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13.蜀山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籠霧繞,山巒懸空,天空中卦文繚繞,護山大陣時隱時現。         眼光收攏,只見石台之下的山岩,生有長青老松,斜斜向上生長開來,其中有仙鶴飛騰...

?

        枯木短時間內絕對想不到,自己打入夏侯瑾軒身邊的棋子,已經被羅凡給拔除,同時還裝作一副仍在他掌控之內的樣子。         如此一來,羅凡也可以高枕無憂地趕往蜀山了。         蜀山派,它的前身為道門蜀山仙劍派,建派前蜀山上修仙本以煉丹術為主流,自蜀山上各派在仙劍派主導下合併為蜀山仙劍派,初代掌門太清真人受天帝接引成仙后,便以維護人界的人妖間秩序為大任,以人為本,除妖伏魔,而修仙僅為其輔,蜀山仙劍派也自此被人們簡稱為蜀山派。         蜀山派乃是人界最大修仙門派,同時也被視為武林中的第一門派,即便修仙僅為輔助,仍是古今飛升成仙者最多的門派,其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蜀山,並非一般意義的山峰,而是建立在神樹之根,依附於盤古之心形成的懸空山群。         羅凡通過長安一路乘船南下入川來到蜀山。         懸空山群座落在虛空重雲之中,又有護山法陣護佑,從蜀山之下往上看,幾乎是看不到的。         在蜀山之下的重林之中,有一座傳送法陣,當然,傳送法陣是羅凡的叫法,在道門中,這叫做玄光挪移大陣。         遠遠地只見得一個金光閃爍的巨*陣,法陣之中隱有太極交互,八卦輪轉,各式卦文忽隱忽現,顯得神異至極。         法陣四周皆有蜀山弟子把守,守門弟子統一灰藍色的外袍,深藍護腰,背上或懸寶劍,或背降妖卷,面色莊嚴,不怒自威。         見到有外人前來,左邊那名蜀山弟子抱拳朗聲道:「不知來者何人?來我蜀山所為何事。」         羅凡抱拳還禮道:「在下羅凡,前來蜀山拜師學藝。」         那蜀山弟子將羅凡一番打量。看得出羅凡並非姦邪之輩,當即點頭,向右旁那名蜀山弟子道:「凌師弟,帶他去見律德殿。」         那名凌性蜀山弟子點了點頭。對羅凡道:「請跟我來。」         蜀山身為天下第一門派,前來拜師學藝的著實不少,對於這種事情,他們早已司空見慣了。         在蜀山派,掌門接任后,比掌門輩分高和同輩分的弟子都有擔任長老的資格,一般掌門會分封十數個或數十個長老,有些是尊稱,有些則領有實權,輔佐掌門處理門派事務。         而羅凡所要去的律德殿正是律德長老所管轄。律德長老負責蜀山弟子品行、功過評定,對賞罰提出建議,以及蜀山日常行政事務管理。         此時的蜀山掌門幾乎一直都是處在雲遊調查魔族之事與閉關兩重要事之中,因此門中瑣事,幾乎全由各大長老處理。         蜀山現在的入門制度。羅凡可是背得清清楚楚,要成為蜀山弟子,必須長老首肯,還得由掌門指派去做一件事情以作試煉,完成之後,才能得到入門資格。         同時,其身份不得是別派弟子。若是帶藝投師,其武藝必須是家傳。若是其他門派弟子,自然不能加入蜀山派。         這也是為什麼羅凡將身份設定為沒落武林世家羅家後人的緣故了,家傳武藝,並不妨礙入門。         羅凡隨著凌姓蜀山弟子踏上挪移陣,法陣開啟。羅凡只感到眼前金光一閃,整個眼前的景象猛地一變!         此處已是凌駕於萬丈高空之上,周遭只見一片雲海,眼前是懸空浮起的一座座石台,台間有天梯相連。層層疊疊,一眼幾乎難以望到盡頭!         目極遠處,才見得一座大殿露出頭來,正是蜀山派的太清大殿。         四周圍雲籠霧繞,山巒懸空,天空中卦文繚繞,護山大陣時隱時現。         眼光收攏,只見石台之下的山岩,生有長青老松,斜斜向上生長開來,其中有仙鶴飛騰,清流潺潺,落下虛空,重歸*,宛若一片仙境!         這等壯麗景象,已完全無法用凡間的語言來形容!主世界遊戲中所展現的,更是不及其萬一!         即便是見識過太多壯麗景象的羅凡,見到此番景象,也不由吃了一驚!         那名凌姓弟子見狀笑道:「怎麼樣,是不是很壯觀?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也被嚇到了。」         羅凡很快便回過神來,笑道:「確實是平生未見。」         一路拾級往上,便彷彿行走於九天重雲之巔,一眼向下望去,只見雲海茫茫,根本就見不著地面,這樣的高度,即便連羅凡的御氣修為,也絲毫不敢想象掉下去的結果!         