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八章喪風煞(萬字大章)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 「進來說吧,小宇,王秘這次找你來確實是有事情要你幫忙。」 幾人進了主廳,大舅媽給三人添上茶水,王秘書抿了一口才說出了事情。 原來王秘書是縣長的秘書,作為秘書本就該為領導分憂解難的...

炭火換了幾次,夜色也越加濃厚,女生們大都熬不住去睡覺了,這時候二舅和幾位木工師傅也來到了大廳。

午夜十二點,正是上樑的時辰,現在的房子已經沒有樑柱了,更多的是木匠師傅把一個紅綢平安符吊在大堂頂中央,象徵著上樑儀式。

炭火堆前的一群年輕小輩也都呼啦的圍了過去,從秦宇和他們講解了上樑的習俗后,大家再對比木匠師傅的動作,發現每一個動作果然都有寓意。

一把新的紅木梯子,這是每家新屋上樑必須要有的,在木匠師傅上樑之前,這道梯子不能讓任何人踩過,以此來表示對上樑的重視。

秦宇和張華站在一邊,看著木匠師傅念完賀詞,準備登上樓梯,他的眉頭皺起,心中腹誹:「上樑求的是平安,家業興旺,而這喪風煞卻是破財喪家,兩者相衝,這紅綢平安符要能掛的上去才奇怪」。

木匠師傅一手捧著平安符,一手扶著梯子,一步步而上,很快就爬到大堂頂,伸手舉起平安符,想要將其掛在特意在頂上預留的一截鋼筋鉤子上。

嗚嗚~~~~~

平安符一掛上,二舅的臉上高興的神情還未消失,一道狂風憑空吹來,嗚嗚作響,吹得平安符在空中搖曳晃動,最後竟掉落在地上。

「這……這是什麼情況1

人群一陣驚呼,木匠師傅也怔了一會,旋即馬上開口補救道:

「風來賜福1

接著又下了樓梯撿起平安符,對著四方方位拜祭,口中吟誦著《魯班先書上樑文》。之後才再次登上梯子,這一回,把平安符掛在鉤子上后,木匠師傅手固定了一會,沒發現有什麼異樣,這才雙手離開。

「騰1

木匠雙手一離開,平安符再次搖晃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又掉落在地上。

「靠,不會這麼邪門吧1

張華死死的盯著地上的平安符,朝身邊的秦宇小聲說道。

木匠師傅變得手足無措,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少見了,簡直是見鬼了一般,二舅的神情也變得難看起來。

「這是凶宅之兆啊1

老一輩的人見多識廣,輕聲說著。上樑是保平安,可現在平安符壓根就掛不上去,正是預示的房屋主人有凶兆。

眾人的臉上都有一層陰霾,秦宇瞧見這種情況,知道這個時機適合他出場和二舅明說了,一步跨出,來到人群中間。

「這不是什麼凶兆,這只是風水師傅選址的時候沒有避過一些煞氣造成的」秦宇拾起地上的平安符朝眾人開口。

「小宇,不要胡說1秦宇二舅瞅了眼身邊的一位中年男子,出聲打斷了秦宇。

秦宇的眸光順著二舅的眼神朝那中年男子打量了一眼,帶著一頂氈帽,留著八字鬍,此刻臉色有些難看,盯著秦宇,開口說道:

「一個小輩,懂得什麼風水學說,在這胡言亂語,我李家為鎮上多少戶人家看過風水選址,從來沒有出過錯。」

「如果是李老爺子自然是不會出錯,不過李先生你就難說了。」

秦宇瞥了眼對方,庸師害人害己,還目光自大,秦宇也不打算給他留面子了,這樣的風水先生繼續給人家看風水只會害鎮上更多的人家。

「不然請李先生告訴我,為什麼平安符會掛不上去。」

「這……」

李國方本想說是因為主家之人有凶兆,只是當著秦宇二舅的面自然不好說出口。

「你想說是因為我二舅一家有凶兆對吧1

秦宇譏笑了一聲,瞥了眼李國方,頗為不屑,說:「風水學說本就玄奧複雜,嚴謹異常,作為一位風水師替人選址必須一絲不苟,反覆推敲方可,只是你嘛……」

「黃口白牙,你既然說我選址有問題,你就指出來,要是指不出來的話,你就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我下跪道歉。」

