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96.華夏武術,不過如此?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的雙目不禁放過,指著羅凡道:「小子,你來。」         羅凡負著雙手,便好似沒聽見一般,甚至看都懶得看對方一眼。       ...

        門是玻璃制的,從外面便能見到裡邊是一條長長的廊道,油光澄亮的實木質地板,走廊的設計風格有些像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布置風格,走廊兩旁掛著不少國畫、書法作品,走廊盡頭,一眼便能見到一個大大的「武」字。         力透紙背,大氣恢弘的行書,讓人觀之賞心悅目,作者在書法一道上可見一斑,而這並非這一書法的精髓所在,因為羅凡竟在這一個自中看出了兩個字,與它更深一層的含義——止戈。         羅凡不由微微一笑,暗嘆古人的智慧果然不可度量,老祖宗用很明確的告訴後人,武的最高境界與最終目的不是殺人,也不是取勝,而是平息戰爭,以戰止戰!         因此,古人云,止戈為武,止與戈二字合二為一,便成了這個武字。         見到這個獨特的「武」字,羅凡亦有所感觸。         許許多多的武者,武道家,都在不斷地思索著「武」到底是什麼,武學的最終意義是什麼,卻不知道簡簡單單的一個「武」字,早已將答案包含了進去。         就在這時,宋峰恆有些疑惑地道:「怎麼沒人?」         推門而入,整個第三層似乎都安靜得有些異常,寬敞的走廊上,連一個人都沒有,原本羅凡還以為這兒原本便是如此,但很快便發現了氣氛的異常。         宋峰恆只聽得東邊方向隱隱約約地傳來聲聲呼喝聲,皺眉道:「好像是武道場的方向,我去看看。」         羅凡點了點頭,心中暗道:「莫非發生了什麼意外?」         精武協會的第三層似乎頗為寬敞,走廊兩旁不僅僅只是兩排房間,另有一條走廊通拐向一邊是一扇寬敞的雙開門,書有「武道潮三個大字的金字匾額掛在門頭,門被打開,只見武道場內竟已經橫七豎八地躺下不少人。         「怎麼回事?」宋峰恆眉頭皺得更緊了。連忙闖入其中。         只見武道場的另一頭,坐在一旁的一行數人皆是面色鐵青,有一名身著軍裝的威嚴老者與一名蓄著八字鬍的中年漢子甚是顯眼,其餘人皆穿著白色的武道服。胸口皆有精武協會的會徽,顯然的協會的人。         與幾人對立的只見是一名將頭髮編成無數小辮子、穿著黑色武道服的三十歲左右青年人以極為生澀的島國腔華語冷笑道:「華夏武術,不過如此1         青年人身後,還有四十來歲,抱著膀子的中年人,與一名身著黑色劍道服的青年女子。         那青年人見到眾人似有些敢怒不敢言的模樣,更為囂張地轉身向身後那中年人道道:「師父,華夏武術不過如此,這些支那豬的武術又如何能與我大和民族相提並論?我看今日就不用再比了,什麼精武協會。簡直不堪一擊1         羅凡不由一楞,看樣子好像遇見了踢館的?         精武體育協會偌大一個會館,前來踢館的自然也不是沒有,但那已經是數年之前的事情了,隨著近年來精武協會逐漸恢復初創時的盛況。更邀請到不少國術宗師入駐,儼然已有國內第一國術組織的勢頭,即便是來挑釁,也該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         但今天不但遇見了,更好似是遇上了勁敵,宋峰恆意外之下,也不由向羅凡投去一個苦笑的表情。         那青年男子見到宋峰恆。笑道:「哦?又來了幫手嗎?你們可以一起上1         同時指著那威嚴老者與八字須中年男子道:「你們也可以一起上1         「你1兩人同時大怒,對方不過派出來一個弟子,兩人怎可與人家小輩一戰?贏了是欺負小輩,輸了則更丟人。         就在幾人猶豫不決時,那青年男子輕蔑的眼神掃過羅凡,隨即落在羅凡身後小龍女等幾人身上。一雙狹長的雙目不禁放過,指著羅凡道:「小子,你來。」         羅凡負著雙手,便好似沒聽見一般,甚至看都懶得看對方一眼。         「八嘎1那青年人見到羅凡這種態度。當即大怒,飛快地一拳便朝羅凡臉上砸來!         「啪1         一聲脆響,只見對方碩大的拳頭已被一隻厚實充滿老繭的手緊緊握住,他邀請羅凡來此,一來是為了將羅凡這青年高手介紹給一些老友,二來也可以幫羅凡拓寬一些人脈,對其出門在外也有好處。         哪知道一來便遇上這檔子事兒,這叫他面子往哪兒擱?         宋峰恆顯然已顯得很是不悅,沉聲道:「就由我來跟你玩兩手如何?」         