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29.回蜀山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選的那枚棋子,資質果然不錯1 「能得陛下另眼相看,蚩尤血脈果然不同凡響。」 「是你誘使他來樓蘭的?」龍溟疑惑地道。 「非也。」那灰白幻影淡然答道,「尚無法確定他是否會成為陛下的...

?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瑕此時見到這些亡魂根本沒對眾人造成威脅,心境也就放開了來,輕哼道:「死都死了,國王架子還擺這麼足。本文來自 WwW.」

夏侯瑾軒勸道:「瑕姑娘,勿要言辭激烈,我們應該先禮而後……」

話還未完,便被皇甫卓打斷道:「今日我們便是來為樓蘭城除去這一害的,跟這鬼怪還客氣什麼?」

「想要除掉本王?……你們想奪走本王的樓蘭?」樓蘭王怒吼一聲道,「本王要賜爾等一死1

只見那樓蘭鬼王雙手一抬,整個廣場的地面一陣劇烈震動,幾乎讓眾人立足不穩!

姜承大聲提醒道:「小心腳下,是兩條沙龍1

話音剛落,只見兩頭丈許粗細的巨蟲從眾人腳下破土而出!

好在有了姜承的提醒,眾人心中早有準備,縱身閃避,並沒有人受傷。

「擒賊先擒王1皇甫卓大喝一聲,身形一個閃動間,轉瞬即至樓蘭鬼王身邊,率先向樓蘭王發起攻擊,身法之快,令人咂舌!

皇甫卓手中長劍更是毫不停頓地斬出十餘劍,劍氣如同電光一般縱橫切割,若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類置身其中,只怕立即便要化為一片碎肉!

但鬼魂之軀,尋常刀劍難傷,雖然皇甫卓的劍氣劍訣皆是極強,但以劍氣傷害鬼魂本就是下策,除非能找到其鬼氣核心,以氣破氣,將其一舉破壞,否則難以對這種鬼王級別的亡魂造成太大的傷害。

只是皇甫卓的劍勢還未完結,其餘八人亦聯手攻上。根本不給鬼王喘息之機,蟻多都能咬死象。何況是如此之的多高手!

即便有兩條沙龍助陣,但這也不過是能夠對瑕或者夏侯瑾軒這種僅通術法之人造成不少麻煩。但對羅凡、小龍女、凌波、龍溟四人根本沒有威脅,其存在的用處不過是將其敗亡的時間稍稍拖長了而已。

在如此眾多的高手牽制之下,龍溟手中那柄十字妖槊與凌波御使的月輪更是使得鬼王極為忌憚,畏首畏尾之下難以發揮其全部實力,短短數十招間,便已被擊成重傷,兩條沙龍以隨著樓蘭王鬼氣的消散而不受其操控,重新鑽回地底。

只見漂浮在空中的樓蘭王忽隱忽現,彷彿下一刻便要消散一般。虛弱之極。

「力量……本王的力量1樓蘭王眼見完全不是眼前這一行人的敵手,頹然嘆道,「本王……要死在這些異族人手中了嗎?本王要失去樓蘭了嗎?」

羅凡上前一步,淡然道:「樓蘭早已亡國數百年之久,你早就失去樓蘭了,現在你若散去身上怨氣,進入輪迴還來得及。」

「幾百年!?」樓蘭王愕然道,「竟然已經過了幾百年了嗎?」

凌波也上前勸道:「幾百年已過,世間種種已與你再無干係。你既已身死,便自該歸入輪迴,去吧……」

「做夢1樓蘭王怒吼一聲,再次猛撲過來!

「冥頑不靈1隻見羅凡右掌輕輕在腰間一抹。一柄通體泛紫,撰有降魔符文的桃木法劍出現在羅凡手中,凌空一劃!

這一劃極為簡單。卻極為刁鑽狠辣,就在剛才交手之時。羅凡早已察覺到了這鬼王的命門,這一劍所攻擊的正是樓蘭王怨氣彙集的核心!

怨氣便是鬼怪的力量源泉。如果這一劍刺中,力量源泉被毀之下,樓蘭王絕對抵擋不住桃木法劍的弒魂之力,到時絕逃不過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就在這時,只見樓蘭王陡然消失在羅凡眼前,緊接著又在距離幾人數丈之處現出身形,竟強行將羅凡這致命的一擊避開!

不過此時它的魂魄幾乎是接近透明了,彷彿下一刻便要消散一般,顯然羅凡這一劍幾乎讓它到了崩潰的邊緣!

「當年……樓蘭……周遭群狼……環伺,若非……本王……小心翼翼……與諸國周旋,早已毀於……戰亂1樓蘭王的聲音時斷時續,言語中卻充滿了強烈的恨意,到後來,它的身形竟又凝實了一些,「樓蘭的子民能夠活著……都是……本王的恩澤,可不過百年間,他們竟都已經忘了……本王所做的一切!這城中一無本王祭台,二無本王雕像,這些忘恩負義的賤命竟敢背叛本王!本王要他們全部去死1

