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六章符籙(求收藏,求推薦!)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危害1 秦宇腦海中轉過諸葛內經中化解煞氣的方法,根據諸葛內經的說明,化煞法很多,但是歸納起來不外乎是三種:鎮法,化法,改法。 鎮法:常採用一些特殊山石,桃木,兵器,符籙等,強制改變氣場...

黑色的廣本緩緩駛進鎮上,並沒有前往秦宇家,而是直接一轉,停在了一座剛建成的四層毛胚房前。

這棟房子就是秦宇二舅家的新房了,農村有一個風俗,新房建成必須要擺落成酒,而且這個時間也是有講究的,新屋動土的當年可以選擇一個吉日,要是當年不選的話,就只能等到三年後,而在這三年時間新屋裡不能放爆竹煙花。

秦宇二舅是一個很喜歡熱鬧的人,要他逢年過節不能放爆竹煙花,實在是太難受了,因此房子毛胚建好了,他便找了一位風水先生,直接選了個黃道吉日,也就是明日擺新屋落成酒。

下了車,秦宇端倪著這棟新房,眉頭輕微的皺起,回頭打量了下四周的環境,臉色旋即一變,充滿了凝重。

「小宇,你怎麼了?」

從另一邊下車的張華瞧見自家表弟的神情,出聲問道。

「表哥,這棟房子的選址是請哪位風水師傅看的啊1

「咱們鎮懂風水的也就只有李家一家人唄。請的是李師傅選的址1張華答道。

「李師傅?我記得李老爺子好像去年心臟病突發,去世了啊1

「是李老爺子的兒子,李國方師傅1

聽了表哥的回答,秦宇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李老爺子替鎮上人家看風水近半輩子,應該不會不知道這種格局,如果是他的兒子,倒是可以理解,想必是學藝不精。

「都說庸醫害人,沒想到這風水師要是平庸,害處之大更是遠在庸醫之上1秦宇咕嚷了一句。

「小宇,你在嘀咕什麼呢?」

「啊,沒什麼,走吧表哥,外婆他們想必都在裡面,別讓他們等急了。」

……

秦宇在外公這邊是比較受寵的,這從他和張華兩人進入新屋,受到眾人的不同待遇就可以體現出來,搞的張華白眼朝他一翻,意思再說:「看吧,你這外孫比我這親孫子還受寵1

其中秦宇外婆和三舅的態度為最,外婆拉著外孫的手不肯放開,三舅在一旁也是滿臉微笑,對於這個聰明好學的外甥是滿意之極,只是目光轉到自家兒子張華身上時,卻又沒什麼好臉色。

好不容易從外婆身邊脫身,秦宇獨自來到新房廳堂,閉目感應著什麼,良久,臉色已經黑下來。

「喪風煞,破財喪家,恐怕二舅一家搬進新房幾年就要出事。」

秦宇站在房屋外便已經察覺這房屋的選址極其不好,像極了諸葛內經中記載的喪風煞,此刻站在屋內,根據八卦方位親身體驗了一番,已經能百分百確定這正是喪風煞了。

喪風煞是一種極其兇惡的煞氣,諸葛內經中記載:家宅中喪風煞必然會導致家宅主人身體不適,財運流走,長期居住其中更是會家宅不寧,有血光之災。

「既然讓自己碰到了,就不能讓二舅一家再受這喪風煞的危害1

秦宇腦海中轉過諸葛內經中化解煞氣的方法,根據諸葛內經的說明,化煞法很多,但是歸納起來不外乎是三種:鎮法,化法,改法。

鎮法:常採用一些特殊山石,桃木,兵器,符籙等,強制改變氣場,不過這種方法比較暴烈,對於煞氣也只是鎮壓而已,隨著時間的推移,煞氣越加凝聚,最後終是會反覆。

化法:通常石刻太極圖陣以及一些其他的陣法置於地下,以化解煞氣,尤其是太極圖,具有吸納一切不良煞氣的力量,而且「其大無外,其小無內」。

改法:顧名思義,改變地表周邊環境,從根本上把煞氣的源頭去掉,不過這種方法只適合一些小型建築,不然的話代價太高。

三舅新屋已經建成,化法已經不適合了,而且因為明天就是新屋落成的黃道吉日,想要破土重改也來不及,秦宇現在只能先想辦法把這煞給鎮壓住,日後再慢慢化掉。

「表哥,麻煩你一件事情1

秦宇要鎮壓住煞氣,自然需要藉助道具,直接找到表哥張華開口道:

