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67.一字為『凡』,一字曰『天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8-31 02:46  |  字數:3572字

步驚雲並未跑出多遠,便聽得一道聲音從道旁傳來道:「跟我來!」

步驚雲見到來人,心中一陣訝然:「這不是剛才在路旁遇見的那位老前輩嗎?莫非剛才就是他將斷浪阻擋了下來?」

步驚雲不疑有他,跟著那老者又行十餘里,來到距離登天龍樓外數十里的一處荒野小舍之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步驚雲讓聶風在床上躺下,眼見終於脫險,步驚雲連忙抱拳道:「多謝前輩出手相助,不知前輩高姓大名?」

那老者摸了一把鬍鬚,笑道:「凡事笑三笑,煩惱皆可拋,老朽正是笑三笑。」

「凡事笑三笑,煩惱皆可拋?」步驚雲頓時覺得這位老前輩心境實在豁達,心中不由肅然起敬。

這片天地間生有四大瑞獸,鳳血可使人長生,龍元可使人功力大增,麒麟血可使人爆發出難以想像的潛力,這三者分別造就了不少縱橫江湖的強者,而龍龜,自然也不會弱於其他三者。

笑三笑,正是龍龜的獲益者,而且極有可能是瑞獸最早的獲益者。

笑三笑見到聶風的情況不妙,當即上前探查,龍龜精元所化內力與其數千年的磅礴內息在其體內流轉,聶風的臉色竟是當即恢復了些許血色!

「這……」步驚雲不禁大為訝然地看了笑三笑一眼,要知道他的龍元也沒有這樣好的效果!

笑三笑見狀笑道:「步驚雲,我知道你心裡有許多疑問,你我二人碰面,是巧合,亦是天數使然,隨緣而來。隨緣而去,你便將老夫當成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便是。」

「不過……」笑三笑又道,「我與你們二人也總算是有緣,我最後還有一話相贈。」

步驚雲道:「前輩請說。」

「你且聽好。」笑三笑道。「火藏於水。刀現劍藏,一字為『凡』。一字曰『天』。」

步驚雲愕然道:「前輩的意思是……」

笑三笑哈哈一笑道:「天機不可盡泄!」

說罷,笑三笑飄然遠去,心中暗自想道:「麒麟魔之劫,乃是這百年來的一場最大的浩劫。能否將其阻止,便要看你們二人的造化了。」

「再見!」笑三笑身形一縱,便已相去極遠,直至沒入遠山的暮靄之中,再也不見行跡。

笑三笑走後,步驚雲心中不斷琢磨著這幾句話,但幾日之後。仍然毫無頭緒。

直至聶風終於醒來,步驚雲將這番話語告知聶風。

「火藏於水,刀現劍隱,一字為『凡』。一字曰『天』?」聶風反覆琢磨著這幾句話,同樣是半點摸不著頭腦。

半響,聶風也不禁搖頭道:「笑前輩的話語深奧至極,我也難明其意。」

步驚雲面色冷然地道:「既然猜不透,那便不猜了,連個方向線索都沒有,叫我們從何理解?我便不信沒有其他辦法可以製得住斷浪!」

聶風嘆道:「雲師兄,先別著急,前輩這番話語,自然有其用意,你方才說方向線索……」

「咦,或許方向已經包含在這句話里了!」聶風高興地道,「如果將方向代入其中的話,火與水皆可代表方向,那麼就是南與北……我們不如分頭行動,或許能找到接下來的一些蛛絲馬跡也說不定。」

步驚雲點頭道:「如此也好。」

說罷聶風往南,而步驚雲則往北而去。

又過數日,聶風南行之下,忽然聞得一道聲音叫住自己:「聶風兄弟,你如此行色匆匆,所為何事?」

聶風回頭一望,原來竟是皇影,抱拳道:「皇影兄,當日之事,多謝了!」

皇影搖頭笑道:「像斷浪這樣的高手,我本就欲與之一戰,何來道謝一說?」

聶風也不多言,又道:「現如今斷浪實力強大,我與雲師兄二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我也是受一名前輩的指引,看能不能找到對付斷浪的方法。」

「哦?」皇影訝然道,「不知我能否幫上什麼忙?」

「皇影兄?」聶風聞言凝視皇影半響,但心中卻是不斷念著笑三笑的話,忽然目光落在皇影的驚寂刀上,腦中靈光一閃,「刀現劍藏……刀現……莫非皇影身上有什麼線索?」

聶風心中也難以確定,只抱著權且一試的心態,將事情告知。

皇影聽完之後,一番思索,道:「一字曰『凡』,莫非是羅凡?」

「羅凡?」聶風沉吟道,「此人確實武功高絕,但真要與斷浪抗衡,只怕仍然不夠……」

皇影搖頭道:「這樣說……倒也不一定,他們幾人的實力,這天下間或許也只有我與僅限的幾人見過,單說他那位用刀的夫人,那套邪王十劫刀法便是世所難敵,而且聽她所言,這套刀法仍未完全練成,若真是那位老前輩所指點對付斷浪的契機,那麼那幾人定在這契機中有一席之地!」

「哦?」聶風訝然道,「竟還有如此武功?不知比十方無敵孰強孰弱?」

皇影似是想起了當日刀法對戰之時的情形,連他這樣的武者亦不禁心中一栗,道:「或許邪王十劫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刀法!」

聶風沒想到皇影對其評價竟如此之高,沉默半響,才道:「當初我也見過那幾人,雲師兄也與他有過交集,雖他本性不壞,但似乎不太願意過問江湖之事,且行蹤不定,甚至連與斷浪的約戰,我都不敢肯定他一定會到場,他真會是制服斷浪的契機么?」

皇影哈哈笑道:「你們中原有一句話說得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試試怎麼知道?」

聶風又道:「不知皇影兄可否知曉他現在身在何