怨氣越來越盛,最終竟重新將樓蘭王的身軀凝實,樓蘭王怒吼道:「不能饒恕!本王要他們全部去死1

「不能饒恕?」龍溟冷笑一聲道,「我原以為你既身為國主,多少應有些王者的尊嚴與氣度,如今看來,我卻是高估你了不過是個廢物1

樓蘭王大怒道:「你竟敢侮辱本王1

「你既為王,食民之膏血而生,自當殫精竭慮,勵精圖治,方能對得起君王二字1龍溟冷笑道,「如此城池瀕危至此,你有幸蘇醒,不思如何挽救,反而怨恨臣民不做供奉,還施法將樓蘭陷入死地!簡直昏庸1

樓蘭王怒道:「本王本王乃是王者,賤命本該供奉本王1

「君既不事民,民何以事君?」龍溟冷冷地道,「像你這樣的廢物,也敢妄求供奉1

瑕愕然道:「龍公子他……怎麼忽然這麼激動?」

「貪圖享樂,置子民生死於不顧,這樣的王誰都可以當,哪裡輪得到你?」羅凡淡淡地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龍公子說得不錯,連民盛則國昌的道理都不懂,真枉費你當了這麼久的國王了。」

「閉嘴!你們這些賤民1樓蘭王越聽越是急怒,怒吼之中,怨氣再次增強!

雖然它的怨氣增強,但其靈魂已經受到極為嚴重的傷害,樓蘭王目光急掃。最終定格在了瑕的身上,身形一縱。猛地化作一團鬼影朝瑕疾射而去!

就在這時,只見一道紫影如流光般閃過。一柄桃木法劍如同未卜先知一般直朝它前進的方向疾馳而去!眨眼之間,樓蘭王那肥胖的身軀竟恰到好處地撞在桃木符劍的劍鋒之上!

「哼!剛才被你避開,這次可沒這麼幸運1劍鋒劃過樓蘭王的身軀,飄然落地的羅凡挽了個劍花,抖落劍上的陰氣,隨即將法劍收入囊中。

樓蘭王那肥胖的身軀就停在擋住瑕的夏侯瑾軒身前,不得寸進!

「若讓我得到那具身體……」樓蘭王一雙鬼眼死死盯著瑕,喃喃開口,但話還未完。夜風一吹樓蘭王的軀體便如輕煙一般消散在虛空之中,無論是怨氣還是靈魂,盡皆灰飛煙滅!

「這一劍……好凌厲的劍法。」龍溟訝然看了羅凡一眼,心中疑惑道,「他好像也對治國之策知之甚詳,他不是蜀山弟子么,怎會懂這些……?」

樓蘭王死後,失去了樓蘭王力量支撐的法陣頓時消散。

至此,羅凡的入門試煉也算是完滿功成。

此時仍處於深夜。卻是不便出行,幾人回到客棧,將樓蘭王被消滅的消息告知客店老闆之後,便紛紛回房休息了。

就在眾人熟睡之時。黑暗之中,龍溟忽然似感應到什麼,起身步出門外。來到一處偏僻的城區廢墟之中。

一道灰白色幻影緩緩在前方浮現而出,只見是一名身著寬大華袍。的英俊中年男子,那男子見到龍溟。緩緩開口道:「陛下可有發現?」

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不疾不徐。

龍溟搖頭道:「本以為會在樓蘭王身上,等天亮之後,我再徹底將城內搜索一遍。」

那道幻影緩緩開口道:「樓蘭乾旱數年,忽然無故降雨,即便與水靈珠無關,存在水性至寶的可能性也很大,萬萬不能錯過。」

「自然1龍溟沉聲道,「你挑選的那枚棋子,資質果然不錯1

「能得陛下另眼相看,蚩尤血脈果然不同凡響。」

「是你誘使他來樓蘭的?」龍溟疑惑地道。

「非也。」那灰白幻影淡然答道,「尚無法確定他是否會成為陛下的阻力,我怎能冒這個險?我原本只打算讓他離開中原,不要攪了我的布局,也不要丟掉性命。他會來此,本就是陰差陽錯。」

接著,那幻影又道:「只是沒想到四大世家在這個節骨眼上竟自己亂了起來,亦不知是偶然,還是除我之外,另有人在背後操縱,若是真有,那此事就變得有些撲朔迷離了……」

龍溟問道:「看來你已有了應對之法?」

「這是自然。」

龍溟點頭道:「今後無我召喚,不可輕易幻形,以免魔氣驚動他人。」

「呵呵~陛下擔心驚動何人?」那幻影笑道,「我之幻形雖無感應之能,但以陛下能為,這天下間又有何人在側窺伺而不被發現?除非……陛下心有旁騖。」

「現今我族雖數旬間得一旬降雨,但若兩界水脈繼續失衡,水源徹底枯竭也不過數年之間。」幻影又道,「陛下現今身在人界,水土豐足,但望陛下不要忘記,魔界尚有數十萬夜叉臣民,還在苦候陛下1

龍溟淡淡地道:「多謝大長老教誨,本王時刻銘記在心1

……

第二日清晨,羅凡剛剛出門,便見得一道熟悉的身影恰好經過廊前。

「凌波師姐?」

「師弟?」凌波微微點頭道,「恭喜師弟,從今以後便是我蜀山正式弟子了,沒想到師弟的劍法竟如此不錯,莫非是家傳的?」

「正是。」羅凡答道。

凌波輕柔的聲音開口道:「對了,我正好有事回蜀山一趟,如果師弟你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便與我一路吧,也省得繞遠數月之久。」

PS:感謝荒漠孤狼童鞋的月票!--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