李國方被秦宇話語和不屑的神情氣得雙眸幾欲噴火,作為鎮上唯一的一位風水師,在鎮上誰見到不得笑臉相迎,哪戶人家做紅白喜事都要恭恭敬敬的請他去,現在被一位小輩質疑,自然忍受不祝

「小宇1秦宇二舅開口,聲音帶著一絲擔憂,說實話對於平安符掛不上他內心也不是沒有懷疑過風水問題,只是李家是鎮上唯一懂風水的人家,他就怕秦宇年輕氣盛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到時候沒有台階下。

「二舅,你放心,我既然敢說出來,就有把握1

給了二舅一個肯定的眼神,秦宇又繼續對李國方問道:

「李先生對於房屋選址在風水上的講究想必清楚吧。」

「哼,你這是廢話,風水學上對房屋選址有著嚴格的規矩,好的房屋必須坐北朝南,取抱陽之意,門前最好是有綠水環繞,而且還得有風,無風之宅是選址的最大忌諱。」

李國方一臉不爽的回答,這些都是風水學上的基本認知,這小輩竟然拿來問自己。

「那麼李先生給我二舅選址的時候,應該也注意到這些東西嘍1

「那是當然的1李國方神情自傲,道:「雖然這棟房屋前面無水,但是遠處即是農田,也能有著綠水環繞之意了,再觀這明堂高亮,正對寬闊田野,納四季之風,環抱其中,凝聚各種財氣,福氣……」

「好一個納氣,只可惜你納的是破財之氣,喪門之風1對於這種半桶水晃蕩的人,秦宇是沒有一點好感的,毫不猶豫的打斷對方。

「你信口雌黃……」

李國方眉毛揚起,面龐通紅,怒視著秦宇。

「是不是信口雌黃,一會你就知道了。」

秦宇此刻卻是不管李國方要吃人的眼神了,自顧自道:

「你只知道風,但你卻不知道風有陰陽之分,曲直之分,有情無情之分,我二舅房屋正對廣闊田野,這風毫無阻礙,本就是直風,直風無情,吹過田野,又被這些植物吸收掉一點生機、陽氣,到最後吹入我二舅家的就是陰風、無情之風。」

「我知道你肯定會說我胡說八道,不過我會證明給你看看1

秦宇走到桌子前,抓起一把紅米,在八個方位各作一個標記,然後轉身朝在一邊已經目瞪口呆的張華道:

