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23.魔族血脈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說得有理,妖魔之屬,為禍人間,絕不能姑息1 姜承愕然道:「我不是妖魔1 皇甫一鳴上前一把捏住姜承的脈門道:「是與不是。蜀山派道長自有分辨1 隨即向凌音道:「凌音道長。請。」

「師父……」姜承看向歐陽英,似是想徵求他的意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歐陽英肅然道:「擂台之上,不分門派,只分彼此。」

姜承愕然道:「弟子不敢,怎能向師兄動武?」

「四師弟,平日我們拆招喂招都是小心翼翼,大家在師父門下修行了這麼多年,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們誰更強嗎?」蕭長風冷冷喝問道,「現在我向你挑戰,你不應戰,莫非是看不起我!?」

一眾弟子也幫腔道:「是啊,四師兄,師父都說了擂台之上不分門派,只分你我,你就上吧1

站在姜承身後的歐陽倩輕聲道:「四師兄,去吧。現在各門各派都在看著,你再一味推辭,事情反倒不好收常」

姜承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了……」

隨即向歐陽英行了一禮之後,才緩緩走上擂台。

蕭長風來到他身前,小聲道:「你若輸了,就離開歐陽倩1

「什麼?」

蕭長風冷哼道:「你不敢?」

姜承肅容道:「師兄,二小姐不是物件,她有自己的想法,這個賭約我不能接受。」

頓了頓又道:「但這場比武,我會竭盡全力1

「哼1

蕭長風雖是折劍山莊的大弟子,但常年只知拉幫結派,造謠生事,雖習武時間比姜承長,卻是仍差一籌,只見擂台之上拳來劍往,二人互斗數百招過後,姜承一掌擊在蕭長風腹部。

蕭長風立足不穩,單膝跪地,跌在擂台之上。

姜承抱拳道:「師兄,承讓。」

說罷轉身下台。

「不……不可能1蕭長風極為不甘地道。「你……混賬!我才沒有輸1

只聽得蕭長風祭起長劍,長嘯一聲,挺劍直刺姜承背心!

四周呼喝聲四起,但這一劍突如其來。卻沒有人能趕得上。

「嗖1

一顆石子破空而至。猛地擊在蕭長風的長劍之上,頓時使其長劍脫手飛出!

「何人干擾比武?」皇甫世家的門主皇甫一鳴不禁大聲喝問。一雙虎目掃視四周,直欲找出出手干擾比武之人。

羅凡排眾而出,拱手道:「比武不勝,暗箭傷人。皇甫門主,恕在下直言,這樣的小人行徑,我輩正義之士不正當阻止么?」

「你……」皇甫一鳴見到羅凡竟還敢反駁自己,不由大怒,但一時間又未能找到話語反擊,語氣為之一塞。

皇甫一鳴一陣思索。心念急轉之下,忽然念頭一轉,想道:「比武不勝,暗箭傷人?這不正是打擊歐陽家的好機會么?」

只見其臉色變了數變。隨後陡然恢復正常道:「歐陽兄,這位少俠雖然干擾比斗,是有些不對,但也是出於維護武林正義的俠義之心,不知歐陽兄可否網開一面?」

這話雖然說得冠冕堂皇,但卻是暗指歐陽英教出來的徒弟有違俠義之道,暗箭傷人了。

但他所說的話句句屬實,大家有目共睹,歐陽英也無法反駁,只得點頭道:「唔……長風,還不下來1

「你……1蕭長風狠狠地盯了羅凡一眼,鋼牙差點咬碎,但此時卻是無話可說。

「長風1

蕭長風咬著牙道:「是!師父1

姜承見狀,終於鬆了一口氣,正與下台向羅凡道謝,忽然間一個踉蹌,只見全身黑氣涌動!

兩名前來觀戰的蜀山弟子見到這黑氣,猛地一驚:「這好像是……」

眾位掌門也不禁訝然,似乎發現了姜承的異常,但武林人士極少接觸到魔物,因此幾位掌門也難以確定。

此時羅凡也不由一陣驚訝,心中暗道:「我原以為他身上的魔氣是受蕭長風偷襲,心中憤怒才激發出來,沒想到只要在激烈戰鬥之下,便難以掩飾,這實在是……」

在羅凡的規劃之中,是絕對不打算放任枯木令姜承入魔的,否則以他的血脈,足夠成為魔族的一大超級助力!接近無敵的助力!

羅凡雖然自恃武功高強,也不會傻到放任此事,不將其遏制。

因此他才先行來到折劍山莊,卻沒想到他體內的魔氣已經達到了無法抑制,也難以掩飾的地步!

當今武林,對於魔族的做法是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一旦與魔族沾上關係,那麼便是完全為世間所不容!

就在羅凡面露凝重之色的時候,歐陽英當機立斷將品劍大會草草結束,同時向歐陽管家道:「把姜承帶過來。」

「是,莊主1

與此同時,歐陽英又向兩名蜀山弟子道:「二位道長,可否到內廳一敘。」

「嗯!?」羅凡忽然眉頭緊鎖,「事情怎麼好像跟我所預料的不一樣!?」

原本在羅凡的印象中,四大世家的門主是無法辨認出魔氣的,但此時似乎都已經有所察覺!?

