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47.命運軌跡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是……龍族,但武功又不大像……」 「龍族?」 龍溟點頭道:「此事我會調查清楚,大長老那邊的布局如何?」 枯木聲音低沉而緩慢地道:「雖然我已做好了足夠的隱藏,但仍有種敵在暗,我在...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羅凡哈哈笑道:「龍兄可不要以為弱女子便好欺負,我家龍兒凶起來,連我自己都怕1

「蜀山果真是虎藏龍1龍溟此時身受重傷,有些失落地笑道,「龍某這次認栽了,後會有期1

眼見奪鼎的希望徹底破滅,在蜀山再耗下去也無任何意義,雖然龍溟下定決心要來盜鼎,但此時完全沒有任何希望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再死拼。『小說族 Xiaoshuozu 』

只見龍溟打出一道印訣,在蜀山眾精英趕到之前,妖龍迅速縮小再次化為十字妖槊落入龍溟掌中,緊接著龍溟腳底下陣光一閃,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就在這時,羅凡接到系統提示:拯救重要人物一名,並且對兩界大戰的發展作出影響,獲得任務積分50000。

改變蜀山弟子凌波必死的命運軌跡,拯救蜀山弟子凌波,獲得氣運能量70000。

羅凡:「……」

看到龍溟離去,羅凡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眾人忽然見到羅凡身形踉蹌,差點摔倒在地,竟讓小龍女相扶,才得以穩住身形。

玄陰十二劍最後一式「劍斷滅我敵」本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羅凡也沒想到,對方魔體強橫如斯,直令這一招變成了傷敵可能只有六七百,自損卻仍是八百,這還是在對方對於玄陰十二劍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龍溟龐大的魔氣,幾乎波及整個蜀山主峰,自然是驚動了蜀山各弟子。只是蜀山弟子如潮水一般傾巢而出,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卻早已不知所蹤。

看著滿目狼藉的璇光殿。又看了看面色蒼白的羅凡,草谷上前道:「師侄。讓我看看吧。」

羅凡點了點頭,將手伸出。

潤如羊脂白玉般的小臂從寬大的袖袍中伸出,草谷青蔥般的纖指輕輕搭在羅凡手腕之上。

羅凡只感到猶如手腕之上一陣溫潤,接著一道暖流自手腕經脈流遍全身。

半響,草谷將手收回,小龍女、周芷若、凌波等人連忙問道:「怎麼樣?」

草谷聲音溫柔地道:「神魂受頗為為嚴重,元氣耗損也極為巨大,不過好在師侄似乎練有某種加固神魂的功法,保住了一條性命。嗯……雖然嚴重了些,不過正好這些天芷若采了不少珍貴藥材,我開副藥方,師侄多修養一些時日,當能復原。」

羅凡欣然道:「多謝草谷師叔。」

凌波有些愧疚地道:「師弟,抱歉,我……」

羅凡洒然笑道:「師姐不必如此,這樣的戰鬥,平常可是求都求不來。我也是很久沒有打得這般暢快了。」

「這……」

只見草谷又走至夏侯瑾軒等人身旁一陣查探,這才安心道:「他們只是被人打暈了,看來下手的那人並不欲取他們性命。」

凌波聞言頓時一陣尷尬,此時也不好解釋說他們是羅凡打暈的。只好憋在了心裡。

只見草谷玉手一揮之間,躺在地上的夏侯瑾軒、瑕、暮菖蘭與所有暈過去的蜀山弟子,眼皮忽然動了動。緊接著竟悠然醒轉!

接著草谷向凌波問道:「凌波師侄,不知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且與我詳細道來。」

凌波點了點頭,將事情經過道出。只是對於羅凡那詭異的劍法,下意識地並未提及,方才整個蜀山魔氣瀰漫,所有視線又全都落在天空的妖龍上,蜀山弟子也不會想到這森羅地獄般的氣勢有一半來自羅凡。

草谷聽完凌波的敘述,訝然道:「你是說那龍溟本已被困在璇光聖殿,你一時心軟,攜同羅師侄一齊將他給放了出來?」

凌波黯然道:「是……」

草谷輕輕搖頭道:「你這……」

凌波低頭輕聲道:「凌波知錯了,一切皆因凌波而起,師伯若要責罰,責罰凌波便是。」

羅凡淡然道:「師姐何必自責,事情是我慫恿師姐做的不是么?」

草谷看了羅凡一眼,沉思片響,向凌波溫聲道:「你行事向來穩重,你師弟也並非沒主見之人,既然他這般幫你,想必其中定有緣由,罷了,既然並未造成多大損失,此事便等羅師侄傷勢恢復之後再說吧。」

「這……」

夏侯瑾軒迷迷糊糊地站起身來,看著周圍蜀山弟子林立,疑惑地道:「這是怎麼了?」

瑕大吃一驚道:「好多人礙…」

暮菖蘭美眸環視身周,最終落在凌波身上,連忙問道:「凌波道長,發生什麼事了?」

草谷開口道:「幾位不必擔心,先前有人來我蜀山盜寶,不過現在都已經解決了。」

「盜寶?」瑕摸了摸仍疼痛不已的後頸道,「難道我是被那個盜寶賊偷襲給打暈的?今後別讓我遇見他,否則看我不揍他個滿頭包……對了,那盜寶賊呢?」

瑕看著眾人沉默的表情,忽然問道:「不會是跑了吧……?」

夏侯瑾軒問道:「不知蜀山可有丟失什麼寶物?」

草穀道:「這倒沒有,有勞夏侯公子費心了。」

接著草谷又道:「芷若,凌波,先帶羅師侄回房休息吧,這裡交給我處理便是。」

「是……」

……

就在羅凡回房療養之時,蜀山之下某處。

一道黑袍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龍溟面前,見到龍溟的傷勢,語意中帶著些驚訝與焦急道:「你受傷了?」