「表哥,我已經在在地上標出八卦方位,你站在每個方位上去感受一下這風。」

「小宇,你這是搞什麼名堂,難不成你還真懂風水啊1

張華走過秦宇身邊的時候低聲詢問了一句,這才站到了秦宇標記的方位上。

「表哥,你現在站的是乾位,說說你現在的感覺1

「感覺啊,沒什麼感覺啊,就覺得和剛剛一樣。」

「很好,你再去其他方位站一下。」

「故弄玄虛1李國方不屑地撇了下嘴唇,他李家給人家看風水這麼多年的經驗他還不信還不如一個小輩。

「咦!,怎麼感覺有點冷了,涼颼颼的」

張華一腳踩在另外一個方位上,只感覺一陣陰風撲來,這回不用秦宇再次出聲,又轉身朝另外一個方位踩去。

「操,怎麼這麼冷1李華一腳踏上一個方位,一聲驚呼,整個人打了一個寒顫,彷彿見鬼一般,立馬離開那個方位。

秦宇看的清楚,李華剛踩的是坤位,在八卦中坤位象徵三爻皆陰,是陰氣最重的地方。又加上這無情陰風的作祟,這個方位將是陰冷異常。

「好了,表哥不用再試了。」

「小宇,為什麼我站在那個位置會感覺那麼的冷?」

張華站在坤位邊上,仍然心有餘悸,這種陰冷的感覺就好比人處在冰凍庫內一般,全身寒毛都豎起,滿身雞皮疙瘩。

「那是因為你處的這個方位在八卦中叫做坤位,本就是聚陰之位,加上這陰風長久的吹入,造成陰氣凝聚不散,自然感到異常寒冷。大家不信的話可以親自去嘗試一下。」

秦宇的解釋惹得眾人一片嘩然,大家紛紛去嘗試了一番,每一個踩到坤位的人身形都震了一下,旋即臉色大變,動作和張華先前一模一樣。

這一下,大家望向李國方的視線就有點不對勁了,他們已經有點相信了秦宇的話,畢竟剛剛大家都親身體驗到了那股陰寒。

瞧見眾人投來的質疑視線,李國方猶自嘴硬,道:「這有什麼,坤位本就是陰位,陰氣重了一些也很正常。」

「這陰氣是重了一點?呵呵」

秦宇一聲冷笑,說道:「正常一棟房子,乾位屬於陽位,是陽氣最盛之處,相比其他地方,應該是略顯暖和的。可是現在站在乾位上卻沒有絲毫暖和之感,乾坤對立,既然坤位陰冷異常,那麼乾位就該溫煦異常,而現在這種陰陽失調的情況正是因為陰風凝聚,陽氣不入造成的」

「我們通常說風水,風水,不是有風就是好的,風也有好壞之分,這種陰風直風無情之風只會給房屋主人帶來厄運,長久下去,必然破財喪門1

二舅的神色已經變得難看起來,剛他親自站在了坤位嘗試了一下,內心已經相信外甥的話了,想到自己一家人要是搬進新屋,會有破財喪門的災難,這一刻望向李國方的眼神充滿了不善。

「滿嘴胡言,這風哪還有這麼多講究1李國方臉色通紅,猶自嘴硬,這關係到他的招牌,自然不可能輕易承認自己的錯誤。

「看來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也罷,我就讓你看個明白1

秦宇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籙,說道:「這喪風煞本就是破財喪家的凶煞,有它在,這平安符掛不上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這裡有一張符籙,名為:鎮宅煞,作用就是用來鎮壓房屋內的煞氣的1

秦宇一手拿起平安符,一手從桌上上拿起糊牆用的米粥,塗在平安符上,接著把鎮宅符給黏在了平安符的背面上。

「麻煩師傅你再把這平安符掛上去試試1做完這一切,秦宇把平安符遞給了木匠師傅,後者雖然狐疑,但還是依言踏上了紅梯。

不是秦宇不親自去掛,上樑的儀式一直都是木匠師傅來做的,這也是有寓意的,寓意著:魯班樑上做,房屋萬年不破!

眾人屏息,視線全部投在了木匠師傅身上,就連李國方也不例外,甚至他比任何人都要擔心,不過他擔心和眾人不同,他擔心的是平安符如果真的掛上去了,加上秦宇剛剛說的這些話,恐怕他的風水師的招牌真要被砸在這裡了。

「成了,這回平安符沒有再晃動了1

「真的沒有再掉下來了,這鎮宅符真的有效1

平安符掛在鐵鉤子上,紋絲不動,眾人神情驚詫,不過旋即就將目光投向了李國方,秦宇已經用事實證明了他所說的話,這李國方這回是真的無話可說了。

李國方的臉色青白交加,眼瞳瞧著四周的人群,從那些人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懷疑,嘲笑,還有張家人的憤怒,當下想開口說些什麼,卻是什麼都說不出口,良久,一甩長袖,直接出門而去。

「表哥,讓他走吧1

秦宇出手攔住了在一旁憤憤不平的張華,讓李國方離去,今晚的事情有這麼多的鎮上居民看見,用不了幾天,今晚的事情就會傳遍整個鎮上。風水不像其他行業,只要出過一次錯,這招牌就算是砸了,想來日後鎮上的人家也不會去再請他幫忙看風水了。

