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都市言情

超品相師 第二章初試相術

作者:九燈和善

本章內容簡介:應該是你們在商場逛的時候,遇到一位老人想要出售血玉手鐲,而那陳總的表妹看上了這手鐲,隨即你們出了商場打算進行交易,這時候那陳總發現帶的現金不夠,老人卻偏偏只要現金,而且還挺急迫,最後那陳總想來就跟你借...

翌日

第一抹晨曦照耀在秦宇身上,他緩緩站起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昨晚他就在這碑碣下靜坐了一晚,此刻瞅了瞅身上的衣服已經略微有點潮濕,想來是半夜的霜降帶來的露水。

「我這一看就是一晚上,還真是入迷了。」秦宇自嘲的搖搖頭,就連他自己也都沒想到,這諸葛內經中記載的風水相術對他的吸引力竟然如此之大,記憶中除了當初高中時期會抱著一本厚厚在寢室里挑燈夜讀之外,再也沒有看書一看就是一晚上的時候了。

諸葛內經總厚度不下萬頁,這一晚上秦宇也只是看了最前面的相術篇,單單就關於相術方面的內容就讓他看的沉迷不已,還有後面的風水篇,符籙篇……只能是粗略的翻看了一下。

今日是旅遊團返程的日子,他昨晚沒有隨導遊回酒店休息,想必現在眾人應該在酒店準備登車回程了,這裡離住宿的酒店還有段距離,秦宇不敢再耽擱,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快步朝諸葛廬外走去。

「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一晚上不見蹤影,現在又讓大家等你一個人。」

回到酒店門口,導遊正帶領著遊客朝大巴車而去,秦宇碰了個正著,那導遊瞧見秦宇,沒有好臉色,開口說道。

「不好意思,昨晚碰見一位老同學,去他家休息了。」秦宇面帶歉意,誠懇說道。

「老同學?」青年導遊臉上露出懷疑的神情,小聲嘀咕了一句:「我看是出去**了吧。」

秦宇耳尖,雖然青年導遊的聲音夠小,但還是被他給聽到了,他目光炯炯的注視對方一眼,旋即笑了,這一笑,倒讓那青年導遊摸不著頭腦,內心一陣腹誹:這人有病吧,我這麼說他,他還笑的出來。

秦宇之所以笑,是因為他看了一眼青年導遊的面相,鼻頭紅赤,鼻尖略帶黑塵,根據諸葛內經的相術篇記載,鼻尖主財,這鼻尖黑塵正是漏財之相,而且此人的下嘴唇破裂,形成一個倒三口,和鼻尖相互映照,財氣流走,近期即將會破財的事情發生。

既然知道青年導遊會有破財之災,秦宇也就不和他剛剛的話語計較了,轉身跟著眾多遊客上了大巴車,不去理會他。

大巴車載著眾人往著回程的路線開去,路到中途卻在一個購物商場停了下來,那青年導遊喊道:「這個商場是這裡最有名的,大家可以在這個商場買一些特產回去,怎麼也不能白來旅遊一趟,是不。」

車上的遊客一片嘩然,要說特產誰在旅遊景點的時候沒有買過一些,還至於在這商場來買,不過青年導遊毫不理會眾人的議論,給了司機一個眼神,後者開始囔囔:

「我這車要去前面進行清洗一下,你們都在這下車等一個小時吧,等清洗乾淨后,我再來這裡接你們。」

說完,司機就開始趕人,眾遊客雖然不情願,卻也無可奈何,這種情況在國內實在是太常見了,旅遊公司往往和一些景點附近的商場進行合作,由導遊負責帶領旅遊團到商場消費,然後商場給予一定的回扣。

當然你要是真不消費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能出來旅遊的,都是有些閑錢的,或者說生活條件比較優越,真到了商場這類消費場所克制住不消費的人真沒幾個。

哪怕有些人原本沒打算消費的,看到其他同行的遊客提著大包小包,也會不好意思去購買一點東西,畢竟人都是有攀比之心的,大家都買了,就你一個人不買,顯得多吝嗇,再加上導遊會一臉鄙夷的盯著你,別提多難受了。

「導遊,這裡面有什麼好東西賣不?」下車的遊客中,一位脖子上掛著一條粗大的黃金項鏈的大肚男子,掏出一包軟中華,從中抽出一支丟給一邊的導遊,並朝他問道。

男子大概四十年紀,一副暴發戶模樣,頭髮油光發亮,身邊一位身材嫵媚,前凸后翹的妙齡女子正依偎在他邊上,雙手挎到男子的胳膊處,胸前一對36D的兔子在男子的胳膊處不時磨蹭著,擠成各種形狀,讓一旁的青年導遊看的直咽口水。

「陳哥,人家手上還缺一個手鐲,你進去給我買一個手鐲吧。」女子挎住男子的手,一對雙峰不停的搖曳,不止是青年導遊,就連其他的男性遊客都偷摸看了幾眼。

「好好,我這就進去給你買,導遊你帶我們去首飾店逛逛去。」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打開公文包,裡面一札札鮮紅的百元大鈔還未拆封條,他從中抽取了幾張,遞給青年導遊。

「老闆,你客氣了,這商場我最熟悉,哪裡的首飾最好我最清楚了,我這就帶你們去。」青年導遊瞧見這幾張老人頭,臉上都笑開了花,眼前這男的明顯就是一個暴發戶,帶著小蜜出來遊玩,這種人他接待的多了,出手往往闊綽,倒能額外賺不少小費。

