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87.萬能的氣運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哈哈哈1 羅凡眉頭再次皺了皺,拍了拍李風的肩膀,開口道:「這事讓我來解決吧。」 隨即撇見兩人一直牽著的手,嘆道:「瘋子。有些事情,你比我幸運,好好珍惜。」 任天嘯狂笑道:「你來...

? 樹欲靜而風不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原本羅凡只不過打算輕輕鬆鬆地與老友聚一聚,卻沒想到自己還沒找麻煩,麻煩已經找上了門。

不過,人想要往高處走,怎麼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呢?

有些事情,看似偶然,實則卻是必然。

為了金錢、美女、權利、地位你爭我奪,爾虞我詐,永遠,都是這個社會的主旋律,無論是主世界,還是其他世界,皆是如此。

手中有一本絕世秘籍,奇珍異寶,如果你實力不夠,肯定有人來前來搶奪,你地位超然,卻不知有多少人虎視眈眈這個位置……

無論什麼好的事物,想要擁有,首先,都必須有保護好它的實力!

這時候,只見林瑤一個勁地向眾人道歉,畢竟這事與她確實有著不小的關係。

接著充滿鄙夷地向任天嘯道:「任天嘯,我今天算是看透你了,立刻叫這些人走,否則……」

「否則怎樣?」抱著腿在地上哀嚎的任天嘯狂吼道,「我告訴你賤人,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1

那保安隊長也附和道:「我已經報警了,附近的公安局馬上就會派人來,想走?嘿嘿1

林瑤氣得直跺腳道:「任天嘯!我說你這個人是不是有病啊1

「有病?」任天嘯臉上露出一絲狠毒與扭曲,道,「老子就是有病也比你這婊子好,你喜歡被土鱉干是吧?老子今後一定讓幾十隻土鱉一起來上你,哈哈哈哈1

羅凡眉頭再次皺了皺,拍了拍李風的肩膀,開口道:「這事讓我來解決吧。」

隨即撇見兩人一直牽著的手,嘆道:「瘋子。有些事情,你比我幸運,好好珍惜。」

任天嘯狂笑道:「你來解決?老子倒要看你怎麼解決?哎喲1

一聲慘叫,顯然是動了傷處。當即叫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給我叫救護車?」

「馬上!馬上!任少你別急。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羅凡忽然淡淡地道:「一人做事一人當,人是我打的。放他們離開吧,我留下。」

眾人聞言頓時一愕,李風當即推了羅凡一把道:「你說什麼呢?這事是因我而起,要當也是我來當1

任天嘯更是叫囂道:「知道怕了嗎?老子告訴你。你們這群狗雜種一個都別想走1

「藹—1

一陣殺豬般的慘嚎從任天嘯口中傳出,只見羅凡的右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狠狠地踩上對方的傷腿,這一腳下去,只怕是整根骨頭都碎了!

「一群螻蟻。」羅凡的語氣平淡卻帶著一種毋庸置疑的口吻道,「我說,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你聽見了嗎?」

雖然羅凡的語氣很淡。但眾人竟同時感到周圍的溫度瞬間降低了十餘度,在這秋高送爽的季節里,眾人竟是感到了一股冬天才能感受到的寒意!

雖然羅凡一直都不愛惹是生非,也從來不喜歡拿自己的實力來恃強凌弱。但如果真有人當他是什麼善茬,那就完全搞錯了!

哪一個強者不是踏著屍山血海走出來的?!

從神鵰世界開始,他手上背負的人命就已經快到四位數,大唐雙龍征戰天下更是大旗一揮便有數萬甚至幾十萬人因此喪命,還有什麼陣仗沒有見過?

更何況羅凡本來就不是修的世人所謂正道,而是——心之道。

羅凡這一道講究的是明心見性,知本心,從而達到隨心所欲的境地。

正所謂此心不蔽即天理,何須外物添一分。

先前的羅凡,便相當於一柄未出鞘的劍,一直都在劍鞘的蘊養之中,所以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他的平淡,自然,見不到任何鋒芒。

但現在,卻有人破壞了這蘊劍的氛圍,讓劍露出了鋒芒!

雖然羅凡此刻的表情依然平淡,但這片平淡之下,已是寒意森然!

這時候,那保安隊長仍兀自給自己壯膽道:「你……你想幹什麼?」

「沒什麼。」羅凡輕笑一聲道,「我說,這件事與他們無關,對吧。」

說罷,羅凡的腳,又漸漸踏上了對方的另一隻腿。

「藹—1

任天嘯似乎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他也不想眼前這二愣子一樣的人物將自己另一條腿也廢了,當即驚叫一聲道:「對對對!這件事情跟他們無關1

羅凡轉身對幾人說道:「你們先走。」

「那你呢?」幾人連忙問道。

羅凡淡然答道:「放心,小小一個公安局,還不能把我怎麼樣。」

「這……」幾人聞言頓時一陣猶豫。

倒是女孩子比較細心,只聽得王洛道:「咱們在這瞎耗也不是辦法。」

隨即在幾人耳旁輕聲道:「搬救兵。」

幾人在此也幫不上什麼忙,最多是「有難同當」,聽得王洛這樣一說,頓時點頭對羅凡道:「你自己小心,別跟他們硬缸。」

……

不久,只見一隊人馬從門外魚貫而入,為首的是一名一身綠皮,肥頭大耳,肚子都快從衣服里撐出來,跟個孕婦似的的胖警官,將室內一番環顧,開口便朝羅凡吼道:「是你動的手嗎?銬起來1

