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38.風靈珠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即將瑕的病情如實相告,草谷一番詢問之後,拿出一顆丹藥道:「姑娘,你來聞聞此物。」 羅凡見得此物,只是一顆比較常見的去邪丹而已。 「嗯。」瑕依言嗅了兩嗅,忽然只感到一陣頭暈,連忙捂著額頭...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呵呵~沒想到暮姑娘竟會將我當朋友,我還以為在暮姑娘眼裡我只是個人傻錢多的冤大頭。百度搜文學館W wW.W xGuan.C oM」羅凡失笑道。

「呵~豈敢1暮菖蘭道,「這次去苗疆,枯木竟讓我對瑕妹子不利……」

「哦?」羅凡笑道,「然後暮姑娘就打算收錢辦事了么?」

「你把我暮菖蘭當什麼人了?」暮菖蘭不由瞪了羅凡一眼,道,「瑕妹子就像我的親妹妹一般,我自然不會讓人傷害她1

隨即又道:「枯木到底有什麼目的,你又想做什麼,現在能夠告訴我了嗎?」

「也罷,有些事情,讓你知曉一些倒也無妨。」羅凡淡淡地道,「我剛才所說瑕姑娘為妖魔所害,其實也不盡然,我觀瑕姑娘渾身死氣瀰漫,這樣的人,早該死去才對,但偏偏有一股魔氣將其魂魄鎖入體內,令其魂魄無法離體,竟是活到了現在。」

暮菖蘭柳眉輕蹙,沉聲道:「也就是說,這股魔氣救了瑕妹子,並讓她存活至今?那你說的為妖魔所害,又是何意?」

羅凡答道:「救她的妖魔自非毫無緣由,只不過是想為自己準備一副傀儡身體而已。」

「傀儡身體?」暮菖蘭猛然一驚道,「你是說……枯木!?」

「難怪他讓我對瑕妹子不利……」暮菖蘭若有所悟,接著道,「那他讓我盯著姜小哥又是何意?」

羅凡淡淡地道:「姜兄只不過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那麼你呢?」暮菖蘭又問道,「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知道得多也不行?」羅凡淡然道。「本仙君神仙轉世,能掐會算。不信的話,要不要我替姑娘你看看手相?」

「呵呵~這倒真沒看出來。你還會這手?」暮菖蘭將羅凡一番上下打量,一副信你就有鬼了的神情伸出玉手,好整以暇地道,「那我倒你能算出什麼來。」

羅凡笑道:「不知暮姑娘想算什麼?」

「算……」暮菖蘭剛欲開口,接著似是想到了什麼,一雙明亮的杏眸中忽然露出一絲落寞的神色,卻很好地掩飾了過去,淡然笑道,「就算算我接下來想做的一件事情能不能成吧。」

羅凡接過她青蔥般的玉手。端詳片刻,很不負責任地隨口胡謅道:「這掌紋雖有波折,卻仍是一條線走到底,這說明你要做的事定然沒有問題。」

暮菖蘭抽手不屑地笑道:「我竟然會信你的鬼話,街頭隨便找一個江湖術士說得都比你好。」

「~信不信由你。」羅凡淡然轉身離去。

……

瑕見到兩人回來,不禁疑惑道:「什麼事這麼神神秘秘的……?」

羅凡笑道:「暮姑娘向在下請教了一些私人問題,如果耽誤大家時間了,要找麻煩找她。」

「你1暮菖蘭帶著些嗔怒瞪了羅凡一眼,接著又想到兩人之間所言之事確實不便公開。因此沉默半響之後,最終只能認道,「確實是這樣。」

凌波點了點頭,率先向丹房走去。

此時把守在丹房之外的卻是先前有過一面之緣的蘅若詩。

「啊?凌波師姐?羅凡師弟?」蘅若詩見到二人帶著這麼多人前來丹房。不禁有些驚訝。

「嗯。」凌波應道,「若詩,這幾位是我與羅師弟在江湖上的好友。他們有事情來蜀山拜訪草谷師伯,不知師伯現下可方便?」

蘅若詩道:「幾位來得正巧。師父剛剛煉完丹藥,正在房內。我去替你們通報一聲。」

羅凡與凌波道:「多謝師妹。」

只見這座房舍並非一般房屋的長方體,而是設計成八卦的形狀,四棵老松成四象之勢分佈丹房周圍,羅凡抬頭一望,只見清氣匯聚,天空霞氣籠罩,一片欣欣向榮之盛景。

不久之後,只見蘅若詩從丹房走出道:「凌波師姐,羅師弟,師父說請你們進去。」

凌波拱手道:「有勞師妹了。」

進入丹房之中,只見其中空間並不算大,卻是特別的古樸雅緻,門前兩盞石質蓮花宮燈,其中淡淡的燈光如溫潤的流水一般,和諧而又典雅。

靠里一些是兩尊半人高的香爐,爐中不時有裊裊的檀香飄出,倒讓整個房間的藥味減輕了不少,房中靠牆壁的四周都擺滿了各式立櫃,柜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標籤,想來是存放藥材之處。