不過想來也是,這世間妖魔橫行,甚至連四大世家的弟子都可降妖伏魔,以四位門主的閱歷,怎麼可能連魔氣都不認識?

姜承被帶到議事廳后,只見各大世家嚴陣以待,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但幾人還無法辨認清楚姜承身上是否正是魔氣,亦只有向蜀山派二人道:「鐵筆、凌音二位道長,素聞蜀山派以降妖除魔為己任,道法高深,不知方纔此子身上所散發的氣息,是否與魔族有關?」

「什麼!?」此言一出,姜承不禁愕然,不解地道,「師父,我自由在折劍山莊長大,怎麼可能與魔族……」

「姜少俠,稍安勿躁。」凌音那清澈悅耳的聲音在廳內響起道:「恕我直言,方才那股氣息來得快,去得也快,並不能斷定。」

皇甫世家的家主皇甫一鳴道:「素聞蜀山派以降妖除魔為己任,應當對這氣息十分熟悉,是與不是。一探便知。」

上官世家的家主附和道:「皇甫兄說得有理,妖魔之屬,為禍人間,絕不能姑息1

姜承愕然道:「我不是妖魔1

皇甫一鳴上前一把捏住姜承的脈門道:「是與不是。蜀山派道長自有分辨1

隨即向凌音道:「凌音道長。請。」

凌音瞥了他一眼,玉手伸出。靈力在姜承體內流轉,片響,凌音收手道:「他體內並無魔氣,或許方才只是一種相似的氣息而已。」

歐陽英畢竟養育姜承多年。聽到姜承體內沒有魔氣,當即喜道:「各位,看來剛才是我們誤會了。」

皇甫一鳴面色一沉,道:「歐陽兄,話可不能這麼說,方才姜承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大家都有目共睹。我看即便不是魔氣,也與妖魔脫不了關係!我們還是不要這麼早早地下定論為好1

皇甫家與歐陽家雖然表面上交好,但皇甫一鳴野心不小,向來窺伺於這武林盟主之位。自然是巴不得將歐陽英趕下台。

上官家與皇甫家關係頗為密切,也附和道:「歐陽兄,魔族極善於迷惑人類,不可掉以輕心埃」

鐵筆似是看出這世家內部鬥爭不斷,並不願捲入其中,當即起身道:「諸位掌門人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與師妹也將要回蜀山了,告辭1

「告辭1歐陽英此時也只有將二人送了出去。

歐陽英自然知道幾人乃是借題發揮,但此時他才剛剛當上武林盟主,根本還沒有坐穩,也只能強壓著怒火道:「那依皇甫兄的意思,該當如何?」

皇甫一鳴道:「此時未查明之前,自然是將其關押,嚴加看管1

「這……」

見到歐陽英猶豫不決,皇甫一鳴又道:「歐陽兄,妖魔為禍世間,寧可錯殺,不可放過,為了天下蒼生,歐陽兄可不能有婦人之仁啊1

上官家主道:「我同意皇甫兄的意見。」

歐陽英不禁看向夏侯家家主,情勢所逼,夏侯家家主也只撫須嘆道:「此事事關重大,當嚴肅處理才是。」

「這……」半響,歐陽英才下令道:「來人,將姜承關入大牢,聽候發落1

武林盟主,可號令武林,卻也受制於武林,一旦大義被別人所站住,他這個盟主,也難以發揮作用,畢竟武林之上,還有各大修仙門派,並非他一家獨大。

……

大牢之中,姜承神色複雜地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心中湧起不甘與憤怒的情緒時,一股極為凶戾的氣息再次從他體內湧出!

「我到底……」姜承看著自己的雙手道,「這股力量……難道真的是……」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兀地出現在大牢中道,「你在疑惑什麼?」

「誰!?」

只見一道銀邊黑袍的身影從大牢的廊道中緩緩走來,道:「來幫你的人。」

姜承愕然道:「守門的弟子呢?你把他們怎麼了?」

「放心,沒有人知道我在這兒,他們在外頭好好地守著。」面具下的聲音不緊不慢地道,「被關在牢中,還這麼記掛著同門,真是正人君子,可惜,他們好像不怎麼喜歡你埃」

姜承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知道枯木即可。」黑袍人不疾不徐地沉聲道,「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自己是什麼人。」

姜承疑惑地道:「我?」

只見枯木伸出右掌,冥冥之中姜承只感到一股特殊的氣息散發出來,與此同時,只見魔氣在他體內洶湧而出!

「你不想知道,你體內這股驚人的力量,是什麼嗎?」枯木淡淡地道,「現在我來告訴你,這正是凌駕於低賤人族之上的——崇高的魔族之力1

「你說這股力量是……」姜承不禁駭然,怒道,「你說這是妖魔的力量?」

「呵呵~何必動怒比起螻蟻一般的人類,,魔族更為強大高貴」枯木道,「你現在不相信這是事實也沒關係,但我希望你記住,我是站在你這邊的。當你有需要的時候,我會再次出現在你面前1

姜承怒道:「不必!給我離開1

「呵呵……」只見眼前的黑袍身影憑空隱去。

ps:

感謝sdicsn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