國人的做人之道一直是講究,不斷他人財路,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不過秦宇卻是明白,如果他不在大庭廣眾下把李國方的錯誤給指出來,留著他繼續給鎮上的人看風水,沒準誰家又會出現和二舅家一樣的情形,這種事情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小宇,二舅這回可要好好的感謝你啊,不然的話……」秦宇二舅和三舅一起走了過來,二舅拍了拍秦宇的肩膀,心有餘悸的說。

「二舅,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好謝的,叫二舅媽給我燉一個燜豬肘得了,我可是好久沒吃到二舅媽做的豬肘了。」秦宇故意伸出舌頭,作狀舔了舔,引得二舅哈哈大笑說:「要吃豬肘沒問題,你想吃多少個,我就叫你舅媽去做多少個1

「小宇,你這風水是跟誰學的?還有你這符是自己畫的?」張遠橋在一旁問道。

「以前和山上的道士學的,這符籙也是他送給我的。」

秦宇回答道,他早就想好了說辭,鎮上有一座山,山裡曾經有一座道觀,可惜香火不怎麼旺盛,也就只有一個道士,道士在兩年前就去世了,這道觀也就徹底衰敗下去了。

以前秦宇確實經常會去道觀玩,因為山不怎麼高,加上高中的時候學習壓力較重,秦宇往往通過爬山來緩解心情,一來二去也就認識了道觀的道士。

「原來是這樣啊,看來那位道士也是一位高人啊,只可惜已經去世了。」

張遠橋沒有懷疑外甥話語的真假,這種解釋也比較可信。人群中大家都恍然大悟,原來是有高人教導啊,怪不得年紀輕輕就懂得風水之道,只有張華的眸子閃過莫名的神彩,沒有說話。

秦宇的話能騙過任何人,卻騙不過他,看到這張符的時候,他就聯想到了秦宇叫他去找的狼毫筆和硃砂。不過表弟不願意說出來,他自然也不會去揭穿。

…………

「啪啪1

爆竹聲響個不停,二舅新房的落成酒很熱鬧,擺了三十多桌,哄鬧了一天,眾人才各自散去,秦宇也跟隨著父母回到家裡。

秦宇的父母是公務員,在鎮上也算是殷實家庭,只不過因為父母要上班,家裡就只有秦宇一人未免冷清。

經過這次二舅家的事情,秦宇越加明白諸葛內經的作用,這段時間呆在家裡悉心研究,同時還上查找一些資料,也觀看了《麻衣相法》《撼龍經》等風水巨著,和諸葛內經相互映照,受益匪淺。

想要在兩年內出人頭地,配得上孟瑤,秦宇知道只能靠腦海中的諸葛內經了。

就這樣,秦宇在家裡呆了一個多月,直到一道電話過來。

「喂,小宇啊,我是大舅,你現在來我這裡一趟啊1

大舅張遠河渾厚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秦宇答應道:「哦,好的,我這就過來1

秦宇的大舅是鎮長,平時公務繁忙,秦宇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這次大舅突然給自己打電話,卻是想不通會有什麼事。

大舅家離秦宇家隔著挺遠,秦宇只得鎖上院子大門,騎著電動車去。

到了大舅家門口,秦宇才發現大舅已經站在門口等待了,除了大舅外,還有另外一位中年男子。

「大舅,找我有什麼事啊1秦宇停下電動車詢問道。

「小宇,這位是王秘。」

張遠河笑著給秦宇介紹了一下身邊中年男子的身份。

「王秘,那就是一位秘書嘍,能值得大舅親自介紹的,應該是縣裡大人物的秘書吧,不是書記就是縣長了」。秦宇暗自側想,嘴上連忙道:

