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24.前往樓蘭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面色一陣訝然。 如果說枯木的話還不足矣令他相信,那麼再加上羅凡的話,他當真是不得不信了,姜承不禁駭然道:「你是說我是妖魔?」 「你這是什麼表情?」羅凡不禁失笑道,「誰說你是妖魔了。」...

就在一個時辰之後,正在運功調息的姜承只聽得又一陣腳步聲從牢房外的走廊上傳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姜承並未張眼,只冷冷地道:「我不是叫你離開嗎?」

「姜兄,莫非不歡迎我?」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姜承抬頭一看,只見此人雖同樣是黑衣黑袍,卻並非枯木。

「羅兄?1姜承訝然道,「你怎麼來了?」

羅凡淡笑道:「自然是來看看姜兄的情況,夏侯兄、皇甫兄他們可都很擔心你。」

「勞你們挂念了。」姜承頹然道,「只是羅兄是怎麼進來的?」

「沒有幾分本事,怎敢稱蜀山弟子。」羅凡自信地道,「姜兄放心,沒人發現我。」

「呃……」

「看姜兄先前的反應,可是有人來過?」羅凡忽又問道。

「……」姜承默然片響,才道,「確實如此,羅兄好眼力。」

羅凡掃視了一眼整間牢房,再次開口道:「這空氣中,還殘留著一絲淡淡的魔氣。」

「魔氣!?」姜承不禁愕然,「羅兄也懂得辨識魔氣?」

羅凡點頭道:「萬物皆有其氣,我所習武學之中,有一門望氣之術,只要看上一遍,我基本上都不會忘記。」

姜承聞言急切地道:「那……今日我在擂台的那股氣息……」

羅凡極為確定地道:「確實是魔氣。」

「什麼!?」姜承聞言「登登」連退數步,面色一陣訝然。

如果說枯木的話還不足矣令他相信,那麼再加上羅凡的話,他當真是不得不信了,姜承不禁駭然道:「你是說我是妖魔?」

「你這是什麼表情?」羅凡不禁失笑道,「誰說你是妖魔了。」

「你不是說……」

「我只是說你身上有魔氣。何時說你是妖魔了。」羅凡答道,「只是,你身上確實有魔族的血脈。」

「你說的……都是真的?」姜承緊緊握著大牢的鐵欄,雙目直直地盯著羅凡道。

「姜兄。我覺得你該冷靜一點。」羅凡輕輕踱著步子。淡然道,「我給你講個故事吧。或許你聽完這個故事,心情會好上一些。」

「呃……」姜承愕然片響,道,「羅兄請說。」

羅凡道:「在多年以前。有一位初入江湖的熱血少年,他嫉惡如仇,敢作敢當,但偏偏,他師父能夠教他的,只有一套魔刀的刀法。刀譜是他師父年輕時由於機緣巧合所取得,是魔族傳下的刀法。威力強大,缺點是如練習人有一絲邪念,魔刀便會反噬人的心靈。」

姜承聞言有些擔心地道:「那他……」

「呵~當時萬千妖魔盡出,天下大亂……」羅凡講述的是《仙劍奇俠傳2》的故事。雖然羅凡的口才著實算不上好,但故事確實曲折離奇,引人入勝,最終,故事收尾,少年以自身浩然之氣,絲毫未受魔刀刀法侵蝕,更青出於藍,以此刀法平定天下妖魔,為世所傳頌!

「羅兄說的可是十年前平定『千葉之亂』的那位大俠?」聽完羅凡所說的故事,姜承不禁訝然。

十年前姜承雖年紀還小,但「千葉之亂」震驚神州,他也有所耳聞。

羅凡點頭道:「正是那位。」

「沒想到那位大俠還有如此經歷。」姜承感慨道,「羅兄是想說無論我是否身具妖魔力量,只要秉持一顆俠義之心,便能渡過難關?」

羅凡搖頭道:「是……你的本心,只有本心不動,才不為外物所侵。」

「本心?」

「你身上的力量,應當是為你所用,而非你被自己的力量所控制。」羅凡道,「我的話便說到這裡了,告辭了。」

姜承連忙拱手道:「多謝羅兄指點1

數日之後,因為姜承乃是從小被折劍山莊收養的緣故,四大世家卻是完全無法調查出姜承的身世來歷,更無法調查出他身上的魔氣。

姜承乃是折劍山莊四弟子,沒有絲毫證據之下,自是不能隨意關押,但由於皇甫一鳴借姜承身份不明為由,藉機發難,再加上蕭長風帶動大部分弟子從中作梗,最終歐陽英只能將姜承逐出折劍山莊。

這日清晨,折劍山莊門前。

只見姜承落寞地走出山莊大門,驟然聽得要被趕出這個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心情低落至極。