羅凡無所謂地伸出雙手,冷笑一聲道:「想清楚了?真要銬?」

「你這是在威脅我?」那胖警官手一揮道,「帶走1

「哎喲1任天嘯見到羅凡雙手被銬,頓時陰潰「警官,像這樣的暴徒,一定要嚴懲1

「那是當然1胖警官嘿嘿笑道。

另一邊,上海,一座頗有些老上海風格的宅院中,許念薇身著一身帶著些三四十年代舊上海風格的月白色旗袍,坐在一張古琴前,卻並沒有彈奏。而是一雙素手輕輕地方在琴弦上,淡然地欣賞著院中的秋景。

宋峰恆的聲音從她身邊傳來道:「小姐,他讓我自己去找他?」

許念微輕輕點頭道:「他這人,相處久了。其實感覺挺隨和的。很好說話,恆叔如果誠心邀請他。我想他應該會答應。」

「那……我先給他通個電話?」

許念薇點頭道:「也好。」

……

海沙市公安局,羅凡一路被帶進了審訊室內,周圍是一片不懷好意的冷笑,便彷彿。羅凡已經成了待宰的羔羊。

那胖警官板著一副死人臉道:「知道你犯了什麼罪嗎?」

羅凡隨口答道:「不知道。」

「你1胖警官當場便似要動手,旁邊一個身材頗為瘦削的中年警官拉住他道,「年輕人,我勸你還是趁早認罪為好,我們還可以從輕處理,否則國家法律可不是給你鬧著玩的1

羅凡笑道:「那這位警官,你說我犯了什麼罪?」

胖警官一拍桌子吼道:「不知道你犯了什麼罪?」

另一名警官陰狠地指著羅凡道:「你最好少打馬虎眼。好玩嗎?」

說著便好像要上前動手。

那中年警官連忙笑著攔住兩人道:「別激動,年輕人嘛,一時衝動犯了錯,可能還沒意識到。先別急,埃」

羅凡不由笑道:「一邊唱紅臉,一邊唱白臉,這種把戲就不要在我面前耍了吧?換點新花樣?」

聽得羅凡這話,那胖警察當即起身一腳往羅凡身上踹來,但以羅凡的身上,又如何會被他踹到?手銬上的鎖鏈一擋,登時將他那滾圓的身軀彈了回去。

這些人羅凡根本不放在眼裡,對於這些普通人,羅凡至少有幾百種方法讓對方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就比如說敗亡之劍,劍中的凶煞之氣未成之時都能將十餘名武功高強的鑄劍師剋死,現在劍成之後,羅凡只需隨意露出些許凶煞之氣在警局內,保管警局立馬就能上演一部真人版的《死神來了》。

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連查也只能查到意外死亡。

「反了!反了1幾人當場皆欲動手。

「篤,篤,篤」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響起。

幾人只得先罷了手,一名年輕警員去將門打開,只見一個年輕女警走了進來。

那年輕警員登時眼前一亮,卻還未待得說兩句話,中年警官便先開口問道:「夏警官,你來做什麼?」

「又來新犯人了?」夏警官道,「交給我來審吧。」

「這……」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當即面露難色,半響,中年警官連忙打了個哈哈道,「夏警官,這種小毛賊就不用勞您大駕了吧。」

「小毛賊?」女警冷哼一聲道,「我怎麼聽說這間室里的犯人犯的是蓄意謀殺的重罪?」

還不等幾人回答,她已經坐到了羅凡對面,冷冰冰的聲音開口道:「姓名,年齡。」

羅凡隨意地抬起目光,瞟了對方一眼,只見眼前的女子約莫二十三四歲光景,一頭幹練的齊肩短髮下,是一張帶著些冷若冰霜意味的清麗面容,再配上一雙緊緊逼視的鳳眸,更顯得有些英氣逼人。

羅凡淡淡地道:「這回總算正常了啊,羅凡,二十一。」

女警掃了羅凡一眼,明亮而熠熠奪人的眸子一閃,隨即面容恢復平靜,開口道:「將犯罪過程一一交代吧。」

羅凡當即便將事情經過交代了一遍,期間其他警官幾次想插嘴,卻全被喝止,最終竟讓羅凡陸陸續續地將事情經過給講完了。

夏警官當即愕然道:「這不就是一起普通的打架鬥毆事件么?」

隨即美眸一冷,瞪著幾人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幾名警官當即異口同聲地道:「他說的是假的1

夏警官當即一拍審訊桌,斥道:「他所說的情節句句在理,絲絲入扣,你告訴我是假的?當我這些年刑訊都白學了嗎?」

那年輕警員登時一臉冷汗,倒是中年警員見情況不妙,連忙湊到夏警官旁邊低聲解釋了一些什麼。

沒想到這不解釋還好,一番解釋之下,她當即更是花容震怒地道:「你們這是叫我徇私枉法?」

中年警員低聲道:「夏小姐,人家來頭大……」

「什麼來頭大?」夏警官當即一張俏臉都氣白了,胸口也因為憤怒而起伏不定,怒斥道,「你們對得起你們身上這身警服嗎?」

羅凡聞言不由一楞,心道:「莫非百年難得一見的好警察這次讓我碰上了?」

沒有什麼是萬能的,但氣運卻是萬能的。

實際上,以羅凡現在的氣運,想要找他麻煩的,真得好好翻翻黃曆,算算今天的運程。

雖然羅凡的氣運還比不上那些仙俠世界的人物,但在主世界,這些普通人面前,完全就是碾壓!

別說是找人對付他了,就算是拿導彈轟,也得先檢查導彈有沒有質量問題,否則直接炸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ps:

感謝樊南川、朕↘好想射點什麼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