「王秘好1

「不用客氣,這次你大舅找你來,是我的主意,有一件事情要麻煩一下你1

王秘滿面和煦,沒有絲毫官架子,不說他本就是有求於人,就是張遠河的地位也不比他低,而且兩方都是一個陣營的,沒必要在自己人面前擺譜。

「進來說吧,小宇,王秘這次找你來確實是有事情要你幫忙。」

幾人進了主廳,大舅媽給三人添上茶水,王秘書抿了一口才說出了事情。

原來王秘書是縣長的秘書,作為秘書本就該為領導分憂解難的,最近縣長家裡出了煩心事,縣長的夫人走路無故摔倒,折了腰,不久,縣長的女兒又在學校突然從樓梯滑落,到現在都還躺在家裡養傷,而且還經常做噩夢。

領導家裡無小事,縣長家的事情牽動了整個縣的神經,公安局經過縝密的調查最後排除了人為的可能性,只能說這意外發生的實在是太巧了。

不過暗地裡,大家都有另外一種說法,說是縣長做了什麼得罪鬼神的事情了,家裡人被惡鬼纏住了,才會發生這些事情,下一步可能要遭殃的就是縣長本人了。

王秘書作為領導的貼身秘書,他的一切權勢都是來自縣長,沒有人比他更在乎縣長的安危了,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他決定去找民間高人驅妖抓鬼。

只是這縣上號稱會抓鬼算命的人實在是少,而且很多一看就是招搖撞騙之輩,一個多月下來,幾乎沒什麼收穫,不過就在不久前,他聽人說了秦宇二舅家的事情,眸光一亮,找了一位當時在場的人詳細打聽了當時的情況。

從那人口中得知,秦宇師從山上道士,風水之術厲害無比,那人還特意把那直風曲風有情無情之風賣弄了一遍。

王秘[email protected]也覺得這種說法很有道理,而且既然是道士的高徒,那麼就應該也會抓鬼吧,畢竟道士的老本行就是抓鬼,這才找到了秦宇大舅希望見秦宇一面。

王秘書話語落下,秦宇陷入了沉思,鬼神一說在諸葛內經中也提到過,不過根據經書記載,鬼要形成的條件極其困難,現在人類居住的環境根本就不可能形成。

「王秘書,到底是不是鬼纏身現在還不好說,這樣吧,我這裡有一張符籙你帶給縣長,把它貼在正門頂上,並且焚香祭拜,如果真是鬼怪之類的話,應該會有作用1

秦宇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符籙,這張符的圖案和鎮宅符不同,這張符名為:擋煞符,作用是把一些煞氣污穢之物擋在門外。

見到符籙,王秘書也不奇怪,秦宇靠一張鎮宅符鎮住喪風煞的事情他也知道,當下收下這張符籙,客套了一會便離去了。

「小宇啊,咱舅甥兩人好久沒一起聊聊了,現在別走了,一會叫你舅媽整幾個菜,咱倆叨叨1

「聽大舅你的」

……

縣長家的事情,很快就被秦宇拋在腦後了,因為拿走符籙的王秘書第二天就打電話給大舅,說縣長女兒果然不做噩夢了,並且對秦宇表示了感謝。

秦宇現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既然打算走風水這一行,吃飯的傢伙還要有的,羅盤是必備的,秦宇打算去縣城掏一個羅盤去。

縣城有一條街道是專門賣一些蠟燭,黃紙,還有風水用具。秦宇以前每逢清明,過年都會陪著父親到這裡買點黃紙蠟燭回去祭拜祖先。

坐公交來到縣城后,秦宇一路邊看風景邊朝風水街走去,風水街位於lao城區內,秦宇自從上大學后就很少再來縣城了,看著路旁兩邊建築的變化,也不禁感嘆社會發展的日新月異。

穿過大路,鑽進小巷內,秦宇來到一條木樓小街前,這就是風水街了,十幾年了,這裡是還沒多大的變化,整條街道也就能夠讓兩三個人並排行走,不過現在不是什麼時節,這條街道顯得比較冷清,放眼望去也就那麼幾個人在遊逛。

