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404.收復峨眉,產業初成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9-25 04:24  |  字數:3537字

一干峨眉弟子面面相覷,心道,這幾位到底是什麼人?竟讓掌門如此失態?

但誰都不敢開口去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大殿之中靜得可怕,只餘下峨眉眾人沉重的呼吸聲,丁敏君戰戰兢兢地道:「我帶你們去找靜玄師姐,你……你們不殺我嗎?」

羅凡撇了她一眼,答道:「現在還不是你討價還價的時候!」

「是……」武功已經被廢了大半的丁敏君極為頹然地點了點頭,帶著幾人前往後山。

峨眉山的後山是一片還未經過任何開發的原始叢林,穿過峨嵋派的亭台樓閣,從一條不起眼的班駁小徑一路走進去,在茂密的叢林之中穿行,以幾人的腳程,約莫一刻鐘後,眼前豁然開朗。

前方是一片幽深的峽谷,懸崖邊上,極目下視,輕紗淡籠的雲霧之下,給谷底增添了一片朦朧的色彩,一條弔橋跨谷相連,弔橋這頭有數名峨眉弟子把守,順著弔橋往峽谷對岸望去,只見險峰高聳,其山腰之上有一處石室,料來便是關押靜玄之所。

四人看也沒看丁敏君一眼,徑自便走上了弔橋。

弔橋搖搖晃晃,如同踩在雲端,腳下便是百丈懸崖,如果對一般武林高手來說,此時只要斬斷弔橋的鐵索,幾人定要跌落下去,粉身碎骨!

丁敏君見到幾人如此沒有防備,心中亦不禁一陣蠢蠢欲動,或許,只要她一聲令下,掌門之位,依然是她的,誰也不知曉幾人來過峨眉!

丁敏君心中不禁陷入掙扎,她確實很想下令一劍將支撐弔橋的鐵索斬斷。但這個時候,她是真的不敢,她實在是不敢賭,雖然斬斷鐵索。看起來確實沒有任何風險。但人有時候便是如此,明明知道沒什麼好怕的。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但心裡就是不敢。

心中一陣掙扎猶豫,不知是錯覺還是幾人故意,丁敏君感到幾人在弔橋上彷彿走得異常地緩慢。每一步都煎熬著自己的心。

只是,不知過了多少步,幾人終於走下弔橋,直到這時,依然什麼都沒有發生。

縹緲的聲音似從雲後邊飄出來道:「有時候膽小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剛剛動手,現在你已經死了!」

山風吹拂在丁敏君單薄的裙衫上。丁敏君不禁打了個寒顫,這時才發現全身幾乎已被冷汗浸透,同時暗自慶幸方才沒有出手。

幾人並沒有刻意去掩飾自己的腳步聲,幾人行走之間雖然自然而然地沒發出多少聲音。但在高手耳中卻是並不難分辨,只聽得石室之中,一道稍顯得有些蒼老的聲音傳出來道:「丁敏君,你不用白費力氣了,掌門鐵指環的下落,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靜玄師姐?」

周芷若轉進石室,只見室內光線一片昏暗,除了一張石床以外,什麼都沒有。

石床上盤坐的是一名頭髮已經花白的灰衣老尼,眼角也有了些皺紋,與一般女子不同,這女尼的骨架顯得頗為寬大,看起來比一般女子要壯實不少。

這女尼正是靜玄。

靜玄見到周芷若,不由一楞,冷冷地道:「你是新來的女弟子么?丁敏君又想耍什麼花樣?」

周芷若取下面紗道:「師姐,是我。」

「你是!?」靜玄見到周芷若,不禁大吃一驚道,「芷若?你怎麼……」

「你怎麼會來這裡的?難道你也被丁敏君那廝關到這來啦?」靜玄連忙問道。

周芷若搖頭道:「丁敏君根本不足為慮,我是來接師姐你出去的。」

靜玄聞言不由一楞,沉默片刻後,才欣然道:「當年師父便說,師妹你是我們眾多峨眉弟子中天資最高的,看來丁敏君果然不是師妹的對手。」

「只是……」靜玄緩緩站直了身子,只是因為年齡的緣故,靜玄身子已有些佝僂,看起來倒並不顯得有多高大。

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原來其手腳皆上了鐐鎖,「還得讓丁敏君幫我解了這枷鎖才成。」

周芷若道:「不用那麼麻煩。」只見她玉指一併,不過在這精鋼鐐銬上輕輕一划,凌厲的劍氣立即將這精鋼鐐銬切成兩段!

靜玄不禁嘆道:「這等神仙法術,當真只有天上才有啊!」

石室之外,丁敏君小心翼翼地上前問道:「宋……羅前輩,靜玄師姐就在裡面,您看……是否可饒過敏君這一次?」

「饒你?」羅凡冷哼一聲,左手輕抬,一道無形無相的劍氣登時「撲」地一聲貫穿丁敏君的胸口!

……

峨嵋派一間簡陋的屋舍內,丁敏君悠悠醒轉,此時正值用人之際,羅凡自然沒必要取丁敏君性命。

在峨眉後山,他故意將自己置身險地來試探丁敏君,正是為了試試她的膽色與野心如何,如果她膽大包天,野心極大,在當時動手置羅凡等人於死地的話,自然不能留她!

但經過一番試探看來,丁敏君雖尖酸伶俐,愛耍陰謀詭計,但著實沒什麼膽色,完全可以駕馭。

丁敏君環顧四周,周圍的布局貌似是峨眉派弟子的房間,但自己不是死了嗎?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是陰曹地府?

當時羅凡的那一劍,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迅速流逝,那種感覺,絕對是不能作假的!

丁敏君不禁尖叫道:「羅凡,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大門「轟」地一聲開了,入目是一襲灰黃僧袍的靜玄師太,靜玄師太一聲冷哼道:「丁敏君,你不放過誰?」

「靜玄?」丁敏君大笑道,「我先殺了你!」

就在她張牙舞爪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