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42.玄陰動,蜀山變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喝,身形再次拔高。竟迎著天雷衝天而上! …… 蜀山之上,一道淡藍色的倩影步出門外,望著遠空幾乎與腳下地面相平的雷雲,輕聲自語道:「那不是仙竹林么?三日了,也不知師弟去了哪兒,瑕姑娘的病...

既然需要等待三日,羅凡將眾人安置之後,便又跑到仙竹林練劍去了。

仙竹林確實是一處練劍的好去處,林間小徑變化多端,更是法陣重重,根本不用擔心不相干的人闖入。

與嵐翼那一戰,或是壓抑了太久的緣故,魔劍之主玄陰劍宿已是蠢蠢欲動!再加上嵐翼更身具魔的宿敵上古之神女媧的氣息,並且羅凡還輸了!這不禁更令魔火狂燃,一股不服天地仙神,唯我獨尊的情緒蟄伏心中,即刻便要爆發!

這實在是羅凡始料未及的,他這一戰,很多武功也不大好公開表露,因此本就不是為了勝過嵐翼而來,卻從未想到會有此等結果。

羅凡此刻對於玄陰十二劍的感悟,本就已是厚積薄發,此時更是意外地感到若要突破玄陰十二劍,就在近日!

碧綠的竹林之中,清晨和煦的陽光透過林間的縫隙灑落在羅凡那天青色的蜀山道袍上,微風輕拂,引動竹引婆娑,林間金輝搖動,天青,林碧,萬物自然。

羅凡靜立林中,雙目輕闔,眼前的一切景緩緩自眼前消失,唯餘一片混沌,一人,一劍,日月輪轉,古不動。

亦不知過了多久,烏雲逐漸遮住天空,林間的風陡然一滯,一疊幻影縱起。

此時已是漫天星斗,本就昏暗的天空在這一顆彷彿被什麼遮住一般,更加陰沉了!

羅凡傲立虛空,全身散發而出的凌厲劍氣,彷彿可披星斬月!

突然間。只見羅凡雙指凝劍,雙臂一併!

六道劍芒化作幽綠的輝光迸射而出!

剎那之間。鋪天蓋地的劍芒將天地間最後一點光也遮去,整個天地。彷彿唯余這一片劍芒,大片竹林瞬間被這慘烈的劍芒撕碎,化作一片齏粉!

僅是第一劍之起手,便已現出一股渺天地萬物眾人,唯我獨尊的氣度!

雖這個世界的天由神族司掌,並無天妒雷劫,但羅凡所練玄陰之劍,乃是以天地至陰為本,身負玄陰。天雷以陽極為本,再加上這個世界本就靈氣異常充沛,陰陽相攝之下,天空之中,仍是雷霆翻湧,電光閃爍!

天雷導我劍,導,乃是因勢利導,而非定要借天罰之力。以己身導天雷才能施展而出!

福至心靈,厚積薄發,天雷導我劍的關鍵亦被羅凡參透!

「轟隆1

天空之中,一道閃電疾劈而下!天地皆白!

這個世界的雷霆。皆由神族掌管,人類想要見到天雷,亦只有在司雨天龍行雲布雨時才得一見。乃天地正氣之首,春雷一聲響。群邪退卻!

「破1

卻見羅凡一聲怒喝,身形再次拔高。竟迎著天雷衝天而上!

……

蜀山之上,一道淡藍色的倩影步出門外,望著遠空幾乎與腳下地面相平的雷雲,輕聲自語道:「那不是仙竹林么?三日了,也不知師弟去了哪兒,瑕姑娘的病情連草谷師伯也束手無策,莫非……真如師弟所言?」

卻原來正是凌波,蜀山的月亮格外地大,也格外的清晰,如水的月光落在凌波那溫淑的玉容之上,她那如水般清澈的眸子中,隱隱透出一絲淡淡的悵然,或是想到了什麼事物,亦或是想到了什麼人,默默地望著天空的皓月,陷入沉思之中。

震位,御風台。

這裡是蜀山主峰最高的高台,行於其上,當真有種手可摘星辰的奇異感覺。

一道青衣綠裙的高挑身影靜立台前,眺望著遠方天空的雷雲,似怔怔出神。

「天雷……被切碎了!?」暮菖蘭楞楞地道,「剛才,那是什麼!?」

「暮姐姐?」一道驚訝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彷彿沒料到暮菖蘭也在這兒。

暮菖蘭轉身一看,不由一楞,原來是瑕與夏侯瑾軒二人。

三人愕然片響,暮菖蘭才輕笑道:「是你們啊,我真是糊塗了,見蜀山夜景不錯,便出來吹吹風,卻忘了大少爺這麼風雅的人,自然比我更懂得欣賞。」

夏侯瑾軒:「……」

瑕低半響,才有些欲蓋彌彰地道:「不是的……我來是因為……暮姐姐……你說羅大哥說的會不會是真的……」

暮菖蘭輕笑道:「白天草穀道長不是說了嗎?」

暮菖蘭盈步走到台邊,望著漫天星斗,幽幽地道:「雖然他這個人平常看起來不靠譜,但很多事情還真讓他給說中了,現在想來,真是有些難以置信。」

「從認識羅兄開始,羅兄的望氣之術便似乎從未出過差錯……」夏侯瑾軒輕敲著掌心,沉思道,「瑕姑娘……我想這次也絕對不會有錯的!草穀道長不也說了確實有這個可能嗎?我們只需好好等羅兄回來,此事一定會有一個結果的。」