秦宇徑直來到一家賣風水用具的店鋪門前,裡面滿目琳琅的放著各式各樣的羅盤,還有魯班尺。

秦宇走進店鋪,雖然是白天,店鋪內還是亮著燈光,店主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瞧了眼秦宇,卻沒有迎過來,想是在他眼中買風水用具的都是風水師,而風水師在眾人眼中的印象都是上了年紀的人,秦宇年紀輕輕,和風水師的形象差太多了。

秦宇也不在意,時不時的拿起一塊羅盤瞅瞅,只不過神情卻是不太滿意,這些羅盤大都是雕刻出來的,一塊好的羅盤古譜要求是手寫的,這樣才能體驗出念力,而雕刻的未免死板又毫無氣常

「我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那種手寫羅盤到現在都能成為法器了,又怎麼會這麼容易找到1

秦宇嘴角噙起一抹自嘲的微笑,諸葛內經中有一篇辨器篇,講的是如何勘察一件器具是否是法器,所謂法器就是經過一些高人念力長期加持,形成一種氣場,就好比經過佛教高僧開光的一些玉佩吊墜,往往有驅邪保平安的作用。

風水師的羅盤也是一樣,經過一些風水大師長期使用的羅盤,同樣會形成一種氣場,相比一般的羅盤不論是方位堪輿,還是尋龍點穴都更具有精準度。

「老闆,你這有沒有那些老舊的羅盤啊,不是這種雕刻的1

雖然不抱希望,秦宇還是出聲朝坐在內里的老者問道。

「沒有了,手寫的羅盤都是很早以前的東西,當初破四舊的時候早就被砸的精光了,現在哪還有啊1

老闆的話讓秦宇臉上流露出肉疼的神色,這段歷史他卻是知道的,中國的很多傳統東西都在那段時間被破壞的精光。

「算了,隨便挑一個用著先吧1

秦宇隨手在牆上拿下一塊羅盤,走到內里,問道:「老闆,這羅盤多少錢1

「這個羅盤可是上好的花梨木做的,六百塊一個1

老者沒想到秦宇真是買羅盤的,露出一嘴被煙熏的黃牙,笑著開價道。

秦宇撇了撇嘴,這老闆欺負他年輕,羅盤的作用是根據磁場去定位,一般的羅盤都不會用花梨木去做,因為花梨木做的羅盤磁針的氣場會受到影響,磁針的穩定性遠低於一般木材做的羅盤。

適合羅盤的木料一般都是採取剛中帶柔的木質,就像是一張宣紙。舉個例子,銀杏木,虎骨木這些用來做羅盤的標準木料,在墨汁寫上后是上下滲透。而檀木,花梨木,酸枝等木料則是左右滲透甚至長時間不滲透,當字寫完了也成了一個黑點了。這能體現羅盤的什麼呢?穩定性!當木料越接近宣紙的效果才適合用於羅盤,才不會影響羅盤的感氣效果。

「老闆給個誠心價吧,你這就是普通的松木而已,哪扯的上什麼花梨木1

「四百六十塊,這個價格最低了。」

被秦宇一口道出了羅盤的木質,老闆也不辯解,既然秦宇能喊出松木,想來對羅盤也是了解的,也就不再開虛價了。

「三百吧,可以的話我就買一個回去,其實我也只是為了研究一下古代的風水文化,說實話那些金屬製作的羅盤才幾十塊錢一個,要實在不行我就去買那種的。」

老闆的眼睛在秦宇身上上下打量著,在思考著秦宇說的話的真假,最後還是答應了。主要是秦宇太年輕,不像一位風水師,更像一位學生,要真只是為了研究一下風水文化,確實可以去買一個金屬羅盤。

相比幾十塊的金屬羅盤,自然是這木製的羅盤利潤更高,就算是三百,也比那賺的多。

老闆去找一個袋子給裝上羅盤,秦宇隨意的打量這內里,目光掃視到桌上時,神情突然一震,那有一塊缺了一角的羅盤,而且還是一塊用墨汁手篆寫的。秦宇的目光閃過莫名的神色,旋即又恢復平常。

