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09.碎玉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起人,登時攔住幾人道,「你們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什麼叫我們這樣的?你們小瞧人是不是?多少錢?我賠給你1 「姑娘,在下的隨從若有得罪,還請見諒。」夏侯瑾軒拱手道,「不過,他也沒有說錯,此玉在羊...

愛湊熱鬧是百姓們的本性,見到旁邊似乎有更稀奇的玩意兒看,圍觀的眾人不禁陸陸續續地朝灰衣漢子的方向走去。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賣藝少女似乎還未弄清楚情況,一看觀眾都走了,急道:「喂,別走,你們別走礙…」

而那灰衣漢子,見得眾人圍攏過來,不由笑道:「多謝各位捧常」

羅凡看遠遠望著那灰衣漢子,同時運起心劍照影掃了過去。

那漢子陡然感到有人窺視,劍眉一動,雙眼猛地朝羅凡這個方向瞧來!

羅凡心中一驚,連連收回心識,好在這個時候人流恰好擋住了對方的視線,那灰衣漢子咧嘴一笑,收回目光。

羅凡鬆了一口氣,原本還想探一探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高手有幾分差距,沒想到結果還未探明,便被對方發現了。

那漢子似是對此並不在意,大大咧咧地朝圍觀者們道:「各位鄉親父老,胸口碎大石,十文錢一次!規矩簡單得很」

漢子看了一眼腳下半人高的青石板道:「呆會我把這塊石板放在胸口,要是哪位能搬動我的劍,來砸我胸口的石頭,即便只砸出一條裂縫來,我也賠五兩銀子1

羅凡自認心態確實沒對方好,若非想要順口問一問對方去蜀山的具體路線,哪有心思看這忽悠人的把戲,早轉身離開了。

羅凡也只知道蜀山在明州西北極遠的方向,但最安全又捷徑的路線卻不知道如何走。

如果自己照著大概方向亂走,路上撞上一頭大妖或者厲鬼。搞不好直接就去地府報道了。

在還未探明自身實力在這個世界處於什麼階層時,羅凡自覺還是謹慎些好。

羅凡思索間。只見那灰衣漢子從懷中掏出五兩銀子道:「雖然現在這五兩銀子是我的,但如果哪位好漢夠能耐。儘管拿去1

接著這漢子又哈哈笑道:「不過嘛,我看大概是沒有人有這個能耐,拿走我這五兩銀子的本錢1

羅凡不禁嗤笑一聲,這激將法雖然簡單,但在場的大都是些平民百姓,江湖浪人,還真就吃這一套。

不多時,便有一名麻衣壯漢大步上前道:「嘿!賣藝的,少說大話。老子來試試1

灰衣漢子摩挲著下巴微笑道:「行啊大哥,您先試試,能不能搬動我的劍再說1

劍,並非一柄普通的劍,而是一柄綁有漆黑鐵索的連鞘長劍,整個劍身看起來並不粗重,甚至有些細長,但鎖了鐵索之後,這柄漆黑長劍便猶如一座山一般。那壯漢也習過些武術,全力一拔之下只怕也有千斤之力,只見那黑鐵劍杵在地上紋絲不動,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羅凡也不由在心中盤算著。如果換作自己,有幾分把握能夠搬動這柄劍?

最終羅凡得到的結果是,若不展露真正實力。沒有一絲一毫的可能。

賣藝少女見到有人攪了自己的生意,不禁氣急。上前質問道:「喂!碎大石的,你哪門哪路的?把名號報上來1

灰衣漢子愕然道:「我?我就是個走江湖的。名號也沒什麼稀奇,謝滄行,八成你沒聽過~怎麼?小姑娘你也想試試?」

「果然是罡斬謝滄行。」羅凡心中暗道,「他應該知道去蜀山的具體路線。」

羅凡隨即又思索道:「只是該怎麼從他口中套出去蜀山的具體路線呢?」

另一邊,少女道:「喂!我說,姓謝的,你是新來的?」

「啊?」謝滄行神色愕然,似乎還不明白對方為什麼這麼問。

少女氣得直跺腳,杏目圓睜地道:「你講不講江湖規矩?我都在那邊支了攤子圍了人了,你居然把人都吆喝走?你要是想找茬,可別怪本姑娘不客氣1

謝滄行呵呵一笑道:「姑娘,可不是我擋你的財路,大伙兒愛看我這把戲,我總不能將人都轟走吧?再說我不過干幾場賺點酒菜錢,絕耽誤不了你幾天的1

「你1

先前那名拔劍的壯漢此時已累得精疲力竭,卻仍不能把動這柄重劍分毫,謝滄行不再理會這少女,呵呵笑道:「這位客官,您不妨去一旁歇息,讓下一位客官來試試如何?」

「你這混蛋1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便要獨自出外賣藝,自是生活不易,此時見得對方不但不講江湖規矩,還耍起了無賴,不由大怒,隨手撿起一顆石子便朝謝滄行砸去。