「我現在要一隻狼豪筆,和硃砂1

鎮煞的道具不是說一般的兵器或者桃木就行的,必須經過開光加持,這類東西秦宇現在一會也尋不到,只能採用另外一種道具,符籙。

只不過真正有效的符籙和現在一些所謂的道士畫出來的不同,真正的符籙必須是用狼豪筆來畫,狼豪本身就具有破煞的作用,而符籙的圖形也不是現在道士畫的那些。

「你要這些東西幹嘛?」張華疑惑道。

「你先給我找來吧,到時候我再告訴你1

秦宇現在沒時間和他解釋,雖然諸葛內經裡面有符籙的畫法,但是他還是第一次畫符,畫符講究的是一筆勾成,腦海中關於這鎮煞的符籙圖案他都還沒記熟。

狼豪筆現在並不好找,張華最後還是從一位老先生那裡借來了一支,狼毫筆,硃砂,黃表,這些東西都齊全了后,秦宇把他趕出了房間,不顧表哥在門外大喊他卸磨殺驢,過河拆橋。

秦宇所呆的房間是二舅在新屋住的一個粗胚房,除了一張床就是一張桌子了,倒也乾淨利索。

畫符之前必先洗手,旋即要默拜九天玄女,風水始祖。

做完這些儀式后,秦宇才在桌上鋪開黃表,狼毫筆沾滿硃砂,心中默想著符籙的模樣,一筆提起,筆走游龍般畫了起來。

「哎!錯了好幾筆。」

秦宇收筆,看著桌上自己畫出的符籙又參照腦海中的符籙,搖了搖頭,看來這畫符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屏息凝神,秦宇也不氣餒,重換一張黃表,繼續畫起。

一張,兩張,三張……,桌子一邊已經堆放了一疊失敗品,秦宇的額頭也滲出了細密的汗水,這畫符還真是很費精氣神,就這一會他就感覺到有點虛脫了。

「自己似乎遺漏了什麼?」

秦宇回想起腦海中關於符籙的介紹:符籙,靈之匯聚載物也,畫符者,靈之傳授者。

「靈之傳授者……」秦宇默默念叨這句話,作為中文系的學生,這些文言文難不倒他,可靈又是什麼東西呢。

相傳經過佛法開光的物件充滿靈氣,這類物品能克煞氣,驅邪避厄。而這靈氣正是由佛法高僧灌輸的,可這高僧的靈氣又是從哪裡來的?

秦宇這回仔細翻閱腦海中的諸葛內經,這本經書足足有上萬多頁厚,也沒有目錄提示,他只能一頁一頁翻過去,看能不能找到和靈有關的記載。

「找到了1

足足花了半個小時,秦宇終於翻到了有關靈的介紹。

「靈,天地之氣也,存於天地之中……」

看完這一頁,秦宇星眸閃過亮光,所謂的靈其實就是天地靈氣,而符籙正是通過特殊的圖案把天地靈氣匯聚到符籙之中,以達到鎮煞的作用。

一些得道高僧和道士都有特殊的修鍊方法引導靈氣,就好比佛教的佛光普照,其實就是一種對靈氣的運用方法。

諸葛內經中也有通過口訣引聚靈氣的方法,秦宇將口訣背下,再次提起狼毫筆,口中念道:

「游思妄想莫紛紛,凈土能歸了悟真,

不昧當前常內運,全憑洗滌在功深」

口訣一出,秦宇只感覺一股清爽的氣息透體而入,最後匯聚到手臂,流入狼毫筆尖處。

不敢耽擱,秦宇吸納一口氣,一筆畫下,筆跡龍鳳飛舞,一道肉眼可見的微黃光芒隨著狼毫毛筆筆尖在紙上遊動。

「成了1

在秦宇最後一點落下,整張黃表光芒一現,不過旋即又恢復如常,一個特殊的圖案在黃表上形成,卻是和秦宇腦海中的鎮宅符圖案一模一樣。

畫成這張鎮宅符,秦宇抬頭向窗外望去,發覺天色已經變黑,看來這次畫符,花了不少時辰。

「先收起來,等晚上上樑的時候再找機會和二舅說說1

……

晚飯很熱鬧,母親娘家的大部分親戚都來了,大家相互一起交談,一些幼童滿屋子裡跑,追逐嬉鬧,偶爾還伴隨著大人們的一聲嚴叱。

吃完飯後,眾人都沒有散去,尤其是年輕一輩大多留在這裡,等待著上樑。農村人講究新屋落成選擇吉日進行上樑,時間一般是選在午夜十二點開始。

三月的天氣還是有點陰寒,老人和小孩大部分都回家睡覺,年輕點的就圍聚在火盤前,相互打趣著。

炭火映照在每個人的臉上,紅彤彤的。眾人歡聲笑語,一片親情瀰漫。

「你們這些年輕的小夥子,可有誰知道上樑的習俗是怎麼來的?」

三舅張遠橋走了過來,瞧著圍成一圈的年輕小輩們出言道。

「三叔,你這可難不住我們1

說話的是一位女子,大舅家的女兒張敏,已經出嫁了五年多,現在是鎮上小學的一名老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