待幾人進門時,草谷早已處理好丹房中的事務,靜立等候,只見她玉容如仙,卻比仙少了那一份傲視凡塵的清冷,多了一份醫者仁心,那雙澄凈秋水眨也不眨地凝視著眾人,淡雅的目光透過裊裊的檀香,如夢,又似幻。

瑕本就是少女心性,當場掩嘴一驚,彷彿被這份驚世的仙顏震撼到了。

「弟子凌波,見過草谷師伯。」因為羅凡的師父輩分高,因此羅凡卻是叫草谷師叔,而凌波卻要稱呼師伯了。

至於同輩,自然是以入門先後相稱。

草谷溫柔的聲音道:「你們姐妹二人幼年也曾在我這學習醫術,並非外人,何必還讓若詩來通報?」

凌波解釋道:「弟子是怕打擾了師伯煉藥。」

「嗯。」草谷點頭道,「你處事向來考慮周全。」

隨即又看向羅凡道:「羅師侄也在……?這幾位是……?」

夏侯瑾軒上前道:「在下夏侯瑾軒,見過草穀道長。」

「哦?夏侯家的少主?」草谷訝然道,「那這二位姑娘,想必就是暮姑娘與瑕姑娘了。」

「你……你怎麼知道?」瑕大為驚訝地道,「難道是用了『讀心術』之類的法術?」

「我蜀山仙術中並無讀心一法,我不過是之前聽門下弟子談及幾位在折劍山莊斬殺妖物一事罷了。」草谷緩緩道,「不知幾位來此,所為何事?」

夏侯瑾軒隨即將瑕的病情如實相告,草谷一番詢問之後,拿出一顆丹藥道:「姑娘,你來聞聞此物。」

羅凡見得此物,只是一顆比較常見的去邪丹而已。

「嗯。」瑕依言嗅了兩嗅,忽然只感到一陣頭暈,連忙捂著額頭退開來。

凌波訝然問道:「師伯,這是怎麼回事?」

草穀道:「這並非患病,而是受了魔氣侵蝕。」

「還真是……」夏侯瑾軒等人驚訝地看了羅凡一眼道,「沒想到還真被羅兄給說中了。」

「哦?」草谷訝然看向羅凡道,「師侄難道已經看出來了?」

羅凡點頭道:「這是我早些年偶遇強敵時悟到的一門武功,可觀敵氣走勢,藉以尋其破綻,方才我細細觀察之下,發現瑕姑娘體內確實存有魔氣。」

草谷欣然道:「師侄果真天賦異稟。」

夏侯瑾軒問道:「道長可有醫治之方?」

「只需將身上魔氣驅逐,應該便可恢復如常。」草穀道,「只是……驅散魔氣對身體負擔極大,我擔心魔氣未消,她便先受不了折磨。」

「這怎麼可以?」夏侯瑾軒有些著急地道,「可有溫和一點的方法?」

「別擔心,沒關係的。」瑕道,「道長,我從小跑江湖,什麼苦都吃過,什麼傷都受過,只要……這病能治好,我什麼都不怕1

「瑕妹子……這……」暮菖蘭想要阻止,卻又一時不知該如何勸說。

「幾位別急,我話還未講完。」草谷聲音溫和地道:「若要小姑娘身上的魔氣平穩消散,只需一味藥引即可。」

幾人連忙問道:「是何藥引?」

草谷淡然道:「蜀山腳下有一處『仙竹林』,那裡靈力充沛,仙草叢生,林中深處有一味仙草,名喚『霖風』,正是我所需要的藥引。」

夏侯瑾軒欣然行了一禮道:「請道長告知這草藥是何模樣,我等即刻前去採摘。」

「霖風仙草,由林中仙靈看守,求取仙草,最賴誠心,強求難獲,唯誠可得。」草穀道,「你們須得牢記,兩顆仙草足矣,採得便還,切不可心存它念。」

凌波道:「師伯,弟子也同他們一同去吧。」

羅凡洒然笑道:「弟子也欲同往。」

草谷點頭道:「你們一同去自然是好,霖風草生於仙竹林最深處,其貌特別,你們一見便識。」

凌波恭敬地道:「師伯,那我們稍作休整便出發了。」

「嗯。」

幾人出了丹房,暮菖蘭與羅凡再次落在後方,暮菖蘭輕聲道:「為什麼草穀道長與你所說完全不一樣。」

羅凡聳了聳肩道:「所以我先前問你會相信誰。」

暮菖蘭似乎還惦記著先前被羅凡看手相擺了一道,嗤笑道:「當然是信我們的羅大少爺才有鬼了。」

羅凡無所謂地道:「你要現在信我,我還真跟你急。」

據羅凡所知,風靈珠此時應當正在仙竹林中,只是守護仙靈極為厲害,羅凡不趁此機會前去一探,更待何時?

PS:感謝solen童鞋的10000打賞

感謝solen童鞋的月票!--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