不過青年導遊總算沒忘記交待一下其他遊客一個小時后樣子回到這裡集合,接著就帶領著那男子朝商場一處走去。

「從面相看這中年男子屬於奸詐浮誇之人,這種人一般都是好吃懶做的混混居多。」秦宇也觀察了那暴發戶模樣的男子的面相,總覺得有什麼不妥,根據諸葛內經記載,這男子的面相應該是坑蒙拐騙之輩,怎麼也和有錢人扯不上關係。

雖然不打算買什麼東西,不過秦宇還是走進了商場,到處遊逛了起來,這商場離旅遊景點不遠,秦宇不時看到一隊隊旅行團在導遊的帶領下在商場購買商品。

商場里的商品琳琅滿目,分為三層,一層多是首飾櫃檯和化妝品專賣,秦宇剛進來就看到那青年導遊領著暴發戶模樣的中年男子和波濤妹走進一家櫃檯,不過看樣子大波妹對這些飾品不怎麼滿意,又遊逛到另外的櫃檯去。

「咦,這是在幹嘛?」秦宇發現一位穿著樸素的老人叫住那大波妹,伸出手好像展示什麼東西給對方看,後者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纏住中年男子,在交談著什麼。不一會,幾人就快速出了商場,秦宇雖然好奇,卻也不好跟著過去,一人繼續逛起了商常

在商場胡亂遊逛了一通后,秦宇買了罐口香糖結賬后就朝約定好的等車地方去,卻發現那青年導遊正站在那裡,雙眼不時的四處巡望,神情顯得有些激動,一張嘴笑的咧開,好像中了五百萬大獎一樣。

青年導遊的手裡還緊緊攥著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這類盒子秦宇見過,一般是首飾品的包裝盒,瞧見秦宇過來,他的眼神只停留了一秒又繼續越過秦宇,朝前方掃量。

「他不是陪那兩人去買首飾嗎,怎麼就剩他一個人了?」秦宇疑惑,他總覺得這裡面似乎有什麼貓膩,尤其是那位老人的出現,聯想到青年導遊的破財面相,一種直覺在他的腦海中生成:「這導遊應該是中了騙局了。」

雖然對這導遊沒什麼好感,不過秦宇還是走過去,開口提醒道:「你小心被人設套騙了錢。」

「設套騙我錢?」青年導遊狐疑的望了一眼秦宇,不明白秦宇為什麼會這麼說。

「你是不是在等那中年男子,而你是不是又借給了他們錢。」秦宇猜測。

青年導遊面露驚訝,隨即點了點頭,回答:「陳總的協…表妹看上了一支血玉手鐲,不過陳總的現金不夠,找我借了三萬,陳總現在去銀行取現金還我了。」

「找你借三萬,你和那陳總以前認識?」

「不認識,不過陳總把血玉手鐲交給我保管,不會有問題的。」說到這,青年導遊臉上還露出得意的神色,陳總答應他,一會取了現金回來的時候會還他五萬,多出的兩萬就當利息。

想到只花了半小時的時間,就能賺兩萬,青年導遊喜笑顏開,這抵的上他半年的工資收入了。

「看來和我想的沒錯。」秦宇思考了一會,輕聲說了一句。

「想的什麼?」青年導遊還沉浸在兩萬塊錢的喜悅中,絲毫沒有注意到秦宇看他的眼神流露出來的同情色彩。

「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你們在商場逛的時候,遇到一位老人想要出售血玉手鐲,而那陳總的表妹看上了這手鐲,隨即你們出了商場打算進行交易,這時候那陳總發現帶的現金不夠,老人卻偏偏只要現金,而且還挺急迫,最後那陳總想來就跟你借了三萬先支付給了老人,再把這血玉手鐲交給你保管,說是帶著那表妹去銀行取現金還你,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咦,你怎麼知道的?」

秦宇的猜測沒錯,一開始在商場內碰到的老人自稱家裡出了點事情,急需用錢,想要出售血玉手鐲,可典當行給的價太低了,老人不願賣,想著來商場看看那些想買首飾的人有沒有識貨的願意購買。

青年導遊對於這老人的話嗤之以鼻,不過架不住那陳總的表妹喜歡,眾人跟隨老人出了商場找了個角落,商談起價格。

「六十萬,低一分也不賣1老人態度很堅決,臉上還露出肉疼的神情,說這手鐲是他祖上傳下了的,要不是家裡出了事,急需用錢,就是出一百萬也不會賣。

青年導遊聽到這價格,輕輕的拉扯了下陳總的衣角,將陳總帶到一邊勸道:「陳老闆,現在的騙子太多了,這老頭說這手鐲是血玉手鐲就是血玉手鐲啊,說不定就是一個騙子,咱們就看看,可千萬別一時衝動去買。」

血玉手鐲是什麼玉,說實話,他一點也不知道,不過他明白六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了,不過陳總卻是笑了笑,給他遞過來一張名片。

「上海軒宇珠寶有限公司總經理陳軒宇」幾個燙金的大字讓他看傻眼了,感情人家是賣珠寶的,自己算是瞎操心了。

陳總笑吟吟的告訴他,這血玉手鐲是真的,而且根據現在的玉石價格,這隻手鐲的市場價不會低於一百萬,六十萬買來不會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