只見謝滄行步子輕輕一斜,石子擦身而過,人群中只聽得一聲痛呼傳出。

「礙…」少女顯然意識到自己闖禍了,如果這顆石子是砸在謝滄行身上,看他那滿身肌肉的模樣,最多也就痛一下罷了,但如果砸在平民百姓身上,結果可就不同了。

羅凡瞥了一眼那被石頭砸中的儒衫公子,眼珠一轉:「或許……不需要用套?」

那儒衫公子身旁的兩名下人連忙將其扶起,驚問道:「少主!少主您沒事吧?」

儒衫公子舒了一口氣,捂著腹部從地上站起身來,顯是被砸得不輕。

只見其棗紅長袍,皂白儒衫,樣貌文質彬彬,瀟洒儒雅,倒並不似尋常富家少爺的一般盛氣凌人的作態,即便受了這無妄之災,也並未如常人一般動怒,顯然是有極好的涵養素質,一般人見著,或許只以為是哪家大儒後人。

但見他身後幾名下人皆是一襲棗紅色制式服裝,這種服裝,在明州人連三歲小孩都知道,乃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夏侯家的制式服裝。

數十年前,當武林中南林北沈兩大家族退出江湖之後,新的江湖勢力紛紛湧現,而就在此時。武林之中最具盛名的四家勢力也終於聯手,一舉組成武林中最舉足輕重的世家聯盟。便是歐陽、夏侯、皇甫、上官四大世家。

而夏侯家只有一位大少爺,那便是夏侯瑾軒。那麼此人的身份自然無需再猜。

夏侯瑾軒似乎並不願計較這無心之失,正準備息事寧人,但就在這個時候,只見身前一塊極為珍貴的羊脂白玉不知何時摔成了數塊,顯是方才從身上掉下來的。

幾名下人一看,這還得了?當即請命道:「少主,我們馬上將這兩個歹人帶回夏侯府,讓門主重重責罰他們1

另一名侍衛道:「沒錯,再帶到府衙那裡。關他個十天半月1

少女也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低著頭有些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的樣子,支支吾吾地道歉道:「那個……這位公子,對不起。」

原本她的臉色便有一種病態的蒼白,現在見到自己闖了禍,臉色不由更白了幾分。

玉雖珍貴,但以夏侯家的家業,這樣的玉自然是多得很,碎一塊也沒什麼。只是這玉乃是知交好友所贈,古人以玉比君子,朋友之間贈送玉佩乃是取義君子之交美如玉,玉佩碎了。當真有些可惜,夏侯公子不禁輕嘆一聲道:「姑娘,你也看準一點再扔埃」

少女頓時更加窘迫了。支吾著道:「這玉……很值錢嗎?要不你說個價,我。我……」

少女本想說自己賠,但轉念一想。這玉若真很值錢,只怕把自己賣了都賠不起,不由拉著那灰衣漢子謝滄行道:「我們賠給你1

謝滄行不禁一楞,轉頭道:「喂,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少女跺腳道:「本來挨砸的該是你,當然跟你有關係1

謝滄行愕然道:「你要不扔東西過來,能有這麼多事兒嗎?」

夏侯瑾軒嘆了一口氣道:「二位不用再爭了,此事就此作罷吧。」

「只是……這位姑娘,今後還請多加註意,碎玉事小,可萬一傷及無辜,可就後悔莫及了。」

「哎?不用賠了?」少女不禁大為訝然。

夏侯瑾軒溫聲道:「不用了。」

謝滄行拍了拍胸口,鬆了一口氣道:「哎喲嚇死我了,那塊玉看起來那麼貴1

一名下人聞言有些不忿地道:「什麼叫看起來貴,本來就很貴!還賠錢?你們賠得起嗎?就你們這樣的,把自己賣了也賠不起1

「你」

夏侯瑾軒道:「別說了,我們走吧。」

「等等1少女見對方如此瞧不起人,登時攔住幾人道,「你們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什麼叫我們這樣的?你們小瞧人是不是?多少錢?我賠給你1

「姑娘,在下的隨從若有得罪,還請見諒。」夏侯瑾軒拱手道,「不過,他也沒有說錯,此玉在羊脂玉中也屬上品,姑娘你……只怕確實難以賠付。」

這話本是實話實說,也無可厚非,但經方才夏侯家下人那般說辭一引,頓時給這話也增添了一股瞧不起人的色彩,不管有意還是無意,給人的感覺便是如此。

「你1少女不由氣急道,「你說個價,就是砸鍋賣鐵我也要賠上1

夏侯公子並未發覺自己的話引起了對方的誤會,只道:「在下已經說過無需賠付,姑娘不必再糾結此事。」

說罷轉身離去。

謝滄行拾回自己的重劍,嘿嘿一笑道:「照我說,這事就這麼算了吧。」

「可是我咽不下這口氣。」少女憤憤地道,「不就是一塊玉墜嘛!還了他的錢,讓他們再也不敢瞧不起我1

謝滄行哈哈笑道:「小姑娘,就是臉皮薄啊,我一個大老爺們反正不在乎,先走一步啦1

「哎1少女當即攔住他道,「還沒賠錢,你休想走1

謝滄行:「……」

羅凡見得二人爭執,排眾而出,向兩人拱手道:「二位看來皆是行走江湖多年,想來對江湖事知之甚詳,如果二位能為在下指一條前往蜀山的明路,在下願意幫二位賠付這玉佩的錢。」

ps:事情可能是小事,不過個人感覺這一段很能體現幾人的性格,所以還是寫一寫了

感謝kai5781、風*雨*電童鞋的月票

感謝朕↘好想射點什麼、sdicsn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