「老闆,你這塊羅盤怎麼還缺了一角啊1

接過老闆遞來的袋子,秦宇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塊缺了一角的羅盤問道。

「你說這塊啊,這是我鄉下一位親戚的,他們家以前是專門給人看風水的,不過在那動蕩的十年裡,卻因此遭了秧,老爺子逝去了,很多東西都被砸了,這塊羅盤還是他們搬家的時候找到的,想必是在那個時候被毀掉的吧。」

「老闆你能不能給我看看啊1

「可以啊,這羅盤缺了一角沒什麼用了,你看看吧1

羅盤講究的是太極之道,圓生萬物,這缺了角的羅盤卻是沒有哪位風水師會用的。

羅盤一入手,秦宇就感覺沉甸甸的,他有一種感覺,這塊羅盤不普通,而且羅盤的材質烏黑泛光,應該是出自一位大家之手。

「老闆,這塊羅盤雖然不能用了,但對於我研究古代風水文化卻是有著作用,不知道你肯不肯賣1

「這塊羅盤我也覺得挺好的,沒事留著自己把玩的」

老人的臉上流露出不願割捨的表情,不過秦宇卻是明白這只是老人為了抬高這塊羅盤的價格而已,瞧羅盤放在桌子上都沾滿了灰塵,哪像經常把玩撫摸的物件。

「既然是老闆你心愛之物,那我也就不奪人所好了,反正都是羅盤,我也就是為了研究一下風水文化而已。」

說完,秦宇提著袋子,轉身就欲離開,他相信老闆一定會開口叫住他的。

「小哥等等1

果然不出秦宇所料,就在他即將踏出店門的時候,老闆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臉上還擺出一副忍痛割愛的神情,說道:

「小哥既然打算研究一下古代風水文化,那自然還是用這古代的東西最好,這羅盤也是一個老物件了,老漢我沒讀過什麼書,最敬佩的就是你們這些讀書人了,這樣吧,我就把這羅盤賣給小哥你吧」

「哦,老闆你說的也在理,那老闆你打算賣多少1

秦宇站在門口,也沒走回去,直接開口問道。他要給這老闆一種錯覺,他對這羅盤沒有多大興趣。

「五千吧1

老人擺出肉疼的神色,還用手撫摸了下羅盤,好像一位母親在撫摸自己即將遠行的子女一般。

「五千,老闆你還是自己留著吧1

秦宇笑了笑,轉身不再理會老闆,直接抬腳離去。

「小哥,別急啊,這買賣東西自然是可以還價的,你開個價吧,只要不是太離譜,我就賣給你了。」

「一千,這羅盤最多也就是民國時期的東西,這是我能出的最高的價格了。」

「哎呦,小哥,沒有你這樣還價的啊,這可確實是好東西啊,這樣吧,我讓一步,四千1

「一千最多了,老闆你覺得除了我,還會有誰買這麼一個缺了一角的羅盤,又不是什麼古董,還沒有用,我也就是買回去研究一下當時的風水文化而已。」

秦宇咬定這個價格不放手,他不怕這老闆不賣,其實要不是剛用起諸葛內經記載的辨器法,知道這羅盤內有玄機,他也不會去買這塊羅盤。

「小哥,再加點,一千六,這個價格最低了,再低我就情願留在手上了。」

秦宇端倪了老者的臉上一會,沉吟半響,也覺得這應該是老闆的心理價了,便點頭答應了。

付了錢,秦宇直接把那塊羅盤也放入袋中,臉上不露任何神色,在老闆的熱情告別中朝著街頭走去。

「前面的小兄弟,可否等等。」

秦宇快步朝前走,他現在打算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這塊羅盤,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轉頭凝視,卻見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靚麗的青年女子從身後趕來。

