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99.天下事自有天去愁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是那麼的多,喧鬧的街道,忙完了一天的人們,在街上談笑風聲,肆意遊玩。 幾人在江邊隨意地找了一家拍檔,不過要了幾碗小混沌,兩瓶酒,四人特地挑了一張臨窗的方桌,肆意地欣賞著這江邊繁華的盛景,即便是...

時間已經是夜晚,夜幕降臨的時候,形狀各異的摩天高樓上的燈光都亮開了,金茂大廈、香格麗拉大酒店樓頂上閃爍的霓虹燈猶如女皇的王冠,燈火闌珊,美妙的外灘呈現出『迷』人的風采。

上海的夜晚是特『色』的夜晚,不同於威尼斯的寧靜,亦不同於海沙市的稍顯冷清。

不同霓虹的閃爍,炫目的燈光,擁擠的人群,喧鬧的街道,路邊的排擋,都成為了構築這繁榮夜景的一磚一瓦。

夜晚走在那街道上,繁華的上海街道,霓虹簇擁在幾人的兩旁,幾人所在之處,正是上海著名的「外灘」。

外灘位於上海市中心黃浦區的黃浦江畔,它是上海十里洋場的風景,周圍還有位於黃浦江對岸浦東的東方明珠、金茂大廈、上海中心、上海環球金融中心、正大廣場等地標景觀,是去上海觀光遊客的必到之地。外灘自1943年起又名為中山東一路,全長約1.5公里。

它南起延安東路,北至蘇州河上的外白渡橋,東臨黃浦江,西面是由哥特式、羅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壁式等52幢風格迥異的古典復興大樓所組成的舊上海時期的金融中心、外貿機構的集中帶,被譽為「萬國建築博覽群」。上海外灘天幕的後方已被新建的許多摩天大樓改變了不少。濱江作為一種城市資源優勢,因上海市中心的濱江可供開發土地資源稀缺和供需矛盾加劇的雙重趨勢下而更顯稀貴。南外灘的風華絕代、北外灘的後起之秀、東外灘的處女地開發與外灘源將逐漸融為一體,彰顯「浦江第一灣」的磅氣勢,承載小上海浦西濱江復興的偉大歷史使命。

同時,這裡也是上海最著名的夜景之一。

此時的趙敏身著一襲白底黑邊的t恤,半身短裙,細細觀察著手機地圖在前方帶路的她,還真有一種知『性』的美感。

說來好笑,羅凡這個現代人反倒要趙敏來帶路。穿越之主角系統399

不過實在是羅凡從未來過上海,與趙敏等人同樣是兩眼一抹黑。唯有看著地圖自己找,而趙敏這個排兵打仗的能手,對於研究地圖自然有著先天的優勢。

比起趙敏的美麗大膽,一襲淡藍襯衫搭配著潔白百褶裙的周芷若。便如同一池澄澈的春水,微風拂過,輕輕地泛起漣漪,彷彿還能從中聞到一股幽靜的花香,總令人不覺陶醉其中。

羅凡一邊牽起周芷若柔若無骨的柔夷,一邊拉著小龍女冰潔若雪的玉手,一直往前走著,走著,從外白渡,一直走到了碼頭。

漫步在黃浦江邊的時候。江水撞擊江岸發出那「嘩啦嘩啦」的聲響,如同江水的呼吸。

黃浦江上來往的船隻都由霓虹燈裝扮起來,像宮殿、像龍船,每一艘船都形狀各異,變化萬千;黃浦江也變成了一條流動的絲帶。江兩旁高高低低、各式各樣的高樓如鑲嵌在絲帶上的鑽石。這些鑽石中最耀眼的就數東方明珠電視塔了,只見塔呈圓錐形,由上下兩個球體組成,中間由鋼架支撐著。夜晚的東方明珠格外顯眼,兩個巨大的球體燈光閃爍『迷』離,不斷變化著七彩的顏『色』,美麗異常。

涼風習習時。與小龍女等在外灘散步,欣賞這美麗的夜景,真是一種美妙的享受。

江中往來的綵船,不禁令羅凡想起了那千百年前的舞榭歌台、爭妍鬥豔的樓船畫舫。江岸邊系船的粗麻繩上,靜立著幾隻夜鷺,江水拍擊著堤岸。夜風吹拂著江『潮』,一起一落順著江水晃動的節奏搖擺不定,更像是一首絕妙的月下舞曲。

外灘的燈光大都是投影上腮以顏『色』顯的很柔和,使的本身的建築物更有風韻,

那美麗的燈光灑下。灑落在小龍女那若凝冰般的肌膚上,駐足凝視,小龍女無論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是那般清麗安靜,如同郊野獨自盛開的花兒,無論有沒有人欣賞,她就在那兒綻放著她那般安靜的美麗,夜間的風吹起她那如絲如瀑般的秀髮,看著她這般「雲破月來花弄影」的絕世身姿,一種的別緻意境湧上心頭。

上海的人,是永遠都走不光的,即便是夜晚,外灘的人還是那麼的多,喧鬧的街道,忙完了一天的人們,在街上談笑風聲,肆意遊玩。

幾人在江邊隨意地找了一家拍檔,不過要了幾碗小混沌,兩瓶酒,四人特地挑了一張臨窗的方桌,肆意地欣賞著這江邊繁華的盛景,即便是山珍海味,鮑魚燕窩,也沒有此時來得親切。