這時候,只見山莊門前,此時卻是聚集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姜兄1

「羅兄?」姜承不禁愕然向幾人問道,「幾位這是……」

瑕憤憤不平地道:「我們都知道了,聽說要趕你下山,事情明明就沒有查明,那個歐陽門主怎麼能這樣處罰呢?」

羅凡笑道:「這正是為了保護姜兄,若是此事再經歷一番有心人的捏造,即便是假的也變成真的了,現在讓姜兄遠離風口浪尖也是好事。」

庄內,皇甫一鳴遠遠地看著幾人道:「來這招棄車保帥,歐陽英還真是高明1

皇甫卓恭敬地道:「父親,姜兄向來品行端正,我看他並非魔道中人,況且……」

「哼1皇甫一鳴冷哼道,「卓兒,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江湖經驗還是太淺,歐陽家出了這種事情,總得給武林一個交代1

「這……」皇甫卓雖心有異議,卻也不敢反駁父親,只能長嘆一聲。

另一邊,夏侯瑾軒問道:「不知姜兄今後有何打算?」

姜承頹然道:「不知道……」

夏侯瑾軒見到姜承頹然的樣子,道:「姜兄,你這樣真是辜負了歐陽世伯的一番苦心埃」

姜承訝然道:「什麼?」

夏侯瑾軒解釋道:「羅兄說得沒錯,歐陽世伯此舉不過是為了保護姜兄你而已,你仔細想想,世伯可有說過你不能再回去?」

姜承愕然道:「沒有。」

「那便是了1夏侯瑾軒點頭道,「你若是在外面闖出名堂,功成名就之後再衣錦榮歸。到時你的同門也無話可說。歐陽世伯待你如何,你在折劍山莊生活了這麼多年,應該清楚。」

「……真是這樣……」理。」姜承沉吟道,「師父待我如父子。你說得有道理。」

夏侯瑾軒道:「既然如此。你不妨隨我們一同下山,四處遊歷散散心。等風波平靜了再回這裡如何?」

姜承點頭道:「好吧,我現在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便隨你們一起走吧。」

「巧舌如簧。」就在這時,皇甫卓從庄內走來。向姜承道,「不過夏侯兄說的並無道理,姜兄不必如此沮喪。」

姜承道:「是,多謝諸位。」

「正好我也想出門歷練,便與諸位結伴而行吧。」皇甫卓道。

夏侯瑾軒笑道:「皇甫兄願意同行,自是再好不過,只是皇甫世伯那邊怎麼辦?」

皇甫卓道:「已經派人告知我爹。倒是你,不用知會夏侯世伯一聲?」

夏侯瑾軒道:「二叔正希望我外出遊歷,早已答應我可以隨時離開。」

皇甫卓點頭道:「如此甚好,那麼你打算去哪裡呢?」

夏侯瑾軒思索一番。說道:「二叔說,東海傳說中的蓬萊仙島,南疆神秘的苗疆蠱術,傳聞中西域樓蘭多次降雨,皆令人慾前往探索一番,沙漠下雨,也是件少見的奇事,況且從這裡前往樓蘭,也不算太遠,不如……去樓蘭怎樣?」

「不算太遠?你又異想天開啊1皇甫卓當即斥道,「且不說穿越沙漠危險重重,單說要提前準備的給養便絕非少數1

暮菖蘭提議道:「不如我們就向北走好了,至於能不能出關嘛,就走一步看一步了。」

皇甫卓訝然道:「暮姑娘也想去?」

暮菖蘭笑道:「反正擂台也打了,再留下來不過是看看熱鬧,不如跟夏侯少爺一道走走,說不定還能賺點保鏢錢。」

羅凡道:「我蜀山弟子向來以降妖除魔為己任,既然大漠危險重重,我與龍兒倒正好可與幾位同行。」

瑕訝然道:「你們都要去?」

暮菖蘭道:「妹子,我們姐妹投緣,不如一塊去如何?路上有人做個伴,不比一個人好多了?」

「嗯。」瑕點了點頭,接著道,「不過,如果大少爺們不樂意的話,那就算了。」

夏侯瑾軒道:「在下自然樂意之至,大家都是朋友嘛。」

「呵呵~」暮菖蘭掩嘴輕笑道,「大少爺說得有理,江湖兒女相逢就是緣分,就這麼說定咯。」

……

幾人一路北行,數日之後,幾人來到一片鳥語花香,風景宜人的山林之中。

皇甫卓將四周景物一番打量,卻絲毫沒有欣賞之意,而是劍眉皺起道:「這究竟是什麼山?地圖上也沒有標明1

「我們不會是迷路了吧?」瑕懊惱地道,「那天我們就不該偏離大道往這兒走。」

「呃……」夏侯瑾軒道,「我遠望此處,山勢雄奇,仙雲繚繞,既然我們無具體目的地,不如來此一游也好。」

皇甫卓抱怨道:「出門遊玩,結果迷失在荒郊野外,豈不可笑?」

「既來之則安之,我觀此處地勢雄奇,不如登高一觀,或許能找到出路也說不定。」羅凡舉目眺望遠山,笑道,「況且,我觀此處霞氣升騰,祥雲繚繞,或許有什麼異寶隱於山中也說不定。」

「哦?」夏侯瑾軒聽到羅凡的話,眼前一亮道,「羅兄的望氣之術莫非還能尋得藏寶之所?」

ps:

感謝王旭19920328、吳帝陳尊、朕↘好想射點什麼童鞋的打賞

感謝偶爾無聊下童鞋的評價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