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01.動如參與商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彎月,轉瞬已劃過攔在他面前的一名騎士,一絲血線在其腹間現出,隨即猛地擴大,竟是整個身子都斷為兩截! 王保保的武功一直都不弱,其刀法亦傳自當年刀魔的圓月彎刀,又經過二十年的歷練,此刻已儼然有元朝...

幾人一路西行,以幾人的輕功,自是很快便到了甘肅。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一路打聽之下,幾人聽聞王保保帥元軍大敗明軍於漠北,南下又攻陷雁門,元軍在他的率領之下,竟有了些起色。

難怪連朱元璋都說:「如今天下一家,只有三事未了,掛在心頭。一件少傳國玉璽,一件王保保未擒,一件元太子無音訊。」

可見朱元璋對王保保的重視。

王保保一日仍在抗明,朱元璋便一日不得安寧。

作為北元將帥中最出色的人才,朱元璋先後七次派人與王保保通好。王保保的做法則是扣留使者。所有勸降書,皆不作答。王保保兵敗逃往漠北后,明太祖朱元璋仍然不肯放棄招降之意,先派王保保的前部下前去招降,結果被王保保毒殺在元帳之內。

最近一次,朱元璋派來的勸降說客乃是李思齊。

李思齊原是元朝關中大軍統帥,與王保保並稱兩員大將,為元朝倚重。後來兵敗鳳翔,為徐達所困,不得已投降了明朝。但李思齊與王保保素有嫌隙,同在元朝為官時便有仇。王保保被明徐達圍困在寧夏時,曾經向當時駐防陝西的李思齊求救,懇請他助一臂之力,李思齊卻拒不發兵,結果此戰中王保保損兵折將,此後對李思齊懷恨在心,因此此次招降自是更為失敗。

而這個時候,幾人前往王保保囤軍之所,竟未見到其人,一番明察暗訪之下,幾人才終於查明王保保的最終去向——金山。

得到這個消息的羅凡眉頭一皺,道:「現在正值戰期,他不在中軍指揮。反而跑去金山做什麼?」

趙敏聽到羅凡的話,秀眉緊蹙,道:「或許有什麼要事要處理吧。」

羅凡搖了搖頭,如果明軍來攻。還有什麼事情比統御全軍更為重要?

不過到底情況如何。前去一看便知。

……

就在幾人疑惑之時,阿爾泰山。

此時的王保保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汝陽王府中前簇后擁的小王爺。一身鐵甲,一手輕握腰間彎刀的他,比之當年,更顯得英武霸氣。

他的身後。一共十八騎精兵以人字排開。而與這十八騎相對立的,乃是一名絡腮鬍子的麻臉大漢,王保保見到來人,先是一楞,隨即喝道:「納哈出丞相,為何只有你一人前來,大汗呢?」

這納哈出。乃是成吉思汗四傑之一木華黎裔孫,官敗丞相,權威極大,原本王保保接到大漢聖旨前來。卻未想到見到的並不是大漢,而是納哈出。

納哈出聞言笑道:「大漢正是派我前來接應你,要見大漢就跟我來1

王保保登時意識到不對,虎目怒睜,暴喝道:「你假傳聖旨1

納哈出哈哈大笑道:「你錯了,聖旨是真的,大汗口諭,擴廓帖木兒通敵賣國,收回擴廓帖木兒兵權,押解回朝,聽候發落1

話音剛落,只見得林中人頭攢動,無數甲士自林中湧出,立即將這十餘騎重重包圍!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要見大漢1王保保仍無法接受大漢竟要取他性命的消息,腰間彎刀猛地出鞘,映照著頭頂的烈日,猛地一揮,震天虎吼道,「兒郎們,隨我殺出去!見大漢1

納哈出吼道:「擴廓帖木兒,你要抗旨嗎?」

王保保回應的簡單明了,只有一個字:「殺1

一拍胯下戰馬,刀出如同一輪彎月,轉瞬已劃過攔在他面前的一名騎士,一絲血線在其腹間現出,隨即猛地擴大,竟是整個身子都斷為兩截!

王保保的武功一直都不弱,其刀法亦傳自當年刀魔的圓月彎刀,又經過二十年的歷練,此刻已儼然有元朝第一武士的勢頭。

納哈出自知不敵,連連驅策著戰馬後退,兩旁蒙古戰士如同潮水一般湧上,其鋪天之勢,似要將這頑抗的十餘騎徹底淹沒!

但這十餘騎雖看似情勢極為危急,卻在這如洪水般的伏兵中,如同砥柱中流一般,即便洪水再猛,也撼動不了一分一毫!

「跟我沖1王保保僅領著十八騎精英左衝右突,終於找到了敵陣的薄弱之處,手中彎刀疾揮,向其發起極為猛烈的進擊!

刀光如幕,蒙古人雖歷來悍勇,卻也無法抵擋王保保如此凌厲的刀光,硬生生地被開出一條血路,向西逃去!