趙敏此時顯得有些興奮地笑道:「怎麼樣?我挑的地方不錯吧?」

羅凡帶著些寵溺的目光落在趙敏面頰上,笑道:「成天就知道玩。」

趙敏大口吃著混沌,大碗地喝酒,有一種從尋常女子身上見不到的瀟洒,笑的時候一雙美眸咪成了月牙形狀,道:「這叫勞逸結合。」

羅凡喝了一口酒,搖頭笑道:「你總能找到理由。」穿越之主角系統399

趙敏嬌嗔道:「其實我是見到夫君整日勞累,這樣不好,一點都不能體會人家的苦心。」

羅凡搖頭嘆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沒有利益,便沒有了目的,我們又將何去何從?」

趙敏道:「你呀,永遠都愛看著前面,有時候就應該停下你的腳步,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羅凡默然片響,不由呵呵一笑,有些**地道:「敏敏說得對,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敏敏,是這樣么?」

趙敏不由白他一眼道:「誰要你憐取了。」

羅凡笑道:「誰說你了,我說的是憐取龍兒與芷若。」

周芷若文文靜靜地吃著混沌,聽到羅凡的話,俏臉微紅。

小龍女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也覺得敏敏說得有道理,你有時候,實在讓自己太累了。」

羅凡點頭笑道:「是~一切都聽從龍兒夫人的安排。」

「沒個正經。」小龍女不由失笑。

……

夜,漸漸深了。

外面也漸漸趨於安靜,霓虹的燈彩依舊『迷』人,風越吹越冷。而酒卻越喝越暖,便如同一團火焰,似要將人點燃。

走出排擋的門外,倚著欄杆。迎著長提的江風,清風拂過羅凡身畔,淌進羅凡的心間,眼前這清澈美妙絢麗輝煌的江畔夜景,總能恰到好處地將人的心緒深深吸引祝

倚著欄杆,輕風吹拂起周芷若那那素白的裙擺,她那柔潤如珠玉般的聲音在羅凡耳邊響起道:「夫君,為國家做事,應該是一件比較光榮的事情吧,為什麼你不答應呢?」

羅凡搖頭苦笑道:「一入國門深似海埃事情沒你想的那麼簡單的。」

周芷若的秀眸透著絲絲疑『惑』,凝望著羅凡,雖然有些不解,但她總相信羅凡的話,他這麼做。自然有他的理由。

輕輕靠在羅凡的肩頭,只聽得他輕唱道:

誰愛天下,誰愛身家

誰把道義當笑話

浩浩江湖不夠我沖一壺濁茶

江南雨,大漠黃沙

春風一度,天生瀟洒

卻只為溫柔逐芳華

別煩我,我不做英雄

英雄總善始不善終

難得這黃粱一夢

怎捨得來去匆匆

好男兒,別去逞英雄

天下事自有天去愁

遊戲人生。不風流枉付少年夢

靜靜凝視著幾人,羅凡心中輕嘆道:「只要你們過得開心,我又何必去當什麼英雄?」

江流有聲,歲月無常,明月萬古,人世滄桑。江中的夜鷺。乘風而起,徘徊而落,江邊圍欄上的石獅子,靜靜地佇立,久久地守候著眼前的景『色』。

看著小龍女幾人輕鬆愜意的樣子。羅凡忽然也想像這石獅子一般,靜靜地守護在她們身邊,守候著僅屬於幾人之間的那份快樂。

雖然沒有了上半夜的繁華,但仍然不缺人氣,一名還沒有羅凡半截身子高的小男孩兒掙脫了媽媽的手,邁動著步子跑過來憧憬地道:「大哥哥,你是明星嗎?」

羅凡本想說不是,不過看著他滿臉期待的樣子,不由笑道:「算是吧。」

「哇哦1小男孩希翼地道,「我長大也要當明星。」

羅凡不由笑道:「明星有什麼好的?你為什麼要當明星呢?」

小男孩天真地答道:「因為……因為明星都又帥又好厲害的,可以……可以飛,一劍就能砍得大樹爆炸……反正就是好厲害的。」

趙敏聞言「噗」地笑道:「小弟弟,你要那麼厲害幹什麼?」

小男孩歪著腦袋思索一番,答道:「變厲害以後我就可以保護媽媽啦1

只見到一名年輕少『婦』連忙跑過來,拉著小男孩,向幾人道歉道:「對不起,打擾到你們了吧。」

羅凡見到這女子眼角隱隱有些淚痕,拉著小男孩道:「小鋒,我們回去。」

羅凡笑道:「你兒子嗎?挺可愛的。」

「謝謝。」

羅凡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額頭,笑道:「要保護媽媽可要好好努力了哦。」

小男孩兒只感到額頭一陣暖洋洋的,不由咯咯直笑。

女子又向幾人說了一聲抱歉,帶著小男孩離去。

望著離去的兩人,身旁江水跳動,羅凡一陣默然:「敏敏啊,或許天生勞碌命,說的正是我這種人吧。」

「是我太貪心了么?可我就是這麼一個貪心的人啊!我想要守護的這份與你們一起的寧靜與幸福,不是眼前,而是——永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