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75.千年修道,不如一念成魔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走這步棋,就不怕將你自己也拖進去么?」 山崖之上,那蒙面人問道:「大當家所說莫非是入魔?但如此一來,豈非連我們也無法掌控斷浪?」 「有時候,無法掌控也是一種掌控」大當家淡淡地道,「這不...

斷帥看著斷浪已有些不似人形的猙獰面目,心中驚駭已極,竟一時呆立在那兒,如一具失去靈魂的行屍走肉一般!

或許,就如此死去也好,斷帥心中忽然多出這樣一道念頭,竟是不閃不避。

半響,卻也未感到何種異樣,斷帥只以為斷浪竟是回心轉意,定神一看,卻見斷浪的惡魔之爪被一隻手臂牢牢擒住,這才使斷帥保住性命!

沿著手臂往上看去,只見是一個頗為陌生的年輕男子,但其身邊一人,他確實熟悉至極!

「聶風?」斷帥愕然道,「你們怎麼會來這裡?」

此刻將斷浪攔住的,自然是羅凡,羅凡與斷浪的視線相觸,此時的斷浪,就彷彿已經變了一個人一般!

只見其雙目之中,一片濃得化不開的血紅,如血一般的紅髮無風自動,面容之上經絡清晰可見,更詭異而可怕的是,自血劫爪之上,竟是不知何時已覆滿猩紅的鱗片,一直蔓延至脖頸之上,細看之下,竟與羅凡當日在凌雲窟得到的火麒麟鱗片極為相似!

這似乎,與羅凡心中所料有些許不同!?

還未等羅凡思索出什麼名堂來,便見斷浪化作一疊血影,轉瞬間已是出門而去。

就連羅凡竟也看不透對方到底以什麼手法掙脫了自己的擒拿!

幾人相視一眼,卻並不願就此放過斷浪,羅凡道:「追1

靜靜地佇立在山崖之上,大當家淡淡地凝望著中原大地的某個方向,忽然緩緩開口道:「想知道我為他們準備了什麼樣的好戲嗎?」。

未等身後那人作答。只聽得大當家又道:「火由心生,魔由心生。」

「火由心生。魔由心生?」身後那人喃喃自語,彷彿反覆咀嚼著大當家話語中的含義。

……

羅凡等人繼續追蹤著斷浪。只見斷浪行蹤縹緲無定,便彷彿漫無目的地遊走,又似冥冥中被什麼事情指引。

其步似閑庭信步般,但詭異的是每一步之間,皆能跨越一段極長的距離,殘餘的內息滯留在空氣之中,化作一疊虛實難分的血色幻影,其速度,竟連羅凡與聶風要追上也感到極為吃力!

就在幾人追至一片林中時。忽然間,斷浪腳步一頓,便好像終於發現了有人跟蹤一般,緩緩轉過身來。

這時斷浪的面目,竟又有了變化,只見猩紅的鱗片已覆蓋他幾乎半個身子,其額間更是裂開一道口子,彷彿有什麼極為邪惡的事物要從中鑽出一般!

聶風見到斷浪此刻的這番情形,似是遇上了什麼極為吃驚的事情一般。道:「不好!他要入魔1

聶風曾經也入過魔,自是熟悉眼前的情況,更知曉入魔的可怕!

但當他開口時,已經晚了!

群鴉凄鳴。飛旋於空,只見天空之中血雲匯聚,早已遮蔽了日光!

狂風怒號。如萬千冤魂在眾人耳邊咆哮,聶風當即只感到一股狂躁之意侵入心門。彷彿整個天地,無盡生靈。皆是他的敵人一般!

千年修道,不如一念成魔!

一道血影閃過,就在所有人都未反應過來之時,聶風竟已被斷浪扼住了咽喉!

「入魔?」羅凡冷笑一聲,心中暗道:「笑傲世啊笑傲世,你走這步棋,就不怕將你自己也拖進去么?」

山崖之上,那蒙面人問道:「大當家所說莫非是入魔?但如此一來,豈非連我們也無法掌控斷浪?」

「有時候,無法掌控也是一種掌控」大當家淡淡地道,「這不過是一道陽謀而已,即便讓他們知曉我的存在,但最終顧及的仍是斷浪,因為他們絕不會允許一頭魔在中原肆虐。」

「好戲,馬上就要上演了,好好欣賞吧1

說話間,大當家將視線投至極遠的崖下,同時感到崖下一道無可頗劍意衝天而起!

就在羅凡說到「魔」字之時,只見其雙眸猛然變色,眉間劍芒大綻,一個如來自九幽的寒氣彌散四周,竟是讓林間樹葉之上都蒙上了一層細密的霜!

斷浪驟然轉頭,目光聚向羅凡,便好似發現了一頭更令它感興趣的獵物一般,隨手將聶風一甩,只聽得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隨即聶風只如一隻破麻袋般跌落在地,不知是生是死!

一步一步,斷浪緩步走來,便彷彿完全不怕自己的「獵物」跑掉一般,卻更增添一種山雨欲來的龐大壓力,壓在在場所有人的心頭,令人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兩道人影驟然飛臨,正是無名與步驚雲二人,二人雖輕功稍差,卻也不過慢上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便已趕到!

