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76.大邪王的人間慘劇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但在九空無界之中,天下無敵的只會是我1 只見一頭猙獰扭曲至極的魔物自刀身顯現而出,方才的聲音正是從它口中傳出。 既來之則安之,武無敵悉心地觀察著四周,至此武無敵才知道,大邪王除了是一...

斷浪被羅凡無上心劍的劍意阻擋,待得將劍招悉數破解之時,只見羅凡等人早已沒了影兒。

羅凡凌空如劍,以極快的速度向遠方勁射,一邊開口道:「敏敏既然有辦法,那自是最好。不過她那邊沒有人看著,真的沒問題么?」

小龍女身法如夢亦如幻,清逸如恆,卻絲毫不落其後,卻終是見到周芷若稍顯吃力才將速度逐漸放緩。

小龍女搖頭笑道:「你這是關心則亂,武無敵想要解除詛咒,必須隨大邪王進入九空無界,在九空無界中,有誰是敏敏的對手?」

羅凡搖頭道:「我這不是為了以防萬一嘛!若是無天劍虎訣出現,這一戰只怕要頭疼了。」

周芷若嗔道:「我看敏妹還沒發生萬一,夫君自己都要被『萬一』了,夫君還是先擔心自己吧1

「怎麼可能1羅凡打了個哈哈道,「你夫君大人神功蓋世,哪會隨隨便便發生萬一?」

隨即羅凡又問道:「方才龍兒所使的,莫非是傳說中的玉女素心劍法?」

兩女聞言「噗嗤」嬌笑,隨即嗔怪地道:「玉女素心劍法就玉女素心劍法,什麼傳說中的?」

兩人笑靨如花,一如雪山上融化而成的清泉,一如春風拂過的綠水,令見者如飲醇醪。

羅凡面上帶著一絲欣賞與沉醉,半響后又道:「龍兒的玉女素心劍法變得如此厲害,莫非是因為無求易訣的緣故?」

小龍女聞言只微微點了點頭。

領悟到無求易訣的精髓之後,即便是當年步驚雲兒時所學的霍家劍法。都能威猛無儔,化腐朽為神奇。小龍女自然也能做到。

周芷若學會元天劍訣,雖然暫時只領悟了一小部分。但也獎勵了數萬氣運能量,此事羅凡自然知曉。

要說這段時間所學到的武功最少的,便是小龍女了,羅凡本想將玄陰十二劍教給她,但又考慮到這種魔劍根本不適合她,因此也沒有開口。

卻沒想到她好像光憑自己的努力,便在不知不覺中已將劍法提升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當然,這其中冰蓮子與無求易訣亦功不可沒。

事實上,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小龍女由於自小便修習古墓派「十二少」心訣,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再加上她的通明心識,亦更容易看透事物的本質,因此她的心境,她或許比步驚雲更為適合無求易訣!

畢竟無求易訣所闡述的,正是萬物的本質——道。

小龍女此刻已將無求易訣融匯進鏡心識之中,以鏡心識為基,從這一點出發,以天地易數推衍演算敵方心意。即便敵方心境修為高出她許多,亦能湊效,其效果,幾女早已見識過了。連大邪王都瞞不過她的推衍!

而她的劍法,雖然方才不過驚鴻一瞥,但輕描淡寫地一劍便能替羅凡解圍。亦完全能夠窺得其劍法之強!

另一邊,趙敏靜靜佇立在珞翠湖邊。大邪王就插在她的身旁。

只聽得趙敏淡淡地道:「武無敵,你要解除困住你武家數百年的血咒。打敗我是沒有任何作用的,而是要……打敗它1

「哦?」武無敵不禁面露訝色,頗顯得有些詫異地看著趙敏,與插在她身旁的大邪王。

只見趙敏玉手反握刀柄,風起雲湧,湖畔的水面之上,一圈圈漣漪以大邪王為圓心接連湧出,大邪王的印記緩緩在湖面浮現!

湖水化作魔相,朝武無敵狂噬而來,他根本退無可退,無從閃躲!

陡然之間,眼前景象悉數變換,整個世界一片血紅!

之只見天上漂浮的是無數面目猙獰的惡魔輪廓,地上則是一個骯髒的魔臉所形成的起伏山丘,氣氛一片凶邪詭異!

這裡便是大邪王所在地獄盡處的真實景象!

武無敵陡然發覺,大邪王竟以滔天魔氣,將其緊緊鎖纏,這正是三百年血咒的源泉,這道血咒,若不在九空無界將其破除,絕不會因為他的一廂情願而解除!

「桀桀桀桀……」一道極為滲人的慘笑聲不知從何處傳來,「武無敵,你以為你真的是天下無敵么?但在九空無界之中,天下無敵的只會是我1

只見一頭猙獰扭曲至極的魔物自刀身顯現而出,方才的聲音正是從它口中傳出。

既來之則安之,武無敵悉心地觀察著四周,至此武無敵才知道,大邪王除了是一把帶著血咒的凶邪兵刃之外,還隱隱藏著一個極為恐怖的秘密!