那青年只感覺整隻拳頭如同被鋼鐵匝住一般,抽了兩下竟沒能抽出,當機怒吼一聲,左手一記手刀朝宋峰恆脖頸斬去!         宋峰恆反應迅速,右手立即在頸旁擋了一下,右拳更是拳出如鑽,轉眼便朝對方面門搗去。         如果是外行人見到這一拳,只怕會嗤笑道:「這不就是一記王八拳嘛1         但若是內行則會很明顯地看出宋峰恆無論是方才那一記快速短暫的格擋,還是此時的一記鑽拳,皆是貼近方才體態的最佳發拳方式,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內攻敵要害,那青年男子連忙將臉一側,但仍是晚了一步,左半邊臉立即中了一拳,只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也是他抗擊打能力頗強才沒有造成太過明顯的傷害,若是一般人,這一拳非得將臉打變形不可。         還未等對方有所反應,另一拳又已攻至,形意拳打法大多直行直進,沒有任何花俏,一出拳便能讓對手感受到黃河決堤之勢!         但那青年人似乎手底極硬,挨了幾拳之後,迅速穩住陣腳,上格擋護住要害的同時,迅速後退,繼而一記剛猛霸道的橫踢朝宋峰恆下顎踢去,強大的力道直颳得空氣呼呼作響!         這樣強有力的一擊,即便破綻重重,真正敢去攻擊他破綻的卻是難有幾個,一般高手如果處理不好,直接被這一腳k.o都有可能。         但見宋峰恆毫無懼意,身形前挺,仍是一拳直進,拳出如炮,帶著一股旋轉的力道直往對方喉結轟去!         硬打硬進無遮攔,渾身齊到人難當!         形意乃是宋朝岳飛岳武穆所創,本就是脫胎于軍陣中的拳法,所講究乃是不動則已,一動則奮不顧身,一往無前,寧有一進,勿有一退,在經由羅凡指點之後,宋峰恆更是將這一「猛」字發揮至了極點!         只見對方這一腳還未完全施展開來,宋峰恆這一記炮拳已轟至,那島國拳師顯然也沒有料到在如此剛猛的腿法之下對方不但不退,更是強打硬攻,要知道他這一腿的力道,連鋼筋都能踢彎!若是抗擊打能力弱一點的,只怕要當場被踢斷脖子!         但他這憤怒之下的一記殺招,沒想到竟變成了一道催命符,他只來得及下意識地將要害避開對方的拳鋒,被對方一拳轟在脖頸左側,當即飛跌在地,一陣乾嘔,連話都說不出來!         而宋峰恆也中了對方一腳,雖然是未施展開來的一腳,卻也蹬在他的胸口,令他一陣胸悶。         「喲西1那中年男子似乎對倒在地上的青年男子絲毫不擔心,抱著膀子道,「有兩下子1         宋峰恆冷冷地道:「知道厲害還不馬上滾?」         那高瘦青年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還欲再戰,中年男子道:「松本,退下,你不是他的對手。」         說話間卻是瞟了那軍裝老者一眼,一把抖落批在肩上的黑色上衣,露出一襲白色的短褂與一身流線型的肌肉,上邊密密麻麻竟到處都布滿了傷疤,猙獰至極!         從身旁女子那兒接過一柄木劍道:「值得我出劍1         周圍頓時有人罵道:「小鬼子,見到宋先生拳術高明,便要逞兵器之利么?」         那中年人不置可否地望著武道場旁邊的兵器架道:「挑一柄兵器吧。」         就在這時,羅凡身邊的小龍女忽然道:「這柄劍似乎有古怪。」         羅凡點頭道:「按理說木劍沒有這樣沉。」         而宋峰恆則是走到那軍裝老者與那八字鬍中年面前,宋峰恆似乎對那軍裝老者竟有些尊敬,這倒是令羅凡有些詫異。         莫非在軍方有些來頭?不過很多特種兵的格鬥技巧都是請這些國術高手來當教練的,軍方與武術界有些來往也實屬正常。         打過招呼后,宋峰恆才向那八字鬍中年道:「老唐,到底怎麼回事?最近上門鬧事的日本人怎麼這麼多?」         八字鬍中年嘆了口氣道:「還不是因為最近島國局勢動蕩,已有不少島國人懷疑刺殺島國前首相的兇手就在我們華夏人裡頭,畢竟最終得益的是我華夏,雖然正府已經發言澄清,但島國人來我華夏鬧事仍避免不了。」         聲音雖小,但仍然傳到了羅凡的耳中,羅凡不由有些好笑地想道:「沒想到還是因我而起?」         「八嘎1那中年島國男子等待片響,怒道:「你們商量好由誰出手沒有,如果沒有,一起上我也不介意1         那軍裝老者當即面色鐵青地喝道:「在我華夏如此撒野,就不怕出不了我華夏地界么?」         中年男子似有恃無恐地冷笑道:「貴國想與我國全面開戰么?」         ps:         感謝朕↘好想射點什麼、樊南川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