌舞廳的那塊招牌去。」

「鏡子,反光?這能有什麼用?」似乎察覺到秦宇的小心,阿龍也不再探出頭,在手機里低聲問道。

「你現在別問,以後我會告訴你,記住按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還有就是,不要讓太多人知道這件事情。」

秦宇瞧見一輛黑色奧迪駛過來,正是大舅的車子,交待了一句,也來不及和阿龍解釋,直接掛了電話,迎了過去。

「小宇,上車。」

車窗搖下,大舅朝著秦宇喊道。

秦宇拉開車門,鑽了進去,黑色的奧迪車旋即啟動消失在街道拐角……

「神神秘秘的搞什麼。」

阿龍瞧著奧迪車消失,轉身關上窗戶,沉吟了一會又撥通了一個電話出去。

「趙兵,你去找一塊菱形的鏡子過來,不要太小的,最好是能有一個小孩身高的長度,這件事你親自去做,然後從後門送到二樓來,不要告訴其他人」

阿龍雖然不明白秦宇搞什麼名堂,不過對於秦宇他還是百分百相信的,當下就吩咐趙兵去弄。

話說另一頭,秦宇上了奧迪車,才發現車上還有一個人,也算認識,正是上次見過的王秘書,王秘書的臉色有點凝重,見到秦宇進來,扯出一個笑容點了點頭。

「大舅,王秘書,你們找我是因為縣長家的事情吧?」

如果說先前秦宇只是猜測,現在看到王秘書也在車內,他倒能肯定確實是因為縣長家的事情了。

「小宇,讓王秘書和你說把。」

秦宇的大舅親自開著車,聞言,王秘書出聲道:

「秦師傅,這次找你來的確是與縣長家的事情有關。」

王秘書也不客套,直接把事情的原委倒了出來。

上次從秦宇這裡拿走符籙后,王秘書直接給縣長送去,好說歹說才讓縣長信服,把符籙貼在了門頂,也確實取到了效果,縣長的女兒不再做噩夢了,不過就在昨晚又發生了怪事。

縣長家大廳的吊燈無故掉落,砸碎了擺在大廳的魚缸,所有的魚都因為觸電而死亡,大廳一片狼藉,另外那張符籙也從門頂上飄落,斷裂成兩半。

「擋煞符裂開了1

秦宇震驚,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擋煞符的作用了,這類貫聚了靈氣的符籙,除非是人為損壞,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破裂開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