但還未等武無敵開口說話,只聽得趙敏怒道:「袞!你想嚇死我么?立刻給我換個樣子出來!還有周圍這些,也趕緊換掉1

大邪王:「……」

武無敵:「……」

大邪王此時楞是呆了半響,根本就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是個啥情況?

若是個男人,自然不會管周圍是啥景象,大邪王的出現又是什麼形象,但遇見個女人,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女人最在意的通常不是今天又打敗了一個什麼樣的對手,或者今日武功又有了何種進境,女人通常都是將自身與自身相關的形象放在第一位的!

即便是武功高到沒邊的女人,在這一點上也難以免俗。

於是,大邪王的悲劇便發生了……

當然,此時大邪王又如何會為在它看來根本毫無意義的事情上下功夫,只聽得大邪王「桀桀」笑道:「小丫頭,你莫非以為學了幾式刀法,便真能對我頤指氣使了么?」

趙敏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那好埃反正也不是我要打,你想打。你跟他打好了。」

「……」大邪王此時只差把一句經典的「他嗎的」給爆出來了,而武無敵此時也一時錯愕。不知道他們怎麼突然間就鬧起了矛盾,而且看起來理由還莫名其妙。

就原本來說,羅凡這一行人,與天命交戰,實力強大,而趙敏體內無論是道胎還是魔種,都對大邪王有種強大的吸引力,這一度令大邪王產生一種找到了一個極為合適的主人的幻覺。

但現在看來,完全就不是這麼回事啊!

這tm到底你是大邪王還是我是大邪王啊?做事敢著點邊際么?

說白了這是一個男性武者輩出的世界。女性,除了當年的「魔」之外,只怕千百年也難以見到一個傑出的人物。

也正因為如此,大邪王哪能明白此時這個女主人心中想的是什麼?

一般來說,純粹的魔不過是由天下之間的惡念匯聚而成,是沒有外相、沒有性別的。

魔的外象。並非如人類般天生,而是根據人們心中最恐怖的形象幻化而出,一切外相,皆是虛相。也正因為如此,有些高階的魔,甚至會通過幻化成一些美麗的事物來誘惑人們墮入魔道。

如果願意的話。將九空無界幻化成公主城堡也不過眨眼間的事情。

某些事情,對於男人來說。甚至有些完全不可理喻,但對於女人來說。卻如吃飯喝水一般正常。

但很明顯武無敵並不明白這個道理,見得這等情況,冷哼一聲:「依我看,大邪王也不過如此,這一戰,沒必要繼續下去了1

這在大邪王看來,實在是一種侮辱,不禁大怒道:「你到底要怎樣?」

見到大邪王終於有妥協的跡象,趙敏狡黠地一笑道:「這裡這副模樣,實在太難看了,換掉!上回我來時的樣子就不錯,而且你這副模樣實在是太丑了,實在有損我的顏面,也給我換掉1

僅是如此,大邪王倒還可以接受,只見周圍景緻陡然一變,立即變為趙敏第一次來九空無界之時見到達摩時的場景,江水悠悠,雲淡江清,她與武無敵二人分立兩艘小舟之上,隨江而下。

趙敏登時滿意地點頭道:「在這樣的環境下對決才有意境。」

大邪王:「……」

大邪王同時從一頭面目可憎的魔獸形象,化為一頭渾身散發著冥炎的白虎,趙敏見狀有些差強人意地評價道:「也算是貓科動物吧,暫且算你過關1

大邪王立即反駁道:「蠢女人,這是上古凶煞白虎!哪是弱小的貓能相提並論的?」

趙敏頓時不屑地白它一眼道:「貓科動物——是古老而又神秘的物種,它是陸地生物中除了恐龍外一直處於食物鏈的頂端最成功的捕食者,其中包括獅子、老虎和豹,見識淺薄就不要隨便發表意見。」

大邪王:「……」

這時候,被涼在一旁已經有半天了的武無敵終於爆發吼道:「他嗎的!到底還打不打!?」

一場原本嚴肅的宿命之戰,落到趙敏手中,居然搞出來這麼多花樣,這麼一鬧,連武無敵此時都有一種不想打了的感覺。

戰意漸消。

在這種非戰不可的情況之下,戰意消退,對一名武者來說是極為危險的,武無敵也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心中頓時一凜,不斷通過回憶武家被壓抑的數百年歷史,來增強自己的戰意,但這顯然落入了下乘。

而此時趙敏的刀勢才剛剛燃起!

刀握身前,勁風拂面,一襲黑色華服的趙敏英姿勃發,肩頭的翎羽隨風拂動,身邊白虎盒發出一陣陣低沉的怒吼,蓄勢待發!

這一戰,當然要打,趙敏以行動表示,這一戰,已經開始了!未完待續……

ps:感謝oo血無緣oo童鞋的月票

感謝毒可樂、朕↘好想射點什麼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