「從未出過差錯……?」暮菖蘭忽然想起羅凡給她看手相時的那一片淡然,心中暗道,「莫非我那件事情也真的……」

當時她不願相信羅凡乃是因為羅凡的說辭實在太過隨意,她即便想騙自己相信都相信不了,現在被夏侯瑾軒這麼一說,心中不禁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就在眾人沉思之間,遠空的烏雲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只餘下一片晴朗無垠,便彷彿剛才的雷鳴電閃,烏雲蔽日不過是虛空幻夢,海市蜃樓而已。

一陣陰風拂過,一道身影忽然極為突兀地落在蜀山派山門之前。

守衛弟子驟然驚覺,下意世:「什麼人!?」

「是我。」一道聲音淡淡地傳入幾人耳中,幾人將來人一陣打量,才恍然道:「噢!原來是羅師弟,失禮了1

「無妨。呵~各位師兄倒當真敬業。」羅凡輕笑一聲,忽然問道。「我離開多久了?」

「師弟你不知道?有……三天了吧。」一名弟子訝然解釋道,「對了。今天凌波師姐和夏侯家的少主似乎正在尋找師弟你……」

「哦?什麼事?」

「好像是……那個叫瑕姑娘的箔…」

「三天……?」羅凡默然片響,道,「我知道了,多謝。」

說罷徑直往裡走去。

踏上挪移法陣,眼前景物變化,轉瞬之間,羅凡已經來到弟子房舍前的廣場上。

「嗯?」羅凡的目光忽然一沉,轉頭望向與弟子房相鄰的位於坤位的旋光殿方向。

「什麼……!?」

旋光殿前,忽見一道幽如鬼魅的身影一閃而過。數名守衛弟子還未來得及將話說完,便已倒在了地上!

一道紫袍玉帶,倒曳著血紅妖槊的英偉身影孑然落下,望著躺倒的蜀山弟子,輕嘆一聲,跨步上前,便要進入殿內。

就在這時,破空之聲厲嘯而來,一道如水銀瀉地般的流光似從天外飛至!

「鐺1

一聲金鐵交鳴的脆響。血光劃破虛空,只見一輪彎月倒飛而回,恰到好處地落在那迎面而來的倩影掌中,那玉掌輕輕一撥。月輪飛旋之間,頓將其中力道化解,輪轉身周。

「龍溟?」

凌波眼見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蜀山弟子。不禁一陣驚愕。

龍溟道:「不必擔心,他們只不過昏迷過去而已。」

凌波這才將視線移至龍溟身上。沉聲問道:「你為何在此?」

龍溟雙目微闔,似乎並不欲見到眼前如此場面。輕嘆道:「我不欲騙你,你心中應該也有答案了吧。」

「你不是人類。」凌波幽幽嘆道,「當日在樓蘭,你曾深夜密會一個神秘身影,言談之中提及魔界,甚至……他還稱你為陛下。」

「……」龍溟默認片響,搖頭笑道,「看來當日,我還真是疏忽了。」

龍溟續道:「正式自我介紹一下,孤乃魔界夜叉族之王,龍溟。」

「……」凌波似並不意外,只沉聲問道,「魔族之王,來我蜀山何干?」

龍溟道:「孤欲借神農鼎一用。」

凌波愕然道:「你怎麼知道神農鼎在蜀山,我不曾……」

「呵~」龍溟輕笑道,「天下事,若是有心,又如何能不知?孤早已知曉三神器在蜀山,只是不知其具體所在,幸而你將蜀山格局告知,孤方能知曉它們必是藏在這璇光殿中。」

「你1凌波寒聲道,「你選今日盜鼎,也是從我這兒得知,再過幾日,外出的幾位主事長老才會回來?」

龍溟坦然道:「是,若到那時,孤要取鼎便會艱難很多。」

「……」凌波美眸輕闔,低頭道,「那日你邀我前往樓蘭尋找一樣重要東西,可也與盜鼎有關?」

「那樣東西與神農鼎一樣,均攸關我族無數百姓生死。」龍溟無奈地道,「吾族百姓深陷炙火之中,需借神農鼎與另一樣神物方能化解,孤身為王,責無旁貸,自當傾力尋找。」

「神農鼎放在蜀山,不過是廢物,於我夜叉萬民,卻是關乎生死,道長可否成全?」龍溟忽然轉頭望向廊道之外,道,「看來,今晚還有不速之客埃」

說罷轉身向殿內走去。

「站住1

龍溟潰骸澳閿牘孿嘟灰懷。孤給你一個建議,孤的身份,你已經知曉,不妨去稟告蜀山掌門,也算是功勞一件。但神農鼎,我志在必得,即使今夜蜀山精英盡出,合理阻我,我亦不會退去1

說罷推門而入。

凌波神色黯然,心中暗道:「無數百姓生死,即便是魔……也是生命,我是否該相信他?」

就在這時,只見到身側一陣幽綠色的劍流閃動,一道人影從中現出。

「師弟!?」凌波不禁訝然。未完待續……

ps:感謝朕↘好想射點什麼、sdicsn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