一連數日奔逃,一直逃到呼倫湖畔。

放眼望去,只見方圓八百里的巨大湖,碧波萬頃。它就像一面很大很大的鏡子,鑲嵌在呼倫貝爾大草原上,給遼闊的大草原增添了迷人的色彩。

天空,不知何時已經逐漸陰沉了下來,西垂的暮日漸漸隱藏在烏雲背後,不久之後,一片晶瑩的雨點落在羅凡的肩頭,草原的風吹起他潔白的衣袍,他彷彿能從這凌冽的風中感到一絲寒意。

「寒氣北沉,暮日西掩,這恐怕不是個好兆頭。」羅凡望了望天空,皺眉道,「西北方向,我們去看看1

呼倫湖畔,無數的元軍再次將王保保的後路堵死,往前是萬頃大澤,往後是萬千蒙古戰士,此時王保保身邊已只剩下三騎,一行四人亦是渾身帶傷,見到已是強弩之末的王保保,納哈出哈哈大笑道:「擴廓帖木兒,你若現在投降,我或許可以求大汗網開一面,留你家小一命!」

「放你娘的狗屁!我今天一定要見到大汗1雨漸漸地大了,雨幕之中,王保保目眥欲裂。

納哈出冷笑道:「大汗是不會見你的,睜大你的眼睛看看這位是誰1

只見蒙古軍分向兩旁退開,一人排眾而出,王保保見到來人,神色大變道:「也速迭兒1

也速迭兒,乃是忽必烈之弟阿里不哥後裔,元平宗脫古思帖木兒心腹部將,連他都來了,其意義自然是不言而喻!

只見也速迭兒亮出一道金色帛卷道:「聖旨在此,擴廓帖木兒還不接旨!?」

王保保見到聖旨,連忙跪下接旨,也速迭兒宣的是蒙古文,大意是:擴廓帖木兒勾敵叛國,押解回朝,聽候發落。

「哈哈哈哈哈1聽完聖旨,王保保忽而仰天長笑,「假的!都是假的!讓我見大汗1

「冥頑不靈1納哈出冷哼一聲道,「拿下他!生死勿論1

王保保此時已是身心俱疲,粗重的呼吸聲伴隨著他手中彎刀斬出,一刀接著一刀,不斷有人被他斬落馬下,雨水混合著血水幾乎染紅了整個呼倫湖畔。

「死!死1不斷的嘶吼咆哮從他喉中發出,「我不能死,我要見大汗!我要光復大元1

王保保此時本已身受重傷,也速迭兒此時又帶來數千精兵,任王保保如何悍勇,又如何能夠再次突圍?

不多時,王保保周身已連中數刀,鮮血染紅了全身,連夜的奔逃戰鬥,他身下的戰馬也終於支撐不住,前蹄一軟,登時失足倒地!

見此絕佳機會,一眾士兵一擁而上,彎刀遞出!

就在這時,天空的雨水不知何時竟化作一片血紅!

一道巨大的刀光自漫天血雨中乍然斬出,一刀,天哭絕滅!

慘叫聲在這鋪天蓋地的血雨之中瀰漫開來,不知多少元軍都在轉瞬之間化作血沫爆散,一道黑影轉瞬間掠過重重虛空,將王保保扶起:「大哥,你怎麼樣?」

王保保艱難地抬起頭,見到來人,喃喃道:「敏敏?我這是在做夢嗎?」

「不是1趙敏看著眼前這個憔悴異常的男人,比之當年,成熟、英武了不少。

趙敏搖頭道,「大哥,你不要說話,我替你療傷1

就在這時,又見一大隊人馬自北方而來,當先一人下馬道:「聖旨金牌到!左丞相擴廓帖木兒立即接旨1

短短數日之內,蒙古大汗竟已下達了三道聖旨,而這一道,更是最為高級的聖旨金牌。

只見那人手中亮出一塊金色圓角長方形金牌,金牌正反兩面各有兩行巴思巴文字,意為「皇帝的聖諭是不可侵犯的,誰要違背,將會被處死。」

聖旨的大意是:至高無上的大元皇帝喻在長生天的面前發誓,如果誰要對聖旨不服或違背,將被處死。

令擴廓帖木兒立即回朝,若抗旨不遵,就地處死!

蒙古民族以「蒼天」為永恆最高神,故謂「長生天」,這樣的聖旨,是任何蒙古人都不敢偽造的,因為這代表著褻瀆他們的最高神靈!

靜立在茫茫雨中,王保保愕然片響,仰天長嘆道:「昏君昏庸如此,我大元今日亡矣1

說罷引頸自戮。

趙敏連忙一把打掉他手中彎刀道:「大哥,你要幹什麼?」

王保保此時反而顯得平淡異常,道:「妹子,你走吧,為兄身為大元王室,生不能匡扶元室於狂瀾之中,今日便該回歸長生天的懷抱了。」

趙敏一時呆楞當常

即便她能使人死而復生又如何?人心已死!

王保保一步一步地朝著呼倫湖走去,臉上逐漸露出一絲笑意,他背負得太多,或許此時正是解脫的時候。

趙敏最終閉上了眼睛。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ps:

感謝李虹、童鞋的打賞

感謝毒可樂童鞋的打賞

原文中的王保保戲份很少,沒幹過什麼窩囊事,也沒做過啥大事,完全看不出性格,本文王保保是參照歷史原型來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