「是在叫我?」

這條街沒幾個人,秦宇四處打量了一下,這兩人難道是叫的自己,只是從遠處看輪廓,他並不認識這兩人。

很快,兩人就走到了秦宇的身邊,秦宇打量著這眼前兩人,當目光落在青年女子身上時,不禁看呆了。

一雙柳葉眉,一對清澈明亮的杏眼,微挺的鼻樑,粉嫩透紅的肌膚,一頭烏黑長發盤起,露出性感白皙的鎖骨,平添一分高貴,只是神情略微的冷淡,尤其是瞧見秦宇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更是露出一分不耐。

「這位小哥,不好意思打擾你了。」

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歉意,不過眼睛的視線卻緊緊的盯住秦宇手上拿著的袋子。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秦宇很快就恢復了清明,這青年女子長得確實是漂亮,他會短暫的失神也很正常,不過這只是一種純粹的欣賞而已,在他眼中,孟瑤就不比這女子遜色,而且也不像這女子冷的像一塊冰塊一樣。

「我剛剛看到小哥買了一塊羅盤,覺得有點眼熟,不知道能否借我觀看一下。」

原來是為了羅盤來的啊,這塊羅盤秦宇只是感覺到它不普通,但是具體有什麼作用現在還不清楚,而且他觀這兩人身上的衣服都是高檔衣物,想必身份不一般,也不怕對方耍賴。

「可以。」

接過秦宇遞過來的羅盤,中年男子的神情變得凝重,雙手不停的在羅盤上磨砂,當摸到那殘缺一角的地方時,一對八字眉微微顫抖起來,良久,才一臉不舍的把羅盤交還給秦宇。

「這位小哥,這塊羅盤你花了多少錢買的」

「一千六。」

秦宇實話實說,這價格瞞不了別人,只要人家回頭找老闆一打聽就知道了。

「我出一萬塊,不知道小哥可否把這羅盤轉讓給我。」

中年男子目光炯炯的盯著秦宇,這塊羅盤對於一位風水師的作用的來說實在是太重大了。

「不好意思,我對這塊羅盤也比較喜愛,沒打算轉手。」

秦宇搖搖頭拒絕了,一萬塊,這轉手就差不多翻了六倍,要不是秦宇通過辨器法,知道這是個好東西,還真會賣了。

「兩萬塊1

清脆的聲音響起,卻是一旁的女子開口說道。

「說再多我也不會賣的。」

莫詠欣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在她眼中,眼前的男子穿著普通,也不像富家子弟,這轉手就翻了十倍的價格,竟然還不同意,而且從小到大,她還沒被男生拒絕過。

「五萬1

莫詠欣不死心,又再次出價道。

「說了不賣,就是不賣!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就走了。」

秦宇還真怕這女的會繼續加價,五萬啊,在小鎮一戶普通人家一年除去開支,也就差不多能賺這些錢而已。秦宇怕自己還真會頂不住誘惑,還是耳不聽為凈。

「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了,五萬塊夠你賺的了。」

莫詠欣實在是氣惱,一千六買來的東西,轉手就能賣到五萬,這男的竟然還不願意賣,此刻在她眼中秦宇就是一個貪婪之人。

「五萬塊就想買一塊羅盤法器,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1

秦宇也是惱火了,自己說了不賣就是不賣,跟貪心有什麼關係,再說是你開的價又不是我要價,說完這句話后,他直接轉身欲走,這女的一看就是出身不凡,估計從小都被人順著,就該覺得什麼事情都要依著她的想法。

秦宇的話傳進莫詠欣的耳中,只讓她本就冷淡的神情更加的冷冰冰,不過一旁的中年男子聽后,神情卻是大變,嘆道:

「原來小哥也看出了這是件法器,那倒是我唐突了,不如這樣吧,我請小哥去喝茶,也算是補償剛才的打擾。」

「不用了,我還有事,而且也沒有什麼打擾不打擾的。」

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這兩人看起來都不是奸詐之人,不過秦宇還是不想和他們繼續打交道,而且他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去搞清楚這件羅盤的來歷和作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