只見龍溟原本看起來極為嚴重的傷勢,短短時間內,血液竟皆已凝固。

黑袍身影正是枯木,只見他揮手之間,一陣魔氣涌動,龍溟的傷勢又明顯好了不少。

龍溟搖頭道:「身體上的傷不礙事。只是沒想到那人的劍意竟能侵蝕我的元神!咳!咳!是我大意了,否則……以他的實力根本無法阻我。」

「劍意?」枯木疑惑地問道。

龍溟點頭道:「是劍意。我能感覺到,那是數股極為純粹的意念。」

枯木低沉的聲音中帶著些許驚訝道:「今日蜀山派的幾位長老不是皆不在蜀山么?莫非那人類女子是故意引你入瓮?」

「不是1龍溟輕笑道。「那人實在隱藏得太深了,甚至連他身邊的人也完全不知道他竟有如此實力!並且,他似乎知道我的目的,也知道如何修復水脈。」

「哦?」枯木沉思片響,道,「莫非他也是魔族之人,難道是……羅剎國?」

龍溟搖頭道:「不是,我與他交手之時,沒有感到任何魔族的氣息。反倒有些像是……龍族,但武功又不大像……」

「龍族?」

龍溟點頭道:「此事我會調查清楚,大長老那邊的布局如何?」

枯木聲音低沉而緩慢地道:「雖然我已做好了足夠的隱藏,但仍有種敵在暗,我在明的感覺,看來是該先將這隻藏在暗處的老鼠給揪出來才是。」

龍溟沉聲道:「孤當日與長老議定,為解我族缺水之患,你我雙管齊下,孤以越行之術深入人界。尋找水靈珠神農鼎等,修復魔界水脈,而長老則謀划打破蜀山鎖妖塔封印,使我族能進至人界。卻未料如今你我皆在人界碰壁。」

枯木道:「莫非……這其中有什麼關聯?」

……

數日之後,在草谷的調養下,羅凡的傷勢也算好了些許。只可惜回神之象對這精神上的損失沒多大效用,否則羅凡也不用修養這麼久。

夏侯瑾軒等人與草谷齊聚在羅凡房間內。

草穀道:「師侄可否將瑕姑娘的病情再詳細說一遍。如此,我想也能據此作出判斷。」

羅凡當即將瑕的事情說予眾人。只是枯木的事情卻是暫時還未透露,畢竟此事太過離奇,也沒有任何證據,說了與沒說結果都一樣。

「……魂體分離……魔氣加固?」草谷有些意外地道,「從師侄的描述來看,確實這種可能性最大,並且上次的仙草效用是驅逐魔氣,卻對瑕姑娘反倒有害,這也更加證明了師侄的推斷。」

夏侯瑾軒急忙問道:「道長,既然知道了病因,那麼可有醫治之法?」

「有。」草谷確定地點頭道,「人之魂魄,魂掌靈智,魄掌肉身,以師侄所言來判斷,瑕姑娘的病情,乃是魂體聯繫細微,想要復原,還需費一番功夫。若要將魂體緊系,便要固魂之物。」

瑕疑惑地道:「固魂之物,要上哪兒找?」

草谷淡淡地答道:「天下雖有許多玲瓏福地,但這固魂藥材卻不可多得,記得一本古老醫術中有載,海外有一處神魔大戰時便存在的仙境,其中生長著一種名為『誓緣枝』的藥材,可將魂體緊系在一起。」

夏侯瑾軒沉聲自語道:「海外仙境……?」

忽然夏侯瑾軒似是想到什麼,欣然道:「莫非是指『蓬萊等地』?」

「海外仙境並非只有蓬萊。」草谷緩緩答道,「不過書中只記載此仙境在東海之中,且有陣法環伺,尋常人即便尋覓到,也無法進入其中。」

暮菖蘭黯然道:「這可就麻煩了,大海茫茫,若要尋找,不知要費多少時日。」

草谷再次提醒道:「此外,仙境便如同異世,上面有些什麼也難以預料,登上仙境是吉是凶也是未知之數,古來種種,想必也不是無稽之談。」

夏侯瑾軒道:「道長是說,可能與仙竹林那時一樣,遇見守護神獸,或者更兇險的事物?」

草谷聞言點了點頭。

「還有這種事?」瑕頓時再次失望起來。

夏侯瑾軒道:「別擔心,不過是些古時的傳說而已,好不容易知道醫治的方法,我們怎能因為一些虛無縹緲的傳說而退縮。」

「嗯1

暮菖蘭欣然道:「我們大家一起去找,一定可以找到,要不,把姜小哥也叫上?」

「現在中原武林局勢不明,我也覺得姜兄出海走走挺好。」羅凡點頭道,「可惜以我現在的情況是無法與諸位一道了,那就預祝幾位一帆風順吧。」

與此同時,羅凡則是心中暗道:「枯木,你這枚最重要的棋子失蹤個五六年,我倒你接下來怎麼布局。」未完待續……

PS:感謝ZXCA000童鞋的打賞!--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