通過山門,進入的是蜀山派的主峰,其中靈氣十分充裕,即便是一呼一吸間,也能感到靈氣吐納!         蜀山的建築雖然弘大壯觀,但整個派中卻並沒有顯得空曠,即便能夠修仙的都是萬里挑一,資質好的更是世所罕見,但作為天下第一大派,即便是再廣闊的懸空山,也不怕因為弟子少而顯得空曠。         一路到達山巔,才見得一道刻有蜀山派三字的巨大石拱門,立於山門之前,看著天邊的流雲,與腳下的凌空石台,羅凡不禁有一種置身古代神話中南天門前的感覺。         入門之後,便見得猶如一座小山般巨大的太清殿殿身,殿前被一片荷花池分割開來,荷花池前是山門與另一道挪移法陣,荷花池后乃是一片巨大的廣場,廣場上只見一列列的蜀山弟子正在長老的監督之下練習著御劍術,只見弟子們提起凌空,身體穩穩地停在寶劍之上,雙手微微張開,以保持平衡,所有人皆專註異常,不敢有絲毫懈擔         因為這是一個武林與修仙並存的世界,並非所有人都會御劍飛行,因此為了照顧一些來訪武林人士,蜀山派中挪移法陣不少。         羅凡所在之處乃是蜀山派主峰,主峰之上以八卦為設計理念,分為八道去處,從山門處順時針分佈依次是劍閣、丹房、弟子房、旋光殿、御風台、岳池、劍池。         羅凡隨著凌姓蜀山弟子繼續進入挪移法陣,眨眼之間便被挪移到了御風台。         御風台乃是一個通天的高台,其上有通往蜀山各峰的法陣,羅凡隨著那弟子登上御風台,踏入法陣之後,這才到了律德殿。         現在的律德殿長老由前蜀山掌門,劍聖獨孤宇雲的大弟子太武擔任,太武是個性格嚴謹的老頭,而律德殿也歷來是由嚴於律己的長老擔任,步至殿前,只見整座律德殿並不算大,卻是方方正正,一絲不苟,大殿建於山坳的石壁之間,只見左旁石壁上書有一個大大的隸書所寫的「道」字,一筆一劃同樣是穩健沉著,中規中矩。         兩名看門弟子皆是一身整潔的深藍色長袍,端正而立,目不斜視,氣息悠長,神閑氣定,顯然是養氣功夫極佳的表現。         那凌姓蜀山弟子見到兩人,躬身行禮道:「二位師兄,弟子凌冬尚求見律德長老。」         羅凡同樣朝兩人拱手道:「羅凡見過二位道長。」         一名弟子淡然道:「凌師弟,這位是新來的弟子么?」         「正是。」         那名弟子瞥了羅凡一眼道:「師父正有要事處理,不便打擾,在此稍等片刻吧,凌師弟你可以退下了。」         凌冬尚拱了拱手,轉身離去,而羅凡則留在殿外等待。         不知是修仙者向來沒有時間觀念還是兩名弟子有意怠慢,羅凡在門外一等便是一天,從清晨一直等到太陽落山。         這個時候,只見兩名蜀山弟子都有些無精打采,興緻缺缺了,才聽得殿內一聲蒼老的聲音傳出道:「舒雲,領他進來吧。」         「是,師父1說罷這名名為舒雲的弟子將殿門打開,領著羅凡進了殿門。         殿內只有一名樣貌古拙的清瘦老者盤膝而坐,一襲藍色道袍,鬚髮花白,毋庸置疑,正是太武。         太武微闔的雙眼緩緩睜開,瞅了一眼從門外走入的羅凡,點頭道:「即便閑候一日,仍然步履沉穩,氣定神閑,不喜不悲,很好1         原來方才不過是順手為之的一則心性考驗罷了,修仙之人最重心境,心性不佳則極易走火入魔,遁入魔道,如果方才羅凡有表露出不耐,甚至對兩位看門弟子記恨的情緒,那直接就可以下山了。         魔有魔心,仙有仙道,武有武念,所謂修,從來都是存乎一心,修法不修心的那種純粹就是在扯淡,搞不好哪天就被心魔外念給吞了。         而羅凡現在的心性自是極佳,早在當皇帝的時候他就已經學會了為怒而怒,為殺而殺,一切不過是當時需要,因此就展現出來而已,畢竟控制自己的情緒,本就是當皇帝的第一步。         所以才有人說君心難測,因為當你看到他發怒時,他或許根本就沒有生氣,當你看到他風輕雲淡時,或許正是暴風雨來臨的前一刻。         現在更是如此,羅凡整個就淡定得很,根本不受其左右。         羅凡拱了拱手,不卑不亢地道:「多謝長老誇獎。」         「嗯。」太武緩緩站直了身子,雙目緊緊凝視著羅凡道,「你為什麼來蜀山?」         羅凡道:「自然是為了習劍。」         太武又問道:「為何習劍?」         「因想習劍而習劍,劍之道,無有窮盡,本就引人入勝,何須緣由?」羅凡微微一笑道,「若真要給它加上一個緣由的話,為保護身邊之人而習劍。」         ps:         感謝zxca000童鞋的打賞         感謝刺客1977、luo801226童鞋的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