無名一眼便見到躺倒在地的聶風,連忙上前查探他的情況。

步驚雲見狀焦急地問道:「情況怎麼樣?」

無名的內力輸入聶風體內,面色一片凝重,嘆道:「龍元之力吊住了聶風最後一口氣,我們立即替他療傷,能不能保住他的性命,便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1

無名話音剛落,陡然只見四周有火光亮起,環顧四周,只見幾人竟是不知何時便被熊熊烈火重重包圍!

烈焰燎原,熱浪逼人!

斷浪不發一言,揮手一爪已朝羅凡狂攻而去!

只見羅凡凝指成劍,劍影在其指間已是凝聚有若實質,一劍點出,直指其魔氣最盛的眉心之處!

斷浪似能感受到羅凡劍上極為凌厲的劍意,又彷彿有所顧忌,不願被其傷到眉心,竟是中途回爪相擋。

當羅凡哪會讓他如意?就在斷浪回爪之時,竟劍數道劍影憑空現出,恰恰攔在斷浪雙爪迴路之上!

出人意料的是,只見斷浪右爪便好似沒有骨頭一般,極為詭異地一折,竟是自羅凡劍光的縫隙之中鑽了出去,一爪抓住羅凡刺來直指要害的一劍,緊接著猛地一折!

劍意消散間,一爪無情劈下!

爪還未劈下,羅凡便已感到劇烈的風彷彿要將人撕裂一般!

身形急動,羅凡立時化作一道幻影閃至一旁!

只見羅凡身後一顆一人環抱的老樹登時被分為數段,其切面瞬間燃起熊熊烈火,不過片響,整顆樹竟悉數被這烈火焚化乾淨!

還未等得羅凡稍有喘息之機,另一爪又已抓來,羅凡連忙將頭一偏,只見正立於其旁的一顆樟樹「嗝嚓」一聲從中斷裂,極高的溫度當場讓其化作焦炭!

斷浪一爪接著一爪,爪勢越來越快,爪影細密如織,羅凡只覺身處一片血海空間一般,入目所見,唯有一片血紅!

更可怕的是,斷浪出招雖狀若瘋狂,卻竟有一種不同於天下間任何武功的邪異而詭譎的意境,面對這樣的招式,在一旁的周芷若竟感到有種插不上手的感覺!

在如此爪勢之下,羅凡便彷彿於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孤舟,稍有不慎,覆滅便是頃刻之間!

但羅凡此刻眸子之中卻是冷漠如常,透著一絲天下萬物皆不在我意的漠然,從對方魔氣的流動,到對方每一擊的力道,再到自身每一劍的角度,從何處起始,何時將其推至最強等各方各面,每一處似都經過極為精密的計算一般,一分不亂,一毫不差!

斷浪的每一爪皆凌厲到以羅凡的力量也難以硬接,在這重重爪幕之中,方圓數十丈早已受其波及,悉數化為焦土,而斷浪的似乎永遠不知道疲倦一般,不將眼前的獵物撕成碎片,誓不罷休!

周芷若見羅凡處處皆落下風,料想反敗為勝已是希望渺茫,當即向步驚雲道:「聶風如果暫時無礙的話,你們先帶他走。」

步驚雲與無名緩緩收功,詫異地道:「那你們呢?」

周芷若淡然道:「夫君身負玄陰十二劍,即便戰敗,亦自保有餘,倒是你們,現在不走,便要來不及了1

步驚雲與無名此刻亦別無他法,無名輕嘆一聲道:「你們小心。」說罷與步驚雲一道架起聶風先撤離戰場,以便覓地為其療傷。

就在羅凡與斷浪戰至難解難分之時,一道清逸如仙的雪白身影驟然飄臨。

只見她雙手分別凝聚一雙劍氣,左手所使劍法似極為簡單,其中卻充滿著一股飄逸婀娜的美感,右手所使劍法亦不複雜,卻猶如上善若水,一股天地自然的韻律涵蓋其中,斷浪的雙爪被這一雙劍勢一帶,竟是出現了一絲前所未見的短暫凝滯!

羅凡一劍乘勢而起,便如困龍升天,劍影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轉瞬間自四面八方分刺斷浪周身八處要害!

「走1

這一個字出口,幾人身形一縱,當即離去!

「什麼!?」這一變化發生得實在太快,連大當家亦沒有來得及阻止,任誰也想象不到,這一戰勝負未分之際,羅凡竟會直接撤退!

更令人難以料到的是,方才那女子使的是什麼劍法?竟能將羅凡從如此劣勢中挽救回來!

「龍兒?」羅凡疑惑地道,「你怎麼會來這裡的?」

只聽得小龍女道:「敏敏說,如果斷浪難以對付,不要強來,否則定會被坐收漁利,對付斷浪,她另有辦法。」未完待續……

PS:感謝很黃很暴力鳳凰、朕↘好想射點什麼童鞋的打賞

感謝戈壁山人、大大甲童鞋的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